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5章 彼岸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痴毒?”陈志凌道:“怕不是我中了痴毒,而是你中了佛毒。你要立地成佛,我却不肯被你度,所以你断定我是错的。”顿了一顿,陈志凌喝道:“可惜,错的不是我。我要度过这片血河污水,到达我的彼岸,你不过是途中阻我,迷惑我的妖孽。我若真听了你的,便是永远到达不了彼岸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出云大师面现悲苦之色,道:“施主杀戮太重,既然杀心不减,我乃肉身菩萨,今日愿已己身来化解施主的杀戮之气,望施主能回头是岸,立地成佛。”

    “佛祖有割肉喂鹰的大慈悲,和尚你却连命都不要,劝我回头。可见这佛毒真够害人的。”陈志凌觉得,出云大师就如被传销之类的东西蛊惑到深信不疑,认定自己是佛。他说自己执着,他何尝不是更执着。

    “若施主不肯放下屠刀,恳请施主成全老衲!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,成全你?”陈志凌道:“身体发肤,受诸父母。你如此作为,还谈什么向佛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即要到达彼岸,若连途中的妖魔都不敢斩杀,如何到达?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中精光闪烁,道:“你是想试试,杀你这座肉身菩萨,能不能抵消我的杀戮?你说得对,我即要杀戮,你也在这三千杀戮之中。杀你,又有何不可!”

    “队长!”田雅琪见陈志凌真动了杀意,急忙闪上前,拦在出云大师前面。“大师一心度你,与世无争,你如何能下得了手?”

    陈志凌不及答话,出云大师道:“阿弥陀佛,女施主,请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,我绝不让开。”田雅琪怒视向陈志凌,道:“你要杀大师,除非先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冷哼一声,出手如电,在她脖颈处一摁。她顿时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出云大师眉毛低垂,神态祥和,就像真是要去成佛一般。

    陈志凌目光却到了无为大师身上,道:“大师,你是我敬重之人。这个和尚若是你朋友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可以不杀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淡淡道:“出云是我的弟子,他慧根深重,今天执意要来度化你,这是他的选择,我尊重他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最后的退路断掉,老实讲,他杀人如麻,但在要杀出云这样的佛缘之人,他真有些犹豫。但随即,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内心动摇,魔念已起,当下融合凌云大佛的气势,磅礴气势轰然而出。杀机骇人,一掌拍出,劲力吞吐。这一掌力道足可开山裂石,更别谈人了。

    蓬得一声,出云大师脑袋上鲜血盈满了光头。

    若换了常人,受这一掌早会脑袋粉碎。而出云大师却仍然保持了生机,脸上闪过痛苦之色,嘴中却依然念着经文。

    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随缘一生。万法皆空,唯因果不空,烦恼即菩提,正来烦恼除,邪正俱不用,清净至无余,佛渡有缘人,是诸佛教·····”念到后来,语音越来越弱,渐渐的垂下了头,生机全断。一代大师,岛国人心中的活佛,就此死去。

    这个和尚,无论他痴与不痴。他这份赴死的勇气让陈志凌敬重,陈志凌对着他的尸身,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无为大师道:“回头吧,施主!”

    “大师,我当你是朋友,请你不要再劝我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出云抵消不了施主你的杀戮,那便在加上我这具肉身菩萨吧!”无为大师说着盘膝在地,低下眉毛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与我都是炎黄子孙,为何要偏帮岛国之人?”陈志凌心中怒意一起。

    “天下人,皆是众生,皆是我佛要度之人,无分国籍。”无为大师道:“你执着彼岸,那么就踩着贫僧的尸身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对我而言,有如救命之恩。”陈志凌肃然道:“我绝对不会大师动手,反之,大师若要我还那业报,要我送上这条贱命,也不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一心向着大道,就该无情,天道无情,所以强大。你若执着恩报,如何得道?”无为大师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莫不是也中了佛毒,这世间,无仙也无佛。更没有要得到的道,我的彼岸,是做我自己认为该做的事。任凭大师你如何说辞,我都不会对大师你动手,即便刀斧加身,我也不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无为大师脸上突然泛出红光,站了起来,赞叹道:“施主心志坚定,不正不偏,果然不愧是天煞皇者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顿时迷惑了,神马情况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微微一笑,又恢复成了当日那个和善可亲的大师。他道:“贫僧是听乔老说了你的情况,他怕你们杀戮太重,回不了头。贫僧一过来,出云便将贫僧接到了他那儿论禅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恕我直言,出云大师虽然德高望重,修为深厚,但在我看来,不过是空论树下禅,千年也枉然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淡淡一笑,道:“每个人都有执着的彼岸,最重要的是坚持。你无须说他的不是,他和你是一类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道:“真正的大慈悲,是需要人来做,而不是说。施主所做之事,为了国家,为了百姓。纵有残忍处,在贫僧看来,却是施主的大慈悲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震,随即眼中闪过难以言状的感动和喜悦。他这一路来,没有人不质疑他,只有他自己在苦苦坚持。现在无为大师这样德高望重的人肯定他,他如何能不感动欢喜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轻吟道:“莫道前路无知己,将来天下谁认不识君!”

    “有大师一知己,陈志凌已经无憾!”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”无为大师爽朗一笑,道:“陈楚,贫僧观我华夏气运,五年后必有大乱。这个乱,在造神基地,在沈门。乔老是贫僧的至交好友,他和施主你一样,是有大慈悲之人。贫僧身为华夏一员,也自当要竭尽全力相助。乱相一出,唯有皇者镇压。贫僧走遍五湖四海,所遇能人,青年才俊甚多,即使是道左沧叶那位惊世之才,我也见过。但是没有一人,能如你这般善恶分明,也没有一人,有你的命格高。所以我才断定,你是天煞皇者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苦笑,道:“您说得神乎其神,我觉得您像神棍。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失笑,道:“观一个人的气运,和一片土地的气运,这都是有科学依据的。风水宝地施主你当是假的?开国领袖毛先生,说句不打诳语的话,贫僧就能看到他身上的紫气。若不是有紫气庇佑,那么多枪林弹雨,那么多暗杀危险,岂能让他一一躲过。有大成就的伟人,他们最大的依仗,是他们的气运,反过来说成运气也不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不置可否,也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无为大师随即又道:“所以贫僧提醒施主,你的命格很高,很宽,将来在进入造神基地时,领到那通神秘密时,不妨选高一点。也只有如此,才能抗衡沈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通神秘密?”

    “这个贫僧还没有查到,不过那些真气,寒冰,火焰,恐怕与苗疆蛊虫有关联。能想出这个办法的首领,必定是惊天之辈,也不知道他创立这个组织的野心到底有多大。”说到这,无为大师面现悲天悯人之色。

    随后,无为大师道:“贫僧虽然不会搏斗技巧,但却自个琢磨出一套洗髓之法。能将人的骨骼,气血之力发挥到极致。贫僧看那沈少和基地的首领,之所以能傲视天下,怕是也参透了这门终极洗髓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中闪烁过兴奋的光芒,道:“您既有这等秘法,当日在旧金山怎么不干脆交给我?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翻了个白眼,道:“当初施主可没想加入造神基地,既然不想参与是非之中,贫僧自不会教这杀人之法。”

    当下也不再多说,无为大师开始以身演示洗髓法。一般的洗髓法都是固定的呼吸吞吐法门。而无为大师却是全身骨节在动,而且脚步按天罡禹步的步法走着。这样能明显的让身上的气血自动旋转,沸腾,如一个太极印一般。各种繁复的大手印,站桩之法配合。骨关节抖动之间,让整个仓库的地面都微微震动,而且发出噼噼啪啪的骨关节声音。

    洗髓洗到这个地步,可算是猛烈至极了。陈志凌看得目瞪口呆,暗想大师说这门洗髓法难怪能挑战人体极限,进行大换血,大造血了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足足演练了半个小时,这半个小时里。陈志凌觉得自己浑身舒畅,血液流动,连因为杀目幕大师而燃烧肝脏的内伤也全数好了。他仔细看无为大师的手印,桩法,努力的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良久后,无为大师收功,他的气色显得红润,印堂发出亮光,整个人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。“施主,你觉得贫僧这门洗髓法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