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3章 见倾城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乔老沉声道:“陈志凌,无为大师临死交代,此颗舍利一定要交到你手上,他说有一日,能助你躲过一大劫难。大师的话少有不灵验的,你务必好自保存!”

    取了舍利后,陈志凌便与乔老等人道别,前往洛市。而沈怜尘则说与乔老还有事情要谈,稍后就会赶到。

    陈志凌猜测沈怜尘是去筹办送给自己和倾城的结婚礼物,当下也不点破,与乔老,海蓝等人道别后。由楚轩开车送往机场。

    机票已经由人订好,在傍晚六点,陈志凌已经又在飞往江北省恒源机场的空中了。

    洛市处于江北省,小小的洛市自然是没有机场的。晚上九点,陈志凌出了机场。

    机场外华灯盏盏,城市的霓虹闪烁,喧嚣,车辆如梭,一切交杂掩映,形成一个繁华的江北都市。夜间有了寒意,不少人已经穿了外套。

    陈志凌还是单薄的黑色休闲衬衫,飘逸不羁。他一出机场,就意外的看到了一辆豪华加长的宾利车。车身的烤漆非常的讲究,处处透着皇者尊贵之气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一名身穿白色针织衫,牛仔裤,长发飘飘的女子出了来。面色清冷,却又姿容绝世。正是陈志凌朝思暮想的叶倾城。

    她虽然已经被洪门认祖归宗。虽然身份显赫,令无数贵族公子都要仰视,但是,她一点都没有变。叶倾城本来淡淡的,但在看到陈志凌时,眼中流露出欣喜若狂的神色,眼眶就是一红。她飞快的朝陈志凌奔过来,人还未至,香风已经扑面。

    陈志凌放下行李箱,快步迎了上去。紧紧的,将奔过来的女孩儿拥住。这种抱实,感受着她的气味,身体,肌肤的感觉真是美妙到了极致。陈志凌开心的抱着她打了几个转,方才将她放了下来,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,却是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公众场合,陈志凌与叶倾城都是矜持的性格,再情不自禁,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。“你怎么会来了?”陈志凌喜欢之余,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叶倾城轻轻一笑,道:“我来接你啊!”顿了顿,道:“你饿不饿,要不要先去吃饭?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飞机上吃过了。不过时间太急了,我还没给你爷爷买礼物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道:“那我们现在去买吧!”

    陈志凌握住她的手,感受她手上的细腻温柔,轻快的一笑,道:“走吧,老婆!”叶倾城脸蛋微微一红,却很是受用。

    “陈先生,你好!”一个略显苍老沉稳的声音传来,陈志凌这才注意到宾利车前下来了一名穿中山装的老者,还有两名黑衣保镖。

    这名老者太阳穴精光内敛,已经从隆起到平复,正是返璞归真的迹象。是丹劲巅峰的大高手。陈志凌一眼之间就已看出这老者的修为,还有那两名黑衣保镖,俱都是化劲级别的高手。他们跟倾城坐一辆车,应该是倾城的保镖。陈志凌暗忖,洪门随便出手就是这种级别的高手,难怪有资格跟沈门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老者带着两名保镖走了过来,陈志凌出于礼貌,放开了叶倾城的手。也迎上前去,用江湖礼节抱拳道:“老师傅,您好!”

    老者的眼睛如鹰般锐利,脸形如刀削一般,给人非常生猛的感觉。对陈志凌的这种礼貌却并不感冒,道:“既然你用武林礼节对我,那就搭把手吧!”话音一落的瞬间,老者口中吐出一道气箭疾射向陈志凌眼睛。同时如鬼魅闪电,踏前一步,一步踏进陈志凌中线,鹰爪手,根根青筋可怕绽放,几乎是没有时间间隔,一下抓到了陈志凌的胸腹。

    出手好快,而且了无征兆。一旦动手,就是雷霆电闪。丹劲巅峰的高手,果然不是易于。陈志凌在老者说话的时候,就已敏感的感受到了微弱的敌意,这是他感悟天地的神妙。气箭斩来,是老者的先机,一旦躲避,就会立刻被老者连番攻击,处于下风。与丹劲巅峰对战,一旦处于下风,很难有机会再扳倒上风。

    况且这是搭手,也不适合大动干戈。若是陈志凌动作太大,狼狈,都算是输了。

    气箭何其凌厉迅猛,陈志凌却眼也不眨,陡然张嘴施展出真言震荡术。吒!瞬间将气箭的气劲震散,同时这声音逼成一条线,如春雷绽放在老者耳边。老者张嘴,闭耳,抵挡住声波攻击。陈志凌的目击之术雷霆而上。双目瞬间有如太阳光一般耀眼夺目,老者不由自主一闭眼。虽如此,手上却是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丹劲巅峰高手的境界,已经到了眼,口,耳,脚趾,浑身上下无一不是攻击手段的地步。面对老者掏心鹰爪,陈志凌腹部猛吸,手臂如抖大枪,雷霆弹甩而出,直插老者双眼。

    老者眼睛一闭的刹那只觉眼前劲风凌厉至极,双眼生疼。这一刻,胆终于怯了,退……一大步退出。

    陈志凌站立原地,并没有追击。刚才老者可谓杀机连连,气箭为先手,掏心是第二步,真正的杀招却在脚下。一步踏进陈志凌的中线,随时都能演变霸王举鼎,老熊撞树,让陈志凌瞬间失去战斗力。

    可惜,陈志凌以攻为守,将老者的所有杀招都破解无疑。

    后生可畏!老者看陈志凌脸色已经产生了变化。刚才陈志凌的还击实在是太无懈可击,太完美了。面临自己的先手危机,他将身体的奥妙展至极限,声波攻击,眼神攻击,然后抓住自己的一瞬弱点,雷霆出击。

    不愧为中华之龙,难怪中央这么看重。假以时日,怕是不会在少主之下。老者如是想。

    陈志凌虽然胜了一筹,但对老者却越发恭谨。他正犹疑着老者的身份。叶倾城皱眉看了一眼老者,道:“齐爷爷,我要和他去办点事,您忙您的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苦笑。少小姐看来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也觉得叶倾城有些没礼貌,知道叶倾城不是刻意,而是性子如此。刚才的试招雷霆电光,并未引起路人的注意。陈志凌却不敢如叶倾城这样不礼貌,留下不好印象就完蛋了。当下面对老者,道:“您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对叶倾城无可奈何,但对陈志凌却格外冷淡,淡淡道:“我是叶家的管家,你叫我齐伯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于是道:“齐伯您好。”齐伯忽然道:“陈先生,我们可否借一步说话。”陈志凌呆了一下,道:“好!”

    叶倾城轻蹙秀眉,不过却没表示什么。她不喜欢谁都会明显表现出来,但大事面前却绝对通情达理。

    齐伯便吩咐两名保镖保护好叶倾城,吩咐完后,冷淡的对陈志凌道:“随我来!”言语中,对陈志凌似乎颇为厌恶。陈志凌觉得莫名其妙,但对方是叶家的管家,也就是叶老爷子的身边人。自己要娶倾城,还真得罪不得!

    齐伯走上人行道,前方有一条地下河,桥上车辆穿梭,河中花船经过,好不美丽。陈志凌紧随其后,齐伯淡淡道:“还未请教你的姓名?”

    “姓陈,陈志凌!”

    齐伯对这个名字故意表现出很陌生的样子,道:“少小姐是我家老爷的掌心肉,而且少小姐虽然冷淡,但是无论品性,样貌,才情都是绝佳,这点你认同吗?”

    “认同!”陈志凌不假思索的答道。

    齐伯道:“你的修为很厉害,但是并不代表如此就能配得上我家少小姐。不过我很少看少小姐像今天这样开心,开怀。可见她是真喜欢你,但是女孩儿家,年龄小,阅历浅。我在叶家虽然只是个管家,但与老爷子是一辈子的感情。少小姐我也当亲孙女在疼,如果一个人的人品不堪,即使修为再厉害,我也不会允许少小姐嫁给这样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默然不语,也不急着辩解自己的人品是多么的好。

    齐伯一边走,一边继续道:“来之前,老爷子让我替他过过目,把把关。如果不行,是绝不能带回洛市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依然用恭谨的语气道:“但不知要如何才算过了您的关,让您满意?”

    齐伯道:“少小姐的良人,一定要品德绝佳,待人真诚。很多人虽然有一副好的皮囊,说起话来文质彬彬,温文尔雅,但是肚子里却全是男盗女娼。人心是最难看穿的,我们少小姐不是一般女子,你若要跟她一起,自然要有些本事。现在,你可以用任何方法向我证明,证明你品德绝佳,待人真诚!”

    陈志凌默然,齐伯不再前行,他也是怕走远了,少小姐出意外。停下脚步,看向桥下的花船,远处灯火点点,好不美丽而壮观。

    陈志凌也停下了脚步,半晌的沉默后,他淡淡道:“我无法证明,齐伯您若是要我证明别的东西,我还有计可施,有法可证。唯独这品德,这真诚,我无法证明。我说得再好,做得再好,都可以算是伪装。要证明我的品德,我的真诚,唯有时间能够证明!”

    既然你无法证明,那就请你从那儿来,回那儿去吧!”齐伯冷漠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回去。”陈志凌心中终于生了怒意,一字字道:“没有任何人能让我回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