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9章 变数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随后,沈怜尘拿出那枚血玉,道:“这枚血玉我研究了一整晚,拿在手上会有一种祥和,朝圣的感觉。献王和白吟霜的魂魄能够在里面寄居千年,足以证明这件物事确实是难得的道教圣物。首领要这枚血玉,也不知道是什么目的。如果将来我们真的有与首领为敌一天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所佩带的龙玉,当下取了出来,道:“尘姐,你看我这个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微微一惊,接过龙玉。龙玉和血玉放在一起,龙玉是墨蓝色,散发着冰凉。而血玉则是血色,散发着温热。两枚玉佩有着惊人的相似,都是龙形图腾。

    “你从那儿得来的?”沈怜尘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陈志凌便将自己得到龙玉的经过略略的说了一遍。沈怜尘面现惊喜之色,道:“这龙玉你好生收藏着,我总觉得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根命运之线在牵引着你。将来,恐怕一切的成败都在你身上。这枚龙玉在将来肯定会发挥出你意想不到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!”陈志凌心中忽然生出宿命这两个字眼来。

    佩戴好龙玉后,陈志凌出了沈怜尘的房间。夜色有些凉,陈志凌看了眼天上的明月。前方很是热闹,山寨里一到晚上,就会组织游客开篝火晚会。这也是这个山寨吸引人气的一个手段。陈志凌穿的是白色衬衫,黑色西裤。衬衫雪白,领口随意的叉开,黑色皮鞋光亮。这是来瑞丽后,换的一身行头。

    飘逸,不羁,是属于陈志凌的气质。他来到林岚的房间前,里面的灯是亮着的。但陈志凌感觉到里面没有人,不由微微意外。便下意识的朝篝火晚会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山寨里鸟语花香,水池上的木桥连着亭台楼榭。晚上到处都挂满了灯笼,灯笼散发着流离的光芒。四周都是游客,有喁喁私语的青年情侣,有散心的中年夫妇,有全家出游的幸福之家。

    在这充满了繁华,热闹的山寨之中。在人群里,陈志凌看见了林岚。

    林岚穿着红色休闲衬衫,牛仔裤,运动鞋。扎了马尾,很随意,却充满了邻家女孩的诱惑。

    但,她看起来很落寞。这样的繁华只将她衬托的越发的孤独。

    看见林岚,陈志凌突然想起了一句话。我站在万千人中,感到的只有孤独。

    陈志凌抬步来到林岚面前,林岚看见他,微微愕然,随后便没有再多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志凌语音平静的道:“我看见那边有个烧烤屋,我们去吃点烧烤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林岚微微一笑。她没有表现出扭捏,或是激动之情。这一点倒让陈志凌意外。

    烧烤屋是小木屋,跟童话里的小木屋似的,很矮,必须坐着。酒是属于岛国的樱花清酒,配着吃这种变态辣的烧烤,却是很有滋味。

    木屋里还有几桌客人,都是青年情侣。

    林岚吃了一口烧烤后,顿时辣得泪水都流了出来,脸蛋通红。她又喝了一口清酒,整个过程中,表情古怪有趣,半晌后才吐出香舌,用手扇着。陈志凌递上纸巾,她接过后,抹了摸香唇,对陈志凌一笑,道:“真过瘾!”

    陈志凌也吃了几口,确实挺辣。再喝一大口清酒,顿时万种滋味齐涌,让人生出一种很爷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陈志凌!”林岚忽然很认真的喊。

    陈志凌抬头看向她的明眸。

    林岚道:“我什么都知道,是我自己有点想不开。但是不要紧,我会尽快调整好。你不用为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意外,他没想到林岚会如此的豁达,通情达理。

    林岚呵呵一笑,道:“怎么?你以为我会怎样?我可没你想的那么低贱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反而生出一种说不清的失落。大概是突然发现自己的魅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吧。

    “忘掉在梦境里的一切,那本来就只是个荒唐的梦!这样对你,对我都是好事。”林岚喝了一口清酒,道:“我不会让那个梦影响你我之间的友谊,你仍然是我最欣赏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林岚喝的并不多,后来主动要求离开。她变的开朗了很多,似乎又恢复了以前那个乐天的林岚。陈志凌随后便也开心起来,林岚的坚强超出了他的想象。她比贝仔强了太多。

    第二天,继续启程前往昆明。

    八点时分,晨曦洒在高速公路上。陈志凌的悍马车里放着一首黄家驹的光辉岁月。

    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

    在他生命里仿佛带点唏嘘

    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

    是一生奉献

    肤色斗争中

    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

    疲倦的双眼带着期望

    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

    迎接光辉岁月

    风雨中抱紧自由

    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

    自信可改变未来

    问谁又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这首歌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在里面,在那嘶声力竭中,可以感受到为了种族的自由,其所抱着的坚定信念。这会让陈志凌生出一种豪情,在我面前的这点困难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陆琪跟着歌声一起唱,小丫头唱的粤语还很周正,林岚也跟着一起唱。最后连陈志凌也跟着一起唱。

    漫漫长路任我闯,豪情壮志在我胸。迎着朝阳,悍马车在高速上行驶出绚烂的**。

    一路向昆明,飞机票是凌晨三点的。

    就在陈志凌他们欢歌之时,陈志凌与沈怜尘同时收到了国安打来的警告电话。

    巴西队离开了丛林,也在向昆明赶去。

    他们离昆明比较近,能在华夏队前面赶到昆明。

    陈志凌问了关键问题,对方是几个人?

    “四个!”

    陈志凌松了口气,四个都在,那就好。就怕他们派一个人出去有什么诡计。这几天,陈志凌一行人想过这个可能,饮食都很小心。全部由林岚亲自盯着配送。而且陈志凌与沈怜尘有对危机的敏感,吃东西前都会仔细感觉一番。确定没有异样才会吃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!

    沈怜尘与朱浩天商量过后,决定继续赶往昆明。难道还怕了巴西队不成,笑话!

    不怕他们出动,就怕他们不动。

    到达昆明是下午三点,陈志凌一行人全副武装住进了鲜花酒店。鲜花大酒店是林岚订的,她向来负责这些琐事。鲜花大酒店也离机场比较近。

    国安再度传来消息,巴西队并没有进昆明。而是在昆明外的郊区,一家旅馆住下了。这样子就像是看到华夏队收工了,他们也赶着收工。但是老鼠怕猫,猫还没离开,老鼠自然还不敢进洞。

    国安的人继续监视巴西队。

    沈怜尘一行人住进了总统套房,出于安全。大家就在一间套房里。陆琪则从昆明直接转道回江州,本来小丫头也不肯,但陈志凌承诺之后有华夏任务,还找她,她才不太乐意的离开。

    进总统套房之前,

    朱浩天扫视一眼套房内,提醒道:“一些花的香味,时间闻久了也会有中毒的效果。这套房里花未免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岚解释道:“鲜花酒店的每个套房都是这些花,属于这个酒店的特色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目光一动,道:“谨慎一点,我们换个房间。”这样一安排很绝,就算是巴西队真的神通广大,但是也绝想不到,原本定好的酒店房间也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林岚,你去……”沈怜尘随手指了对面的一个房间,道:“我们住这个房间,你去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岚点头,道:“是,尘姐!”

    对面的房间住了一中年秃顶的胖子,带的却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美女。那美女苗条婀娜,嫩的能捏出水来。而这胖子,大肚子像是怀胎十月,陈志凌目测一下,怀疑他要上这小美女,必须从后面。或则观音坐莲这种体位。但见小美女还十分的腻着胖大叔,大概是与金钱有关吧!

    这胖子暴发户气质很浓,本来不肯让房间。林岚与他交涉时,陈志凌从后面出现,黑洞洞的枪口一对着。胖子立刻跟焉了的茄子一样。

    这间套房的空气中还有欢爱后的味道,混合着花香,说不出的怪异。沈怜尘一行人并不急着进房间,而是由陈志凌先进去检查。

    至于检查的工具,国安早给了一套。胜负就在今天,眼看即将胜利的华夏队实在是怕会像m国队一样来个乌龙球。

    陈志凌拿了检测炸弹的电子仪器,并戴了红外线透视仪。

    他脸色严肃,四处检查。任何角角落落都不放过,包括房顶。

    鲜花大酒店的特色自然是四季浓郁的鲜花,那些鲜艳绽放的盆栽,陈志凌也没有放过。确定土壤里也没有问题后,方才对沈怜尘一行人道:“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门窗全部关上,室内的灯打开。

    林岚将准备好的速食面拿出来,这也是沈怜尘为了防备中毒,而准备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般小心,最后还是着了道。那巴西队也算是逆天了。

    吃过方便面后,沈怜尘和陈志凌轮流警戒。贝仔是闷葫芦,现在可不敢指望他。

    夜色逐渐降临,总统套房内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贝仔在沙发上睡着了,朱浩天也是昏昏欲睡。沈怜尘正在负责警戒,陈志凌也坐在沙发上。林岚也已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花香的混合,总统套房里,灯光暗淡。

    鲜花酒店的监控录像连接了沈怜尘手中的笔记本,她一直在观察笔记本。这些监控可以随意转换。

    她忽然感觉到一阵困意从脑海里升腾起来,眼皮都快睁不开。

    待她看到队员全部睡着,就连陈志凌也睡着了时。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升腾而起。“陈志凌,陈志凌……”沈怜尘站了起来,糟糕,她发现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,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。这种感觉就像是喝了千日香那种烈酒。

    陈志凌睁开了眼睛,他环目四顾,立刻看见众人都已睡着,而沈怜尘也软绵绵的没有力气,摔到了地上。陈志凌顿时惊骇失色,努力的想站起来,结果又一下子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陈志凌与沈怜尘眼睛对视。肯定与巴西队有关,但巴西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巴西队肯定会立刻赶过来。如果他们一来……想到那可怕后果,就让陈志凌恨得牙痒痒。千辛万苦得来血玉,为巴西队做了嫁衣,如今难道连命都要送掉?

    陈志凌与沈怜尘试着搬运气血,只要他们两人恢复,便不必惧怕巴西队。但是这一搬运,问题便出来了。陈志凌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,这种情况,就像是大脑的信号与身体里的气血被隔绝了。也类似遥控器跟电视机失去了信号,但电视机本身是好的。

    试图深呼吸,也于事无补。陈志凌与沈怜尘急得满头大汗,其余的人却依然在沉睡。

    沈怜尘根本动都不能动了,便在这时,陈志凌与沈怜尘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沈怜尘连接电话都不能。而陈志凌则勉强能动手,拿出电话,按下免提键。电话是国安的人打来的,他们说的是,巴西队出动了,直奔鲜花酒店。预计最慢半个小时后就能到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就算国安的人赶来,也是于事无补。调动军队,军队出动的程序繁琐,半个小时恐怕也来不了。即使来了,自己这边也是违背了基地规矩。这种严重违反基地规矩,会是全灭的状态。

    陈志凌说了声知道了,便挂断了电话。还有半个小时,半个小时一定要想出办法来。这是最后的生机。

    死亡再一次的降临,来得是如此的快,猛,急!

    难道自己英雄一世,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栽了?栽在一群宵小之手?不,绝不甘心。

    门外,特殊的铃声突然传来。这种铃声像是一种类似巫婆的声音,又像是从风中传来。

    诡异之极!

    更诡异的一幕出现,原本沉睡的林岚突然从沙发上站起,眼神呆滞,如中邪一般。“林岚!”陈志凌发觉不对劲,立刻喊。

    林岚看也不看,笔直的走向房门前,开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一个快递员,快递员将快递交给林岚后,林岚签收。随后,林岚关了门进来。手中多了一个手机,手机的铃声继续响着。而她手上还多了一台三星笔记本。

    林岚打开笔记本,放在茶几上。随后接通手机,笔记本的屏幕忽然亮了,屏幕中出现一个陌生男子。陈志凌眼角余光看到,这个男子,正是是轩正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