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5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陈志凌,滚出来,叶小姐快要不行了,你这个畜牲。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并没有吵醒许晴,如果陈志凌不是耳朵尖,也断听不真切。他悚然而惊,跳下床来。慌乱的穿起裤子,衬衫,赤着脚下楼。这番动静终于吵醒了许晴,许晴不明所以,但看陈志凌这样慌乱出去,也是大惊失色。连忙穿了衣服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陈志凌光着脚丫来到庭院,便看见了赵波涛和刘宏。几名警卫正在警告他们不要私闯。而他们两人也没有闯的意思,只是想喊出陈志凌。

    陈志凌快步而出,警卫自然不敢拦他。陈志凌一把抓住赵波涛的双肩,面上闪过惊恐之色,道:“倾城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波涛怒哼一声,推开陈志凌。然后转身带路,陈志凌立刻跟上,结果却已没有看见叶倾城。赵波涛和刘宏骇然失色。“刚刚还在这里的……”赵波涛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的恐惧如瘟疫蔓延,他没有再问赵波涛,而是看了眼道路,对赵波涛和刘宏道:“你们去那边找,我去这边。”

    赵波涛和刘宏不敢耽搁,立刻依照陈志凌的话而去做。陈志凌向前方奔去,这儿特别的僻静,道路是林荫路。

    路灯明亮,陈志凌凭着感觉,口里惊慌的喊着倾城,跑出一截,他看见前面躺了一名女子,米色外套。

    他毫不迟疑的上前,将女子翻过身。那绝美的容颜,正是叶倾城。此刻她双眼紧闭,陈志凌心口窒息般的痛,伸出手指在她的鼻端感受,气息很微弱。陈志凌一把将她揽抱起来,揽起来一瞬间,地上的血红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倾城到底怎么了?陈志凌惊骇,当下顾不得这些。他知道最近的医院,迈开双脚,香象渡河的身法展开,惊世骇俗的在黑夜中奔行。这速度迈开后,就连开到极限的奔驰也无法赶上。

    三分钟之内,陈志凌来到了燕京一家妇科医院内。

    医院是昼夜营业,灯火通明。陈志凌想值班护士吼道:“急诊!”那护士是个小女孩,一下吓得呆了。陈志凌抱着叶倾城,四下寻找医生,什么科室的门都被他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医院里,主治医生闻讯赶到,看到陈志凌这个情况,便什么都懂了。立刻让陈志凌将病人放下。

    直等叶倾城被医生推进急诊室后,陈志凌回过身,不用内劲,一拳砸在墙上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拳头留下,整个拳头,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啪啪!他觉得不解恨,又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。他这样的狠劲,让一边跟过来的护士都看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陈志凌没有去想叶倾城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他只是在想,自己到底都在做些什么?她心中又到底该有多痛苦呢?

    如果倾城真的出事了,陈志凌觉得自己也不想活了。她是自己的生命啊,一直以来,自己是不是太混账了?仗着她的体贴,仗着她对自己的爱,便为所欲为,一而再,再而三的伤害她?

    在急诊室外的等待,每一分钟对陈志凌来说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中年女医生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窜上前,紧紧抓住医生的肩膀,抓的中年女医生大怒着喊痛,放手。陈志凌连忙放手,嘴里说着对不起,又连问:“我妻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中年女医生看到陈志凌手上的血,那拳头,分明是自虐了。当下忍住怒气,道:“这会儿心疼老婆了,早干嘛去了。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,也太粗心大意了。你老婆都有身孕了,怎么还让她受冻?受冻不说,又因为剧烈的运动,导致了流产。也幸好你送来的及时,现在人没事了,不过以后还能不能有孩子,或则会不会身体留下毛病可说不定,得住院观察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听到中年女医生说叶倾城人没事,顿时心神微微一松。急问道:“她醒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醒了!”中年女医生还准备继续交代时,陈志凌已经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叶倾城静静的躺在床上,病房里炫目的白,她的手上还打着点滴。护士看见他进来,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后,病房里只剩下陈志凌和叶倾城。大概是因为叶倾城的容颜,还有陈志凌的衣着,气质。所以没有医生来主动催陈志凌交医药费。

    陈志凌来到叶倾城面前,叶倾城本来是睁开眼的,但看到他后,立刻闭上了眼睛。刚一闭眼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她是女人,不会对自己的身体一无所知。刚刚问医生,她已经知道自己是流产了。

    叶倾城一直都期盼着有孩子,而现在,孩子的失去,促使叶倾城对陈志凌的恨更加浓烈。

    “倾城……”陈志凌刚一开口。

    叶倾城翻转身子,背对着陈志凌。陈志凌准备说话时,她忽然开口了,声音清清冷冷,一如初相识时,不喜不悲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理亏,他说不出一句话来。叶倾城这个样子,根本不想听解释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,这件事必须解释,必须讲清楚。否则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。

    “倾城,让我把该说的都说出来,可以吗?”陈志凌请求。

    叶倾城道:“拜托你不要再用这种深情款款的语调喊我,我觉得……恶心。”她突然吃力的坐了起来,看向陈志凌,她的脸蛋显得苍白。而眼眸却是冰冷无情,道:“你想解释什么?用你花言巧语继续来骗我,让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继续的等着你?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诧异的看向叶倾城,在热恋的时候,她似乎笨笨的,但一旦清醒的时候。她的睿智,让他这才意识到,她是那样的光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陈志凌知道自己不能退缩。他深吸一口气,站了起来。在他站起的瞬间,叶倾城看到了他光着的脚,还有受伤的手。知道他这是关心自己,可是这样一个陈志凌,已经让她感动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志凌酝酿着情绪,道:“我没想到你会来,之前是在执行任务。顺便路过燕京,所以我想先去看望许晴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没有说话,因为她也想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“我和许晴在燕京正式认识的,……”陈志凌开始述说和许晴的种种,以及面对许晴的那种悸动。一直到重逢,到战龙玄,感情的升华,分开。又因为救叶倾城,而误杀了小女孩,所面临的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这一点,叶倾城记忆很清楚。当时自己和陈思都快绝望,后来是许晴救了陈志凌出来。叶倾城听着,心中忍不住悲凉,或许,自己才是插足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叶倾城一直所不知道的是,陈志凌在面临许怀明一家的强逼,许雪琴的狠辣,那一晚,他差点被徐雪琴折磨成太监。是许晴用水果刀割她自己的手,鲜血,惊艳,白花花的肉掌心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你敢再伤害他,我就死在这里,让我外公知道。我是被你们逼死的。”

    许晴的决绝,陈志凌说到这里时,思绪回复到了那一夜。他永远忘不了,也割舍不了。而眼前的倾城,他也是用生命爱着。

    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!

    及至后来种种变故,叶倾城都是知晓的。陈志凌杀了许怀明一家,快意恩仇。那时候,叶倾城在心里为陈志凌喝过彩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叶倾城心中的怨恨不可自觉的消了一些。她能理解他与许晴的刻骨铭心。但却让她更加觉得自己多余。

    突然的流产,孩子的失去,是叶倾城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痛。

    陈志凌继续述说,旧金山的事情,他跟叶倾城说过。但是许晴失忆的缘由,以及怀孕瞒而不说,是陈志凌当初也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,以及任务时,因为许爽的绑架,他赶到了m国旧金山。

    一切说完后,陈志凌凝视向叶倾城,道:“我一直不跟你打电话,是想回伊尔库茨克再跟你说明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眼神微微复杂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,只要她愿意,一切都会圆满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我不同意。”叶倾城半晌后,凝眸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嘴角泛过苦涩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这么痛苦,我给你想了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。”叶倾城深吸一口气,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,嘴上却很坚决的道:“这件事情中,许晴没有错。错在我,现在这个错误也该得到纠正,我跟你之间,以后不再有瓜葛。就这样吧,你陪着你的孩子,老婆。而我,只是你的一个路人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张了张嘴,这时候的叶倾城,是那样的清冷,陌生。她继续道:“醒醒吧,你的三妻四妾梦。好好的陪着许晴,我……我会努力的祝你们幸福!”

    陈志凌呆住了,他从未想过,叶倾城能够割舍下他。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失去她。

    而当她真正冰冷无情说出结束时,陈志凌觉得那种难受在身体内翻天倒海。如果真的失去了倾城,那我所做的一切,都还有什么意义?一切都没有了意义。陈志凌说不出话来挽留,他无法对倾城说可以放弃许晴。他也无法离开这个病房,这种淤积,胸闷,在心中盘桓。难受,欲绝,他从未有一刻这样的脆弱,无助过。

    哇……

    陈志凌脸如金纸,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叶倾城心中抽痛,还未开口。陈志凌先惨然一笑,道: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他努力的站直了身体,看向叶倾城,道:“好,我听你的。但是你要答应我,自己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你也一样。”叶倾城忍住将要汹涌的泪水,道:“你的工作很危险,你不要有悲观的情绪,想一想许晴和你的孩子,还有陈思,你是为她们而活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