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7章 小少爷的死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嗯,你说的很对。现在就等尘姐问明情况,我们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快步赶上贝仔和林岚。吉列斯还是老表情,老表情即目无表情,不知道这老家伙在想些什么。目前他是至关重要,如果他死了,基地就得不到三成股份。那么任务就算失败。

    如果是杀人,只要陈志凌一行人把指定的人杀了。那就不怕吉列斯不认账,那时候基地也会算陈志凌他们完成任务了。目前这个情况,着实让陈志凌他们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衣服上还有腥臭味,但是这儿条件有限,他也没办法。山上的风总是带着刺骨的劲力,林岚不免担心的问:“你冷不冷?”因为他衣服还是湿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!”陈志凌温温一笑,他搏斗时是最威猛强大的战神,但是平时就像是清秀干净的文艺小青年。两者交替,有着说不出的魅力。

    众人一直朝前走,谁都不会提起没见沈怜尘。吉列斯自也没有注意,大约二十分钟后,沈怜尘悄然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也不适宜赶路,趁还没近丛林。大家在外围搭了帐篷。贝仔继续陪吉列斯睡觉,顺便监视保护。虽然吉列斯不像是个会因为死了儿子自杀的角色,但是万事无绝对啊!

    沈怜尘与朱浩天,陈志凌,林岚稍稍走远了一些。沈怜尘讲了与基地沟通的结果。

    基地的回答是,只要吉列斯肯心甘情愿交出三层股份来,任务就算完成。但不能用非法手段强逼,如果吉列斯不愿意,那么就算任务失败。

    沈怜尘说完后,众人都是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“尘姐,可以这样。”朱浩天道:“吉列斯每年家族三成股份的收入,我们集团给他承担出来。但是要他明面上答应组织。这样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林岚愁眉苦脸的道:“吉列家族每年三成股份的收入,怕是有三十亿泰铢那么多,也就是说我们这次任务执行,不但收不到一分报酬,还要每年损失近十亿人民币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微微一叹,道:“也只有小天这个办法了。”这任务,怎么都觉得完成得窝囊透顶。

    顿了顿,道:“陈志凌,你跟我一起,我们找吉列斯谈谈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。沈怜尘淡淡一笑,道:“你们也别愁眉苦脸,只要我们人活着,再多的钱都可以赚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尘姐!”三人齐声回答。

    简易的露营帐篷里,吉列斯自然是无法入睡,双眼血红,人像一瞬间老了十岁一般。

    沈怜尘与陈志凌在外面,沈怜尘对里面的吉列斯轻声道:“吉列先生,我们可以谈一谈吗?”

    “困了,有什么事情回曼谷后再谈吧。”吉列斯疲惫的说道。

    沈怜尘执意,道:“吉列先生,事关重大,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里面沉默了片刻,随后听到他坐起的声音。半晌后,吉列斯出了帐篷。

    三人走至僻静角落,沈怜尘首先对小少爷的死表示哀悼。吉列斯没有说话,沉默着。随后,沈怜尘讲了,愿意承担其损失,但一定要答应组织,交出三成股份。而沈怜尘愿意跟他签订私密的合同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吉列斯惊讶的看向沈怜尘。

    沈怜尘点头,道:“我旗下有不少产业,我可以先转让于价值你吉列家族三成股份的相对股份。这样您总可以放心吧?”

    吉列斯眼神复杂的看了沈怜尘一眼,道:“你知道我的三成股份,价值多少吗?”

    沈怜尘淡淡道:“吉列家族在曼谷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,但是年总产值不超过一百五十亿泰铢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吉列斯眼中闪现出精光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在国际上,吉列先生你可曾听过天纵这两个字?”

    吉列斯摇头,道:“我对国际上的一些势力不算很熟。”沈怜尘也不着恼,拿出那部卫星手机,递向吉列斯,道:“吉列先生,你不熟,但我相信你的手下中,一定有知道的。你可以现在打电话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吉列斯狐疑的接过手机,随后走开几步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他问的是手下的负责情报的明隆。明隆,人称隆叔。电话通后,明隆冷淡的声音传来,带着一丝警惕,道:“喂!”因为这个号码是明隆的私密号码,只有吉列斯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!”吉列斯冷声道。

    明隆立刻态度恭敬起来,道:“主人!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天纵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是说国际上的那个天纵集团吗?”明隆的声音带了一丝敬畏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吉列斯道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明隆带着一丝苦笑,道:“天纵集团在西伯利亚有着强大的军事实力,当地的军阀都不敢得罪。而且在南洋一带,控制了海上航运。凡过往的海船,无论是政府,还是属于何种实力,都要上上缴百分之一的费用。光海运一项,天纵集团就可年入一百亿泰铢。天纵集团还从事军火买卖,倒卖军火的利润不可估量,他们的军事力量已经大到了可以引起印尼暴乱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天纵的首脑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沈怜尘!”明隆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吉列斯心中震撼无比,沈怜尘跟吉列斯用了假名。叫做沈君,吉列斯还一直奇怪,怎么这帮手下都叫她尘姐。现在吉列斯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吉列斯来到沈怜尘与陈志凌面前,他再度仔细打量了下沈怜尘。若说自己在曼谷也算风云人物,但与眼前的沈怜尘一比,则差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吉列斯此刻看沈怜尘的目光时充满了敬畏,道:“沈小姐,我不明白,您既然是如此人物,为何却还要听命于造神基地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私人原因,吉列先生,您只需要相信我有赔偿的能力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只等您将相应的股份转到我的名下,我便向你们基地回复,任务完成。”吉列斯深吸一口气,说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那就不打扰您休息了。”沈怜尘做了个请的姿势。吉列斯点点头,返身朝帐篷处走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沈怜尘与陈志凌相对苦笑。沈怜尘道:“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怕是我们中国队又要成为笑柄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一叹,随即道:“还是不能掉以轻心,尘姐,吉列斯对安谷娜的信奉到了一个痴迷的地步。不见得如此就能让他妥协,万一他咬定是我害死了他的儿子,他……我总觉得他对我有仇恨。所以,我们还是要时刻监视他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道:“他也是精明的生意人,希望不会做出糊涂的事情。嗯,你说的也对,事情没成之前,必须时时小心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陈志凌与沈怜尘都睡得很不舒服,又要挂心吉列斯的事情,还因为身上都有巨蟒的腥味,感觉衣服都是黏黏的,两人可都有爱干净的人有木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还未完全亮。便即赶路,吉列斯还是显得有些沉默,陈志凌也只能理解他是还未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继续上路,慢慢的,感受着晨曦升起。看到这样明媚的晨光洒在丛林里,听着不知名的鸟叫,新的一天总是给人新的希望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沈怜尘还是保持了警觉,以防叛军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一路走去,都未见叛军的踪迹。于当日夜晚,到达丛林外的草地上。两辆越野吉普未曾被人发现,沈怜尘与陈志凌先分别用毛巾带军服去那片水草地里各自洗了洗,换上了干爽的迷彩服。

    虽然身上还是不太爽利,但比之前确实好了许多。现在也不用顾忌叛军,于是吃过简易食品后,开始连夜赶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又过了那片丛林,终于到达了荒凉的戈壁上。依然,阳光猛烈,戈壁,荒凉,伴有风吹。

    只是来时与现在的心境大有不同。a级任务果然棘手,不知道到时候所面临的s级任务又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陈志凌觉得这次任务真心无奈,吉列斯的固执迷信,让人没办法沟通。而那边的局已经设好,神像为什么会倒,那肯定是与机关石门有关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绝杀的局,无论怎么样,小少爷都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于当日夜晚十一点时分,众人返回曼谷。到达吞云里后,欧曼丽一身米色精致小西装,套裙,优雅美丽的前来迎接。一共来了两艘快艇,吉列斯与沈怜尘做了一艘,欧曼丽与林岚等人坐了一艘。

    快艇开动,轰鸣声音很大。欧曼丽这才敢向林岚开口,问事情怎么样?

    林岚说了结果,欧曼丽顿时失色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主人爱小少爷爱到了骨子里,这下麻烦了。你们……”欧曼丽替林岚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林岚皱眉而无奈的道:“曼丽姐姐,这是有人设好的局,不管我们怎么做,小少爷都没办法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曼丽!”陈志凌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面对陈志凌,欧曼丽没来由觉得脸有些烫。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如果吉列斯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,你一定要告诉我们,好吗?否则我们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欧曼丽闷闷的没有说话,内心犹豫至极。

    林岚也软声道:“曼丽姐姐,求你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