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1章 旧事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少女登着木梯下到地洞里面来,王贝贝与陆琪摸不着头脑,给少女让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少女站定后,对王贝贝和陆琪爽朗的道:“本姑娘复姓闻牧,单名一个野字,我爹是这里的族长。”她说的是汉语,不过听起来有些别扭,很不好懂。顿了顿,又打量王贝贝和陆琪,道:“你二人的装扮甚是奇特,难不成是塞外的胡人?”

    王贝贝觉得古怪至极,什么情况?难道穿越了?现在那里还流行说塞外,说胡人啊?

    “傻子?”闻牧野见王贝贝和陆琪不说话,不由皱眉。她的性子倒是直来直往。

    王贝贝试探着问道:“这儿是那里?”

    “云南!”闻牧野皱眉回答,

    “皇帝是谁?”王贝贝有很不好的预感。太荒唐了,穿越是小说里发生的啊!一定不是真的,一定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闻牧野的回答彻底粉碎了王贝贝的侥幸。

    “你问狗皇帝做什么?”提到这茬,闻牧野气愤的道:“狗皇帝李儇昏庸无能,皇室宦官掌权。若不是因为这帮狗贼在位不谋事,我们何至于要躲进这深山老林中。”

    李儇!王贝贝对历史多少有些了解。李儇不就是唐僖宗吗?唐僖宗在位时间是873年至888年,难道真回到了一千多年前?这个玩笑开大了。

    王贝贝知道献王墓的献王正是唐僖宗时代的,唐朝后期,各方节度使拥兵自重。朝内宦官掌权,连皇帝的废立都是由宦官决定。

    这种突然的穿越,这样的爆炸事实,让王贝贝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陆琪若有所思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跟你们多说了。”闻牧野觉得这两人有点不正常,道:“我简单明了跟你们解释一下,明天是十五,我们要用活人来祭拜月神。”顿了顿,道:“如果你们不来,我们会在族里选一个。不过现在被你们撞上了,我们自然不愿牺牲族人。祭拜月神,一年一次,你们来的真不凑巧。我爹又看上了……你。”说着狠狠的瞪了眼陆琪。

    王贝贝心下一沉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闻牧野道:“什么意思,这还不够清楚吗,我爹想要你这冷冰冰女伴做小妾。而你这傻子要被祭杀给月神。”

    王贝贝吃了一惊,眼下一寒,忽然出手抓向闻牧野,。他的算盘打的很好,抓住这个族长的女儿,换取一条活路。不过理想跟现实总是有差距的,闻牧野没有点准备,会傻乎乎的送上来?

    砰!闻牧野冷笑着一脚将王贝贝踹倒在地,不屑道:“凭你这三脚猫功夫,也想抓本姑娘。”

    王贝贝痛的打了个寒战,陆琪始终没有说话。闻牧野道:“臭小子,算你运气好。若不是因为我娘,我才懒得来救你。你滚吧,出了这个地洞,朝西走,会有一条河,我给你准备了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呢?”王贝贝不清楚放他,跟闻牧野的娘有什么关系。他也不想知道,他关心的是陆琪的生死。

    闻牧野道:“她?她自然是要来祭拜月神。我娘死了才三个月,我爹当真是冷酷无情,竟然想要纳小妾了。我就要让他亲眼看着这个狐狸精被祭杀。哼,你跑了,只剩下这个狐狸精,那么多族人的眼睛盯着,他还敢有别的心思么?哈哈……”说到后来,闻牧野笑了起来,似是极为得意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不用管我。”陆琪忽然开口,说完又道:“大难临头各自飞,夫妻尚且如此,何况你我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贝贝沉默一瞬,随后向闻牧野坚定的道:“你让她离开,我来被祭杀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陆琪和闻牧野都是一惊。陆琪的眼神产生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变化。

    闻牧野不可置信的道:“祭杀你,你就没命了,你在开玩笑吧?”顿了顿,道:“我没那闲工夫跟你啰嗦,你立刻离开。如果执意不走,我就把你杀了,丢到野外。”

    王贝贝摇头,道:“我不会走的。你放了她吧,她是无辜的。你们要祭拜月神,也是对神的虔诚,月神也不希望你们无辜造下杀孽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闻牧野脸色复杂,因为她厌恶当朝的昏庸无能,但她本身也不是好杀的人。信仰月神的人,都不会是残暴之徒。所以她才会来费口舌让王贝贝离开。不然直接杀了王贝贝,目的也能达成,多省事儿啊!

    闻牧野寒下脸色,对王贝贝道:“我做事情不需要你来教。”顿了顿,道:“你先跟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王贝贝倔脾气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闻牧野脸蛋上闪过暴戾之气,弯刀从腰间抽出,道:“你不出去,我立刻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弯刀散发出森寒之气。

    王贝贝目光坚定,面对弯刀威胁,丝毫不惧,道:“好,你杀了她,那就只剩我来祭拜月神。要死便也是死一起了,甚好。”

    闻牧野有些抓狂,半晌后,收刀回鞘,冷道:“看不出你还是个大情圣。傻子,别人未必是这样待你,我要让你看看,你的行为有多傻。”顿了顿,对陆琪道:“既然他不走,想送死。那你走吧!”

    陆琪看了一眼王贝贝,随后登上了木梯,离开了地洞。

    地洞里便只剩下闻牧野和王贝贝。王贝贝闷声不语。五分钟后,闻牧野冷笑,道:“怎么样,傻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也走吧!”王贝贝不想理会闻牧野了。

    “后悔了是吗?”闻牧野道:“我现在去追她还来得及,为这种女人牺牲多不值得。你现在也不用背上道德包袱。”

    “别!”王贝贝本来是坐靠着的,闻言一把窜了起来,急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闻牧野真的抓狂了,道:“你真是一根筋的傻子不成?”

    王贝贝沉默,半晌后苦涩的道:“因为她是女人,我是男人。因为我喜欢她,她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种女人不值得你如此喜欢,你先前不知道她的嘴脸,现在清楚了,就该悬崖勒马。”闻牧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王贝贝略略疲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傻子!”闻牧野忿忿不平的道:“没见过你这样的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同伴!”王贝贝忽然开口,道:“先前让她走,是因为我喜欢她。我早就知道她讨厌我,这个结果我想的到。”也许是快要死了,也许是没有面对陆琪。所以他并不紧张,说的很流畅,深沉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同伴,她是因为帮我们卷进这件事里的。如果要牺牲,也应该是我,不应该是她。”王贝贝抬起头,也不管闻牧野是否听的懂。“理由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闻牧野盯着王贝贝看了半晌,这让王贝贝很不习惯。但随即,她忽然激动欢喜的跳了起来,哈哈笑道道:“你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过关?”王贝贝觉得莫名其妙,惊诧起来。

    闻牧野激动的道:“我们祭拜月神,是因为月神的传说。我们族里的规矩,每年都要用活人来祭拜月神,以此惩罚祖先犯的过错。否则族里将有大难临头。但月神也有一道破除诅咒的传说,那就是我们能找到一个真正无私,无畏的正义之士。用此正义之士三滴鲜血带领族人祭拜,便可破除诅咒。”闻牧野笑的很灿烂,道:“我们之前抓了很多人,但是他们在死亡面前都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同伴。”顿了顿,道:“是那位陆姑娘告诉我们,你一定就是那个无畏无私的正义之士,所以你不要怪她。现在她在上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让王贝贝有种恍惚若梦的感觉。但能活着,总是一件让人欢喜的事情。也许是命运的转变太快,他的脑袋反应跟不过来,所以懵了好久,才回过神来。而至于月神的什么传说,诅咒,多半是以讹传讹。但故人却会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夜幕下!陆琪迎风而立,不知不觉中,清泪流下。

    脑海里一幕幕涌了上来!

    “修道之人,心若天地。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!吟霜,大道无情啊!”脑海里闪过的是师父的话语。

    大漠无限风光,夕阳西下,金黄色的光芒将沙子印染得有如金沙。

    血战,为了夺得那枚血玉。一身绿水裙子的美艳少女随着铁血献王刘献忠,经历了整整一个月的恶战。刘献忠在外界中是残暴不仁的修罗恶魔,但很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绿衫少女也不敢相信,眼前丰神俊朗,眉目如画的美男子就是那传说中的凶暴献王。

    献王的武功修为已是通灵之境,而少女则是神魂大成,鏖战时,神魂御剑飞出,有鬼神莫测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里,从苗族夺宝,躲避唐门追杀,沙漠之中恶战夔水派。夔水派已经被两人所诛灭,所有的一切一切,都不过是为了这枚血玉。

    风沙吹的少女的裙裾飞扬,迎着夕阳。献王一身怜尘白衣,他的笑容温润如玉,从怀中取出血玉,道:“吟霜道友,这枚血玉对我无用,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少女惊讶的看向献王,道:“你确定?”献王微微一笑,道:“我当然确定,这枚血玉是道家圣物,于你修道之人,有莫大的作用。而我修肉身,要它何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何以要如此助我?”少女不解的问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