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3章 陆琪的变化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沈怜尘并不迟疑,脚下蹬水,手臂齐动,先那些周围的尸鳌一步,上升,一下踩到尸鳌王的脑袋上。双手先如拔藕一般,卡擦一声,将尸鳌王两根触须,活生生拔了下来。尸鳌王口中被堵,本来就痛苦不堪,这时触须被拔,立刻乱动起来。水面一霎时波涛汹涌,如海啸一般。

    周围的尸鳌也被这威势吓的不敢前来,沈怜尘双脚如生根一般踩在尸鳌王身上,任凭尸鳌王怎么挣扎。她目光生寒,逮住尸鳌王的脊椎线。一拳砸下去,砸破那层黏膜。它的脊椎线粗如三个成年男子的大腿,沈怜尘先用寒冰真气催发进去,接着整条手臂钻入进去,夹住脊椎线,然后一手上拉,一手如刀,猛烈狂暴的一斩。

    脊椎线啪嗒一声,被斩断。尸鳌王剧烈挣扎的身子立刻安静下去,没有了一丝的气力。

    尸鳌王很快闭上了眼睛,一动不动。它死了,死时嘴巴张开,三头尸鳌还在挣扎,却也出不来。

    其余的尸鳌终于畏惧,纷纷的退避。

    沈怜尘松了一口气,而陈志凌那边,那些尸鳌也像收到讯息一般,纷纷退避。

    沈怜尘不敢耽搁,立刻快速游向陈志凌那边。朱浩天,陆琪,林岚三人已经接近昏迷。沈怜尘看了眼陆琪,她身子最弱,当下从贝仔手里接过陆琪,朝前快速游去。陈志凌则抱住林岚,贝仔抱起朱浩天。

    大约朝前方游了十分钟,前面忽然豁然开朗。上方的山壁越来越高,阳光也可以照射进来。对岸在望,陈志凌三人加快速度,因为他感觉林岚已经越来越不行了。

    上岸后,只见三面环绕着怪石嶙峋的山壁,另一面则是一道湖泊。湖泊的水很是清澈,在阳光下显得波光粼粼。而湖泊的尽头是泥石塌方的峡谷。

    这时候应该是下午三点,阳光也不那么猛烈了,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沈怜尘当即立断的夹了陆琪和林岚在肋下,朝另一边奔去,并对陈志凌道:“把小天的衣服剥光,让他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与贝仔不敢迟疑,立刻照做。而沈怜尘自然也是要去另一边隐秘点的位置,给她们剥光衣服。

    给朱浩天剥光了衣服,让他躺在湿衣服上。主要是怕地面的温度他承受不了。陈志凌和贝仔也脱了衣服,扭干水渍。

    好在现在还只是二月尾,不然以夏天的温度。朱浩天他们三人经历这种极冷极热,怕是真会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所有的装备都没了,手雷,精密炸弹,对讲机,避尸衣,高科技铲,全部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几人现在唯一有的就是氧气瓶和头盔,手机,防水电子火机。火机是野外生存的必备品,每个人都带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所有的证件也全部落入水中,他摸出火机,点了几下便点燃了。但是卫星手机就是基本报废了,虽然手机防水,但是并不代表可以长期防水。这么长时间,手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沈怜尘的情况跟陈志凌差不多,而她的那部基地给的手机也宣布罢工。也就是说,从这一刻开始,华夏队失去了任何与外界联系的工具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部卫星手机是好的,这里地势空旷,必定能接收到信号。那便是可以联系国安的人,送竹筏和爆破弹进来。但眼下却已经是痴心妄想。两队同时执行任务,不允许任外人直接出手。但是在搜集情报和补给方面,基地并无任何限制。

    所以,一支队伍想要强大厉害。其背后必须要有一个强大势力的支撑。沈默然背后有沈门,各国之间,背后也有各自的国家。

    华夏队依靠的就是国安。

    而这次找寻血玉的任务,基地考虑到两队人马对地图,对风水的不了解。是允许寻找懂风水的人进去帮忙找寻血玉的。但是这些人不管会不会功夫,在对决时都是不能出手的。所以,陈志凌他们找陆琪和严老九,并不算违背基地规矩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是湿的自然不行,阳光短时间内也无法将衣服晒干。陈志凌让贝仔去找了一堆枯树枝过来,然后用火机点燃。架起架子,开始烘烤衣服。

    朱浩天在阳光的沐浴下,缓缓醒转。他身体没有什么问题,冻过之后,因为及时得到阳光的沐浴,连一点不适都没有。他舒展了下身子,坐了起来。等发现自己只穿了内裤,不由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五点时分,大家的衣服在火堆的烘烤下已经差不多干了。各自穿好衣服,沈怜尘也与陆琪和林岚过来汇合。那边沈怜尘自然也是架了火堆烘烤衣服。

    严老九死的算是最为冤枉,但当时的情况,就是再来十次。沈怜尘也只会选择救朱浩天,不是沈怜尘冰冷无情,而是人再伟大,也不可能舍弃同伴,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严老九。

    夕阳照射在湖泊上,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陆琪,沈怜尘,林岚三人的长发都披散下来。当真是各有各的美丽风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山风吹动,长发飘飘时,她们三人成了最美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众人相对而视,刚才的生死惊险,再到现在的安然新生,不禁都是感慨万千。尤其是林岚,不知不觉中对陈志凌的感情又升华了一个层次。她与陈志凌目光对视,不由自主的就会脸红。

    陆琪则表现的最是沉默,她像是在想什么想出了神。贝仔默默的关注她,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贝仔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吟霜!白吟霜!”陆琪忽然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志凌看向陆琪,他觉得陆琪好像是想起什么古怪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陆琪没有理会众人,而是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沈怜尘看了陆琪一眼,道:“不要打扰她。”顿了顿,道:“贝仔,你守着她。陈志凌,小天,林岚,我们去那边说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三人点头,随着沈怜尘来到一边。

    山风吹动沈怜尘的长发,夕阳映照在她的发丝上,这一刻她的高贵,美丽被彻底散发出来。尤其是发丝染了一层金色,让她有如神女。

    陈志凌闻到了来自沈怜尘身上一种淡淡的婴儿香味。虽然如此,却没有一人敢对沈怜尘生出一丝亵渎的心思。

    沈怜尘肃然道:“这里因为泥石塌方,已经是一条死路。我们的竹筏也被毁了,还好陆琪背了营养素的包裹,我们可以多支撑几天。虽然一路留了记号,但这种**溪,不知道国安的人能不能顺利送东西进来。我们必须做好思想准备。”

    朱浩天道:“眼下我们失去爆破弹,唯一的出口还是只能由**溪出去。国安的人这次能不能起作用,还是未知数。但是如果巴西队的人真的知晓了我们的这条出口,从而堵住出口,我们的处境就会很不利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道:“小天说的很对,至于如何出去倒也不难。我和陈志凌带氧气瓶先游出去,制作好竹筏后,再来接你们。关键是巴西队这个顾虑。”

    朱浩天道:“巴西队现在还在临近老挝的丛林,我们今天都未收到国安的警告,这说明他们还一直在老挝那边。他们即使立刻出来,要赶到这里来也是明天下午的事情。只要我们今天进去找到血玉,连夜出去,巴西队便是回天乏术。”

    众人眼睛一亮,这是最稳妥的办法。沈怜尘道:“我刚才注意了这四周,这些陡峭的山壁前,有不少尸骨。看来都是来倒斗的人找错了位置,中了机关,死在这里的。这些山壁似乎被动了些手脚,如今我们的制胜关键就在陆琪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商量完毕,便即返回。夕阳渐渐落幕,天色暗了下去,起了山风,这儿变的有些寒冷。陆琪抱膝坐在地上,一直闭着眼睛,表情时而痛苦,时而愉悦,古怪之极。但看她入神的情况,众人都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架了火堆,众人坐在篝火前,火光映衬着,这才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沈怜尘拿了装营养素的包裹,给每个人发了一支营养素。不过没给陆琪,主要是怕打扰她的神思。各自喝了几口营养素,所有的饥渴感觉都随之消失。这种营养素确实有些神奇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大约是夜晚九点时分。陆琪忽然睁开了眼睛,她深吸一口气,然后吐了出来。接着站起,她虽然没说话,但众人都感觉她的气质发生了很明显的变化。比之以前的清冷,纤弱,现在则多了一种睥睨纵横,自信的气质。有点类似沈怜尘,却又多了一种傲气。

    “这里,山壁后面,就是献王墓。”陆琪指了指左边,肯定的说道。顿了顿,道:“依照寻龙点穴的手法,点的越准,就越错。献王墓并不是聚风水,造福后人。献王墓的造成,目的是聚阴,由无穷的阴气滋润献王的凶魂。墓穴的设置,是属于面朝阴支八干。阴支八干,最是凶恶,一旦由此为穴口,后人永世不宁。”

    陆琪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,陌生,成竹在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好吧?”陈志凌忍不住询问陆琪。

    陆琪淡淡点头,道:“我没事。”她的这种态度让陈志凌一众人感到不安。陆琪道:“大家跟着我来,这里山壁是夹层,所以才会寸草不生。里面布满了硫磺酸,一旦触动,硫磺酸喷出来。整个人的皮都会被烫掉。曾经有传说献王墓里有可怕的血人,但事实上是倒斗的人触动机关,被变成了血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,你现在到底是谁?”陈志凌不得不谨慎,挡在陆琪前面,眼中闪过寒意,道:“你不像是陆琪的姐姐,也不是陆琪。你是什么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