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1章 两难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喝了一口茶,看了眼海蓝,道:“有一点你是不是搞错了,论级别,我在你之上。什么时候轮到你给我下任务?”顿了顿,道:“还是说,你们给我的什么狗屁军衔,不过是哄着我好玩。你才是实权家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海蓝气极。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眼中闪过失望与伤心,看着陈志凌,道:“陈志凌,你真的变了。你以前很热血,忠心,钟爱自己的国家。无论是什么任务,你只会去想办法完成,而不是说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陈志凌觉得跟海蓝是很好的朋友。但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两人之间有了隔阂,而且隔阂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陈志凌不喜欢这种感觉,他叹了口气,道:“或许,我只是单纯的讨厌,讨厌你们把我当做一个没有思想,只会帮你们做事的机器。如果哪天我失去了这身本事,我感觉得到,我会被你们像垃圾一样丢弃。或则我表现出一点反抗,你们就会剥夺我所有的权力。”顿了顿,道:“这些话不应该是一个成熟的人说出来的。但是今天,我当你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海蓝呆住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站了起来,道:“你说的这个任务,我完成不了。所以,这顿饭还是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许晴便也跟着站起。

    海青璇突然站起,道:“等等,陈志凌。”陈志凌看向海青璇。海青璇深吸一口气,道:“陈志凌,我不知道你跟我妹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,但是我恳请你帮我这个忙。我一百多个兄弟,他们信任我,帮我拼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。他们还抱着希望,等着我找救兵去救他们。我海青璇一生没有求过任何人,但是今天,我求你……帮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态度诚恳,这样一个骄傲的女人的请求。让陈志凌也有些不忍心拒绝,但是,他只有拒绝。因为尘姐。

    陈志凌沉默半晌后,道:“对不起,我也很想帮你。但是这件事,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海青璇真的从来不求人,她可以倔强到一个人穿越沙漠。这次为了同伴,队友,鼓起勇气求陈志凌。却被拒绝,她觉得全身力气就似被抽干了一般,无力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难受,真的好难受!她好恨自己,为什么不陪着那些信任自己的兄弟们一起死在那片丛林算了。

    “陈志凌!”海蓝也站了起来,道:“如果你觉得我级别不够,不知道乔老级别够不够?这是乔老的意思,如果你不信,你可以打电话给乔老,问一问,我有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问。后天我会离开燕京。”陈志凌说道。

    海蓝眼中怒火直窜,道:“你这是在违背中央的意志,等同叛国!”

    “好重的一顶帽子,是不是我不接受这个任务。你们就剥夺我的军衔,再给我按一个叛国的罪名?”陈志凌冷眼逼视海蓝。

    海蓝迎上陈志凌的目光,她亦是骄傲的女子。道:“军人是国家手中的利剑,如果这把利剑有了自己的思想,只有将其毁灭。如果你不接受这个任务,我只能对你说四个字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120两难选择

    120两难选择

    一时间剑拔弩张,气氛紧张至极。许晴听到海蓝说陈志凌若不接受,等同叛国。她一想到叛国那可怕的后果,她的脸蛋顿时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海蓝其实也是在极度气愤下才说出这样的话。说出后,她自己也醒觉到对陈志凌断不能用威胁。可此时话已说出,却已没有办法收回。

    “随你们。”陈志凌向海蓝说完,对许晴温声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许晴被陈志凌牵住手,心思紊乱下,只知道随着陈志凌了。待陈志凌和许晴离开了包间,海蓝气得浑身发抖,啪的一下将杯子摔碎在地。

    “他是通灵级别的神级高手,海蓝,你不该威胁他!”海青璇微微一叹,随后又继续道:“况且我看他这个人心气很高,现在你彻底激怒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根本就软硬不吃,油盐不进。”海蓝恨声道:“忘恩负义的东西,现在翅膀硬了,丝毫不把国家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愿意就算了。”海青璇蹙眉道:“我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想办法?”海蓝一凛,道:“姐,你可不许干傻事。”海青璇虽然是坐着,这时却自有傲然的气势,道:“求人不如求己,就算这次要全灭在中东边境,也要让克尔林奇那帮车臣恐怖份子付出血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海蓝看着姐姐,她突然感受到了姐姐身上有一种决绝的惨烈和死气。她顿时失色,自小,她最崇拜和敬爱的就是姐姐,绝不能让姐姐出事。

    这一刻,海蓝下定了决心。一定要说动陈志凌来帮忙,就算是跪着求,也要求动他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耽搁,陈志凌和许晴出酒店时已是正午十二点。燕京的天空总是雾蒙蒙的,但今天阳光却格外灿烂。这个时候,保姆吴妈打电话过来,问许晴,要准备多少人的午餐?

    许晴显得心不在焉,言说照常准备,她会和陈志凌回来吃饭。竟是忘记交代要少准备菜,因为她买了很多海鲜。

    上了凯迪拉克,许晴看着脸色平淡的陈志凌,担忧的道:“会不会有麻烦?要不我跟外公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朝许晴温温一笑,道:“不必。海蓝不是笨蛋,不会采取这么过激的处理方式。”顿了顿,道:“只不过这件事我觉得挺对不起外公的,不是我不想去帮海蓝的姐姐。关键是我没有时间,但这件事我不能明说出来。说出来,会让外公和海蓝觉得,我只有华夏队那个小家,只顾华夏队的利益。而不顾国家的利益。外公他们知道,只会心里对我猜疑更深。”

    许晴呆了一呆,却是没想陈志凌顾虑的是这一层。她也有自己的想法,多看了陈志凌一眼,道:“那对你来说,到底是国家的利益重要,还是你们队伍的利益重要?”

    陈志凌闻言微微一怔,沉吟道:“我心中有一把尺子,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我心里很清楚。最起码的信义我得有,我答应了尘姐,就必须去做到。如果是海蓝先找到我,我应承了这件任务,我同样会拒绝尘姐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许晴松了口气,她觉得陈志凌还是她欣赏的陈志凌。什么时候,头脑都很清醒。

    陈志凌启动车子,朝乔老的别墅开去。一路上,陈志凌心中都有一种担忧,不是担忧海蓝的处理。而是乔老,怕乔老打电话来责问,那自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无论是乔老,还是楚局长,陈志凌都当他们是最尊敬的长辈和首长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许晴忽然道:“陈志凌,你刚才说如果是海蓝先说,你就会应承这件任务,对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许晴蹙起眉头,道:“但是你也说了,对方是千人部队,荷枪实弹的围剿。你一个人的力量,去了气不死送死。陈志凌,我不许你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边开车,一边转头看了眼许晴,看着她为自己的生死担忧。心头暖暖,道:“傻老婆,我还要保护你和女儿,怎么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说是千人部队,但是要救人有很多别的方法。比如,这一千人的部队,支持他们的财政的人是谁?把这个人杀了,切断他们的补给。或则击杀他们的首领,总之一通捣乱,自然可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。那时里面被围剿的人,自然就会被解围了。”

    许晴张了张樱唇,觉得陈志凌的思维太天马行空了。而自己与他比较起来,似乎笨得够可以了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许晴带了海鲜去厨房帮吴妈做饭。许爽却是出去逍遥了,他本来是有正经工作的,但因为去旧金山照顾许晴。回来之后,又懒得上班。所以最近都有些游手好闲。不过他这种生活状态,许晴和乔老都很不满意。他已经承诺一个月之内,就去原先的单位报到。

    许晴让陈志凌给许爽打电话,命令许晴必须回来吃午饭。陈志凌照做后,便去从兰姐手上抱了乖女儿小妙佳到外面晒太阳。

    小妙佳醒了,她刚刚喝了奶,这会儿很是乖巧。小脸蛋红扑扑的,陈志凌逗弄她,她还会格格的笑。

    太阳有些大,陈志凌坐在庭院的太阳伞下,逗弄着孩子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陈志凌听到了外面传来车子刹停的声音。过了一会儿,海蓝进来。警卫自然不会拦她。

    海蓝手里买了婴儿喜欢的拨浪鼓。这会儿她情绪已经平复,面色带着温润的笑容。

    陈志凌看了眼海蓝,海蓝来到陈志凌的面前,却没有理会陈志凌,而是对着他手里抱着的小妙佳摇了摇拨浪鼓,亲切的道:“小家伙,乖,叫阿姨!”陈志凌翻了个白眼,道:“她爹都不会叫,能会叫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小妙佳叫不出阿姨,不过注意力还是被拨浪鼓吸引了,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志凌对海蓝的气便也生不起来了,想想,一路来,海蓝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,两人有一段时间,关系是那样的知己。在自己和倾城结婚时,她不远千里以私人名义还送过价值二十万的礼物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陈志凌也觉得自己做的挺混蛋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这个人的性格其实特别容易心软,尤其是在对他好的人身上,特别能体现出这一点。不然也不会因为心软,惹下那么多桃花债。

    “我做妙佳的干妈怎么样?”海蓝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陈志凌一笑。“来,让我抱抱。”海蓝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但也不忘提醒道:“小心一点。”海蓝见陈志凌对孩子紧张得有点神经质,不禁失笑。她接过妙佳,抱了起来,轻声细语的逗弄,发觉这小家伙还真是可爱。

    许晴听到外面有声音,解下围裙出来看了一眼,看到陈志凌和海蓝似乎相处融洽,不禁松了口气。上前招呼海蓝,道:“中午在这儿吃饭吧,饭快好了。”海蓝笑笑,点头。许晴便又进去继续做饭。

    海蓝看着许晴进屋的背影,对陈志凌道:“无论是许晴,还是倾城,她们都是世间少有,百里挑一的好女孩。我有时候不明白,她们为什么会都喜欢你。但仔细想一想,好像也只有你才配得上她们。不过我要劝你,一定要处理好她们两人的关系。我明白你与常人不同,不是说身份不同。而是你的处境,所需要面对的。所以你才会想要珍惜你所爱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意外的看了海蓝一眼,因为海蓝竟然懂自己。

    海蓝自嘲一笑,道:“现在这个社会,虽然表面上是男女平等,甚至很多家庭,男人还得会洗衣做饭。但真正的上层社会,男人还是主导,女人不过是附庸,地位堪忧。以你今时今日的财富,能力,娶两个妻子。与其他人比起来,还算是很少。不是有很多村官,都敢包养十来个情人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我没有这个想法,也不觉得我有权力可以娶两个妻子。但是无论许晴还是倾城,都是我不能割舍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!”海蓝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海蓝逗弄了一会妙佳,又对陈志凌道:“妙佳似乎想要睡了,我们趁还没开饭,开诚布公的谈一次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陈志凌答应。说完抱着妙佳进了别墅,将妙佳交给了兰姐。

    陈志凌出来与海蓝坐在太阳伞下,许晴适时让吴妈给两人沏了一壶功夫茶过来。

    茶是顶好的毛尖,无论是陈志凌,还是海蓝,都是对茶情有独钟的人。陈志凌给海蓝倒上茶,又给自己倒上。他抿了一口茶,入口苦涩,苦涩过后带着回味的清甜。果然是好茶!

    蓝喝了一口后,一脸肃然的道:“陈志凌,我知道你不满是因为在上次你追捕轩正浩,而被我警告。你是觉得中央似乎对你只是利用,内在残酷。这一点我无法否认,军人是政治的附属,而政治从来都只有妥协和残酷,没有半分的温情。但我待你是朋友,还是利用?你总该能分出一二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默然,随后道:“蓝姐,我只能说,我不帮你姐姐是有苦衷,我提前已经答应了别人。所以,我很抱歉!”

    海蓝略略激动,道:“可是我姐姐的事情性命攸关,你不能缓一缓你答应别人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歉然,道:“我要去做的事情同样是性命攸关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说吗?”海蓝向陈志凌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