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3章 教宗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杀死一名狙击手后,沈怜尘又放缓身形,缓缓前行。三名狙击手见状,觉得这肥羊暴露,只要一开枪就可以收割,焉能错过。

    沈怜尘再次发现狙击手们的方位,又再次追上前去,如法炮制的杀了一名。最后两名,隐藏起来,再也不敢开枪。

    沈怜尘一时间失去了目标。

    不过她并不着急,沉着的对陈志凌下达命令,道:“带他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如果让陈志凌这群人离开,那么着急的就是刘守义了。“贝仔,守着尘姐。”陈志凌吩咐完后,也站了起来,命令朱浩天三人就匍匐前行。

    果然,刘守义绝不敢让陈志凌几人走出包围圈。于是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笛声忽然悠扬而起,在寂静的丛林里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一身飘逸黑衣,淡然若仙的刘守义出现在陈志凌前方三十米处。

    笛声如泣如诉,吹奏的却是一曲长恨歌!

    夜,笛声,谪仙!

    很美妙的意境,在这样危机的夜里,竟然让刘守义营造出了美妙与浪漫。

    陈志凌眼中闪过森寒杀机,摸索出一支左轮手枪,举枪就是点射。只是,还未射出,刘守义便鬼魅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急,陈志凌也感觉不到刘守义的存在。不能再拖延下去了,若真让大部队包围过来,就是沈默然也得交代在这里。本来若是只有陈志凌与沈怜尘两人,他们立刻就可以不管不顾的冲走。可是现在他们还有林岚,吉列斯,朱浩天三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队友。

    如果不解决掉这个教宗陛下,林岚他们太危险了。陈志凌不敢让林岚他们靠近教宗,因为教宗这样的高手出手,即便是陈志凌也搭救不了,反而会陷入危机。

    不能再犹豫了,陈志凌是非常果断的人,拿起手枪,一边前行,一边漫无目的的扫射。他能大致肯定教宗的位置,也正是向那块方位走去。

    一边走,沈怜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“陈志凌,不要跟他拼,把你的命交给贝仔,你负责引出隐藏的两个狙击手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一悸,这时候天人交战,他没有把命完全交给任何人的心态。他有时候只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沈怜尘所说的方案是唯一可行的,双方都被狙击手牵制,只有解决掉狙击手,那边就已占据胜利的天平。而对方可以拖,陈志凌这边不行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陈志凌当机立断。

    沈怜尘的声音又响起,道:“贝仔,守陈志凌,一枪命中,否则别露出敌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贝仔的声音肃然,但没有紧张。

    当陈志凌走近教宗所在的区域,手枪传出最后空枪扳动的声音,这一瞬间,黑暗藤蔓中,风声忽起。刘守义这位教宗陛下,就像是蛰伏千年的怪兽,陡然一出,地破天惊。迎面就是一记窝心捶砸向陈志凌心窝,重,猛,电芒一般。

    通灵高手的攻击,霸道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只一瞬,陈志凌面前一黑。拳已至,刘守义这一拳虽然厉害非凡,但陈志凌要应对是有几种方法的。比如说,羚羊挂角,然后瞬间雷霆反击,凌云大佛配合天庭运劲,一招须弥印,绝对能稳占上风。可是,那一定就会让自己没有回旋余地,暴露在狙击手的枪口下。

    没有多想,陈志凌选择了疾退。

    这一退,上风立刻被刘守义占据。刘守义其实也是失望,他感觉出了陈志凌的厉害,料准陈志凌必定会疯狂反扑,而他玄铁笛中淬了毒的利剑早已经准备好。

    他能提前感觉到被攻击的地方,到时猝然间守株待兔,便能一瞬间秒杀了陈志凌。然后,他会在狙击手的帮助下,再次如法炮制杀了沈怜尘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很完美,但因为沈怜尘的话,陈志凌在无形中躲过了一场生死大劫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退,刘守义疾攻。与此同时,两名狙击手瞄准陈志凌后退的路线,陈志凌速度太快,他们只能这样捕捉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陈志凌陷入巨大危险,全身汗毛陡然倒竖起来。

    一名狙击手瞄准陈志凌后退路线,另一名照着陈志凌脑门就打。陈志凌陡然脚力旋转,羚羊挂角施展出来,改往前冲,一掌劈向刘守义。

    “东南方!”陈志凌沉声说着,沈怜尘立刻会意,步步生莲的步法展至极限,雷霆电光的冲向东南方。一旦靠近,沈怜尘便感觉到狙击手的气息。夜幕中,惨哼响起,宣告又一名狙击手死亡。

    陈志凌仓促间的一掌如何是刘守义的对手,刘守义双指如利剑,一个穿针势刺向陈志凌的手掌。劲风破空,陈志凌手腕翻转,反扣刘守义脉门。刘守义疾退,陈志凌弓箭步跟进,鹰爪手,手背根根青筋绽放,如蚯蚓盘根错节,猛烈的抓向刘守义脖颈。

    但就是那么奇妙,陈志凌看到自己还只想抓去,刘守义的笛剑已经扬起。陈志凌若是抓上去,手便也废了。他不得不立刻改变方向,鹰爪下坠,该抓刘守义胸腹。

    刘守义的笛剑再一次先一步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陈志凌两次攻击受挫,一口气憋在胸中,难受至极。刘守义陡然爆发出冲天杀气,双目如太阳光炫目,笛剑寒芒!

    羚羊挂角施展出来,一步斜踏而出。还未落地,刘守义已经又一剑刺来,这次羚羊挂角已经来不及施展。

    这凶险四伏的时分,刘守义最后一名狙击手再也按耐不住,瞄准了陈志凌。

    “西南方,一百米。”陈志凌立刻说出方位,脑门被狙击,后退会被狙击手刚好狙击中。前面则是刘守义的笛剑。加上陈志凌人未站稳,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陈志凌厉吼一声,声波震荡而出,令丛林中鸟兽狼奔豕突。他不退反进,脑门迎向刘守义的笛剑。眼看就要被一剑刺死,林岚看在眼里,惊恐至极,忍不住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陈志凌感觉到了笛剑的寒已经刺破了他的肌肤,眼眸里全是泛着蓝色光芒的利剑。越来越近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突兀的枪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。

    刘守义手中笛剑飞了出去,他的脑袋被轰掉了半个,人轰然倒地,鲜血飞溅,将陈志凌的脸门上印染得全是血雨。

    贝仔成功了。

    天下三剑。

    天子之剑,诸侯之剑,匹夫之剑!

    黑衣教宗陛下在千钧一发之际被贝仔干掉,陈志凌等于是从死亡边缘逃了出来,他脑海里不断浮现的是沈怜尘所说的这三剑。如果一个人,永远都只相信自己,那是他的悲哀。只有成就诸侯之剑或是天子之剑,才有可能成就一番作为。

    沈默然那样的人物,他也从没想过要单兵作战。他进入沈门,就是要动用沈门的力量。试想当初,若没有强大的沈门作为底蕴,沈默然一个人能成什么事,他根本连找都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沈默然还有一支强大的光明甲。

    届时对战,沈门的强大情报,人才,运输等方面会成为很重要的关键。虽然参战的只有光明甲,但沈门却可以提供其他方面的帮助。

    这样想来,陈志凌觉得自己也一定要建立一个强大的集团,将情报,以及各项领域的人才笼络,以备与沈门最终一战。

    短短一瞬,陈志凌却想到了更遥远的地方。这就是他的优点,每一件事情发生,都能总结出新的经验来。

    最后一名狙击手也被沈怜尘解决,树上隐藏的贝仔将魔王狙击枪收入背包里,他长吐一口气,这一刻,所有的冷汗都宣泄出来。刚才的生死对决,他楞是没留一滴汗。狙杀一名通灵高手,绝不是易于,这其中要把握的时机,还有手速,其所耗费的心力比之陈志凌还要多。

    在刚才,黑衣教宗眼看要杀死陈志凌,那一刻志在必得,终于不再顾忌有埋伏的狙击手。便是在那一瞬,被贝仔捕捉到了他的心灵漏洞,一击而功成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以刘守义的灵觉,陈志凌与他近战,对上他未卜先知的能力,根本不可能打赢刘守义。除非陈志凌是像沈默然那样的高手,我就是要一掌拍碎你的脑袋,你知道又如何,你知道了也挡不住我这一掌。

    但目前的陈志凌却是绝对没有这个能力,刘守义的修为犹还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可是贝仔的魔王狙击枪就不同,距离远了,灵觉就感应不到。魔王狙击枪又是美国进口的超强穿透狙击枪,射程达到两千米。

    林岚也觉得手心里全是冷汗,刚才她看的心胆俱裂,真以为陈志凌就要死了。对陈志凌,是哥们感情,还是又变复杂了。不管种种,林岚已经把陈志凌当做了这个团队里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,她绝不忍心看到他出事。

    当下从旅行包里取了毛巾,快步上前,帮发呆的陈志凌擦拭脸上的血渍,顺便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道:“怎么啦?吓傻了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吉列斯,朱浩天,沈怜尘等人都围了过来。吉列斯心中颇为震撼的,为这个团队的实力,还有配合而震撼。

    陈志凌无语的拨开林岚的素腕,对沈怜尘道:“尘姐,若要对抗沈门,我们必须在国内奠定基业,然后联合洪门。”他说的话与眼前的情况有些不着边际。沈怜尘却是明白,微微一笑,道:“我早有这个想法,不过国内的份额都被他们占了。要发展,先从香港下手。”顿了顿,道: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我们立刻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贝仔呢?”林岚戴了夜视仪,四下打量,没有看到贝仔。她嘟囔道:“这家伙该不是腿吓软了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