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7章 尘姐有难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海蓝下车,她今天穿的很时髦,米色风衣,高挑的身材,傲人的酥胸被紧身黑色毛衣衬托着。陈志凌的眼光邪恶的扫了一眼,他发觉女人穿紧身的衣服时,那胸部都会很好看。

    海蓝跟许晴算是老相识,两人都是属于红色家庭,小时候就有往来。

    对于许晴跟陈志凌的结合,海蓝并不看好。不过乔老同意,许晴愿意,那她这个局外人也只能给予祝福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吃饭,就在王府井,怎么样?”海蓝摘下墨镜,自然随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陈志凌答应。海蓝一笑,便又对陈志凌道:“当是向你赔罪,上次在电话里,我的语气不太好。不过我们既然是一起工作,有时候也需要互相沟通和体谅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陈志凌一笑,道:“蓝姐,你多心了,我根本没有多想。是我考虑的不周才是。”

    随后,海蓝上了陈志凌的车。海蓝说了位置,陈志凌便自开车。一路无话,两人虽然表面和气无比,但无形中却还是有了一丝微不可察的隔阂存在。

    令陈志凌意外的是,陈梦所在的位置并不在燕京市区,而是偏远的郊外。

    一直开了接近两个小时方才到达。

    最后车子停在一处军事禁区的外面,海蓝一个人进去。军事禁区孤立立的,像是一个学校一般。进去的盘查很是严格。海蓝进去大约二十分钟后方才出来,出来时是牵着陈梦的手。

    陈梦穿着绿色的军服,很合身,她经过打扮,出落得水灵十足。一双眼睛特别的有灵气,陈志凌与许晴早已下了车。

    陈梦看到陈志凌和许晴,也没有显得很高兴,倒是很礼貌的喊道:“叔叔,阿姨!”

    陈志凌拿出礼物给她,她却是摇头,道:“叔叔,里面不能有这些私人物品。”陈志凌一怔,随即皱眉。

    海蓝察觉到陈志凌的怒气,连忙解释道:“里面有专业的培训课程,和业余时间的游戏安排。每个孩子都是一样,所以不能特殊化。”不知道为何,海蓝每次见陈志凌,发觉陈志凌都有些不同。他的威严似乎越来越盛了,见到他,竟然有种面对家里老爷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志凌看着陈梦的懂事,根本不像一个孩子。心中感到难受。亚迪丝将龙玉送给自己,可谓是救了自己的命。但是自己却没有照顾好陈梦。

    深深的自责,眼中不可自觉的闪过一丝痛楚。

    陈梦非常的敏感,她察觉到陈志凌的痛楚,眼神中有了一丝变化,忽然主动握住陈志凌的手,道:“叔叔,我在里面很好,每天都很充实,你不要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蓝姐,我要把陈梦带走。”陈志凌沉吟一瞬,眼中闪过坚定之色,抬头看向海蓝。

    海蓝吃了一惊,立刻拒绝道:“那怎么行,陈梦是我们重点培养的对象。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神寒冷下去,道:“我不是跟你商量,只是跟你知会一声。”说完牵住陈梦的小手,道:“走,叔叔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陈志凌!”海蓝怒道:“任何事情都有个章程,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,人我一定带走。”陈志凌冷声道。许晴夹在中间,顿时感到左右为难。她明白陈志凌的心情,陈志凌是不忍心看陈梦小小年纪,就被当做孤儿一样,培养成国家的杀人机器。

    陈志凌犯浑,海蓝也很没辙。动武肯定不行,讲道理也不行。总不能真为了个小女孩,而跟陈志凌决裂。从根本上来说,陈志凌的作用比陈梦可大得多。“陈志凌,你别这样。”许晴开口劝道:“就算要带走陈梦,也走个正常的流程。你这样是让海蓝难做。”

    许晴的劝,陈志凌不能不听。他脸色缓和了一些,海蓝也立刻道:“就是,陈志凌,就算你心疼陈梦,要带走她。但也应该征求陈梦的意见,她当初是自己想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想留在这里,我喜欢这里。”陈梦的眼里多了一丝情感的变化。陈志凌怔住,蹲下身,认真的看着陈梦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陈梦抬头看了一眼许晴,欲言又止,随后道:“我喜欢这里。”她这突然看一眼许晴,却又不说。活像许晴虐待过她,又不敢当面说一般。

    陈志凌狐疑不已,他内心里自然是相信许晴绝不会虐待陈梦的。但是陈梦干嘛宁愿留在军营,也不愿回去?

    “海蓝,陪我去逛一下。”许晴很豁达识趣的道。海蓝也知道陈梦想单独跟陈志凌说话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许晴与海蓝离开后。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现在可以告诉叔叔,为什么不愿意跟叔叔回家了吧?”

    陈梦道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梦最终还是留在了军营,回程路上。陈志凌冷着脸没有说话,这让许晴的内心感到不安,但是海蓝在场,她也不好多解释什么。许晴觉得有些看不透陈梦了,自己自问对陈梦一向是照顾有加,有彤彤的,就不会少她的。她为什么要说自己的坏话。

    更让她气愤伤心的是,陈志凌现在显然是不相信她。

    也是,他又怎么会想得到,一个小孩子也会说谎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边开车,突然向后面的海蓝道:“蓝姐,陈梦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天赋?脑电波异于常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海蓝组织了下语言,道:“你仔细看她的眼睛,似乎可以看到一个世界。她的脑电波比任何人都要强,如果加以训练,她便可以通过眼睛传播脑电波,从而控制住别人的思维。也就是通俗的催眠,但是她这种先天的催眠,比那些后天的强了万倍。只要我们将她培训成功,将来她可以发挥到想象不到的作用。”顿了顿,道:“这种脑电波异于常人的人,用封建思想来解释是神仙下凡,可通神灵。专家的说法是,像陈梦这样天赋的孩子,十亿人口只能出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说法我看不准确。”陈志凌想起了轩正浩,轩正浩没有修为,但是催眠功力简直就是出神入化。看来轩正浩定也是脑电波异于常人了。十亿人口出现一个的说法……华夏十三亿人口,陈梦和轩正浩不都属于华夏人么?

    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。本来定好王府井的吃饭,也因为许晴说头疼而取消,海蓝改说明天请。各自告别后,已经是晚上七点。陈志凌开着凯迪拉克,载着许晴朝乔老的别墅回去。许彤放学则是交代许爽去接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许爽还会带许彤去酒吧写作业……

    车子行驶在三环路上,路灯,与商铺的霓虹灯光辉映。许晴沉着脸色,忽然道:“不回去了,去三里屯,我想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陈志凌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陈志凌,你是王八蛋,我告诉你,我从没对陈梦说过一句重话。对她比对彤彤还好,你竟然不相信我。”许晴终是忍不住爆发了。又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陈志凌看了眼外面的车流如龙,这时候怎么也停不了车,只有道:“等开出去,我们找个地方先吃东西,再说。”

    许晴闷了下去,不再说话。撇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车子开出拥堵的三环路,进入一条僻静的古树林荫路。那边有个咖啡厅,陈志凌下车给许晴打开车门,许晴下车后闷头朝前,却是不理会陈志凌。陈志凌紧跟在后面。咖啡厅里有包厢,陈志凌跟许晴要了一间包厢,点过牛排后,许晴依然气呼呼的像个小女孩。根本不像是有两个孩子的妈妈,陈志凌再也忍不住,失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晴看见陈志凌的笑容,顿时醒觉到自己被耍了。陈志凌的生气一直是在装的,许晴气恼不已。两人本来是坐在沙发上,许晴一个沙发丢过来,陈志凌接住沙发。顺便将许晴拉进了怀中,这才开始讲陈梦到底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陈梦的原话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叔叔,许阿姨虽然对我很好。可是在那个家里,我知道我是一个外人。特别是有时候看到彤彤亲亲的喊着妈妈,我就特别羡慕彤彤。许阿姨每次跟我说话都很小心,怕伤到我的自尊心。我知道,也不能怪许阿姨。因为我是外人,许阿姨也永远不可能像对彤彤那样,想骂就骂,想打就打。我在那儿觉得很压抑。你们收养我,我知道是因为亚迪丝姐姐的托付,不可能是喜欢。许阿姨已经有两个女儿了,才不会缺我一个。”顿了顿,陈梦继续道:“叔叔,我其实有怨过您,因为亚迪丝姐姐是将我托付给您的,但是您之后就再没来看过我。但是现在我不怨您了,因为我终于知道,您一定是去忙正经事了。您是在乎梦梦的对吗?您刚才生气的样子好威风,梦梦很感动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叔叔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不,叔叔,我在这儿真的很好。很充实,在这里,我不用担心我是外人,大家都是平等的。老师也不会特别对待我,我很开心,真的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跟许晴原话叙述完后,握住许晴的手,道:“我想想也是,既然她喜欢在那儿,就随她吧。她性格很强,终是不喜欢寄人篱下。我们以后有时间多看看她,让她知道外面也有人关心她,这样子她心里会开心很多。”

    许晴点头,道:“看来还是我对她关心不够。”拍了拍光洁的额头,道:“陈志凌,对不起,这事还得怨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柔声道:“怎么能怨你,你要照顾彤彤,还有妙佳和外公。一家子人够你忙了,不可能面面俱到。再说如今的安排,对陈梦将来也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陈志凌刚一说完,便被许晴掐住大腿肉,陈志凌虽然不疼,但也配合的痛嘶出声。许晴娇憨的嗔道:“看你还敢不敢耍我,你害我差点没哭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哈哈一笑,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吻了一会,许晴便要推开陈志凌,道:“别……等回家。”陈志凌却是不依,小声道:“你不觉得这儿很刺激吗?”

    “万一服务员进来。”许晴可不觉得丢得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这时候服务员敲门上餐。陈志凌和许晴连忙坐起身,不过许晴脸上的红晕还是让服务员看在了眼里。肯定也猜出两人在里面干撒。

    服务员上完餐,临出去时还多看了眼许晴。许晴更加脸红,狠狠的瞪了眼陈志凌。

    本来陈志凌煞费苦心,就是想学学小说里的桥段,体验下在别处做的的刺激。但是许晴不配合,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陈志凌随即计上心头,要了红酒跟许晴喝。许晴的酒量陈志凌可是太清楚了。许晴也知道陈志凌的鬼心思,不过夫妻之间,确实需要这样的情趣。便也装作不知的配合陈志凌,喝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果然,许晴喝过红酒后,美丽的脸蛋变得娇媚起来。身上的香味格外的好闻,她的脸蛋成熟得似乎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扶着许晴出了咖啡厅,上车后,陈志凌将车子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。刚一停车,许晴已经缠了上来。

    回到乔老的别墅后,许爽在客厅里看电视。妙佳和许彤自然都已经睡了。许晴看了两个孩子一会后,方才去洗澡。陈志凌也悄悄进去,各自吻了下两个孩子。吻许彤时不小心把许彤弄醒,不过小丫头倒没有什么反应,喊了声爸爸,又甜甜的迷糊睡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陪着许爽看电视,聊了会天。在许爽心里,其实还是很敬重陈志凌的。聊了一会儿后,陈志凌的电话响了。陈志凌拿起一看,是沈怜尘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对许爽道: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便朝阳台处走去。接通后,沈怜尘的声音传来。“陈志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尘姐!”陈志凌听出沈怜尘的声音有些凝重,担忧道: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沈怜尘苦笑,道:“确实是出了点问题。我在南洋这边,之前我联络华人商会出钱,练了几支精兵。这些精兵的武器,装备都很出色。所以我依靠他们在海上争夺产权,一向都没什么问题。同时,这几支精兵还为各大商会服务,保证他们在南洋不受土著,和军阀的侵扰。”顿了顿,道:“不过我之前下了一条规矩,任何商会想要动用这几支精兵,都必须有我的亲笔批准。很多时候,他们自己有问题,总是想着占别人便宜。所以我有几次没答应出兵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皱眉,这些华人商会出了钱,用不到兵,看来问题是出在这里了。当下担心的道:“尘姐,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