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5章 这一战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沈默然穿着一身黑色风衣,英俊绝伦,极其冷酷。他这一身打扮,可以迷倒无数无知少女。

    他正在跟着他的男宠在包间里玩乐,外面有天堂组的人把守,白休红也在包间里陪着。说来也是冤家路窄,沈默然本来是听说陈志凌回了东江,便有意来东江一趟。打算找个时间去会一会陈志凌,虽然不能伤害基地成员以及家人,但沈默然有别的目的。不过今天到佳凌酒吧,是杭国伟邀请。说起来现在这个男宠还是杭国伟介绍的,也因此,沈默然把这家酒吧赏给了杭国伟。沈默然一到东江,杭国伟自然就盛意拳拳的邀请沈默然过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沈默然虽然来赴约了,却不要杭国伟相陪。他沈默然是什么身份,还需要跟你一小小公子哥虚与委蛇吗?笑话!沈默然是来玩乐,却正好遇到了来缅怀唐佳怡的陈志凌,这就真算是天大的巧合了。

    不用杭国伟来禀报,天堂组的人已经注意到了陈志凌,立刻向沈默然报告。

    杭国伟来面见沈默然时,沈默然已经从包间里出来。在杭国伟禀报后,沈默然便让杭国伟为其带路。

    杭国伟从心里兴奋起来,他是巴不得看着陈志凌死无葬生之地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包间里,陈志凌觉得待在这儿也没有多大意义,离开这儿,就能抛开那些伤感的情绪。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叶倾城吻了下陈志凌,甜甜一笑,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笑笑,点头道:“好,等你回来我们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出了包间,在服务员的指引下,来到洗手间。上完洗手间,叶倾城在洗手池前洗手时,从反光镜里看到了英俊,冷酷,一身黑衣的沈默然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沈默然目光温润,一举一动之间都有种很协调的韵味,让人着迷。他朝叶倾城淡淡一笑,道:“很高兴认识你,美丽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洗完手,拉了两张纸巾,擦干手。却是没理会沈默然,径直往回走。

    沈默然微微意外,却又释然。果然,能做陈志凌的女人,确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沈默然在叶倾城背后凝声说道。这两个字说出,似乎有种无上的威严蕴含其中,让人不敢违背。

    叶倾城却也不是常人,她的心智极其坚韧,呆了一呆,便又继续迈步前行。她已经知道了不妙,便在这时,眼前一闪。沈默然已经挡在了她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叶倾城寒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的眼睛!”沈默然一字字道,这次的话语威力比刚才那两个字更强。

    叶倾城瞬间脑子里天人交战,她知道不能看,一看就全完了。但那句话的魔力却在疯狂的**她,要她看一看。

    只一小会的功夫,叶倾城光洁的额头上汗水涔涔。

    “抬头!”沈默然加强了功力。

    叶倾城终于抵挡不住,便要抬头。却在这时,一声暴喝传来。吒!

    如春雷贯耳,所有鬼魅幻觉都被炸散。叶倾城立刻惊醒过来,出了一身的冷汗。抬头便看到了赶过来的陈志凌,当下二话不说快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志凌将叶倾城拦在身后,冷淡的看着沈默然。

    沈默然微微一笑,道:“好久不见!”就像是跟熟人打招呼一般。

    沈默然的气场和陈志凌的气场太强,过往的青年男女见了这架势,憋住尿都不敢来洗手间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陈志凌打量了沈默然一眼,握住了叶倾城的手。

    正欲转身时,沈默然道:“我听说你打败了道左沧叶,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比一比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中绽放出精光,道:“你想怎么比?”

    “一人一支木筷,不用内家劲力,坐着不动,谁被刺中,或是木筷断了就算输,如何?”沈默然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陈志凌毫不犹豫的答应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输了,你老婆给我睡一夜。”沈默然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陈志凌断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怕输?”沈默然戏谑的道。他就是要用强大的压力来压住陈志凌的气势,这个人虽然现在不强,但是给他的威胁太大了。沈默然始终相信师父的眼光,师父找了这个人来对付自己,就一定有道理。

    陈志凌冷笑道:“我妻子永远不可能成为赌注,沈默然,你不必激我。要说敢不敢,不如这样,谁输了,谁就脱光了衣服,在正午十二点,燕京路上跑三圈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沈默然没有半点犹豫,他自不可能对陈志凌生一丝怯意。与其说不可能,不如说是不能。这是在给对方制造心灵漏洞。陈志凌所表现出来的勇气让沈默然惊讶。

    两人一言不合,便打起了赌。叶倾城听到陈志凌喊这人沈默然时也是失色。因为她知道沈默然是何许人也。同时为陈志凌无比担忧起来。这场比斗看似鲁莽,但对于两人来说,却是定了一生的成败命格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沈默然来到了包间,一双一次性筷子送了过来。两人分别在沙发上坐下,面色各自淡淡。陈志凌取了一支筷子在手,先要做的就是检查筷子的坚韧度。如果被做手脚而不自觉,不能怪沈默然,只能怪自己太蠢了。

    一边的叶倾城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刷刷……陈志凌眼神沉静,很直接的筷子如剑一般发出森寒剑意,电芒一般疾刺向沈默然的手腕。如果打法上都不是沈默然的对手,还谈什么将来要战胜他呢?

    陈志凌疾刺沈默然手腕,沈默然眼中淡漠,手上却是极快,木筷上扬,反撩陈志凌手腕。陈志凌手腕一翻,顺势一起一伏雷霆再刺。他对于剑术根本不懂,却抓住了剑术的最精妙之处,那就是刺。

    剑术有刺,挑,崩,钻数种攻击之法。但最重要的还是一个刺字。沈默然同样也不会剑术,但两人却打得惊险万分。万物返璞归真,都是同源。

    木筷不用内劲,自然施展不出崩劲来。面对陈志凌再度疾刺,沈默然倏然收腕,木筷在手中却是一个握剑的起手式。只待陈志凌一筷刺来,他便守株待兔,以回马杀的招式刺中陈志凌的手腕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性格就是勇猛精进,即使前方是陷阱,也要将陷阱踏烂。沈默然一退,陈志凌眼中精光一闪,一筷电刺而去,电芒追进。

    沈默然回马杀施展出来,反撩,如惊鸿一剑。

    眼看就可刺中陈志凌,但沈默然脸色仍然并没有一丝变化。面对这猝不及防的一剑,陈志凌眼也不眨,筷子小,在手中自可灵活旋转。突然筷子下沉,挡住沈默然这一剑,然后黏住他的木筷,猛力上扬。这一下,陈志凌占了主动,一拼之下,很有可能是沈默然的筷子先断。沈默然如何肯冒这个险,顺势疾缩手腕,陈志凌立刻抢攻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有坐着不许动的规矩,陈志凌的攻击始终被限制。若不然,这一着的先机就属于陈志凌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攻击到一半立刻被迫收手,因为一旦攻击到老就是自己的败兵之时。一瞬间,惊险万分,陈志凌额头上冷汗涔涔。沈默然同样不好过,也渗透出汗水。陈志凌收手,沈默然也立刻进攻。陈志凌连拨两次,拨开沈默然的攻击,并回击一剑。但最终还是沈默然占据上风。但他如陈志凌一样,将陈志凌手臂逼退到一半时就收手。

    谁都不敢攻击到没有回旋,那是找死的行为。

    叶倾城只见两人的筷子快得出了残影,虽然是筷子比斗,但她却感受到了一种属于刀光剑影的森寒之气。她觉得已经有剑的锋寒刺破了肌肤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沈默然的搏斗技巧竟然不相上下,谁也攻不下谁。但是这般搏斗,却是最耗费心力。

    陈志凌额头上汗水越来越多,而沈默然则沉静得多。这还是属于沈默然占了修为高的便宜,如果两人斗个三天三夜,陈志凌心力枯竭,自然会败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修为和心性,都不会允许出现一丝小的失误。

    刷刷刷,一片疾风暴雨的残影,两人出剑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。短短五分钟,不知道已经各自出了几百剑了。

    啪啪……两根筷子终于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强力,在陈志凌一拨一扬的瞬间,两根筷子同时折断。

    这一局,平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大口喘气,心力的耗费太恐怖了。这一战是生平第一次,没有一丝生命危险的。却也是他最辛苦的一战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生的命格,与沈默然的终极一战,始终还是无法窥破。将来,即便修为同等,要分出胜负,怕也是要去看上天,看气运了。

    沈默然站了起来,扫了一眼陈志凌,淡淡道:“我师父的眼光果然是不错的,陈志凌,你若修为和我平等,倒也真让我头疼。但我只怕你无法活到那一天,哈哈……”大笑声中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陈志凌在包房里调息了大约十分钟,方才恢复正常。叶倾城满脸担忧,陈志凌握住她的手,会心一笑道:“别担心,刚才你没看出来吗,虽然我跟他无法分出胜负,但实际上,我占据了气运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疑惑道:“嗯?”

    “若比的是铁筷,今天以他的修为,我没他坚持的久,估计就是败了。可惜,服务员送上来的是最脆弱的一次性木筷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纷纷扰扰,烦恼,都在陈志凌和叶倾城回到酒店后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与沈默然是注定的一战,何必去苦恼。况且,陈志凌确信自己占据了最重要的气运。

    这一晚,在酒店房间里,陈志凌与叶倾城抵死缠绵,好不快活。所有的烦恼,恩怨,都在男欢女爱中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明天却已经是腊月二十七了。陈思他们马上要回来,陈志凌和叶倾城回到两居室里开始忙碌起来。两人一起收拾屋子,其乐融融。一直忙到下午,两居室才焕然一新。有很多东西不能用了,冰箱也是空的。陈志凌用租来的车去采购。

    整整忙碌一天,家里才算有了家的样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