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5章 疯子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这样玩弄这个女人一点意思都没有,他要把自己操这个女人的情景录下来传到网上。让所有的人都看着陈志凌的女人被自己玩了。这样才是报复的最好手段。当下又命令云破天找来摄录机。

    摄录机在十分钟后送来,张美先用摄录机给唐佳怡的脸部拍了个特写,然后

    将摄录机放好角度,复又再度来到床前。

    唐佳怡在睡梦中感觉非常的不舒服,非常的害怕。在张美正准备脱她衣服,与她的脸蛋近在咫尺时,她猛地张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俊美却如魔鬼的张美映入她的眼帘,她恍惚了一瞬,突然瞪视张美,惊诧万分的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张美微微一怔,狐疑道:“你认识我?”随即戏谑一笑,道:“你是想用这种花样来逃离你悲惨的命运吗?”

    唐佳怡一把将他推开,勉力坐了起来,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张美,道:“竟然是你,你难道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吗?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人?在这场事件里,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?”

    张美冷冷一笑,道:“你装的可真够像的,可惜我没有得失忆症。你是要自己脱衣服,还是我来帮你脱,不要试图反抗,否则我会让你比这凄惨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恩人吗?”唐佳怡打了个寒战,咬牙道:“早知如此,当初就该让你冻死在东北那个冰天雪地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张美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四年前,东北佳木斯的一个小镇上,一个畜牲冻得瑟瑟发抖。我不知道这个畜牲是否还记得有一辆车路过,看到他的样子后,给他留下了一件狐皮大衣,一万块钱。”唐佳怡字字如刀,诛心般的逼视向张美,道:“你今天就是要这样的来对待我,还是说那个畜牲根本就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张美后退着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,喃喃道:“我那日冻得快要人事不省,只知道快要死时,身上多了那件暖和的狐皮大衣,我根本没看清是什么人帮的我。没想到会这样巧,竟然是你。”顿了顿,语音痛苦,道:“为什么会是你,如果你不是陈志凌的女人,我可以给你所有的荣华富贵来报答你,可你偏偏竟然是陈志凌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很久很久的沉默后,唐佳怡抹干眼泪,她突然发现世事竟然是这样的讽刺。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一时的善心大发,让眼前这个畜牲活了下来,那会有今天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陈志凌不用背井离乡,自己不会对他恨。徐开福大哥也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至于张美原先想给陈志凌戴绿帽子的事情自然是做不下去了。他命人将唐佳怡好生待着,给她吃穿。唐佳怡在他出门时提了一个要求,那就是好生葬了徐开福。张美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九月的天气说变就变,早上还阳光明媚,到了下午却下起雷霆暴雨来。雷鸣电闪,活像是天上诸神在大战一般可怕。

    明明还不到六点,外面阴森的像是黑夜一般。张美换上了一身黑色衬衫,再度进了唐佳怡所在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没有开灯,没有拉开窗帘。卧室里很暗,张美端了清淡的饭食进来,道:“吃饭吧!”唐佳怡纵悲伤无限,却依然沉默着端碗吃饭,她不想饿着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一点点的胃口,她依然吃了足足两碗,就像是吃毒药一般的吃下去,充斥的是浓浓的母爱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处置我?如果要杀,就杀吧!”唐佳怡放下碗筷,拿起餐纸抹嘴,冷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张美曾经发过誓,天下人我都可以负,唯独不负那在冰天雪地中赠我狐皮大衣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负了,徐开福徐大哥因你而死,无论你做什么补偿,都磨灭不了我对你的恨。”唐佳怡道。

    张美淡淡道:“我以前穷怕了,后来遇到沈少,他给予我所有的权势荣华,也给予我非人的侮辱。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,是碰到倾城那一刻,我才知道我的心还是活着。自从有了倾城,这段日子,我连做梦都是甜的。即使见不到她,只要一想到她,我都会觉得很满足。她即便是要我的心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掏给她。”说到这儿,张美脸蛋狰狞,嘶吼着道:“可是这个臭表字,她从一开始就是在欺骗我,利用我。在我满心满眼对待她时,她已经跟那个杂种陈志凌在床上翻天覆地。我当她是女神,她却做了表字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,全都是你一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美气急,一个耳光铲在唐佳怡脸蛋上,带着杀戾之气厉声吼道:“你给我住口,再敢如此说,我要你死……”

    唐佳怡被他眼中杀气骇了一跳,她咬牙,最终忍了下去。她这时彻底明白,这个张美已经疯魔了,心理极度扭曲。若是以为对他有恩,便可以逃过一命却是痴心妄想了。

    脸蛋上火辣辣的,唐佳怡捂住脸蛋,只觉半边脸颊已经浮肿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陈志凌带着我的倾城去了哪里?”张美突然抓住唐佳怡的双肩,血红着眼问。

    唐佳怡打了个寒战,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,他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,他喜欢的人是叶倾城,他如何会告诉我他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张美又一个耳光,厉声道:“你骗我,你怎么会不知道。那你告诉我,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?如果你敢骗我,我会让你求生不得。”

    唐佳怡瑟瑟发抖起来,她终于意识到,原来她没有一丝可以依仗的东西了。这个张美太危险,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孩子是陈志凌的,我是跟他发生过关系,但那只是意外,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孩子存在。”唐佳怡小心翼翼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张美闻言厉笑起来,道:“叶倾城这个笨女人,他以为那个杂种陈志凌就是真心待她。这个杂种若真爱倾城,又怎么会与你发生关系,他根本就是在玩弄倾城。”顿了顿,嘶声道:“叶倾城,你爱错了人,你瞎了眼。这世界上,除了我,又有谁会恨不得把一整颗心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卧室里充斥着疯狂,绝望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你爱不爱陈志凌?你若不爱,为什么不打掉这个孩子?”

    唐佳怡心灰如死的道:“还谈什么爱情,我现在所遭受一切不都是他赐予我的?如果不是他的牵连,你如何会抓我来这里。他带着他心爱的人远走高飞,何曾顾过我一丝一毫的生死安乐?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把这个孩子打掉。”张美上前抓住唐佳怡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!”唐佳怡尖叫一声,用力甩开张美的手,她的脸蛋也变得狰狞起来,道:“孩子是我的,是我的命,你如果敢害我孩子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张美微微诧异,随后陷入沉默。片刻后,他眼睛里闪烁出兴奋的光芒,道:“唐佳怡,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把陈志凌给逼回来了。我把你有他孩子的消息放出去,如果他不在我指定的时间赶回来,我就……”眼里闪烁出寒光来,他一字字道:“如果他不在我指定的时间赶回来,唐佳怡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你,你和他的孩子都得死!”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张美来说,什么恩情不恩情都没那么重要。他心中对陈志凌和叶倾城的恨超越了一切。他同时有个更重要的目的,要让叶倾城后悔。他要让叶倾城知道,陈志凌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,他跟别的女人有了种,你这个蠢女人还当他是宝。

    张美当晚让医生前来拍了一组视频,做成了一档类似公益节目的广告。动用沈门强大的力量,让所有城市,所有出租车都播放这个广告。沈门的力量无孔不入,信息传播更是快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档公益广告看起来是要关爱未婚先孕的女青年,但是张美一直眼神带着寒意坐在镜头不注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这支广告传遍网络,全国各地,几乎是无孔不入。不明白的人以为是唐佳怡复出,拍摄公益广告在试水。只不过大家看的有些不太明白,同时也觉得张美那位帅哥的眼神太渗人,是广告的败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美在全国的道上上放出消息。六天之内陈志凌若不回东江,便会杀了唐佳怡母子。

    陈志凌看到这则广告是在出租车上,他和叶倾城,陈军已经乘坐大巴正式进入了滨海市。然后乘坐出租车直接奔赴滨海的一处外滩,去找一个叫老狼的人。

    老狼会安排好一切偷渡事项,就在今晚即可出发前往印尼。

    阳光艳丽,陈志凌坐在副驾驶上,他显得有些凝重,越是接近胜利,越是不能大意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他在高楼大厦的大屏幕上看到了唐佳怡,看到了张美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陈志凌的血液凝固了。唐佳怡落到了张美手上,已张美对自己的恨,唐佳怡会受到什么样的非人折磨。陈志凌简直不敢想象,他脸色发青,身子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倾城发现他的不对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没有说话,他的脑子很乱很乱。陈军突然指向那广告,惊道:“是唐佳怡!”叶倾城抬眼看去,当她看到张美时顿时明白了一切,脸色也立刻煞白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出租车上,彼此之间都没有说别的话。中午时分,陈志凌与叶倾城,陈军先在一家中餐厅里吃饭。餐厅里客不多,几个黄毛青年正在喝着酒,吹着牛皮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    陈志凌沉默之后,陈军便点起了菜,叶倾城生怕陈志凌会做出什么事情来,紧紧握住他的手,内心里满是担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