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章 以杀止杀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知道他们两的意思,便对井上荣光道:“把你的手机拿来。”

    井上荣光那里敢反抗,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陈志凌将手机递给宁歌,用中文道:“走远一些,不要波及到这里,如果有意外就打电话到这边的座机上,实在不行,记得发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是,队长!”

    “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宁歌与铁牛出去后,井上荣光想到什么,颤抖的道:“他们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杀人!”陈志凌如实回答。井上荣光瘫坐下去。

    宁歌与铁牛出了井上荣光的家,两人从包裹里取了黑色衣衫,套上尼龙丝袜,展开身法,很快便出了小巷子。

    一直杀到天微亮,两人方才浑身是血的返回了井上荣光家中。

    井上荣光夫妇抱着女儿进了卧室,田雅琪负责看守她们。陈志凌随意的坐在榻榻米上,面前的桌子上,有清酒和螃蟹火锅。他喝着一杯清酒,一直坐在这儿,耐心等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大厅,浑身是血,身上的杀戾之气刺得陈志凌皮肤生疼。

    陈志凌见状,脸色肃然,道:“过来!”两人不解的在陈志凌面前坐下。

    陈志凌闭上眼睛,配合真言术,念出镇魂经文。如此半个小时后,宁歌与铁牛的神态方才显得安详起来。“去洗个澡先,然后一起来吃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们四人都是精力旺盛之辈,不睡觉也没关系。倒是早上时,井上荣光夫妇显得非常的疲惫。野田信子做了丰盛的早餐,几人围坐着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志凌特意让井上荣光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里画面出现,便是一幕幕血腥屠戮。井上荣光夫妇看得脸色惨白,几要呕吐。田雅琪也受不了,看陈志凌三人的目光如看魔鬼。而陈志凌三人则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主持人的日语陈志凌他们自是不懂,但是看着他们义愤填膺,痛心疾首的模样,不用猜也知道他们是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白天的大阪非常的美丽而辉煌,地下街街道纵横交错,商店、餐馆、酒吧、影院林立。一条人工地下河穿流其间,花圃、林园、群雕、喷泉、华光、水花相互辉映,小桥卧波,瀑布飞泻,景色优美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血案,迅速震惊整个大阪市,乃至全岛国。岛国民众愤怒如海潮,强烈要求政府迅速缉拿凶徒,还死者一个公道。大阪府知事田中下彻,以及大阪市长服部为此召集官员,警察署进行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是夜,大阪市全部自卫队,警察署出动,处处严密防守,警戒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,血案继续发生十桩,并有十八名自卫队警察被杀。

    大阪市民众人心惶惶。许多岛国武士闻讯聚集在一起,赶至大阪。岛国政府,也派出特遣部队前往大阪。

    经过民众的同意,警察署与自卫队对大阪市展开地毯式的搜索,家家户户都自觉开门,让警察进屋搜索。

    这样的搜索,陈志凌他们避无可避。下午的时候,在警察还没搜来之前,陈志凌狠下心来,将井上荣光一家全部杀死,然后四人光明正大的进入主街。

    他们好歹也是岛国人的样子,分开后也不会觉得太怪异。融入人流之中,警察们也是无法知晓。后又重新集合,找了一家被警察已经搜过的独立的庭院,闯入进去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毫无目的性的残忍血案,大阪市的警察们束手无策。大阪市的民众们展开游行,谴责政府不作为,谴责凶徒残暴。在这样的情形下,大阪的市民们晚上已经不敢待在家里,都自发的聚集在广场上。

    而面对这一连串血案,岛国政府的高层们,知晓兴国小组行动的高层们,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他们忍不住颤抖,华夏的报复来了。

    岛国副首相jz明白,能允许这种行动的,非华夏的大佬,乔振梁莫属。私下里,通过种种关系联线到乔振梁乔老,恳请停止这场屠杀。乔老则表示完全不懂首相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华夏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,绝对不会去先挑起事端,更别谈屠杀。”乔老如是回答。

    jz一听这话,就更加肯定了这场行动是华夏的报复。他隐晦的表示,道:“之前就算有所冒犯,现在也应该扯平了,希望双方都拿出诚意来和平解决此事。否则相互伤害下去,那损害的是双方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威胁意思很明显,你再不停止,别怪我也继续去你家里屠杀。

    乔老冷冷一笑,道:“如果首相先生没有别的事情,那我就要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jz没想到乔振梁如此强硬,呆了一下,而那边却已经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真要也派人去华夏以杀止杀么?”jz心中叫苦,现在岛国武术界因为伊贺真木的死,已经更加的萎靡。根本派不出像样的高手。况且比杀人,华夏人口那么多。自己这边那里跟他们比得起。

    在往上修行时,每进入一个境界前都会有魔障。这个魔障,是来自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陈志凌每天晚上都要给宁歌和铁牛念镇魂经文,镇压他们的戾气。不是他们不够铁血,若要他们去与敌人生死搏斗,杀人如杀鸡,那可以完全没有问题。但这样的扭曲自己内心,做着连自己都觉得残忍的事情。在杀伐与良心之间,终于陷入一种极度的扭曲。

    田雅琪基本上成了四人中的摆设,她号称是国安最出色的成员之一,却只会在陈志凌他们杀人后一脸苍白,大吐特吐。

    田雅琪冲到陈志凌面前,怒声道:“队长,够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就够了?”陈志凌睁开眼,平视田雅琪,道: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还。他们在东江杀两百多人。我们现在才杀了多少,三百不到。我告诉你,还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畜生,但我们不是。”田雅琪痛苦至极,道:“难道我们被狗咬了一口,就要咬它十口?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不管是人还是畜生,都不是屠戮平民的理由。他们既然做了,就要接受这个代价。”

    田雅琪道:“但他们至少还会挑强者,磨练修为。否则以他们的本事,不去挑衅你,如何会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所以说,他们犯过的错误,我们绝不会再犯。我们不是磨练修为,是报仇。难道你希望宁歌他们去挑战军队,被杀?”

    田雅琪痛心疾首,道:“已经够了,队长!难道你就不会做噩梦?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中厉光一闪,道:“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教老子,忘了你奶奶是谁杀的?这个你可以忘,关我屁事。但是我不会忘了他们是怎么杀我们的平民的。刘兰一家,被他们折磨了半个月,他们当着刘兰丈夫的面玩弄刘兰,最后我还要看着刘兰自杀在我面前。我告诉你,我在刘兰的尸体前时就告诫过自己,若有一日,让我来到这里,我绝不会对他们心软。我要杀到他们后悔为什么要赶轻易去惹我们华夏。全世界这么大,什么地方不好挑,次次都选中我们国家,因为什么?就是因为你这样善良的傻逼多了,别人才会一而再,再而三的来挑衅!”

    田雅琪被骂地几乎懵了,陈志凌站了起来对田雅琪道:“你知道他们心里的压力有多大吗?他们杀人就不难受,就你是好人心肠?你连一个人都不敢杀,所有的罪过,所有的孽都是他们在承担,你有什么权利在这里委屈,指责?他们是铁打的战士,现在若不是我每天帮他们念镇魂经文,早就把自己都杀崩溃了。但是他们从来没想过退缩,因为他们知道,血仇还须血来偿!”

    田雅琪所有的气势都馁了下去,无力的瘫坐下去。陈志凌也觉得对她一个女子来说,这样的连续血案,她所承受的压力太大。不过来之前,自己就警告过。是她和海蓝信誓旦旦说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宁歌与铁牛分别从房间里出来。宁歌的目光犹如野兽,仓皇,杀气浓重。在他身上,已经找不到属于一个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铁牛一直是爽朗的性格,却也因这几天所做的事情,变了一个人似的。沉默,寡言,眼睛血红,甚至不敢看阳光。

    “她们····呢?”田雅琪看他们两人都有些畏惧,忍不住苍白着脸色问。

    “杀了!”宁歌狞笑,脸形扭曲。田雅琪看向铁牛。田雅琪倒退几步,来到陈志凌面前,哀求道:“队长,收手吧,再这样下去,他们两个就毁了。你要他们以后如何自处,以后还能睡上一个安稳觉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