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9章 恶毒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饶是陈志凌胆大包天,在看到弥德坤时,还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莫尔多说他是弥德坤,陈志凌做梦也想不到这人是弥德坤。

    照片里的弥德坤,英俊帅气。但眼前的弥德坤,躺在潮湿的床铺上,散发着一阵说不出臭味。他的双眼被挖了,双腿双脚俱已被打折了。就连鼻子都被打塌了,呼吸只能用嘴。

    莫尔多解释道:“这是吉列普斯的意思,要永远的折磨他,但不许他死,否则不会支付我们一毛钱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一叹,道:“吉列普斯还真是恨毒了他,这手段……”他突然想到了自己不是曾经也这么炮制了张美,还有卡尼吗?

    吉列普斯恨毒了弥德坤,到底弥德坤在这场事件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呢?

    “莫尔先生,麻烦您拿摄录机过来,我需要摄录下来,给吉列斯一个交代。”陈志凌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没问题!”莫尔多道。

    弥德坤在熟睡之中,由仆人拍醒了他。摄录机就位后,陈志凌用出真言术来问话,这是怕弥德坤会太激动。

    “弥德坤,会英文吗?”陈志凌先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弥德坤用英文回答。陈志凌的声音让他有一丝安定。

    “我是帮你的人,吉列普斯的阴谋已经被我揭穿,现在吉列普斯已经逃走,我会继续追杀,直到他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弥德坤咬牙问。

    这家伙警惕性很强。

    陈志凌无奈,只得从头说起。从小少爷失踪说起,直到吉列斯做梦梦见小少爷在安谷娜山洞里,然后请动他们这群高人。嗯,陈志凌说的就是高人。

    种种种种,包括小少爷被设计而死,如何揭发出吉列普斯的阴谋,以及如何终于找到了这里来,陈志凌足足说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墨奴是不是死了?”弥德坤听完后,默然良久,突然幽幽的问。

    陈志凌转向莫尔多,因为这个问题他不知道。莫尔多沉重的道:“不好意思,弥德坤先生,在抓回墨奴当天,吉列普斯就把她……建杀了。”弥德坤激动起来,道:“畜牲,畜牲!”

    随后,他忽然又流出眼泪,呜呜道:“是我贪心,是我害了墨奴。如果当初不贪心,墨奴现在就不会出事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弥德坤,告诉我,当初一切的始末,可以吗?”陈志凌真诚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是我有一个条件!”弥德坤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!”陈志凌心下一沉。弥德坤道:“我说了之后,杀了我,将我的骨灰和墨奴的骨灰合葬在一起,拜托!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莫尔多代为回答。

    弥德坤松了口气,他的双眼是黑窟窿,显得有些可怕。他幽幽道:“其实,也不能全部怪吉列普斯。”顿了顿,狠狠的道:“要怪就怪吉列斯这个老狗作孽!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意外,耐心的聆听。

    “我和墨奴情投意合,但是吉列斯这条老狗的残暴不仁,墨奴是被她买下来的,稍有不慎就会遭到他的辱骂。那一晚,他喝醉了酒,更是强行将墨奴给……强建了。我们不敢逃走,因为吉列家族在曼谷的势力太大。那天晚上,墨奴找我哭诉,那时候我跟墨奴也发生了关系。没想到的是,之后墨奴因此怀了孕,我因为不确定这孩子是我的,还是吉列斯的,所以要墨奴去打掉。谁知那医生说,墨奴的体质太弱,如果打掉,就一辈子不能再怀孕。我心想,赌一赌,也许这孩子是我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年,刚好吉列斯去了印度拓展市场。他一去就是一年,那一年也是我和墨奴最开心的一年。她在庄园里虽然会被吉列斯辱骂,但怎么说也是吉列斯的身边人,平时也说的上话,没人敢管她。她和我就一直住在玫瑰公寓,我看着孩子出世。吉列斯快回来的时候,墨奴说过要和我远走高飞,但是我不敢。我怕吉列斯会找到我们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我怀疑这孩子不是我的。因为我的不肯走,墨奴不得已又回到了庄园。而我则趁墨奴不在时,悄悄带孩子去做了dna检验,那孩子果然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气的快要发疯了,我绝不要替吉列斯这条老狗养大孩子。可是墨奴又对孩子爱的要命,那些日子里,我突发奇想。我知道吉列斯是信奉安谷娜女神的,所以我制定了一个计划。那样可以让这孩子从小生活的好,更重要的是,将来这孩子继承了吉列家族的基业。我和墨奴也能过上好日子,墨奴和他的血缘亲情总不会有假的。我想,等到孩子长大了,再想办法让吉列斯服食慢性毒药,到时候,我和墨奴就可以带上一大笔钱,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被金钱熏了心欲,墨奴知道我不喜欢孩子。她又疼孩子,最后只好同意我的计划。我每天扮成仆人跟墨奴进入庄园,也没引起人的怀疑。到了晚上,就给吉列斯催眠。为了增加真实性,每天晚上,墨奴都会和吉列斯欢好。因为那件事,墨奴也恨极了我,很长时间没有理我。最后我假装要自尽,墨奴害怕之下,才原谅了我。她始终还是爱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因为吉列斯相信安谷娜女神,变得假意仁慈,慈善起来。墨奴的日子也好过了很多,也能自由外出。我们时常都会在一起。谁知道,就在三个月前,一群人突然进入玫瑰公寓,把我抓到了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一切来龙去脉都已经清楚,陈志凌与莫尔多离开了酒窖。弥德坤会被安乐死,他的愿望,莫尔多会替他满足。

    弥德坤,吉列普斯,一切都是金钱权欲下的驱使,乃至疯狂。

    陈志凌没有问吉列普斯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,也许在庄园里,还有吉列普斯的同党。但这些问题,追究都没有意义。假设吉列斯性格不是那么残暴,给予墨奴婚姻的自由,也不会导致弥德坤的报复。假设吉列斯不是那么偏激,如此的对待吉列普斯,吉列普斯也不会做出这般过激的报复。

    想一想,吉列普斯是大少爷。莫名其妙的被打入冷宫,被赶至英国。他如何会不恨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由莫尔多亲自送陈志凌与欧曼丽到希思罗机场。露丝也去了,离别时,与陈志凌来了一个离别的拥抱礼节。露丝表示对陈志凌很有好感,希望常联络。

    上了飞机后,陈志凌长松一口气。一切似乎都已经尘埃落定了。至于找到吉列普斯,这个尼玛不是我们的人物。反正吉列斯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
    于曼谷时间晚上九点,飞机降落在曼谷国际机场。林岚与贝仔兴奋的开车来接机,林岚与欧曼丽见面,自是亲密不已。不知不觉中,林岚他们已经将欧曼丽当成一家人了。

    一到曼谷,自然是脱掉羽绒服,毛衣,等等。欧曼丽像是回归了大海的鱼儿,直言还是喜欢曼谷。

    回到吉列斯的庄园后,在吉列斯的屋子里。通过电视播放了陈志凌摄录的弥德坤的cd。一切,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吉列斯看了之后,良久沉默。沈怜尘一行人也没有现在逼迫他,不过还是留下了贝仔看着吉列斯。其余的人则去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吉列斯召集了沈怜尘一行人。他的面色憔悴,缓缓的道:“你们的任务完成了,股份交接,我会跟你们组织沟通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陈志凌一行人热泪盈眶。这么多天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,这种成功后的感动,兴奋,即便连沉稳的沈怜尘也忍不住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欧曼丽也替陈志凌他们高兴。

    “吉列先生,为了保险起见,您何不现在给我们组织致电,我们也好准备打道回府!”沈怜尘谨慎的道。

    吉列斯点头,道:“好!”说完便拿出开通了国际长途的手机,拨打通了造神基地的客服电话。

    一切搞定,不久后。沈怜尘收到了来自造神基地客服电话。是那一如既往,不男不女,犹如电脑程序的声音。“中国队,执行a级任务,已经完成,请队长于三个工作日之类,前往基地进行任务交接,并领取你们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这个造神基地的客服,似乎已经摈弃了七情六欲。也从未有人见过他,他所下达的任务,全部按照程序规矩,永远不会有一丝丝人情好讲。

    比如这次,陈志凌他们的任务规定完成时间是一个月。如果在去的途中,遇到了曼谷大地震,进不去。你去跟他说明情况,对不起,没有什么好讲的,一个月之类,任务没有完成,便算任务失败。准备回来接受惩罚吧。

    也还真有运气不好的队伍,实力强劲,结果遇到泥石流塌方,被困。然后去沟通,客服不温不火的道:“对不起,无能为力,请按时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结果那支队伍就是那么坑爹的任务失败,导致主力被冰封,接而再度任务失败,最后全部被抹去。针对首领的这个残酷,不近人情的规定。陈志凌与沈怜尘讨论过,首领要求仙道,要人会变通,会在绝境里逢生。也包括了很重要的一项,运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