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5章 大功德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没错!”邱一清点头,道:“你小子终于聪明了一回。”顿了顿,肃然道:“你们既然已经入了局,在他的控制之中,日后怕是身不由己的多。想要活路,只有更强。按我的推算,若是他一直无所获,会让你们互相残杀,以此来激励你们的潜能,看看谁能有所突破。”陈志凌悚然一惊,他周身浸出冷汗,因为邱一清说的太有可能了。日后,若真是要有与尘姐,与道左,与流纱他们刀剑相向的情景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他眼中忽然绽放出强厉的光芒。若然真有,而想要避免。唯有杀了首领,杀了沈默然,将这一切悲剧终止。

    要杀他们,唯有变强,强大到让所有人仰望。那时候怕才是真正能获得安宁。

    邱一清看着陈志凌目光闪动,就知道已经激发出了他最强的战意。欣慰一笑,道:“待会厉鬼来了,你喝退即可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随即奇道:“为什么会是十一点来,一般不是凌晨,阴阳交替时,阴气最盛,厉鬼才最易得手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屁话。”邱一清道:“谁告诉你凌晨阴阳交替时阴气最盛,凡事盛极而衰。正午十二点整时,是一次阴阳交替,那时阴气最盛。相反晚上这个交替时,则是阳气最盛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张了张嘴,没说出话来,觉得自己又长了见识。

    房间里本来寒意很重,却因为陈志凌的到来,渐渐的暖和起来。陈志凌的身子修炼到了纯阳的体质,就像一个火炉一般。

    十一点整的时候,古怪的阴风吹起。邱一清低声道:“来了!”陈志凌气血之力惯于双目,便看见一名红衣女子披头散发出现。双眼流血,咽喉处还有一个血洞在流着血。看来这厉鬼是那青梅了,鬼魂自然不会有血,却是她在死后看见自己的尸身后,以为自己是这样,然后魂魄也就成了这般样子。

    再美的人儿,弄成这样的厉鬼,留给人的也只有恐怖。青梅飘了进来,便朝床上二丫扑去,根本无视陈志凌与邱一清。她一进来,这房间就阴森恐怖,而且怨气惨烈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闪身挡在了二丫面前,青梅一下撞在陈志凌身上。这种纯阳之体,立刻烫得她吃痛不已。青梅双眼怨恨更加炽烈,张开血盆大口扑向陈志凌。

    陈志凌双目凝重,真言术用了出来,只说一个字,滚!如洪钟大吕,炸得人耳膜发麻出血。但奇怪的是,邱一清却一点事都没有。青梅厉鬼呼啦一下,撞出了窗户,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邱一清站了起来,道:“你这一下,伤了她的神,没有十天半个月,她决计恢复不过来。我们现在开始为二丫招魂!”

    陈志凌看了眼床上的二丫,小丫头着实可怜,当下郑重点头。邱一清先将引魂灯置挂于窗户上,然后让陈志凌开始念镇魂经文。

    他则守护在二丫身边。

    “须菩提,依般若波罗密多故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,三世诸佛。故知般若波罗密多。是大神咒,是大明咒,是无上咒,是无等等咒,能除一切苦。”声音沈怜尘,穿透力奇强,仿佛能将所有的喧嚣,烦躁都镇压下去。让人以为在庄严佛像之前,一切妖魔鬼怪都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镇魂经文虽不如真言术费力,但所需的心神也绝不轻松。陈志凌整整念了一个小时,二丫的魂魄才逐渐得到恢复,随着引魂灯的指引,进入房间。陆陆续续一共进来了四次,魂魄一进来,便如见到母亲一样,飞快的扑进二丫身体里。一进入,邱一清便非常凝重的用细小的绳子,在她身上进行锁魂结。

    如此四次做完,邱一清也是疲累不已。对陈志凌道:“好了!”陈志凌收声,却见二丫依然没有清醒。同时看到二丫身上,奇异的锁魂结,道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邱一清道:“小丫头的身体太弱,若不锁住,魂魄不稳,一旦紊乱要出大问题的。我这锁魂结,所打的结,是我们天师一门的特殊符印,错不得一丝一毫。”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陈志凌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。现在才知道,没有邱一清,自己根本成不了事。未知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邱一清抹了把汗,道:“你去让二丫她娘把我吩咐的药物端进来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二丫的母亲与父亲喂二丫喝下药后,却见二丫还是不见苏醒,不由紧张起来,连问邱一清。邱一清道:“她伤了神,我这药草还得多服几次,恢复的好,大概明天早上就能醒来。迟一点,则要两天,不过已经没事了,你们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二丫父母顿时对邱一清和陈志凌一通感谢,恨不得下跪,父母之爱,无论何时都是伟大的。

    邱一清道:“我们有些饿了,你们弄些吃的来,要酒要肉。”

    二丫她娘连忙应好,喊着小猴子一起去张罗了。

    饭菜很快就做好了,邱一清喊二丫的父母还有小猴子一起吃。二丫她娘称不饿,二丫她爹则吃了一些就称饱了。小猴子抱了饭碗,夹了菜,却是压根不让他上桌。

    菜是道地的农家菜,土鸡炖得非常的香,青菜是从菜园刚摘的,青椒炒鸡蛋也是土鸡蛋炒的。酒则是散酒,不过也挺香。邱一清美美的喝了一口,陈志凌指着土鸡火锅,道:“这鸡也是生命,邱师傅你不怕因果?”

    邱一清翻了个白眼,道:“生就一碗菜,吃它是度它。乃是我的功德!臭小子你懂个屁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无语,反正你丫的怎么说都有道理。他也着实饿了,也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起来。调料虽然不多,但这鸡焖得真香,非常的有滋味。

    一锅鸡吃得两人意犹未尽,只差没动粗。陈志凌忍不住道:“邱师傅,您是道家的人,要忌口啊!”

    邱一清道:“老子这是在做功德,吃了之后,还要为它念经文超度。”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陈志凌挂心正事,道:“邱师傅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明天是最后一天,然后必须要去美国。你说要如何做,我们这便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邱一清打了个饱嗝,道:“这种事情怎么能急,要破了那个天然的阴煞阵,必须先把那片竹林给砍伐了。你一个人能成吗?这么晚了,村民们也不会配合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知道那片竹林,也不算很大。若是一个普通人去办,肯定很有难度。但以自己的气血之力,三个小时应该能的。

    当下站起身,道:“我们行动吧,竹林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邱一清其实纯属是懒病犯了,想睡觉,但是陈志凌这么好兴致,也不好再推脱。道:“好,你等等,我拿家伙。”

    邱一清的家伙是一身道袍和简单的法器与一些符文。

    两人与二丫一家打了招呼,便联袂前往那片坟堆。

    皓月当空,大地一片清辉色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后,便到了坟堆前。阴森刺骨的寒意,令陈志凌很不舒服。邱一清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,这就是神魂强大的缘故。

    陈志凌砍伐竹子却没有用工具,直接用手扯的,双手运动气血之力,抓住五根竹子,眼中精光一闪。轰的一下,五根竹子被他连根拔出。土壤夹杂碎屑,同时,恐怖的事情发生了。几条蛇随着一起拔出,窜向陈志凌。陈志凌便想直接拍死,转念想到邱一清讲的因果报,便放弃了这个念头,手指轻盈连拨,将这些蛇全部拨走。他再看土壤里面,以他如此定力的人也不禁失色,道:“邱师傅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邱一清跳了过来,一看之下,脸色顿时凝重起来。原来那土壤里,黑压压的全是蛇,不下百条。这还只拔了五根竹子,这些竹子一起不下三百根,若是全部拔除,可以想见里面的蛇多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“出来!有情况!”邱一清拉了陈志凌的手,两人跃过小溪,到了小路上。陈志凌问道:“怎么会有这么多蛇?”

    “阴聚蛇,蛇聚阴,相辅相成。”邱一清道:“但是这些蛇怕是有东西故意而为之,能够聚集这么多蛇,只有蛇灵。这里附近一定有一条蛇灵在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蛇灵是什么东西?”陈志凌惊声问。

    邱一清道:“有了道行的蟒蛇,就叫蛇灵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恍然大悟,不就是蛇妖嘛!

    照陈志凌的思想,是杀光了事。但是邱一清的道家思想,是不造孽。所以陈志凌现在全部听邱一清的。邱一清道:“蛇灵不会伤及无辜,它在这儿也只是想修炼。这些灵物百年修行,殊为不易。我们不能断了他们的修为。不过这灵物在这里,与这阴煞大阵相辅相成,却是在造大孽,他日若让这些阴魂全部有了意识和修为,这几个村子可别想有人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?”陈志凌知道,肯定不能杀。

    “蛇灵是有思想的灵物,跟它商量,让它挪窝。”邱一清道:“蛇灵就在这附近,我们找找看。”顿了顿,眼睛一亮,道:“我本在想,就算度化了这些鬼魂,虽然也算功德。却不算很大的功德,可是现在你若能劝走蛇灵,就等于救了无数生灵,那可就是莫大的功德。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