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5章 双重人格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爸,我求你,真的不能对付他。他……”陆琪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陆金波不理陆琪,对钟若风道:“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什么武功早已经不流行。武功再高,一枪撂倒。当年民国时,八卦宗师程廷华,大刀王五不都是一代宗师。结果怎么样?还不是死在洋枪之下。”

    钟若风点头,知道陆金波这么说是打消他的顾虑。当下表决心的道:“陆先生,您放心吧。我们公安局不会放过一个歹徒。也绝不会因为歹徒的武力而屈服,畏惧。不然人民群众还怎么信任我们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庄园外传来汽车嘎吱,车胎摩擦的声音。接着庄园大门被撞开,然后是整齐而迅速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陆金波皱眉,钟若风也是不解。一群人还来不及出去看个究竟。这时两队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冲了进来,这种气势和场面顿时让所有的人都是脸色煞白。别提陆琪和那些同学,就连陆金波和钟若风也是心脏猛跳。

    两队武警战士立正,站的笔直。“怎么回事?”陆金波颤声问钟若风。钟若风摇头,他刚好看见武警内卫队的队长黄宏一身军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黄队,您这是做什么?陆家可没犯法?”钟若风不满的问黄宏。黄宏却是不理钟若风,同样标准的立正,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就在一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,门口出现两个人。一身黑色西服的陈志凌,飘逸,冷漠。还有鼹鼠,好像做黑客的都有点猥琐,鼹鼠也不例外,二十五岁的小宅男。跟在陈志凌后面,明明走的很周正,但看见他,就觉得他猥琐。

    陈志凌走了进来,黄宏啪嗒一声,立正行军礼,后面的武警战士也全部整齐划一的行军礼,黄宏道:“报告首长,江州军区武警内卫三队在此集结,随时听候调遣!”

    陈志凌脸色淡淡的还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罗雅与李萱的嘴巴都合不拢了,这个人年纪轻轻,竟然是武警队长的上级?罗雅可是知道,没有挂星星的,是不能直接称呼为首长的。天啦,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,怎么如此神秘?

    陆琪也有种晕眩的感觉。

    陆金波也呆住了,而钟若风结结巴巴,好容易回过神来,点头哈腰对陈志凌,道:“首……首长好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淡淡点首,没有再理会钟若风,而是对陆金波道:“陆先生,你好,你不用怕,我来此并无恶意。只不过有一件事情要搞清楚,我们可以谈谈吗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以!”陆金波点头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我昨晚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在网络上寻找知道线索的人。然后,一位名叫陆琪的女生找到了我,说她知道。并且约定在陆家庄园相见。”

    罗雅这才明白为什么陈志凌会找上陆琪,虽然陈志凌做法合理了。但她也不敢再对他有非分之想。自己虽然自傲,但是与他这种天之骄子比起来,不知道差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首长,这一定是网上无聊人士的恶作剧。”陆金波额头上渗出冷汗,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是,不排除这种可能。但是经过我们的网络高手排查,最后锁定,昨晚跟我聊天的陆琪的ip地址就是在这栋庄园里。为了证明清白,陆先生,我需要检查你们的电脑,尤其是……陆琪的电脑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陆金波忽然激动的道:“我们并没有犯法,你这是在侵犯个人领地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多看了眼陆金波,道:“你好像在隐瞒点什么?你想要隐瞒什么,是不是你知道些什么,嗯?”这一番问话,陈志凌用上气势,直逼陆金波心尖。

    陆金波那里承受得住陈志凌的气势,立刻大口喘气,额头汗水涔涔。但他却依然坚持道:“首长,您这样做是违法的,我绝不会配合。我们陆家也绝不是任由宰割的主,您若执意,我会告到中央去。”

    “告我?”陈志凌冷笑一声,道:“陆先生,你敢说你们陆家这么多年做生意,生意做到这种程度,从没干过什么违纪犯法的事情吗?你蓄养这么多保镖打手,是为了什么?我警告你,如果你不合作,我会申请一个专案组,专门来调查你们陆家的犯罪活动。你如果是真金,敢试,那今天我不查也罢。”

    陆金波说不出话来,直觉中,今天如果不依着眼前这位霸道的年轻军人,恐怕真会给陆家带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陆家再有钱,再厉害,但是跟国家机构比起来,那也就屁都不算了。

    陆琪站了出来,脸色沉静,对陈志凌道:“你们跟我来吧,我给你看我的电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带着鼹鼠随陆琪朝二楼而去。

    陆家的别墅真够气派的,内部装修中西结合,豪华奢侈中不失典雅。

    陆金波与夫人对视一眼,眼神复杂至极。最后还是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其余同学想跟去的时候,黄宏一挥手,道:“一律不许动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陆琪的卧室很宽敞,里面电脑,衣柜,还有一个跑步机。另外还接连阳台,阳台上许多盆栽。

    此刻已是晚上九点,鼹鼠在陆琪的iphone电脑上开始输入一连串密码。

    她的qq记录上并没有昨天的聊天记录,但是在鼹鼠操作下,还是查到就在此台电脑上,凌晨一点开始登陆,直到四点才下。

    至于聊天记录,则就无法恢复了。鼹鼠汇报完毕后,陆琪的眼眸里闪过惊恐之色。这事情对她而言太过诡异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沉吟着道:“陆琪,我的手下的汇报你也听到了。我不会无聊到刻意找人来冤枉你一个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陆琪抱住头,显得痛苦,道:“可是我没有撒谎,我真的在十一点钟就已经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道:“陆琪,我绝对相信你的话。而且,你们陆宅的守卫这么森严,应该也绝不会有人潜入你的房间来做这件事情。”顿了顿,转身冲陆金波夫妻道:“陆先生,也许你应该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陆金波脸色铁青,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陆夫人忽然站了出来,道:“昨晚是我进了琪琪的房间,跟你聊的天,对不起,是我无知无聊,欺骗了你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我为我的行为向你道歉。”说完后,她垂下了头,显得极为羞愧。

    陈志凌冷冷一笑,道:“陆夫人,你这个笑话并不好笑。我们这里现在没有外人,你既然说是你,好,你说我们昨晚到底聊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夫人摇摇头,道:“我记性不好,最近经常在吃药。有时候自己说过的话,一个小时后就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的什么药?那个医生开的,把这个医生找过来。你们陆家不缺钱,肯定会有私人医生。”陈志凌目光逼视陆夫人。

    “够了,长官!”陆金波怒道:“你太无理取闹了,就为了一个qq聊天,您何至于此。如此动用手中权力,动用人力来为了一个夜晚寂寞的qq聊天,您不觉得您太荒唐了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淡淡的看了眼陆金波,道:“陆先生,我看的出您是一位有修养,有城府的人。如此动怒,不是您的性格,您想隐瞒什么了?还是说这其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?你的夫人有没有健忘症您心里明白,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,您不急着想弄清楚,反而想把我赶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没有健忘症,她的记性一直很好,也从没吃过药。”陆琪忽然开口了,她显得有点激动,道:“长官,您可以告诉我,昨晚我的电脑到底跟您聊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陈志凌说完,又冲脸色难看的陆金波道:“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是出在陆琪身上,陆琪不知道,但你们知道。你们想隐瞒,是爱护陆琪。我懂你们的苦心,但是未必对陆琪公平,至少在昨天的聊天中,她很不开心。她想弄明白一些事情,你们不该如此扼杀她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底跟你聊了什么?”陆琪痛苦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做梦会梦到在一个墓地里,有一个男人压着你,你说那个墓地里一定有你的前世今生。而那个墓地是我要去寻找的地方,我在网上贴了一张地图。你说你见过那张地图,跟你梦中一模一样。然后我要你赶去云南,你说你在家里不方便离开,要我来接你,所以我来了。”陈志凌说完,又转向陆金波,道:“我跟陆琪说过,那块墓地很危险,。但是她非常坚持的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允许她去的。”陆金波眼睛赤红,而陆夫人则眼眶红红。陆琪一下子坐在了地上,痛苦的嘶吼道:“谁能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是一个怪人么?从小到大,过了十一点,你们就强迫我睡觉。我从来不知道十一点过后,我身上发生了什么,我从来不会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长官,我们谈谈吧。”陆金波向陈志凌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听,是关于我的事情,我有权利知道。”陆琪站了起来,坚决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金波看了眼陆琪,一咬牙,道:“好,今天就索性告诉你。”说完对陈志凌道:“请跟我到书房来。”

    书房里,陆夫人一直握着陆琪的手坐在沙发上。陈志凌与陆金波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陆金波抽起了眼,烟雾弥漫中,陆金波的表情变的飘渺,道:“当初琪琪的妈怀琪琪的时候,其实是双胞胎。是两个女儿,出生的时候,琪琪的姐姐死了。我记得,那是十九年前,那天下了很大的雪。生琪琪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,一分一秒都没有多,没有少。”顿了顿,向陈志凌道:“长官你也许会奇怪,我为什么说的这么肯定。就算是手表,也有可能会差几分几秒的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道:“不错,我确实奇怪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