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7章 道可道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沈默然一进来,两人便停止了棋局。乔老站起,微微一笑,伸出手道:“小沈是吧?”

    沈默然也淡淡一笑,伸出了手,道:“首长您好!”两人一握即分,乔老对佣人道:“小吴,上好茶!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爷子。”吴妈应道。

    几名一号高手严阵以待的守在旁边,乔老想让他们出去,他们却得到了楚镇南的死命令,不许离开乔老半步。所以乔老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首长您客气了,我们之间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来是了却一桩因果,马上就走。”沈默然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无为大师双掌合什,淡淡看向沈默然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还认得我这个被您逐出去的弟子吗?”沈默然淡淡说道,说的平淡,这句话却让乔老震惊。沈默然竟是无为大师的徒弟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微微一笑,有些慈爱的看着沈默然,道:“世事无常,贫僧当初第一次见你时,你尚只有六岁。衣衫单薄,周身污泥,又怎会想到你会有今时今日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沈默然道:“师傅养我育我,徒儿一直铭记在心。我与师傅您十年苦修,走遍大江南北,沙漠赤戈壁,在徒儿心中,无人不可杀,却惟独只有您才是我最尊敬的人。徒儿曾经想过,即便我取得这天下,但徒儿一样会待您如父,侍奉在旁。”

    乔老的脸色很不好看,这个沈默然太狂妄了。竟然当着他的面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,简直就是太目中无人了。但偏偏,乔老还发作不得。同时乔老也感到惊奇无比,他实在没有想到无为大师竟然与沈少有这么深厚的渊源。

    沈默然的语调带出一丝痛苦,道:“徒儿却万万想不到,我最尊敬的师傅,却是想亲手断送徒儿的命。您亲手将徒儿推进万鬼窟中,可曾想过,在您一推的刹那,徒儿对这人世间所有情分已断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双掌合什,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三个弟子之中,无论是你,出云,还是流纱都是这世间的绝世奇才。但她们的天赋与你比起来,却差了千里。贫僧本想,若真如那位故人所说,世间有玄妙仙道,那么能参破仙道的怕是只有你了。”顿了一顿,道:“万鬼窟中,乃是所有怨气,阴气丛生的地方。里面的凶险该是这世间极致,没想到你真的能从里面出来。你这天魔星果然名不虚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魔星……”沈默然道:“徒儿不懂您说的这些玄妙的星宿,徒儿只知道,世间洪水滔滔何须管,徒儿再残忍也好,但徒儿对您却是真心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贫僧造下的孽,贫僧自然要将你抹杀。亲手杀掉你,贫僧心中何尝不痛。”

    “若没有万鬼窟中一事,该多好!”沈默然语音忽然落寞起来。

    乔老是成精的人物,沈默然这一叹,他便知不好,因为沈默然对无为大师已经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再度吟了声佛号,道:“若是在你六岁那年,贫僧便知你这狼子野心,趁早将你了结,又怎么来如今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沈默然的眼中绽放出寒光来,他本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雄主,但至亲的师傅说出这样的话来,还是让他动了怒意。当下冷冷一笑,道:“大气运降临,所以才招致造神基地的首领出世,我,道左沧叶,沈怜尘都是应运而生的人物,焉是师傅你能毁灭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这大气运不在你之身。”无为大师针锋相对的道。

    “在不在我身,你说了不算。”沈默然彻底冷漠起来。这时吴妈倒来了热茶,置放于茶几之上。沈默然瞧了一眼热气腾腾的茶水,向无为大师道:“师傅您曾说,人体的修为到了身体如玉晶莹,没有一丝杂质便可称做乃是一尊真正肉身菩萨,也便是如来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垂下眼眸,道:“你既然今天提起这茬,想必已是有新的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沈默然道:“你如来之境只是领悟三十六枚血窍,却不知人的身体有一百零八枚血窍。我如今已是一百零八枚血窍全部打通,我身上的血液之力早已胜过你三倍。血液之力再与我玄冰真气糅合一体,我的力量,你看着……”说罢他的手在滚烫的茶水里一抽,顿时手指间滚动出五粒水珠。

    手掌抖动,五粒水珠顿时犹如活了一般,欢快的滚动向手掌心,瞬间融合为一粒。接着他再一抖,这粒水珠突然分散成十八粒细小的水珠,就在小小手掌之间滚动,却不融合。

    这一手可比什么魔术都要来得恐怖。乔老一行人看了也还罢了,只有无为大师才知道,要做到这一手,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。这是对劲力的把控,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。

    接着沈默然手一扬,十八粒水珠带动风雷之声,雷霆闪电疾射出去。客厅的左边靠墙,是一个鱼缸。十八粒水珠射在上面,啪啪啪声如连珠爆,鱼缸破碎成无数块,水液倾泻而出,里面金鱼在地面打着板。

    乔老与那一行一号高手均已目瞪口呆,太可怕了。这一手,抽水成珠,这个人已经真正到了飞花摘叶,皆可杀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眼中露出惊异之色,半晌后喃喃道:“混元……竟然真有混元之境。”抬头看向沈默然,叹息道:“如来佛祖不过是圣人的弟子,你境界已是混元,便算称你为圣人也没有任何不妥了。”

    沈默然淡淡道:“师傅,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师傅。你我之间情分已断,你待我有养育教育之恩,所以即便你推我进万鬼窟,你我之间也只能算因果了结。但是今日,我却要试试,杀了你这尊无上肉身大菩萨,是不是真的能让我心灵染上尘埃。看一看,你这尊菩萨的因,我是否能承受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面色淡淡,双掌合什,道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沈默然道:“大师你不会打法,今日我也不沾你便宜,我即不运用真气,也不用任何打法。你我对拼一拳,就一拳,一拳之后无论生死,我转身便走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道:“施主既然要求,贫僧敢不奉陪!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施主……”沈默然喃喃念道,随即哈哈大笑,道:“我来超度你,自是你的施主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双掌合什,道:“这屋子里不方便,我们到院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沈默然道:“好!”两人并肩而出。乔老与一众保镖脸色沉重的跟着而出。无为大师见状向乔老道:“乔先生,请您退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乔老点头,与保镖们远远退开。

    月至中天,庭院里,草地,花丛,全被月色笼罩。花丛里百花盛开,泛着清新的香味儿,没有任何的风。

    沈默然与无为大师相对而立,沈默然随意一站,伸手道:“你先!”这个先机一让,是非常至关重要。就比如两辆相撞的车,一辆原地不动,一辆却猛撞而来。沈默然算是给了无为大师很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脸色沉着,本是一身白袍,此刻却无风自鼓,他身后是花丛。这时他也不跟沈默然客套,突然仰天长啸一声,这一声长啸浑厚悠长,就如是一万个和尚在齐吼,接着无为大师周身开始发红滚烫,他的衣衫就似被十二级台风在刮,瞬间将他全身衣服刮成粉碎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身上红烫骇人,眉毛,皮肤开始渗出血珠。体内血液的响动犹如山河滚动咆哮,他周身不着寸缕,这个时候他就好似体内蕴藏了一座要喷发的火山。劲风鼓荡,后面花丛的花儿被这劲风摧残,顿时花瓣漫天,那些花丛很快成了光杆。

    轰隆,无为大师一步踏出,整个地面顿时猛烈一震,犹如六级地震一般,让乔老差点摔倒。而且这一震,让乔老等人感觉牙齿都在松动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一拳砸向沈默然,就如五行巨山倾轧而下,镇压,摧毁一切的气势,威势。这一刹那,沈默然显得渺小无比,就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一般。

    就在沈默然被无为大师笼罩到快没有的时候,渺小的沈默然突然一拳对砸而出,一瞬间的功夫,沈默然变身为无底的宇宙黑洞,浩瀚,吞噬一切,天地臣服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两拳对砸在一起。若说刚才是六级地震,这一刻,却是足足的八级地震的感觉。乔老他们远远的站着,只觉脚下电流窜过来,让他们周身麻痹不堪。乔老是久经阵仗的大人物,还能勉强苍白着脸色站着。而几名一号高手已经骇得尿液失禁。

    由狂猛到安静,也只是一刹那的事情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傲然而立。吟声阿弥陀佛。而沈默然默默的朝着他行了一礼,然后转身出了庭院。

    乔老快步走向无为大师,无为大师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如金纸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怎么样?我马上送你去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无为大师微弱的道:“老先生,您听我说最后几句话。”他说着缓慢的坐了下去。乔老黯然,心中伤痛不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