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1章 巧妙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啪!陈志凌一个耳光打在美少妇脸蛋上,气的发抖,道:“你他妈怎么开车的,不会开车,就屋里待着,出来祸害别人。”他着实气的有点糊涂了。美少妇一下子几乎被打懵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也懒得看她,打量了下范智的尸体,真是惨不忍睹。事已至此,陈志凌烦躁的走至一边,给海蓝打了电话。找到山西的陈二,刚才范智说了,陈二也能破解地图。不能把这条线给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陈二?”海蓝听了陈志凌的话后,语音凝重。陈志凌道:“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陈二在昨晚喝醉,从六楼失足掉下去了,当场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呆住了,颓然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交警赶了过来处理。陈志凌悄然离开了,不是他冷血无情,待在这里帮范智处理后事,对范智也没撒作用。他还需要想出办法,找到能够破解地图的人。

    陈志凌开了吉普车往荆州城开去,心中的沉重不言而喻。他深深的自责,如果当时不接许晴的电话,跟着范智一起去买酒。有自己在,范智如何会出这种意外。

    是自己的疏忽造成这极大的麻烦,要如何去面对尘姐,面对整个队伍?

    沈怜尘一行人已经去外面打包了很多菜肴回来,在桌上摆的很是丰盛。这些菜都是在大酒店订做的,势必要满足范智这老头儿的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陈志凌在范智的楼房门口停下了车,他推开车门下车,便看见林岚和贝仔迎了出来。“那位范爷呢?”林岚没看到范智,好奇的问。陈志凌面色沉重,道:“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朱浩天沉吟着,似乎在思考各种突发事件。他的脑袋就像是精密的仪器,从不停止思考盘算。

    当陈志凌说出范智被撞死时,所有人都显得错愕,觉得这像是陈志凌在开的一个玩笑。

    陈志凌沉声道:“所有责任都在我,当时范智要去买酒,我刚好接到了许晴的电话。我没在意,等我挂断电话时,范智已经出事了。”顿了顿,转而扫视众人,他深沉,一字字道:“祸是我惹出来的,地图的破解我会想办法解决。如果你们觉得愤怒,不解气,想骂就骂吧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与朱浩天的面色都不好看,贝仔和林岚则生怕沈怜尘发火。林岚忙道:“尘姐,这件事情纯属意外,陈志凌也不想的,我们大不了再想法子就是了。”朱浩天也开口,道: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陈志凌你也不要说什么你想办法解决,这是我们团队的事情。我们大家一起来解决,埋怨,怪罪没有任何作用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也没多说什么,道:“下次注意就可以了。大概也是我们的命数。算了,不说这些了。范爷是因为帮我们而死,他的尸体不管怎么也说不过去。”说完站了起来,道:“陈志凌,我们一起去给范智把后事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尘姐!”陈志凌肃然而答。大家的理解让他感动。

    林岚道:“不如先吃饭吧,不然饭菜冷了。”她关切的看向陈志凌。

    沈怜尘拍了下额头,道:“我都糊涂了,陈志凌你跑了一天应该也饿了。大家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处理范智的后事并不麻烦,范智并没有亲人。他后事的费用都被肇事者赔付,陈志凌他们来出面。那些交警们是巴不得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沈怜尘再出了钱给殡仪馆,一切都让殡仪馆来办。夜晚十一点后,陈志凌与沈怜尘方才回到了荆州。大家是住在一家叫城中城的酒店里,范智那家堪比狗窝,却是不能住人。

    酒店的套房里,电脑齐全。陈志凌与贝仔一个房间。陈志凌无奈之下,在各大网站,论坛重金悬赏能破解出献王墓地图的人。那张地图被他用摄像头照相,也一并传到了网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会有作用吗?”贝仔看着陈志凌到处贴帖子,觉得有些徒劳无功,道:“真正会寻龙点穴的高手,不会无聊到来上网逛论坛吧?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国安那边已经在国内的黑道和黑市上开出了悬赏,我也是尽人事。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一些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贝仔勉强一笑,也不再反对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已经是凌晨三点。贝仔早已睡了,陈志凌一直登着qq。范智的死,虽然大家不怪他,但他很内疚,所以这一刻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的时候,qq上忽然传来系统消息。点开,验证信息是我知道献王墓。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一动,不过也不敢抱太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加上好友,对方是一个网名叫幽夜盛开的雪莲的女子。当然,是不是真的就是女子,陈志凌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真的知道献王墓吗?”陈志凌打字还是比较快的。

    那边沉默了一会儿,回过来信息,道:“献王是唐朝后期,处于云南边境的一位异姓王。当时唐朝皇室衰落,早已经管制不了他。而这位献王生性残暴,而且能征善战,勇猛无匹,他……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等等,不好意思。我并不是想知道献王的生平,你懂寻龙点穴吗?”

    “不懂!”那边回答。

    陈志凌可没有功夫聊美眉,当即道:“那不好意思了,再见!”当下便准备删除这位无聊的打扰者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那边似乎有些急迫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懂你说的寻龙点穴,但是我能帮你找到献王墓。我不需要你说的报酬,我只有一个要求,带我进献王墓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微微一动,很慎重的道:“我要去献王墓是一件正经的事情,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开玩笑,我真的知道献王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寻龙点穴,不懂风水玄学,如何能寻的到墓穴的进口?”陈志凌问道。

    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,陈志凌正失望之际,那边发来一串信息。道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,我在梦里曾经梦到过你发的那张地图,我总是会做一些怪梦。对了,你相信有前世今生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信又如何,不信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信,我才能说下去。如果不信,就算是我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不假思索的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时候做梦会梦到身上好沉重,在一个巨大的墓室里,被一个男人压着。有时候会看到好多工匠在造墓,很浩荡的工程,那些造墓的最后全部被杀死,好多好多的血。你发的那张的地图,我在梦里也见过。我想你如果带我去了地图所在的位置,我应该能帮你把出口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我会支付给你报酬。那里面很凶险,你为什么想要去?”陈志凌问道。

    幽夜盛开的雪莲道:“我说不上来,我觉得我如果不去一趟,会遗憾终生。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我再申明一遍,我不喜欢开玩笑。而且我的能力你也许意想不到,你如果骗我,我会去找到你,杀了你全家。因为我没有时间跟你耽搁。如果你没有骗我,那么请你在三天之内赶到云南昆明,我会跟你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可能无法赶到昆明。因为我的家人不太放心我,我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那儿,我去接你。”陈志凌道。

    “江州,雨花区,陆家。我叫陆琪!我们家在那儿是一栋最大的庄园,你去了很容易就可以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陆琪,好,我明早就起身。你给我留个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江州距离荆州两百公路的路程,只能坐火车去。如此一去一来,快的话也需要两天。前提条件这还是事情得特别顺利。

    陈志凌匆匆睡了两个小时,早上六点便即起床。先演练一遍无始诀。感觉体内血液,二十六枚血窍在这般演练下,越发澎湃强大,这才让心里稍稍安定。

    只有力量,才能给自己最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七点整,沈怜尘一行人也起床了。大家约着一起去吃早餐。荆州的早堂面跟东江的早堂面一样,让陈志凌吃的很有家乡的味道。吃早餐的功夫,陈志凌跟大家汇报了昨晚与那陆琪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吃过早餐,林岚,你送陈志凌去火车站。”沈怜尘说道。

    林岚无奈的道:“尘姐,荆州还没有火车站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不禁错愕,道:“闻名的荆州,没有火车站,没有飞机场?这城市发展的还真好啊!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由林岚开车送陈志凌去武汉,毕竟自己开车要比去坐长途车快多了。

    开往武汉的一路上,陈志凌话很少。林岚知道他是忧心地图的事情,便说些笑话来开解他。陈志凌自然也不会拂林岚的面子。他从来都很珍惜林岚的友谊。那一夜的错误,真正已经在生死磨练之中,被两人遗忘。只是陈志凌不知道的是,情根已经在林岚心中深种。

    又会有那个女子,在真正跟陈志凌接触,了解后,会不为他的为人,气度而倾倒呢?

    在林岚眼里,陈志凌就像是古龙笔下,楚留香哪一类的人物。只不过陈志凌比之楚留香多了一些狠辣。楚留香是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陈志凌是早早的就守着他唯一的娇妻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林岚更喜欢陈志凌的这种现实。

    陈志凌进火车站时,林岚忽然说等等。陈志凌迷惑不已,便见林岚匆匆离开。好半晌后回来,跑的气喘吁吁,脸蛋通红。手上提了一大堆吃的食物。方便面,午餐肉,饮料,等等。

    “火车上吃吧,你可是上了火车就懒得动的人。”林岚笑着递过零食袋。陈志凌接过,微微感动。不待陈志凌说什么,林岚挥了挥手,洒脱的转身上了吉普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