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7章 黄金族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亚迪丝仰头看向远处的天空,那天空是那样的湛蓝,美丽,让人向往。她的眼神里终于出现忧伤的情绪,道:“祖上的传说,我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不过也不重要了,在我这一脉,就要全部消失了。这枚龙玉到底有什么用,我不知道。但是它的价值应该是极其贵重,我听父亲说过,我们黄金家族为了这枚龙玉,曾经跟人惨烈厮杀,也正是因为那场厮杀才导致黄金家族的衰落。”顿了顿,道:“陈志凌先生,这枚龙玉的煞气很重,我不敢留给梦梦,怀璧其罪,恐怕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。但是你不同,我看的出,你是煞气深重的人,如果再配上这枚龙玉,沾染上龙气。就能让你的皇者命格更加的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惊讶,道:“你怎么看的出我的煞气?”

    亚迪丝微弱的一笑,道:“这是属于我们黄金血脉的灵性,我自然能感受地到。”

    “收下吧!陈志凌先生!”亚迪丝殷切的看着陈志凌,手又伸了出来。陈志凌看了那枚龙玉一眼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,但最终还是收下了。

    龙玉入手是一种温润冰凉的感觉,陈志凌握住了龙玉。亚迪丝松开手,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,随后嘴角开始溢出鲜血,然后头一垂,却是就此死去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呆呆的看着失去呼吸的亚迪丝,突然觉得生命是如此的脆弱。

    龙玉,命格!

    风水,命格,气运!陈志凌现在是相信这些的,冥冥之中觉得这枚龙玉将来会给自己起到很大的作用,当即将龙玉戴到了脖子上。

    戴好后,也没感觉出什么不同。就是觉得有一点冰凉。无论怎么捂它,那股冰凉都不能消失。想来在炎热的夏天,还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金色盒子,陈志凌也收了起来。随后陈志凌喊来了陈梦,陈梦看到亚迪丝已死,自是痛苦不已,拉都拉不走。

    陈志凌摘下了面膜,将亚迪丝的尸体送往殡仪馆。陈梦也被她抱了去,亚迪丝是属于自然死亡,加上陈梦这个妹妹在。并没有什么麻烦,陈志凌对工作人员的解释是看其可怜,收养这个小女孩,然后帮忙葬了这位可怜的女士。

    火化很顺利,陈梦再一次哭的差点抽噎过去,一直都是陈志凌抱着她。对于亚迪丝,这些事情陈志凌必须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下葬也很简单,只要给足钱,没有丧礼,自然是快捷。下葬后,那块墓碑还没刻好,墓园的人表示会日夜赶工。

    当晚陈志凌带着陈梦回了许晴的公寓,今天白天一天,许爽则在跑回国护照之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许彤已经在这边上学,转学,回国都是麻烦的手续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些,陈梦这一晚伤心哀恸,由许晴帮她洗澡,换上新衣服,又由陈志凌和许晴一起安慰她,足足陪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好容易在凌晨四点的时候,陈梦终于睡着了。陈志凌将她抱到许晴的床上,与许彤睡在一起。

    安置好陈梦后,许晴和陈志凌轻手轻脚出了卧室,关上门。许晴一脸疲惫,却强撑着对陈志凌道:“客房已经收拾好了,我们去那里睡吧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只不过经过兰姐的房间时,他忍不住道:“我想去看看妙佳。”许晴连忙拦住他,道:“别把妙佳吵醒了,待会天亮了,你再看她。”陈志凌大觉不甘,不过还是听从了许晴的。

    客房的床单都是崭新干净的。两人脱衣上床,许晴躺在陈志凌怀里,虽然很累很疲乏,但许晴却想跟陈志凌多说说话。

    陈志凌握住她的柔夷,道:“你要照顾彤彤和妙佳,已经很累了。我打算到时候把陈梦带到西伯利亚那边,那里有很多和陈梦一样的小孩。”

    许晴点头,这一点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许晴问。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一叹,道:“后天就走,你们的手续有点繁琐,我不能等了。我怕那边的任务出状况。”

    许晴点头,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吻了她的额头一下,心中也是大为不舍。这么快离开许晴,离开女儿,如何能舍!

    许晴很快在陈志凌怀抱里熟睡,睡容甜美,那股馥郁的香气很是好闻。

    陈志凌睡了不到一个小时,感受到朝阳蓬勃时,便悄悄起床,穿了衣服来到楼下。开始演练无始诀。通灵之境那层膜始终还是捅不开,这让陈志凌很是无奈和不甘。

    练完功后,陈志凌回到公寓里,发现兰姐和许晴竟然都已经起来了。“怎么不多睡会?”陈志凌责怪的向许晴道。

    许晴美丽的脸蛋上还有疲惫之色,微微一笑,道:“家里这么多口人,得吃饭呢,兰姐要照顾妙佳已经很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兰姐却是畏惧陈志凌的很,对陈志凌笑了一下,便冲许晴道:“许小姐,我去买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陈太太。”陈志凌立刻纠正兰姐。

    兰姐有些凌乱,不过陈志凌开口,她哪里敢不听,连忙道:“太太,我先去买菜了。”

    许晴顿时脸红了一下,心里是甜的,但面对兰姐却显得有些窘迫,道:“别听他胡说,兰姐,你不用理他。”陈志凌哈哈一笑,进卧室去看女儿了。

    小妙佳正在酣睡,睡的是小摇床。陈志凌轻轻的摇,感觉这小家伙细皮嫩肉的,可爱的紧。有种冲动,非常的想将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有想法就要行动,但刚一抱起,小家伙就睁开了小眼睛,待看到陈志凌后,立刻哇哇的哭了起来。陈志凌郁闷至极,这娃娃,连亲爹都不亲。

    许晴听到妙佳哭,连忙走了进来,嗔怪的道:“你是见不得你女儿好,非要她哭才高兴啊!”陈志凌表示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,我给她喂奶。”许晴接过妙佳。妙佳还是继续哭。陈志凌咳嗽一声,小声笑道:“你喂就喂,干嘛要我出去,你有撒我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许晴顿时脸红过耳,道:“快出去。”这方面许晴怎么也放不开。陈志凌便也不再调戏她,笑了下,当即出去。

    陈志凌出了卧室后,便到阳台前拿出手机给沈怜尘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尘姐,事情怎么样了?”电话一通,陈志凌便即问道。

    沈怜尘的语气并不乐观,道:“巴西队躲在丛林里,从来没出现过。不说他们,另外我们先后找了好几个考古专家,也通过考古专家找了几个盗墓的行家,但是个个都说没办法。明天我们打算去一趟荆州,是一位盗墓的老手给我们介绍的,说如果有一个人能破这张地图,那么就只能是他介绍的这个人。”顿了顿,道:“不过老实说,陈志凌,我并不乐观。对了,你什么时候过来,如果那边的事情解决了,尽快过来吧。这个队伍少了你或则是我,影响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坐最早的航班,我直接去武汉跟你们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好了!”沈怜尘听到他竟然提前归队,不禁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陈志凌来到卧室,发现妙佳果然没哭了。许晴抱着她,轻轻的摇动,哼唱着小曲子,还别说,许晴哼的很好听。小家伙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陈志凌不甘心的道:“我抱抱她,刚才她铁定是饿了。”许晴看陈志凌对女儿如此疼爱,不由心中欢喜,又觉好笑,当下点头。

    陈志凌接过妙佳,还没抱稳,这小家伙又哇哇的哭起来。陈志凌无奈了,只得沮丧的将妙佳交到许晴手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哄得不哭了,许晴又给妙佳换了尿不湿,小家伙大概是喝饱了,哭累了,又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郁闷自是不必说,许晴出来后宽慰道:“她还这么小,认生是自然的。等大些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笑,道:“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许晴疑惑道:“怎么回事?”陈志凌脸上闪过无奈神色,道:“小家伙刚出生时,最是纯净。皮肤的感觉非常敏感。大概是我身上沾染的鲜血太多了,这种煞气让她不舒服,所以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许晴听了陈志凌的解释,想起陈志凌的处境,也不禁黯然神伤。陈志凌又道:“刚才给尘姐打了电话,任务还是没有进展。我明天赶最早的航班离开。”

    分别在即,许晴下意识的拥抱住了陈志凌,那是多么的不舍。

    这一天之中,由许爽去办妥了亚迪丝墓碑的事情。陈志凌多是陪着许彤,许晴以及陈妙佳。小家伙很显然得姓陈了。经过一天的相处,妙佳也没那么排斥陈志凌了。不管如何,父女之间的血脉是无法磨灭的。

    陈梦也好了许多,有许彤陪着陈梦,懂事的陈梦自不会不搭理许彤。

    许爽回来后,陈志凌跟许爽深谈了一次。加上许晴后来也跟许爽谈了一次。许爽也接受了姐姐跟着陈志凌这个现实。他心里始终有芥蒂的,其实是唐佳怡。

    且不说这些,晚上陈志凌与许晴睡在客房里。这一晚许晴主动要求陈志凌的爱。

    陈志凌订的机票是飞往燕京。因为没有直接飞往武汉机场的。不过陈志凌事先已经给海蓝打了电话,帮他订了最快赶往武汉的机票。

    早上七点,许晴便起床做了早晨。陈志凌也在楼下演练无始诀。吃过早餐后,陈志凌吻别了妙佳,许彤。然后跟许爽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由许晴开车送陈志凌到机场,车是一辆m国的福特车。至于那辆三菱跑车,肯定不敢再开,会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,在旧金山国际机场。陈志凌吻了许晴的唇一下,然后提着行李走向登机口。

    许晴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,说不尽的心伤。不是怕离别,只是怕这一去,将来无再见的机会。

    十个小时后,陈志凌到达燕京。燕京时间是凌晨两点,海蓝亲自在机场的候机大厅内接他。给他买的飞武汉的机票是凌晨六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