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9章 出发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沈怜尘自然走在最前面,陈志凌不由自主的先打量了一眼吉列斯。吉列斯长的还算是帅气,不过有t国人典型的阴辣味道。再扫了一眼四大高僧,眼中露出惊异。真是没想到,一个小小的庄园里,会有这么多厉害的高手。

    陈志凌不露声色,随沈怜尘上前。

    吉列斯并未站起相迎,对沈怜尘一众淡淡道:“贵客请坐!”说的却是英文。

    想沈怜尘这一众都是何等人物,吉列斯如此着实显得有些傲慢。尤其是那四大高僧,对沈怜尘一众只当不闻不见。朱浩天与贝仔及林岚眼里闪过怒意,但沈怜尘却不以为意,也淡淡道:“谢谢!”便率先坐下。

    陈志凌等人也相继围坐,餐桌上的早餐全是素食,馒头,稀饭,玉米羹,等等。让陈志凌他们这群肉食动物看的很没胃口。

    吃饭起来没有声音,很是安静。吉列斯吃早餐很快,吃完后,对还在喝粥的沈怜尘,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问道:“一个小时后,我们出发。沈小姐,你们一切准备妥当了吗?”

    沈怜尘没有回答,依然慢条斯理的喝粥。吉列斯此举无礼至极,沈怜尘是天之骄子,焉能受此侮辱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我的话你没听见吗?”吉列斯语气很不好,脸色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林岚最敬爱沈怜尘,见状冷冷道:“吉列先生,你是绅士,绅士就应该有绅士的风度。我尘姐没有吃东西回答问题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丫头,说话不知轻重。”信恒冷哼一声,捻起一粒花生米,屈指闪电弹向林岚手腕。劲风破空之声响起,这小小一粒花生米发出的威势惊人,若是打中,林岚的手绝对废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手臂一抖一弹,啪嗒一下,将这粒花生米抡开。他刷地一下,站了起来。冷眼看向信恒,信恒也冷笑着看向陈志凌。

    林岚脸色泛白。

    陈志凌凝声道:“立刻磕三个响头道歉!”

    信恒演习中国功夫,是会中文的。闻听了陈志凌的话,哈哈大笑,道:“要贫僧道歉,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,你就是这么管教你的手下吗?”吉列斯冷淡的道。

    沈怜尘慢条斯理的用纸巾抹干嘴,同样淡淡道:“吉列先生,我适才进来时听到这位师父似乎是要试我们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吉列斯微微一怔,也不抵赖,十分光棍的道:“不错!”

    沈怜尘道:“你要试自是可以,何须用这种不入流的伎俩。既然这位师父想试,陈志凌你就跟他斗上一斗。”顿了顿,又冲吉列斯道:“一分钟内,陈志凌若拿不下这位师父,便算我们输了。这次的任务,即使我们完成,也不收您分文。”

    吉列斯大喜,道:“当真?”

    沈怜尘冷淡的道:“我从不跟不熟的人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一分钟拿下贫僧?”信恒扫视陈志凌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吉列斯道:“这儿场地小,到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信恒与陈志凌决斗的消息,马上在庄园里传开。守卫,土著们全部过来围观。信恒师傅的厉害,在整个曼谷都是大大有名的,竟然有人要与他决斗。顿时勾起了所有人的兴趣。而欧曼丽闻讯也立刻赶了过来。在她心里,更多的是担心陈志凌。信恒到底有多变态恐怖,她是亲眼见过的。而昨晚陈志凌的救人,她是在迷糊之中,未曾见仔细。她相信陈志凌也很厉害,却不相信陈志凌能胜过信恒。

    贝仔与林岚从未正式见过陈志凌出手,对队伍中这位主战力一向都只在传说中听见。现在能看他出手,也是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朱浩天则比较平淡。庄园的空地上,细雨蒙蒙。烟雨中,白色衬衫的陈志凌与白色僧衣的信恒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欧曼丽显得有些紧张,手指掐进掌心肉里。怎么看,陈志凌就是一现代人,而信恒则像古代高僧,根本没的比的样子。这是所有不了解的人的心理错觉。

    “贫僧历经大小战,三百余场,从未曾一败。”信恒凝视陈志凌,道:“而你竟然称要一分钟内拿下贫僧,到底是你狂妄自大,还是你真有通天本事?”

    “试试就知道了。”陈志凌暴喝一声,动手吧。一个弓箭步踏出,踏出同时踢起的雨滴如连珠暴一样彪射向信恒双眼。利用天时地利,这一点陈志凌把握的非常好。一步如闪电雷霆,瞬间欺近信恒的中线。双手如两条巨蟒,刹那之间缠向信恒,便要将他上下路都锁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众人只看到一闪之间,陈志凌与信恒已经贴在一起,却不知其中有多少凶险。

    面对陈志凌的凌厉攻击,信恒大袖一挥,将陈志凌的雨滴攻击拂开,同时手如暴龙扬起巨爪,五根手指如利剑,手掌如泰山捶。一把抓向陈志凌脑门,他这一手印,霸道凶狠,包含无数变化。

    而陈志凌踏近中线的一脚,信恒脚如刀子锋利,守株待兔的一割。一瞬间便让陈志凌的攻势变的危机四伏,真不愧为打法天才。

    陈志凌脚往上扬,反割,头一偏,躲开巨爪。巨爪变化又起,顺势如五行山压向陈志凌头颅。然而,这一变化,终让信恒下盘攻势一缓。信恒收腿,便要用这一五行之印打死陈志凌。陈志凌的脚在他脚上一点,头又往后一仰,再度躲开了信恒的巨爪。

    信恒这一五行印,变化无穷,雷霆疾追。而陈志凌势子已放低,若要再躲,人便得趴下。人一旦趴下就是绝路。信恒转瞬间将陈志凌逼到了这般大凶险之地,但信恒却脸色沉着,丝毫不放松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面对五行印追击的陈志凌。突然一脚如神来之笔,从下往上,狠戾爆炸的踢向信恒胸腹。信恒失色,这就跟行军打仗一般,眼看已经要把敌人杀上绝路。谁知却被半路设伏,被打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危机之中,信恒双脚内靠,一个无极桩站定,人如五岳之山镇压天下。稳定了下盘,双手如封似闭铁门闩,再镇压。

    信恒这一反应可说是绝妙无双。他料定陈志凌这一脚因为势子低,而力不全。这一铁门闩绝对可以将陈志凌的攻击化解。一旦化解开,陈志凌人未站起,信恒再度雷霆攻击,陈志凌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国术国术,分分秒秒都是雷霆生死。

    然而令信恒意外的是,陈志凌陡然双拳砸地,一脚踢来的同时,另一脚又雷霆连踢,轰轰轰,三脚三重劲力,一重螺旋,一重混元,一重穿劲。正是陈志凌的绝杀飞马踏燕。

    功夫入微,飞马踏燕却并不是一定要人凌空才行。这三重劲力瞬间将信恒的铁门闩踢爆,最后一腿时,信恒疾退。这个空当,陈志凌一个漂亮的腿势回旋,立起的瞬间,脚在地上一蹬,地面顿时龟裂。人如冲天炮弹,又一个弓箭步,电芒一般怒砸向信恒。

    信恒趁陈志凌起身的空档,已经调顺气血。只不过陈志凌来得太快,他仓促间,厉吼一声,也是一拳砸出。

    砰砰,两人两拳交接,陈志凌感悟天地,何其勇猛。信恒终是弱了一筹,气血微微翻涌。陈志凌厉吼一声,山崩地裂般的气势,清秀斯文的他这时如出闸的地狱恶魔,一连三拳砸过去。

    信恒砰砰砰连退三步。

    陈志凌再砸三拳。

    信恒再接,又退三步,他脸色煞白,大喝道:“贫僧输了,贫僧认输!”

    陈志凌冷笑一声,瞬间收敛气势,让气血如山河一般宁静下来。整个人又显得清秀斯文起来。这场战斗,雷霆狂暴,但是令吉列斯失望的是,真的没超过一分钟。

    林岚和贝仔看的眼中连放异光,沈怜尘站在他们身边,淡淡道:“陈志凌如果不是不想杀他,没用出他的须弥印和凌云大势,十秒钟就可以杀了这和尚。”她没有压低声音,信恒与那三位高僧都听在耳里。三位高僧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,看向沈怜尘的眼神很不善。

    欧曼丽也是看得心神激荡,没想到看起来斯文清秀的陈志凌,会有如此的厉害。

    吉列斯这下对沈怜尘一行人心悦诚服,不顾下雨,走上前来,道:“一向听闻造神基地里,全是通天绝地的人物,今天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佩服!”

    沈怜尘淡冷的向吉列斯道:“吉列先生,我听说你这四大高僧合力出手,如铜墙铁壁,无人可破。既然你要试我们的能力,不如就让我来破一破,看能否破开你这铜墙铁壁。”顿了顿,斜睨了一眼那三位高僧,道:“也好让几位和尚知道,什么叫做天外有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试了。”吉列斯道:“沈小姐,之前的误会,不快,我郑重向你道歉。时间不早了,我们准备启程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沈怜尘也不再坚持,淡淡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候雨也停了,太阳却又露出头来,穿破雾色,地面如被金光笼罩。那些椰子树高高的,映衬出浓烈的热带雨林氛围。

    陈志凌无意中看了眼远处的欧曼丽,欧曼丽顿时脸红着避开了目光。她默默的退走,却是不来与陈志凌和林岚说话。林岚想去追欧曼丽时,被陈志凌悄声阻止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再说去安谷娜洞府这事儿准没完,还是别没得牵连了欧曼丽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准备了两辆彪悍的越野吉普。陈志凌一行人带来的装备都放在了车上。出境的线上也已经打点好了,带这点武器出去倒是不成问题。毕竟吉列家族在曼谷这边势力不小。两辆吉普,由陈志凌开一辆,沈怜尘开一辆。吉列斯跟沈怜尘同车。上车之前,众人都换上了迷彩军服。

    还别说,沈怜尘一身军服穿上,不说话都有种女军官的威严。林岚则是英姿飒爽,贝仔也显得有些威严,朱浩天则阴柔。而陈志凌,就像是最正规的军人,顶天立地的军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