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第五部队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明媚的阳光,第五部队军事学校的操场上。

    教官威严的喝道:“海青璇,出列!”

    “到!”青涩的少女一身军装,昂首挺胸。她的背后是三十名同期的学员。

    教官扫视所有人,最后目光落到海青璇美丽青涩的脸蛋上,道:“我问你,若是无限制对战中,对方敌人出现女人,小孩,老人,青壮年。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少女犹豫一瞬,教官看在眼里,冷厉的道:“老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教官,战争与女人,老人无关。我会先杀青壮年,再杀小孩。女人,老人,不能碰!”少女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杀人的依次顺序是青壮年,小孩?老人,女人意思意思,放过他们?”教官眼里闪过轻蔑的笑容。

    少女看见教官蔑视的眼神,自尊心受挫,勇敢的迎上铁血教官的目光,答道:“报告教官,现在国际舆论非常厉害,杀女人,小孩,传出去,我们会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。我认为我的做法完全正确。”

    “蠢猪一个,若是无限制对战,你早就死了。回列!”教官冷然骂道。

    少女心中不服,但也不敢违抗教官的命令,回到了队列中。教官面向众人,冷酷的道:“我现在好好教教你们这群新兵蛋子。在无限制对战中,如果敌方出现女人,小孩,老人,青壮年。你们要杀的顺序是女人,小孩,老人,青壮年。”

    教官说完后,扫了眼众学员,又看向海青璇,道:“你是不是很不服气,觉得我这个教官狗屁理论,丧心病狂。生孩子会没屁眼?”

    “报告教官,我没这么想。”少女回答。

    “虚伪,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。不止你,你们在场的每一个学员都是这么想的,因为你们觉得自己是正义战士,你们不屑杀女人,小孩。你们同情弱者,你们内心伟大。”教官冷笑道。

    一众学员沉默,但沉默并不代表服气。

    教官继续道:“我现在就告诉你们,为什么要这么杀。女人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一名女战士培养出来的下一代,必然从小就接受到大量的准军事化教育。将来这样的孩子走上战场,必然比其他人更聪明。也更骁勇善战。所以,出现在战场上的女人,必须优先射杀!”

    “第二,小孩。如果我们放任一个孩子,在战场上不断成长,在一次次铁与血的洗礼中。学会漠视死亡,十年后,他们的心智,体能与实战经验同时到巅峰状态时,会成为最可怕的对手。所以,如果在敌人的军队中看到了拿枪的孩子,哪怕是连续追杀,也绝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老人,他们出现在战场上,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凝聚力。当白发苍苍的老人,手提武器冲在战场最前沿时,很容易让敌人的斗志在瞬间发生质的变化。还有,他们的体力是退化了,但是他们的人生经验却是可怕的,在他们当中,更可能有曾经身经百战的老兵,所以第三个优先射杀的目标,是老人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海青璇你可笑的说射杀女人,小孩会遭受到国际舆论谴责。我想,这并不是你一个军人需要考虑的事情。你们只需要知道,赌上国家和民族前途的战争,你们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胜利。只有胜利者才需要面对国际,公众的舆论压力。死人,是没有资格来面对谴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女人列入首要射杀目标,还有一个原因。,在无限制对战中,有个战术叫做‘围尸打援’,意思就是,利用尸体为诱饵,不断狙击小心摸过来,试图把尸体抢走的敌人。在围尸这个尸体的选择上,女人比男人好,年轻的比老的好,漂亮的比丑的好,活的比死的好,能大声惨叫,哀求别人帮忙的,比咬紧牙关沉默不语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段鸿飞!出列!”教官说到这儿,对海青璇身后的段鸿飞喝道!

    “到!”段鸿飞稚气满脸,但却目光坚毅。

    “如果战争中,海青璇被子弹打中,只要抢回来送到医院就能活下来,你明知道附近有狙击手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段鸿飞沉默一瞬,咬牙道:“报告教官,我会拼死去救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如果我是敌方的狙击手,我不会当场要你的命。你段鸿飞在这期学员里人缘最好,我会击中你,却让你活着。那么你的好兄弟也肯定会来救你。他们就是接下来的尸体。”教官顿了顿,道:“而海青璇你,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因为你,所有的战友为你而死。你再坚强,但是看着你的伙伴,战友全部死在眼前,你也会放声痛哭。不但是为伙伴哭,也是为你自己哭。而你的哭声外加你们的尸体,就是最好的诱捕网,用不了多久,就会有更多的同伴被哭声吸引过来。会有更多的尸体倒在你海青璇的身边,直到你海青璇失血过多而亡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教官,我会在段鸿飞死后选择自杀。”少女咬唇,倔强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教官道:“如果你是敌人,我是你,你会给我自杀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少女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教官继续道:“这个战术,用起来效果惊人。如果围尸的这具尸体是普通女人也就罢了。一旦是如海青璇你,你是这些学员心中的梦中情人,抓住了你,我只要有一挺狙击枪,就能消灭你们全部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忍不住道:“这个战术,未免太缺德了。”

    教官怪眼圆睁,道:“兔崽子们,任何有用的战术,都不是我们凭空想出来的。是在战争中遇到的,今天来跟你们说,不是显摆。是要把经验告诉你们,避免你们犯类似的错误。也要让前人的血流的有价值。”顿了顿,教官眼中闪过痛苦之色,道:“在我们参加越战时,我们一期的战士一共十八人。其中就有一位如海青璇这样的女战士。大家有很多都喜欢她,而在战场上,就是她被抓。敌人利用她来围尸打援。我的战友,一共死了十名。最后是我开枪杀了她……”强烈的痛楚从教官眼里闪过。“我告诉你们,她,同样也是我的梦中情人。我们一起在食堂用餐时,只要她跟我多说一句话,我都会欣喜若狂。如果当时可以,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她活着。她当时不能说话,我看到了她的眼神,她请求我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沉默,绝对的沉默。似乎只有在这时,所有的学员才正式开始明白战争的含义。战争是野兽的行为,一旦加入战争,请你用野兽的方式。不要去考虑,你还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教官正式的训诫,道:“你们要记住,一旦上了战场,你们就是国家手中的利剑。这把利剑,国家挥着你们斩向那里,你们就必须斩向那里。你们可以想见,如果你们手持的军刺,它若有自己的思想,不忍去杀人时。对于持军刺的你们来说,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后果。利剑只管杀戮,从来都不需要思想。”

    丛林之中,海青璇狙击枪在手,潜伏在茂密的树上。她看着眼镜蛇的惨状,没有任何的慈悲怜悯。她永远谨记教官的教诲,这时候的她是利剑,利剑不需要思想。

    远处的枪神同样无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弟弟,还有克尔林兰失血过多而亡。就算前面有着刀山火海,他也必须去救。

    枪神比眼镜蛇谨慎的多,匍匐在丛林之中悄然前进,小心翼翼的找寻海青璇的位置。

    海青璇的呼吸与树林融为一体,一动不动。她的上方,一条毒蛇缓缓爬下来。海青璇却如不见,一动不动。这个时候的她,就算是被火烧到身上也不会移动一下。

    那条毒蛇看见海青璇不动,便也不敢动,僵持着。海青璇的注意力全部在枪神身上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。

    终于,枪神完全暴露在海青璇的狙击枪的枪口下。噗!海青璇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,子弹疾射,穿透枪神的脑门。当场毙命!

    那条毒蛇刷的一下,吐信窜向海青璇,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速度很快,海青璇微微蹙眉。出手如电,两指夹住毒蛇的头部,随手丢出老远。倒是没有伤这毒蛇的性命。

    此时是上午九点,海青璇将狙击枪背在身上。跳下了树,她俏丽的脸蛋上并没有多少喜悦,快步来到眼镜蛇和克尔林兰的面前。眼镜蛇痛苦的看着哥哥枪神的尸体,又看了眼克尔林兰。最后双眼迸出血泪,这一切对他来说,太残酷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海青璇用勃朗宁手枪了结了眼镜蛇。然后将克尔林兰放了下来。放下后,将眼镜蛇的无线耳麦放到克尔林兰的嘴边,再度站起,冷酷无情的开枪,将克尔林兰的双腿各开一枪,在她两条胳膊上也是分别两枪。

    克尔林兰再坚强,却还是忍不住发出了痛嘶声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被海青璇绑住,说不出话来。而这痛嘶,枪声,却清晰的传到了克尔林兰和山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克尔林兰泪水哗哗,她终是个女孩子。眼镜蛇和枪神的死都是她害的,而现在,这个恶魔显然还想利用她来继续害姐姐和山豹。她的泪水,是为自己,为同伴,也为身上的疼痛而流。伤心之下,她呜呜的哭泣起来,呜咽着,又无法完全哭出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海青璇再度后退,并将脚下痕迹去掉。她潜藏的位置,让克尔林兰都没有看到。这一次,自然是又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不让克尔林兰知道,是因为克尔林兰万一用眼神告诉克尔林奇,自己的位置呢?那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先前封住克尔林兰的嘴巴,是因为克尔林兰并不是普通人。万一她有大决断,咬舌自尽可就不妙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