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1章 提议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陈志凌带着两人来到那片竹林前。郑重交代,一定得跟紧了,弄丢了就只有把整片竹林给毁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流纱为了郑重起见,提议道:“我们牵着手进去,不就万无一失了么?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想也是,便也不矫情这男女之别了。从本心上来讲,陈志凌也觉得流纱漂亮,大方,让人仰望。但是陈志凌心里只有叶倾城,已经不愿意跟任何女子有肌肤亲近。

    流纱的手柔若无骨,握在手里,手感非常不错。让陈志凌心里都是一荡。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陈志凌已经跟流纱讲解了暴龙蛊的重要性。如果实在找不到暴龙蛊,也要拿火属性的蛊龙。

    这样的秘辛,陈志凌毫不犹豫说出来。流纱对陈志凌无形中不止是信任,更多的是感激了。

    过了竹林,由汉森开启精钢大门。流纱进入密地。

    陈志凌在外面焦灼的等待,接近三十分钟后,流纱捧着水晶盒子出来。“怎么样?”陈志凌看到流纱发丝凌乱,脸颊潮红,也如沈怜尘一般,活像刚**了一样,连忙追问结果。

    流纱摇了摇头,道:“我用了很多办法,都没有用。根本没有暴龙蛊,最后没办法,我选了这个。”陈志凌看向水晶盒子,是青龙蛊,火属性。

    水晶盒子里有四条小龙蛊,陈志凌问道:“你其余的队友呢?”流纱道:“没有,我们的队伍就我和汉森。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吧?”

    陈志凌当即拒绝了,正色道:“我有自己的队伍。”流纱微微失望,却还是不死心,计上心头,道:“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。

    下了青城山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。日头现在柔和了很多,没有那么烈。青城山这边也总是有风,倒是很舒服。陈志凌本来是想跟流纱分开的,流纱却硬要拉着陈志凌一起。说是无论如何也要感谢他。陈志凌拒绝不过她的热情,只得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尴尬得很,要是被沈怜尘他们撞见自己和流纱在一起。他们会不会以为自己在泡妞啊?

    同时,陈志凌在车上也总是不忘看向外面,想要找到那个邱一清邱教授。

    法国女孩的热情和浪漫总是共存,即使流纱是公主,是如来之境的高手,但是一旦认同一个人后,一样的会如小女孩般天真。她就觉得陈志凌挺好。从小在中国长大的她,对东方男人有特殊的情愫。汉森开车到了一个休闲山庄。这个山庄规模很大,可提供住宿,温泉,吃饭,桑拿,简直就是一条龙服务。

    流纱带陈志凌先去吃饭,是在人工湖的亭子上。这儿的要价贵得惊人,即使是千万富翁都会被宰得肉疼。但是流纱这种亿万级别的,自是不放在眼里。流纱将水晶盒子交给汉森后,让汉森一边儿玩去。单独和陈志凌用起餐来。

    其实流纱想要陈志凌加入队伍,也就是偶然的一个念头,只是这个念头一旦萌生,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丰富而又清爽的菜式上了来,这儿有些复古风格,连酒壶和菜盘都是清朝时那种瓷器。流纱给陈志凌和她自己各倒了一杯糯米酒,按照中国的礼节,举杯道:“陈先生,这一杯我敬你!谢谢你带我到造神密地,谢谢你把暴龙蛊的秘密毫不保留的告诉我,尽管我没有得到,但我很感谢你,感谢你的信任。”说完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陈志凌喜欢她这种直爽的性子,当下也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吃菜!”流纱热情而客气的道。还给陈志凌夹了一筷子山椒牛肉。并道:“陈先生,我今年二十四,你呢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!”陈志凌不假思索的道。他随意四处望了下,都快花痴了,总是希望能看到邱一清那个狗日的。他开始还是满尊敬邱一清的,觉得他是高人。可这高人太坑爹了,需要他时使劲玩失踪。所以陈志凌不知不觉对他已经很有怨念。

    “哈,那你比我大,我可以叫你一声陈大哥哦!”流纱甜甜一笑。这个时候的她真不像是那样的通天高手,就像是可爱的小妹妹。

    陈志凌笑了笑,流纱又给他倒上酒,道:“陈大哥,小妹再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哈哈一笑,道:“你这样的高手当我妹妹,我觉得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流纱轻浅一笑,道:“陈大哥,其实我一直都在好奇。我们萍水相逢,你为什么要把这样重要的秘密毫不保留的告诉我?不怕我是骗子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也觉得今天这事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议,道:“说不清楚,看见你,总觉得你很让人信任。这是我心里的感觉。”流纱惊喜的道:“真的吗。陈大哥。不瞒你说,我一见你也觉得你很亲切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因为你的敌人是沈默然。我在见你时,只说认识无为大师。实际上,无为大师在我心里,我把他当成了恩师。可惜我没有福气正式拜入他的门下。”顿了顿,当下便将与无为大师的渊源说了出来,包括救许晴,教他镇魂经文,在日本的开导,并教其无始诀。

    当陈志凌说到无始诀时,流纱惊异的张了嘴,道:“陈大哥,你可否把这门洗髓诀的起手式演练一下?”陈志凌点头,当即站起,到了前面宽敞处,凝神吸气,手印配合脚印,呼吸配合步伐,一动之间,身体内血液潺潺,雷声轰隆。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师父教我的般若洗髓诀。”流纱说完也一步踏到前方,凝神吸气,演练起般若诀来。陈志凌退后,仔细观看。流纱一直演练了半个小时,才将一整套的般若诀演练完毕。她对陈志凌表现的很真诚,没有丝毫的隐瞒。

    般若诀与无始诀大同小异,只是无始诀在很多地方上更加完善。陈志凌指出其中的不同,两人互相印证。流纱按照陈志凌所说的地方改变,再经细心感受演练,发现果然神妙无比。

    流纱细细回味,领悟,仿若痴了一般,脚步轻踩,手势轻缓的用出非常具有韵味和气势的佛家六印,以致大手印。她是如来之境的高手,任何武学在手里都是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亭子周围有不少游客开始围观起来,不过大家也是看的似懂非懂,只觉得这位法国姑娘走动起来,和手势配合得很流畅和好看。

    流纱回过神来,知道这儿不适合再演练下去,但是漂亮的脸蛋上已满是兴奋,与陈志凌重新落座后。那些游客见没戏可看,便也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流纱这种境界,应该是沉稳无比。此刻却是兴奋溢于言表,道:“陈大哥,我练般若诀虽然强大。但是每天最多只能练半个小时,否则那种强猛之劲会有将骨骼由硬变脆的趋势。但是现在这经过师父改良的无始诀,已经成功将这种弊端改掉。会让骨骼由坚硬如钢转至柔韧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道:“上善若水,世间武学,唯有水的柔软不可破。”

    流纱眼眶泛出珠泪,道:“一定是师父在天有灵,才会让我碰见陈大哥你。”

    或许,真是大师在天有灵吧。陈志凌暗想,如今有了流纱这样一个高手,纵使没有暴龙蛊,也多了一分胜算。与沈默然之间,不仅仅是家仇,还有国恨。乔老的希望全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陈大哥,我再敬你一杯。”流纱又倒酒,举杯一饮而尽。这糯米酒喝起来没什么劲力,倒适合女孩子喝,陈志凌也一饮而尽。流纱又道:“无始诀是我师父的传承之宝。他老人家只传授给陈大哥你,足可见已经将你当做是他的关门弟子。陈大哥,所以说你不用遗憾没正式拜入我师父门下。因为你才是我师父最正宗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怔了一怔,以前觉得名不正言不顺,现在经流纱这位大师的亲传弟子肯定,他觉得舒服了很多。当下重重点头,道:“嗯!”

    “你入门最迟。”流纱眼中泛起一丝狡黠,道:“那你是不是该喊我一声师姐?”陈志凌当即点头,道:“该!”主动给流纱和他自己倒了酒,举杯道:“师姐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流纱乐呵呵道:“好,真好,现在你不是我陈大哥,而是我的小师弟了。”说着也仰脖子一饮而尽,颇为豪气。

    “师弟……”流纱突然无比正色起来,道:“我看的出来,你的天赋很高。这么早就能感悟天道,足以说明一切。若是你入门早,今日成就怕也不会差于沈默然那个畜牲。现在沈默然财大,势大。我们要报师父的仇,唯有在一起合作,机会才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愕然,他多看了一眼这位师姐。有些恍然大悟,弄了半天,她还是想让自己跟她组队。若是没有沈怜尘的情谊,实话来说。陈志凌很愿意跟流纱组队,因为这个队伍干净,简单。没有所谓的朱浩天那种货色。

    但陈志凌知道,自己绝不能辜负沈怜尘的栽培。当下便要拒绝,谁知流纱却先道:“师弟,你听我说完,不要这么忙着拒绝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