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3章 许晴的温柔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绝情谷中,公孙绿萼认识了放纵不羁的杨过,自此情根深种。而后来,她亦为了杨过而死。自始至终,从未对杨过言过一个爱字。

    一见杨过误终生!

    笔记本还处于通话状态中,屏幕上沾染了血迹,却也不知道是谁的血。轩正浩面色淡漠,似乎队员们的死也未能给他带来震撼惊诧。

    陈志凌瞥到轩正浩,顿时所有悲痛化作怒火。他深吸一口气,来到屏幕前,坐于沙发上。冷冷的逼视向轩正浩。

    轩正浩疑惑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会没事?”他一直不挂电话,只是想弄清楚这件事。至于林岚的死,他的态度就像是死了一条小狗而已。而且还是流浪的小狗,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陈志凌自然不会回答。他只是要好好的记下轩正浩这张脸。林岚的死,全是因为眼前这个人。胜者王,败者寇。就算自己这边败了,被杀也是无话可说。但是轩正浩却将林岚当做试验品,让她不惜自杀,也不要在承受那种非人的折磨。这是一种对林岚人格的侮辱,轩正浩,你该死!

    “莫非你想用眼神杀死我?”轩正浩丝毫不惧陈志凌,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轩正浩的态度太淡漠了,淡漠中透出一种说不出的狂傲,有恃无恐的狂傲。陈志凌眼中涌出骇人杀意,道:“若让你活着出了华夏,从此以后我陈志凌两字倒着来写。”

    轩正浩依然淡漠,嘴角牵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,道:“是吗?那真遗憾,你以后只能叫楚陈了。”说完挂断通话,屏幕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恩格尔被摔成了肉酱,而血玉依然完好无损。派出所的人出动,血玉被国安的人帮忙取了回来。至于鲜花大酒店所发生事情,一切都由国安与公安局沟通。并未给陈志凌一行人带来任何麻烦。

    陈志凌给沈怜尘留下了龙玉,他一个人独自离开。因为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杀轩正浩,以告慰林岚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沈怜尘一行人在龙玉的帮助下,很快全部恢复。林岚的死让华夏队在这次任务中蒙上了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朱浩天与沈怜尘为林岚的死悲伤难过,唯独贝仔,情绪很古怪。不是悲伤,反倒有种快意。这种快意让沈怜尘不寒而栗。她感觉到贝仔依然把自己这边的人当成了害死白吟霜的仇人。所以林岚的死,才会让他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发生变化,沈怜尘带着贝仔先去m国交还血玉。朱浩天给林岚忙后事,林岚是福建人。朱浩天将其火化后,带其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沈怜尘之所以带着贝仔,一来是要开解贝仔。而来是怕贝仔对朱浩天不利。如果贝仔的仇恨始终不能消失,无奈之下,沈怜尘也只有杀了贝仔。妇人之仁,只会给自己的队伍埋下祸根。现在的华夏队,经过这一战,已经风雨飘摇,再也承受不起任何打击和挫折了。

    上飞机前,沈怜尘给陈志凌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是避着贝仔打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接通时,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沈怜尘沉声道:“陈志凌,林岚的死,不止你难过。她是我一手带出来的,我也很难过。但是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尘姐,我很理智!”陈志凌的声音清晰,沉稳,道:“我只是想为林岚做一些事情,请你成全我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道:“任务一交,轩正浩自然会由基地的人来杀。他不是主战力,只有被抹杀的命运。我们的队伍,现在问题很大。你不应该去做这些无用功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三天时间,尘姐,三天之后,我会归队!”陈志凌请求着说道。

    沈怜尘微微一叹,道:“我明白你的心情。轩正浩这个人不简单,你不要大意。龙玉能解毒,我交给了国安的人。你找他们取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陈志凌应道。

    沈怜尘忽又踌躇道:“贝仔有些不正常,这是我的感觉。林岚的死,他似乎觉得是……报应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在电话那端,闻言眼中一寒。但却没有多说,之后便与沈怜尘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陈志凌感觉出来了,贝仔现在的情况有些病态了。固执的认为白吟霜是因为自己这些人造成的。他把所有的队员当做了仇人。这样下去,很危险。

    天色快要破晓。

    陈志凌开着一辆悍马,行驶在黎明之前的高速公路上。打开了车窗,初春的寒风格外的割人皮肤。

    这种冷刺激着陈志凌,却让他更加清醒,理智。林岚的死,他悲痛欲绝。只要一想起她生前对待自己的种种,还有她流着血泪,狠心的一刀捅进她自己的心口的场景时……

    泪水,再度落下!他深吸一口气,这一次,他不会像唐佳怡死时那样的消沉。他要用最饱满的精力和坚强的意志,击杀轩正浩。

    忽然的,想到了尘姐最后的话。贝仔的变化,贝仔的性格太倔强偏激,认准了什么,都会一条道走到黑。虽然曾经与贝仔相处的很好,但若贝仔一直抱着这种仇视的心态,陈志凌也绝不会妇人之仁。

    造神基地的规则没有人敢违反。从本质上,它给所有的队员提供了相对公平,和安全的规则。很明显的一条,就属于两队对决,不能有任何外势力参战。

    比如沈门,沈门的强大在于三千白袍。沈默然如果能在对战中动用这三千白袍,谁能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还有一条规则便是,基地的成员受基地保护。任何国家,势力都不能迫害。否则遭来基地的报复,那将是一个国家的灾难。每一个入了丹劲的高手,一旦放逐到国家城市的洪流里,他所能造成的危害,比一颗导弹还要大。基地的成员更不能互相迫害,除了在执行任务中才不受此限制。

    陈志凌找沈怜尘要三天时间,便也是这个意思。不交血玉,击杀轩正浩便还在任务之内。

    陈志凌通过轩正浩的电话,让国安的通讯高手,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。轩正浩真够小心的,他的人压根就不在昆明,而是在离昆明两百里外的翔都。

    翔都是属于二线的大都市。虽然比不上上海,燕京,但其繁华程度也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陈志凌让国安的人迅速联络当地的情报网,全力监视住轩正浩。轩正浩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戴墨镜,一旦不戴墨镜,那双眼睛要么死板,要么妖魅。

    当然,国安的情报网不能惊动轩正浩。国家机构与陈志凌挂钩,依照规则,全部不能对轩正浩出手。

    轩正浩也还属于基地成员,只要他没违背法律。国家也不能对他出手,无辜迫害基地成员,没有那个国家能承受基地的怒火。

    上午八点,晨曦薄薄的洒照在翔都这个大城市。

    高楼大厦,立交桥,车流汇聚。

    俯瞰翔都市,如一个金色的世界。而翔都市的燕京路上,公交车,车流,上班族均是形色匆匆。

    陈志凌将悍马靠边停下,在卖早点的地方买了两个包子,一杯豆浆。囫囵的吃了后,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是海蓝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蓝姐!”陈志凌沉声喊道。

    海蓝微微一叹,道:“陈志凌,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,你不该再动用国安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一怔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海蓝道:“你要知道,我们为你们服务的太多,中央里面已经有另外的声音出现。这些人,有的是沈门安插的。有的是被鼓动的,他们都不希望你们这支队伍的成立。虽然乔老和一号首长压制住了,但你们也要减少给他们攻击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蓝姐。”陈志凌说完,又道:“但这一次,我必须要动用。”

    海蓝幽幽叹息,道:“我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你的性格我也了解,算了,这次我不多说。你自己好自为知!“说完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陈志凌突然懂了。心底深处生出一种无奈而悲凉的感觉。国家机构虽然能借用,但他们的力量只会做对其政党认为有利的事情,一旦那天,他们改变主意。不再帮助华夏队,那么华夏队就会面临孤立无援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陈志凌醒觉到一个重要的东西。那就是必须建立属于自己的情报网,网罗天下高手,就如沈门一样。要这股力量在自己手中,随时为自己所用,靠国家,虽然简单,且效用强大。但终是不可靠!

    挂了海蓝的电话后,国安的情报部门电话打来。

    “报告首长,轩正浩已经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陈志凌眼中杀意迸发。

    “翔都大广场!”

    陈志凌当即要其继续监视,不可惊动。然后上了悍马车,根据导航,开向翔都大广场。一切来得太快,太顺利。陈志凌心中隐隐不安,觉得轩正浩应该不是那么简单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如淡橘一般的阳光洒照在马路上,早上的行人大多是行色匆匆。有女白领穿着职业黑色小西服,拎着挎包,手里拿着豆浆,匆匆的赶向公交车。

    上班!这两个字眼对陈志凌是那么陌生。他开着车时,心中恍惚,忽然间觉得自己似乎与这个社会已经脱节了。

    与国安部门一直处于连线状态,国安部门继续道:“报告首长,他在广场附近的千味咖啡厅里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咖啡厅的前后门,别让他偷偷溜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