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章 麒麟步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这个计策,小野跟念冰和信子刚才便已说了。此时小野的警车已至大楼下,念冰温文尔雅的气势变的凛冽狂猛起来,眼中厉光绽放,道:“师姐,别忘了我们约定好的。绝不能让他再逃掉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!”信子说道。两人同时下车,只一个纵身,雷霆电闪的进入巷子,翻入院墙。这身法,看得小野与一众警察叹为观止。果然是高手啊!

    圣门有自己的一套武功体系,也算揉众家之所长。念冰与信子的步法是融合了天罡禹步,八卦游身步而来。在搏斗时,劲力无形,进攻撤退都有神妙之用。在追杀和逃命时,更能将脚下劲力发挥到极限。她们的步法叫做····麒麟步。

    念冰与信子展开了麒麟步,快如电闪分别进入大楼,向上追去。这么多大楼连着,要追到陈志凌本就不容易。但这次也算是陈志凌不走运,或则真是天照大神在起作用,保佑了岛国人民。

    陈志凌纵身跳至一栋大楼的天台时,刚跳过去,就被黑衣和服,美艳绝伦的信子从楼阶上冲出来,将他迎面堵住。接着,那边念冰从另一栋大楼追了上来,见到这边情况,毫不犹豫的展开麒麟步,一个纵身也跳了过来。两位绝色圣女一前一后,将陈楚堵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一瞬间,陈志凌汗湿衣背。不是不想在念冰跳跃而来的一刹堵杀她,要知道她腾空时,无论修为多么厉害,都受了限制,正是大好实际。但是面前的信子气势锁定了他,让他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的气息圆润,不露混元····丹劲!天啦,怎么会突然冒出两个丹劲高手。即便只出现一个,他就很难对付。要杀丹劲高手,除非天庭运劲。但这里是岛国,还有那么多警察,天庭运劲击杀过后,肝脏的内伤,会导致行动不便。基本上也就是死路一条了。

    何况现在是两名丹劲高手,陈志凌眼中绽放出精光。楼下警察已经在轰然围剿过来,不能再拖了。越逢危机,越发冷静。陈志凌香象渡河身法展开,直接朝信子奔袭过去。因为信子堵住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陈志凌语音冰冷。

    信子气极反笑,一个小小化劲高手竟然敢对她说出如此狂妄的话来。只是陡然,一股猛烈的危机感已至。陈志凌手中双枪出现,啪啪一连四枪。

    信子猝不及防,但她麒麟步法了得,感应危机的能力敏捷。脚下一抓,身子奇异如滑冰一般,瞬间扭出五米之远。虽如此,她的肩胛骨两处还是中弹。陈志凌一下闪进楼梯间里,一步也不停留。同时对着天台楼梯口开出三枪。这是为了防止白衣女人追上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念冰真的不顾一切追上来了。但一瞬间也被危机刺激,连忙止住身形。这才躲过了三颗子弹的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怎么样?”念冰关切的道。

    信子脸色很难看,她纵横这么多年,今天是头一遭受伤,还是被一个小小的蝼蚁所伤,对她而言,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信子起身,肩膀抖动,肌肉挤压,啪嗒两声,子弹被挤压而出。她伸展了一下身子,眼中闪过森寒杀意。道:“胆敢冒犯我的蝼蚁,我要他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念冰看了眼楼下汇聚在一起的无数警车,更有无数防暴警察在往大楼里冲。

    信子冷笑,道:“他现在插翅也难飞,我们守住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也知道这样逃下去肯定要被警察堵住,那么多枪,武功再高也会被打成筛子,他的目光到了前面的大门处,这么晚了,里面肯定有人。算你们倒霉了。

    念冰与信子守住上面时,念冰想到一个可能,脸色微变。道:“不好了!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脚步声传来,显然是对方发现无路可走,去而复返。天台的门很窄,半掩了一扇门,只能容一人进出。念冰一听到脚步声,便与信子打个眼色,守在大门两边。陈志凌枪法再好,也无法在这个角度同时击杀两名陆地真仙。

    时间对于凶徒来说,肯定已经很紧张。下面的防暴警察全部荷枪实弹,上面有两名丹劲高手把守。一旦双方汇合,将这凶徒包成饺子,他就是如来佛祖,也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物从门内飞出。念冰看清时大吃一惊,那竟是一个八岁的小男孩。小男孩疾飞如电,眼看不接住,就要坠楼而亡。

    念冰下意识的动作,麒麟步施展而出,脚在地下一抓,闪电扑击。飞快的纵身而上,以柔劲将小男孩接住。

    这个瞬间,里面的陈志凌动了,信子心狠手辣,鹰爪如刀锋,狠戾抓向正要出来的陈志凌。怎知陈志凌手中还有一个被打死的男子。信子一爪将这名男子脑门抓住,鲜血狂喷,却没有惨叫。信子便明白了对方的用意,杀了这两个人,让他们没有气息。这样才让自己这样的高手感应不到他带了两个人上来。而这般出其不意,就是要打破自己两人的防守。

    这个凶徒的心智太可怕了,短短一瞬间,就想出这条毒计。信子知道男子已死后,心中便叫糟。果不其然,陈志凌迎面向她点射三枪。信子觉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,大步一蹭,疾退间懒驴打滚,狼狈逃避。饶是如此,还是有一枪点射中她的前胸。顿时鲜血汩汩,剧痛入骨,信子气的七窍生烟。却也不敢妄上,陈志凌手中的枪实在是太可怕了。她根本没有把握躲过去。

    而念冰知晓男孩已死的瞬间,便预感不妙,这时陈志凌一个弓箭步扑击而来。最后一颗子弹点射向念冰头颅,念冰敏感惊人,偏头躲过。她从接孩子,躲子弹都在一瞬,一口气终于用完。换气的刹那,陈志凌一个弓箭步已经赶至,须弥印!这一招须弥印厉害虽厉害,但没有配合凌云大佛的气势,没有天庭运劲,所以威力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对上猝不及防的念冰,已经够了。蓬,危机中念冰感觉眼前一黑,凭着超高的本能,双手一格。

    气血不足下,念冰无法抵御来自须弥印上的狂猛电流和力道。双腿一屈,被压跪而下,浑身肌肉出现短暂的麻痹。这个空当,陈志凌毫不恋战,没有了枪,就失去了跟两位高手叫板的资格。毫不犹豫的大冲步而上,一跃便到了另一层楼的天台之上。接着继续纵腾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念冰吐出一口鲜血来,身体内经脉痛如刀绞。凶徒这一印,直接伤到了她的五脏六腑,她都感觉五脏六腑在出血,似乎已经移位了,必须配合中药好生调养一个月。身体上的伤倒也罢了,念冰看着惨死的小男孩和那名男子。想到这凶徒又在自己眼前行凶,竟然没能阻止,她就觉得怒不可遏。一怒之下,伤势加重,再度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小野等一众警察赶来时,目睹两位圣女的状况,不由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信子的伤倒不重,就是要命的前胸被枪打中,需要进行手术取弹。以她气血的强大,痊愈是几天的事情。而念冰则需要进医院调养。

    服部市长与田中知事在听说凶徒杀人后,再度逃离,还伤了两名圣女后,几乎绝望了。

    在第二天早上,知事田中下彻在高级病房单独会见了信子。

    信子穿了宽松的蓝色病服。

    田中下彻显得笔挺英俊,气度不凡,先是对信子表示了关切和问候。并道:“信子小姐,您所提的意见,我向首相先生正式提出议案,相信很快就会有回复。而且我也相信,首相先生,一定会很乐意促成这一桩事情。”

    信子眼中闪过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田中下彻随即道:“但是信子小姐,如今这名凶徒的事情搞得大阪风声鹤唳,如果您连凶徒都无法抓住,那会减弱您的提案的说服力,您说是么?”

    提到这名凶徒,信子就怒火上涌,道:“这名凶徒功夫不怎么样,但是枪法太好了。我们修为再高,毕竟还不是真的神仙。遇到高手用枪,我们只有挨打的份。”

    田中下彻知道信子说的是真实情况,那名凶徒瞬间击毙九名忍者高手已经证实了一切。想来信子和念冰能活下来,都算是她们好本事了。

    “信子小姐,那您有什么好提议?”

    “找十名神枪手安排给我,只要能牵制住他,耗光他的子弹,或则让我靠近他,我就让他死无葬生之地。”“十名?”田中下彻沉吟道:“我们部队中,枪法好的很多,但要说很神,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凑出这么多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找十名最好的枪手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待田中下彻走后,失野信子眼里绽放出寒芒。想到凶徒所带给她的侮辱,她就觉得胸中愤怒火焰燃烧到不可遏制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,她想到了念冰身受重伤,眼里又闪过一丝阴毒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夜晚又已至,这次凶徒潜伏起来,并没有再祸害。但是大阪市的警察还是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念冰与信子所待的医院是大阪圣安医院。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信子找服部要了一辆甲壳虫代步。她人出去了一天,晚上才回,也没人知道她在忙碌什么。

    田中下彻找的十名铁血神枪手在医院大楼里等待了她足足三个小时。信子对这十人没什么好脸色,冷傲十足,道:“你们就在这里待命,一有凶徒消息,我们立即行动!”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十名警察行军礼,轰然应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