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1章 墨奴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在她心里,突然是有些羡慕林岚的,可以随着伙伴一起,经历无数的险峻,见识无数的风景。而她自己,这么多年都只是被固步自封在这片庄园里。

    像林岚他们这一群,可以拥有生死患难的情谊,又是多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吉列斯手上的伤,痛得他不轻,他咬牙忍住,随着明隆的引路,来到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监控室里的保全本来要报警。后来被明隆阻止,现在那几名保全人员看到杀人恶魔陈志凌竟然跟着进来,不禁都吓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但又看陈志凌和老板和谐的站一起,一时间让他们搞不清楚,这尼玛到底是什么状况啊!

    “把刚才的监控调出来!”明隆吩咐一名保全。说的是泰语,陈志凌等人表示听不懂。

    那段监控缓缓调出来时,发生在庄园的血案中,陈志凌与沈怜尘就像是在演一部快进的惊险动作片,那些守卫跟被隔稻草似的倒地。尤其是陈志凌的枪法,太惊才绝艳了。

    连吉列斯都看得一脸后怕,他原本以为贝仔的枪法是最厉害的。没想到这个陈志凌不止身手厉害,枪法竟然也这般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监控调到陈志凌杀墨奴那一行人时,朱浩天道:“停,放大她!”

    画面放大,墨奴神情恐惧的一幕被定格。

    “再放一遍!”朱浩天又道。

    监控再次放了一遍,朱浩天对吉列斯道:“吉列先生,你应该看到了。墨奴的眼神很恐惧,这是正常反应。但是你看到她的方向没有,她是从屋子里跑出来的,特意送上陈志凌的枪口。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她受到了某种威胁,不得不前来送死。但是人的本性存在,她还是会怕死。正常的情况,比如……”说着看向欧曼丽,继续用英文道:“曼丽小姐,我问你,如果是你,你看到前面发生枪战,你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会躲起来。”欧曼丽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朱浩天道:“没错,墨奴是一个女人。女人的天性就是胆小,这种情况,她应该做的是报警,而不是冲上来,我相信这种情况。别说是一个女人不会冲上来,大多男人也不会选择这样漫无目的冲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庄园死的人,在吉列斯的压制下,并未闹出什么风波。吉列斯在沈怜尘的陪同下,去了一趟医院。用最快的速度,在一天之内检查全身。化验结果出来,他身上确实有残留迷幻剂的成分。

    事实摆在眼前,吉列斯只能相信,他是被人设计了。

    吉列斯震怒之下,让明隆彻查全庄园,一定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。而沈怜尘一行人,以及欧曼丽,在吉列斯住的宅院里开始新一轮的推理。

    陈志凌这几人都是当代人杰,见多识广。他们总是能找出多一点的思路来。

    众人坐定后,欧曼丽为大家奉上t国椰子汁。新鲜的椰子汁,味道很甜美。

    吉列斯道:“墨奴十五岁就在我这儿,我待她一向也不薄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家人没有?”朱浩天问。

    吉列斯摇头,道:“是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适时开口,道:“吉列斯,这个设计的人心思非常缜密,线索到这儿已经断了。要通过证据来找出凶手,很困难。但我们不是法官,也不需要证据。到底是谁做的,仔细的判断,未必就找不出。任何坏事做的时候,都会有一个动机。这件事,很明显,是要小少爷死,要你死。你们死了,谁会有最大的好处?”

    吉列斯目光复杂,道:“这些年,我对祥儿确实偏爱了许多。为此还把他安排到了剑桥留学。想来他也是恨我的。”顿了顿,道:“但是我实在不明白,这些年我给他的钱并不多,他也远在剑桥。我在那边安排了人监视他,汇报也说,他一直很本分的在求学。从抓走祥儿,到安谷娜洞府设计致命机关,这些如果真是他做的,他从那儿来的经费,他又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沈怜尘揣摩人心是厉害的,道:“与其我们揣测,不如把大少爷召回来问个明白。吉列斯,你可以这样跟他说,先谴责他,说他所做所为你已经全部知晓。我想他一定会抵赖,你就说,你已经请了国际大师级别的催眠师,是与不是,回来一试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是这个畜牲做的,我饶不了他!”吉列斯咬牙切齿起来。他也是急性子,当下当着众人的面开始打起电话来。

    电话通后,吉列斯疾言厉色,歇斯底里。说的是泰文,陈志凌一众人听不懂。后来陈志凌问欧曼丽,欧曼丽说吉列斯骂大少爷是猪狗不如的畜牲,要他立刻滚回来,他已经请了国际催眠师。

    看来这两父子的关系,还真不是一般的恶劣。电话挂断后,陈志凌道:“吉列斯,你是不是一直有一个秘密在心里,你以为小少爷是你和安谷娜女神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吉列斯陷入默然。

    半晌后,吉列斯开始缓缓的述说起来,道:“我幼年的时候,得过一场大病,差一点死了。是我母亲去拜祭了安谷娜女神后,我才死里逃生。所以从那以后,我和母亲都信奉安谷娜女神。有一次,我做梦梦见安谷娜女神,她很圣洁,很高贵。后来我发现,我看见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,我心里只有一个人,就是安谷娜。她是我的梦中情人,及至后来,按父亲大人的意思,成婚娶妻,我对那个所谓的妻子都没有任何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十年如一日的信奉安谷娜,每天饭前饭后祭拜,早上起来,晚上睡觉,心中都是念的安谷娜女神。也许是我的诚心,终于打动了安谷娜女神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的时候,吉列斯道:“这也是我最奇怪的,当初我梦见安谷娜女神时,每天也是墨奴给我送了一碗汤来喝。然后我做梦,梦见了安谷娜,我以为是诚心所至,在梦里,我与安谷娜恩爱至极,她还怀了一个孩子。”顿了顿,道:“后来有一天,在梦里,安谷娜跟我说,孩子已经生了。她说天上一天,地下一年,孩子与凡人不同,生下来就有一岁大小。要我去安谷娜洞府,将孩子领回来好生抚养,这是她唯一能给我留的骨血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将信将疑,按照安谷娜所说的地址,让探险队先去探,最后发现,果然有安谷娜所说的洞府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我准备好装备,带着人去了安谷娜洞府。那头巨蟒,我按照安谷娜所说的,供奉了一个活人,那巨蟒吃了人后,便陷入沉睡。我在安谷娜的神像前,便找到了祥儿。祥儿……他长得可真是像极了我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咳嗽一声,道:“一岁的小孩儿,那能看出什么像不像的,吉列斯,你这个说法不科学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也道:“吉列斯,恕我直言。如果说真有神灵存在,神灵都是至高无上,渺视苍生的。这就跟我们人看蚂蚁一样,人怎么会跟蚂蚁生孩子?哪怕这蚂蚁做出再多让人感动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吉列斯显得愤怒而激动起来,道:“就算你们把我做梦和安谷娜一起,理解成为是墨奴的设计,那又怎么解释,解释祥儿是我的亲生儿子。我不是没有怀疑过,毕竟我吉列家族,家大业大,会有人阴谋夺取。所以我秘密的带祥儿去做过dna验证,事实就是,祥儿确实是我的骨肉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陈志凌一众人都呆了。这还真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朱浩天沉吟道:“吉列先生,如果我理解的没错,当初做梦和安谷娜女神一起,也是墨奴在身边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吉列斯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你也喝了汤吗?”朱浩天问。

    吉列斯道: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,当初墨奴设计你,是想让小少爷得到你的宠幸。但现在又设计摧毁小少爷,是受了另外的人的指使。”朱浩天一字字推敲道。

    “祥儿是我亲生儿子,这一点怎么解释?”吉列斯质问向朱浩天。

    事情显得扑朔迷离起来,朱浩天无奈的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并不是神仙,所以也不可能给出你答案。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,并没有所谓的安谷娜女神与你梦中相会,你被设计了。墨奴给你喝汤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林岚寻思着道:“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,小少爷是吉列斯你的私生子,你敢保证你当初没有四处留情过吗?”她对吉列斯没有好感,因为这老家伙太歹毒了,竟然想将她去喂食巨蟒。

    吉列斯眼神清澈,旋即摇头,道:“没有,我说过,我那时心中只有安谷娜女神,我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吉列斯,你最好还是仔细想一想,真的没有过?也许这是很关键的一点。”沈怜尘道。

    吉列斯仔细回想,半晌后,肯定的道:“我生活一向很自律,绝对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人取了你的精子,人工受孕?”沈怜尘坦然的问。这一问,倒让林岚和欧曼丽有些脸红。吉列斯郑重的道:“绝对没有,我身边保全一向森严,我没有干过这之类的事情。更没有捐过精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睛一亮,道:“会不会是这样,你在梦里与安谷娜女神一起,实际上是墨奴。你们发生了关系,但你以为是与安谷娜一起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一众也顿时大为兴奋,觉得这是唯一的解释。

    吉列斯道:“这就很矛盾了,如果是墨奴。那就代表安谷娜女神的事情是虚假。既然是虚假的,我在一个月后去找到一岁大的祥儿,时间怎么解释?况且墨奴那段时间也没有离开过庄园。她一直在我身边,怀孕难道我会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唯一的希望,顿时宣告破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