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5章 同气连枝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叶东听到家奴这两个字时,眼中闪过无比的苦涩,道:“道左,你小时候很喜欢跟在我后面喊南宫叔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是我小孩无知,你也未曾做出败坏我叶家门风的事情。”道左沧叶顿了顿,道:“我们叶家不想在听到你和我姨娘的任何事情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道左沧叶,够了。”叶东提高了声音,道:“没错,我叶南宫是家奴出身,但是论及才能,才识并不比你们叶家的人差。你也不过是有个好出身罢了。若不是眼下事不得已,我焉会来联系你,我叶南宫也没那么下作不堪。”

    叶东的突然疾言厉色让道左沧叶怔了一怔,若是别人这样对他道左沧叶,以他的傲气,他一定杀了对方。但是叶南宫不同,叶南宫是看着他长大的。小时候,道左沧叶最佩服,最喜欢的就是叶南宫。

    所以当叶南宫真正怒的时候,道左沧叶有些被父亲责骂的感觉。

    叶东继续道:“我不想多说,叶倾城是我和你姨娘的孩子。我叶南宫算是家奴,但是倾城身上流的是你们叶家的血。还有,你姨娘在生倾城时难产去了,老爷子再多的恨,也不必恨了。倾城和你姨娘长的很像,也是你姨娘留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了。”

    道左沧叶挂了叶东的电话后,发了一会儿呆。他此刻正坐在叶家庄园的茶亭里。随后,他起身去见叶老爷子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是道左沧叶的爷爷,叶老爷子早已经不管洪门世事,自从当年家门出丑,小女儿叶怜月随家奴叶南宫私奔,老爷子的身体便变得很是不好。自那以后,老爷子不许叶家的任何人提起叶怜月,老爷子真正是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进老爷子休息的大院时,叶灵儿在大堂里亲自摘着茶叶心。叶灵儿穿着浅绿色的裙子,成熟中夹杂一丝可爱,脸蛋儿更是甜美至极。

    “道左哥哥!”叶灵儿见到道左沧叶,欢快至极的起身,上来就挽住了道左沧叶的胳膊。道左沧叶平常都会宠溺的揪她鼻子,但现在心中沉重,只是问:“我爷爷呢?”

    “正在午睡呢。”叶灵儿道:“老爷子近来睡眠很不好,道左哥哥,要是没有很重要的事情,你就待会儿再去见他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人命关天!”道左沧叶冷声说完,径直朝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本名叶经纬,年轻的时候在洪门四大家族中也是极厉害精明的人物。否则也不会在四大家族中,掌控最重要的军火,实权的线路。只不过到了后来,小女儿出事让他心灰意冷。叶经纬对儿子和女儿是极为宠爱的。小女儿执意要嫁一个家奴,令他雷霆大怒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的父亲才能平平,那时候叶经纬撒手不管家族事务,但是家族里一切走上了正轨,倒也相安无事。直到道左沧叶开始展现锋芒,又将家族的事业推到了一个高峰。若无沈门的沈默然,如今洪门叶大家应该是国内地下的霸主了,可惜,如今道左沧叶也只能叹一句,既生瑜何生亮!

    叶经纬睡在庭院后竹椅上,庭院里有两棵移植过来的香樟树,十分的茂密,并且散发着阵阵香味儿。午后有阳光,有和煦的风吹拂。叶经纬躺在竹椅上,睡态安祥!

    道左沧叶走近,站得毕恭毕敬,出言轻喊:“爷爷!”

    一连喊了三声,叶经纬才缓缓睁开眼,看了一眼道左沧叶,目光里有了一丝暖意。淡淡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有事需要向您禀报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我们叶家的主事人,想做就什么爷爷都会支持你,不需要向我禀报。爷爷也相信你能处理好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关于姨娘的事情!”道左沧叶深沉的道。

    叶经纬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,坐了起来,眼带寒光,道:“不要跟我提这个忤逆女,我不想听到与她有关的任何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。”道左沧叶悲伤的道。

    叶经纬的脸色僵住,惊愕,随后一动不动。好久好久以后,他眼眶中流出两行烛泪。那么多的恨意是需要多大的爱才能堆积而成。这一刻却听到女儿早已经死了,他陡然发觉所有的恨都是那么的空虚,那么的荒唐。

    这一刻叶经纬的思绪如海潮,想到了很多很多,全是小女儿怜月。那时候怜月清清冷冷的,跟谁都不爱搭理。她不需要说话,只需要在自己背后轻轻捏捏背捶捶肩,自己就会欢喜无比。她不开心从来都不会说出来,只会气闷的撇撇嘴也不计较。

    记忆中,从怜月小时候上学,到她渐渐出落得美丽非凡,她不喜欢出去玩,不喜欢参加聚会。总是会在自己写毛笔字时,给自己泡上一杯浓茶,然后磨墨。

    记忆终于回到了那一夜决绝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夜大雨如注,乖巧的怜月悄悄收拾了行李,和叶南宫那个家奴逃走。愤怒的自己带动叶家的诡队人员前后堵截,最后终于将他们堵在了那条上高速的公路上。雨很大,车灯将雨线照射得缤纷狂乱。

    叶南宫跪在雨地里恳求自己给他们一条路走。而乖巧的怜月,她仇恨的看着自己这个父亲。她不再清冷。

    而乖巧的怜月,她仇恨的看着自己这个父亲。她不再清冷,不再娴静。那已经是深秋,天气有些寒了,她穿得单薄,手下给她撑起雨伞,但她的身上也已经全部淋湿。头发湿漉漉的贴着脸颊,在那狂风暴雨中,她对自己只有仇恨,没有一丝别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种眼神让自己如何能承受得了,我是她的父亲,最爱她的父亲啊!可是她为了她可笑的爱情,什么也不顾,什么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还记得她决绝的说:“今天你能抓我回去,你最好能抓我一辈子,关我一辈子。我逃不出去我可以死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怒极的自己狠狠扇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她嘴角溢出血丝,却仍然用那种藐视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怒到了极点的自己一连说了三个好字,吼道:“今晚你若跟他走了,我以后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,你也再休想踏进我叶家一步,你不再是叶家的子孙。”

    她盈盈一拜:“谢谢!”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拉着叶南宫,上车离开。就是那样的无情,决绝,没有一丝的留恋。那个转身只要一旦想起,就会痛彻心扉。就会让自己对任何东西都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叶经纬思绪回转,在那之前,怜月三番四次的哀求着不要嫁给美国卡贝儿家族,但是自己执意。那段时间,她似乎看自己的目光从温暖到冷,及至寒心,她对自己的恨想必就是从那时候起的吧。

    为了与卡贝尔家族搭上线,为了所谓的家族,为了这些虚名,那时候竟然糊涂得想要用怜月去联姻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叶南宫何尝不是由自己养大。那时候叶南宫风度,气度都是绝佳。处事能力比自己的亲儿子都要强,怜月喜欢他又有什么稀奇呢?

    若是当时成全他与怜月,不是因为他家奴身份,那么现在,自己一定是儿孙满堂。怜月也一定还能像那时一样的清冷,优雅,娴静。

    种种思绪涌上来,一切都是怜月的好。深入骨髓的悔恨涌动,如今,如今再如何去悔也不成了,怜月竟然都已经死了十八年。叶经纬伏在椅靠上,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嘤嘤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叶经纬想起什么,厉声道:“叶南宫呢?他是干什么吃的,怜月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姨娘是生孩子时,难产死的。保住了孩子,没保住姨娘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孩子要什么,为什么不保大人,叶南宫这个畜牲····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听叶南宫说了,当时姨娘因为怀孕淋雨,身体本就已经很不好了。不宜有孕,但是打掉孩子更危险,叶南宫也没有办法。还有,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,姨娘的孩子叶倾城现在正在被沈门追杀,危在旦夕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叶经纬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道:“具体的事情还不清楚,叶南宫很着急的向我求救。如今的沈门声势如日中天,叶南宫自然对付不了。现在叶倾城他们被困在兰陵市的凤凰山,我怕去迟了会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沈门····”叶经纬并不是糊涂人,知道一旦去救就意味着洪门与沈门正式撕破脸面。沈门如今的声势风光,不需要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立刻去救你姨娘的孩子,如果我们洪门连自己的子孙都不能保全,那保全洪门又有什么意义。沈门如果要战,那便战吧!”说到最后,叶经纬眼中不再是平淡无光,而是释放出凛冽的战意来。

    “家族中肯定会有人反对,这一切就要爷爷您来担待,我····”道左沧叶还没说完,叶经纬道:“你只管救人,一切后事我来处理。”顿了顿,道:“坐自己的直升机过去,务必要把怜月的孩子给我完好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爷!”

    叶家代表的是整个洪门,道左沧叶出动私人飞机自然要引起轩然大波。叶经纬召集其余三家家长,召开会议。三家反应都很大,自是不同意。叶经纬的霸气便显露了出来,反正人已经去救了。到时候沈门打过来,你们害怕可以去投降。我叶家总之绝不允许子孙在外,任由沈门欺辱。

    洪门四家,同气连枝。再如何愤怒,却也不会说置叶家不顾。最后终于无奈接受这个现实,大家一起商量着开始部署,部署沈门可能会有的反击。虽然很大的可能,双方会妥协,不会真打起来。但凡事不都得有个两手准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