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9章 夜半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克尔林奇道: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海青璇是精英特种兵,作战经验丰富。没有本尊指引,你们再多的人,都很难堵住她。等本尊伤好,你可明白?还有,她没有把我们大部队吸引,是绝不会离开丛林。她是要救她的队友,所以你们完全不必担心她会离开。最重要的是,黑夜方便她隐藏。白天才是我们的天下!”

    克尔林奇的智慧,没有人能质疑。她一番话说完,所有人都表示了赞同。

    丛林的一端,面向东南方的俄罗斯接壤的大沙漠。陈志凌和海青璇在树上待着,他们改变了不少连环地雷的埋藏位置。这种地雷的巧妙就在于,你踩中了一个,然后用工兵铲挖出来解除。等到你以为安全了,扯出地雷时,里面的地雷就会引发……然后,就得去见真主了。

    有的地雷里面还埋了高爆手雷。地雷引爆,手雷肯定也要爆,这些都是专门给克尔林奇份子的大礼。

    惯性思维下,克尔林奇份子只会按照地雷记号躲避。不会想到地雷被人挖了,改了地方。

    而海青璇之所以能挖地雷,是因为她修为的敏感。换了一般的特种兵,必须带测雷器才成。树林中一片静谧,海青璇坐在陈志凌身边,靠着树杈。陈志凌的毒素被龙玉驱除的差不多了。不过膝盖以下,还是不能使力。估计再过一天,就会完全驱除。

    两人喝了水,吃了饼干。这才有时间来休息一会,这一整天的战斗,让两人都有些疲累。

    “碧眼金雕还没出现,这头扁毛畜生很神奇,每次都能准确的找到我们。是个大麻烦!”陈志凌沉吟着说。海青璇将长发放了下来,披着,一身迷彩军装,这时英气与美丽混合,有种别样的风情。

    她蹙起漂亮的眉头,道:“克尔林奇一定会在明天天亮,出动大部队来围剿我们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还有一点要注意,克尔林奇能够成为教宗,能够凝聚这么一大群人来誓死效忠。她本人就绝不会是笨蛋。我们这几次用计成功,全部是钻了她手下的空子。所以,明天她来围剿,也一定会留下战士来继续堵住你的队友。这一点是无法避免了,你觉得你的队友能够看出克尔林奇这边已经薄弱,从而打出一条血路吗?”

    海青璇微微一怔,随即肯定的道:“鸿飞的才能不输于我,他一定可以判断出来。”顿了顿,道:“如果要强行冲出来,恐怕他们还是会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一叹,道: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我们只有两个人,只能把事情做到这个程度。”顿了顿,道:“我仔细想了一下,明天,我们只能逃进大沙漠里。想去汇合凯瑟琳,就算出去了,那么长的一段山路,克尔林奇的部队穷追不舍,等待我们的还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进沙漠,我们两人根本没有再沙漠生存的装备。无疑于找死!”海青璇皱眉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沙漠里,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食物和水。看我们的运气吧,最主要的,你要认清楚。我们没有补给,克尔林奇的部队如果进去了,也没有多少补给。”

    “不同的!”海青璇道:“克尔林奇有帮手,她可以联络周边的东突恐怖份子,出动直升飞机空投补给。还有,一旦直升飞机发现我们两人的行踪,进行扫射,我们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大沙漠中,他们没有卫星云图的支援,直升机想要找到我们两人,等于是大海捞针。况且,东突的那帮人,最多出动两辆直升机补给。最关键的是,我研究过大沙漠的地图。再往前八百里路,就是俄罗斯的空中领域。东突的直升机就算是低空飞行也不行。你说俄罗斯政府会让恐怖份子的直升机飞到他们的境内吗?”

    海青璇眼中闪过奇异的神色,她发现自己好像变懒了。跟陈志凌在一起不爱思考。这可不是好现象,便也开动大脑分析,道:“俄罗斯政府的卫星云图肯定能搜索到你跟我,不过他们恐怕不会出手援救我们。因为这件事,如果我们两活着走出沙漠。在国际上引起的反响会很大,对华夏的名声也会造成很大的提升。这种让我们国家出风头的事情,他们肯定不愿意看到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面现苦涩,道:“如果我是俄罗斯政府,我会看着这两个雇佣兵渴死,或者被克尔林奇杀死。然后再派出战机,对克尔林奇份子进行扫射。那样,所有的光环便全部属于俄罗斯。”

    “克尔林奇不会想不到这一点,她会一直追我们吗?”海青璇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苦涩,道:“你没看出来吗,克尔林奇的手下已经失控了。因为我们杀了他们的全家……到时候,一来克尔林奇的面子放不下,二来那些克尔林奇份子要报仇。恐怕还真会穷追不舍,总之,进沙漠这条路不是一般的难。但却也是我们唯一的生路。”

    海青璇点首,道:“好,那我们就进沙漠。”顿了顿,道:“食物和水还可以坚持三天,八百里的路程,加上大漠的阳光,可能支撑不到。不过我们都是修为在身的人,两天不吃不喝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你的腿明天早上应该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道:“走路估计不成问题了,但是可能不会好太利索。”微微一叹,多了个心眼,道:“要是你一个人进沙漠,带着这些水和食物,完全可以闯过沙漠。是我拖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一落音,气氛忽然格外的沉默。

    陈志凌刚才也只是自己脑筋灵光一闪,多了心。但一说出,就觉得有些小人之心了。

    黑暗中,月色下,看不清海青璇的脸色。海青璇格格一笑,道:“你是在担心我丢下你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干笑一声,不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海青璇正色道:“只要我有一口气在,我就不会丢下你。”顿了顿,叹息道:“其实是我连累了你,这趟浑水是我拉你进来的。如果没有你,我也根本没本事把这件事做到这个程度。你说因果报应,我们将车臣的老巢全家杀了,终究是有违天和。也是我们自己把自己逼到了不可挽回的绝境。不过呢……能救下鸿飞他们这一群跟着我闯出国门的伙伴,我死而无憾。唯独你……你不该……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笑,道:“你别说这么悲观,相信我,我们绝不会死。未来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,我有种感觉,非但我和你不会死,也许还可以让车臣这群恐怖份子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你的直觉好像一直很准。”海青璇微笑道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!

    月光清幽。海青璇和陈志凌终究是活生生的人,在杀戮时还不感觉什么,但这个时候却是如何也睡不着。大概也是因为即将要面临的生死压力所致。

    海青璇靠树杈闭目而寐,一个小时后。海青璇睁开眼,看向陈志凌道:“睡不着,要不你睡会,我来站岗?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直在警戒,放哨。闻言看向海青璇,她的脸庞在月光下光洁,精致,长发飘飘。那个铁血杀戮的女子似乎已经悄然远去。隐隐能闻到她身上,属于女孩的独有体香。

    当下一笑,道:“我也睡不着,我突然想到一个好玩的问题,问你,你可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海青璇有些警惕,脸微微一红,道:“你该不会想问我还是不是处女吧?”顿了顿,道:“是。”说完又补充道:“真的!”

    陈志凌哈哈一笑,道:“你想多了,我是想问你,有没有喜欢过人。谈过恋爱没有,有再大的理想,抱负。但是没有爱情,生命终究是不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的人?”海青璇怔了一下,随即真正的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恍惚,凝神道:“喜欢的人?当然有。”她美丽的脸蛋上有一种飘然,甜蜜。这种神情是在她脸蛋上是很少见,却有种罕见的温柔。让陈志凌觉得很意外,也觉得心里有些微微的酸。与爱情无关,但凡男人看见出色的女人喜欢上了别人,总是会不自觉的酸一下。

    陈志凌又不禁的想,到底是什么样出色的男人,能让海青璇这样的奇女子喜欢呢?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一位教官,小时候抱过我。后来,他在一次越战中受了伤,两条腿都被截断了。他娶了一个很平凡的女子,不过对他很好。在我准备带人脱离国籍时,我曾经动摇过,想要陪他过一辈子,照顾他一辈子。但是,他狠狠的骂了我。我知道呢,他是不想束缚我。”海青璇说到这里的时候,不自觉的抱膝,如个小女孩一般,脸蛋上有不可自觉的痴迷,乃至……泪水!

    陈志凌看着海青璇,心头不可自觉的有些触动,有些柔软。这样感性的海青璇,赤诚的海青璇,有着无法言说的勾人魅力。

    海青璇突然低低的唱起歌来。

    声音轻灵,婉约,并不算很好听,却有种干净的纯粹。

    “回忆像个说书的人

    用充满乡音的口吻

    跳过水坑绕过小村

    等相遇的缘分

    你用泥巴捏一座城

    说将来要娶我进门

    转多少身过几次门虚掷青春

    小小的誓言还不稳

    小小的泪水还在撑

    稚嫩的唇在说离分

    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