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7章 女大不中留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三人下了马,马上有工作人员前来安置马匹。

    出了俱乐部,上了宾利车。道左沧叶显得有些懒散和气闷,陈志凌则淡淡默默的看着窗外风景,气氛有些怪异。叶倾城夹在两人中间,从格子里取了红酒,默默给两人倒上。

    齐伯恭敬的对道左喊少主,道左懒懒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吃过火锅后,道左沧叶与叶倾城一起接到了叶经纬的电话,要他们到叶家的梨树庄园去。并交代要陈志凌一起去。

    三人不明所以,但也立即坐车赶往。梨树庄园算是叶家的标致建筑。里面的庄园占地位置宽广,跟御花园似的,假山,楼台亭榭,满园梨树,一到夏天,梨花盛开,美丽得让人陶醉。

    而主体建筑则是豪华而辉煌的别墅,富丽堂皇到了极致。这栋庄园算是叶家的门面了,接待贵客都在此处。

    叶经纬喊他们三人过来,是因为他收到了来自法国卡佩家族的祝福,卡佩家族的流纱公主表示明早就会赶到,亲自来道贺洪门少小姐与中华龙陈志凌喜结连理。与此同时,还有国外享誉盛名的天纵集团的掌门人,沈怜尘已经赶来。并送上了价值上亿的贺礼,祝贺洪门少小姐与中华龙陈志凌喜结连理。再有香港的梁氏集团,也打来祝贺电话,梁氏集团的实际掌控人三叔公梁峰,与少奶奶厉若兰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同时,连中央的元老,如今还掌握实权的乔老也打来贺喜的电话,并表示已经派了人过来参加婚礼。叶经纬顿时有些怒了,尼玛,什么意思啊!老子还没答应啊!陈志凌你个小王八蛋想玩先斩后奏啊!这么多显赫

    有身份的人都赶来参加婚礼了,若是平常人,叶经纬可以不理。但是沈怜尘是什么人?国际大枭啊!卡佩家族,那更是不下于自己洪门的存在啊!香港的梁氏集团,那也是响当当的上市公司啊,三叔公梁峰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。更别提乔老这位传奇人物了。

    沈怜尘最早赶来,叶经纬安排沈怜尘在梅园住下休息。陈志凌与道左沧叶,以及叶倾城到了二楼的客厅。叶经纬气得不轻,怒视向陈志凌,道:“人都是你通知过来的?”

    面对老爷子的雷霆怒火,道左沧叶和叶倾城都有点悚。陈志凌平静,波澜不惊的道: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逼宫?”叶经纬压抑怒火,低沉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不解的道:“老爷子,您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还装蒜!”叶经纬随手一推,将手边的茶杯推掉在地上,发出噼啪的清脆声音。叶倾城与道左沧叶心中都是一颤,爷爷这是动了真怒啊!但他们两则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叶倾城是贴心的小棉袄,立刻上前,挽住叶经纬的胳膊,道:“爷爷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经纬怒道:“你问问他,他干的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叶倾城疑惑的看向陈志凌,陈志凌摇头,表示不清楚。

    叶经纬厉声道:“你通知了卡佩家族,天纵集团的沈怜尘,香港的梁家,连乔老都知会了,说你要和倾城结婚。你打算怎么收场,我问你?你别以为做这些小动作,就可以逼我叶某人就范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和道左沧叶吃了一惊,暗想陈志凌这次也确实做得过火了,这计虽妙,但是却让叶经纬最是恼火,会有种被算计的感觉。实在是下下策。

    陈志凌凝视叶经纬,道:“老爷子,我无意做任何小动作。是您答应我,只要我胜了道左大哥,即答允我和倾城的婚事,难道这话不作数了吗?”

    叶经纬厉声道:“我是答应过,但胜了吗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我既然开口喊了他们过来,就代表我有必胜的把握。若然我输了,我自会自己来收拾所有残局,也绝对会遵守我与您之间的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叶经纬喝道。随后又冷道:“你办事如此莽撞,如何堪得大用!即便你的对手不是道左,就算是一个平常高手,这胜负又岂有绝对之说,更何况,你当道左真是你可以赢的?”说完眼神凌厉的逼视向陈志凌。

    面对叶经纬的连番责难,陈志凌眼中绽放出凛然厉光。道:“现在说什么都还为时过早,但我陈志凌做事,向来都有自己的担当。我能不能赢,还有这个摊子如何收拾,也是我陈志凌的事,不劳您费心了。”说完冷冷的瞥了眼叶经纬,那目光里,是众生都在脚下的一种掌控,让叶经纬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寒意。

    陈志凌说完后,分别看了眼叶倾城和道左沧叶,然后转身径直出去。他一出去,叶倾城冷淡的瞥了眼叶经纬,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叶倾城心里,最重要的人,只有父亲和陈志凌。亲情,她在乎。但若要选择,叶经纬和陈志凌之间,她不会有一丝的犹豫。

    叶倾城快步赶上陈志凌,挽住了陈志凌的胳膊,陈志凌回过头,她对着陈志凌甜甜一笑。陈志凌不由心中一热,感动不已。他知道,即便自己是要去做万人唾弃的事情,即便自己要下地狱。身边的女孩儿都会毫不犹豫的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哪儿呢?”叶倾城问。

    “去见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沈怜尘?”叶倾城聪慧的问。陈志凌点点头,道:“嗯!”

    客厅里,叶经纬呆呆的坐在沙发上。叶倾城临出去的那一眼,那一眼中的冷淡让叶经纬感到心悸。就像当年那个夜晚,大雨中,最后一次见到怜月。她也是这样的冷淡……如果明天陈志凌输了,只怕以倾城的性子,会比当年她妈妈还要刚烈。

    难道又要让当年的悲剧上演?

    “道左,爷爷错了吗?”叶经纬觉得很累,忍不住向一边脸色淡淡的道左沧叶问。

    “爷爷您永远都不会承认有错,不是吗?”道左沧叶的话里听不出任何情绪。但是叶经纬明显感觉到他话里有气恼的成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说,你别给老子阴阳怪气!”叶经纬怒道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微微一叹,道:“陈志凌是一个骄傲的人,并不是您想教训就教训的。他的心性犹在我之上,您刚才的话,过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所做所为?”

    “他说过,他会承担自己一切行为。并没有任何逾越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他真能赢你,还是说你们两有约定?”叶经纬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道:“爷爷,这些小动作,我和他都不屑做。我今天想带他去熟悉击剑,但是他看也没有看一眼。本来我还不明白他的意思,但现在的情况,我却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?”叶经纬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击剑,也是武术的一种。天下武术,无论千变万化,都只有一个目的,杀敌制胜。他虽不会击剑,但却是武术高手。我与他不拼修为劲力,只论打法,他未必在我之下。万法同源,他今天不见不闻,正是在养势。而将婚事公诸于众,召集那些有名望的人物前来,正是在逼迫他自己,加速养成他的大势。也就是说,他已经无路可退。这口大势的养成,一旦爆发出来,爷爷,你想会是什么效果?”

    “山崩地裂!”叶经纬微微失色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道:“没错,我都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他给我的压力。陈志凌此人,机智与勇猛都可说是天下少有的人物。他配小妹绰绰有余,我不懂您为何要排斥他?”

    叶经纬沉沉一叹,道:“他人再如何优秀,但在爷爷眼里,也没人能配得上倾城。爷爷是舍不得倾城,并不是针对他。”

    道左沧叶叹道:“女大不中留,留来留去留成仇!

    梅园也在庄园之类,是独立的一栋小别院,梅树一簇簇的,正鲜艳开放,沿路而进,梅树漫漫,香味儿弥漫,落花撒满一地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叶倾城相携着踩着花瓣,在夕阳照耀下,进了小楼房里。沈怜尘一个人居住在此,有专门请回来的保姆照顾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叶倾城进门后,在书房里见到了正套着耳机听歌的沈怜尘。

    “尘姐!”陈志凌欢快的喊了一声。沈怜尘转过头来,放下耳机,面上露出笑容,站了起来走向两人。叶倾城冲沈怜尘绽放出甜甜的笑容,喊道:“尘姐!”相比陈思的胆怯,叶倾城却是丝毫也不惧沈怜尘的气场。沈怜尘打量了叶倾城片刻,连连点首道:“难怪陈志凌这么喜欢你,不错,不错!”顿了顿,道:“倾城,初次见面,送你一件小礼物,希望你喜欢。”说完手中多出一个锦盒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倾城也不扭捏,大方的结果,道:“谢谢尘姐!”沈怜尘轻轻一笑,道:“陈志凌,你帮倾城戴上。我选了许久,觉得应该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锦盒打开,里面是一条……嗯,陈志凌觉得是手链。手链是最顶级的纯钻,没有一丝杂质。并且有几颗细小的心形蓝宝石做点缀。不用说价值肯定很是不菲。陈志凌还没觉得什么,叶倾城却是惊讶出声,随即面色扭捏起来,递还沈怜尘,道:“尘姐,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“陈志凌我当他是亲弟弟呢,那你就是我弟妹,有什么不能要的,你不收我可就生气了。”沈怜尘笑道。

    叶倾城道:“可是……”陈志凌拿过手链,道:“尘姐是大富婆,不要白不要。再说不就一钻石手链吗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