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苦行僧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这一出手,乃是陈志凌毕生修为,快,狠,毒!他相信,即便是伊贺真木在眼前这样不防备,也绝对躲不过。一爪抓出,沈怜尘目光平和,向后一蹦,面对陈志凌凶猛攻击,她身子一斜,脚陡然顿住,往前一蹬,好像山羊在陡峭的岩石悬崖上面奔腾纵跳,几乎是贴着陈志凌的拳风,神奇的穿梭过去。这一招发力隐蔽,出力无形,令人防不胜防。陈志凌完全没想到,她的退是为了进,而且闪烁的身法诡异灵活。

    闪避起来,无影无形,没有痕迹。陈志凌脑海里出现四个字,羚羊挂角。他心中一凛,少林象形拳的香象渡河和羚羊挂角都是绝顶身法,本来在很早前就已经失传了。没想到如今却都被陈志凌碰上了。

    沈怜尘接着跟陈志凌讲解了两遍羚羊挂角的妙门,陈志凌天资过人,很快就领悟到了其中的精髓。

    教会了陈志凌羚羊挂角,沈怜尘又教了他一门养肝脏内伤的站桩之法。只要依照她所说的站桩法,让血液归窍,内伤三天之内就能完好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沈怜尘松了口气,道:“沈门的的势力在国内,无人能撼动,洪门不行,我更不行。现在只能避其锋芒,我在西伯利亚有自己的根据地,那里的武装力量可以保护住你的家人。沈门对你现在没有防备,明天让你妹妹先跟我去西伯利亚。等我们慢慢筹划好后,你再带走你的小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一惊,他舍不得妹妹。但是对将来的腥风血雨他已经有所感觉。妹妹在这边,就是他的死穴。他也绝对相信沈怜尘,当下郑重点头。东盛一大摊子事情,加上叶倾城是沈门暗中关注的焦点,一旦做出动静,怕是连沈怜尘都要被牵累,所以现在只能先撤走陈思。两人就将来的安全撤退路线商量一番后,确定稳妥,没有问题后。陈志凌便先与沈怜尘道别。

    他如何能不急着回去,明天妹妹要走,今天就是与她最后相处的日子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吹拂在佳悦俱乐部的办公室里。陈思与叶倾城虽然明知道陈志凌有了高人相助,但心里总是不可避免的担心。

    唐佳怡与伊墨遥倒不会无聊,俱乐部里可以玩乐的场所很多,游泳池,台球室,棋室,桑拿房一一都有,还有顶级的特殊服务,针对男性也针对女性。不过这两位是不需要的。在佳悦俱乐部,只要你能想到的享受,几乎都可以实现。否则也不会被称为东的顶尖俱乐部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回来的消息一传出,他的妹妹和一帮红颜知己全迎了出来,包括江云,周平这一众手下。

    陈志凌此刻身上的白色衬衫还有残留的黑色烟灰,显得有些狼狈。没错,他虽然洗了一次,但是白色的衬衫,以他的手艺,显然是洗不干净。不过他的目光很从容,面对大家期盼询问的目光,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不用再担心,伊贺真木已经不足为惧,我们东盛无人可撼动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显得自信强大,让众人全部松下心神来。陈思走上来拉住陈志凌的手,欢喜无垠的道:“哥,先去洗澡,我给你放洗澡水。”陈志凌点了点头,向众人打过招呼,便牵着陈思的小手,往他私人浴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陈思不由自主的挽起他的胳膊,道:“哥,我们好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,我有些怀念以前,我给你做好饭,就我们两个吃的日子。”陈志凌心中一动,道:“我们今天回老屋去住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哈,我就这么一说。”陈思心里感动极了。自己的哥哥如今已经有了这样的地位,但自己永远是他的心头肉。她随即道:“老屋里那么久没收拾了,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没有多说,陈思给他先放好洗澡水,找来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洗澡出来,陈志凌换上一身干净衣服。黑色t恤,牛仔裤,平板运动鞋。头发上抹了啫喱膏,让每一根发丝竖立如针,看起来英气勃勃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虽然有洗衣机,但是陈思还是坚持给他手洗。在浴室外面,陈志凌就坐在对面,看着浴室里,陈思给他洗衣服的模样。她的表情认真,却又带着一丝丝的满足和欢喜。陈志凌想到什么,打了个电话给江云,吩咐江云去将他的老屋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陈思洗完衣服后,陈志凌带着她步行去逛街。只要她喜欢的,陈志凌就全给她买。本来陈思是想喊叶倾城一起出来的,但是陈志凌阻止道:“今晚就我们两兄妹,谁也不要。”陈思确实向往单独跟陈志凌待着,当下幸福满足的挽住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买了阿根达斯给陈思,陈思便要他也吃,陈志凌本不想吃,但是陈思执意。他自然也顺着她。陈思便乐得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夕阳下,兄妹两人吃着冰淇淋,像是回到了小时候。随后陈志凌跟陈思去挤公交车,一起坐到东江高中。高二的学生还在补课,所以校门没关。两人顺利进去,逛完高中后。天色已经暮霭,陈志凌继续带着陈思去看天桥下的京剧演出,路过广场,广场的喷泉四射,水花如珠。很多老大妈们在最炫民族风的节奏下欢乐的跳着。

    广场正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屏幕,正在播放着广告。置身于这样的闹市,陈志凌的心却宁静异常,没有一丝的动摇。这都是因为他的大势融入了凌云大佛的势。

    他不用出大势时,与平常看不出什么两样。只有在想动手时,才会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逛完广场,两兄弟去旁边的书店看了会书,接着去了夜市摊,吃了陈思一直喜欢的麻辣烫。

    他想将所有的好都给陈思,满足她的所有。

    至于她要喝的仙药,目前已经没那么大的依赖。再加上为了保险,陈志凌早买了三瓶。况且即便是在任何地方,乌鸦那位神医也是包寄的。

    当陈志凌带着陈思回到老屋,看着干净整洁的大厅时,她的美丽的眼睛不可自觉的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刚才吃的很少,我给你做一顿饭吧。”陈思说。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好!”陈思还来不及欢喜,随即愁眉道:“没有食材,也没有调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超市还没关门,我们去超市!”

    这顿饭一直到晚上十点方才做好,陈志凌吃的很用心,吃的一滴也不剩。吃完后,陈思便收碗进厨房清洗。陈志凌坐在沙发上,等着陈思出来。他在考虑怎么跟她说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思擦干手后,走到沙发前坐下。陈志凌凝视她恬淡美丽的容颜,突然觉得自己的妹妹是这样的乖巧美丽。当初她还只是三岁的小孩,怎么一转眼就这么大了呢?

    “哥,说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志凌微微一怔,道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思鄙夷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拜托,哥你这么厉害,好歹我也是你亲妹妹,智商也不会隔那么远吧。你今天对我这么好,让我有种错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错觉?难道我一直对你不好么?”陈志凌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被你卖了,明天你就要把我送走,所以才···”

    陈志凌忍不住伸手敲了她个爆栗,道:“说什么傻话呢,你能卖出什么钱,论斤称,充其量也才卖一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陈思鼻子都气歪了,道:“哪有卖美女是按斤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,陈思,我是有正事要跟你说。”陈志凌正色道。陈思微微颤抖了一下,道:“嗯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组织了一下语句,道:“对不起,全部都是因为我的自私。”陈思主动靠上前,挽住他的胳膊。两兄妹实际上这么多年,聚少离多,所以从来不会因为什么事情眼红。在陈思眼里,陈志凌就是她的天,她的一切。道:“哥,你不许说对不起,我是你妹妹啊,不管你做了什么样的决定,你都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下一暖,反握住她的柔夷,凝视着她,道:“以后,我们都不能在中国生活。我会努力让我们回来,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陈思微微失色,道:“是因为你不能对付那个岛国人,所以我们要逃走么?”陈志凌摇头,道:“不是,那个岛国人不足为惧。我们以后的敌人,是沈门。沈门你应该听倾城说了对吧?”

    陈思点点头,道:“嗯!”

    “明天,你先跟一个人离开国内,我在这边打点好一切,就带着倾城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走?”饶是陈思有心理准备,闻言还是有些无法接受。故土难离,让她跟陌生的人去陌生的地方,她如何能不害怕。但只是一瞬,她便勇敢的点头,道:“嗯!”

    她的懂事也陈志凌心疼万分,安慰道:“你不要怕,带你走的人是我的好朋友,她会照顾好你。我也一定会很快赶过去跟你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嗯,哥,我不怕!”

    这一晚,陈思在陈志凌怀里躺着,两人基本没怎么睡,聊了很多以前的趣事,以前有赵正义在,他们无忧无虑。陈志凌也有些感慨,将来的日子,到底会有多少战斗等着自己呢?不能停,唯一要安静下来的法子,那就是到最强的地步,让所有人都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陈思便带齐衣物证件,上了沈怜尘和朱浩天的布加迪威龙。陈思与叶倾城依依惜别,随后,陈思紧紧抱住叶倾城,之后又抱住陈志凌,然后勉强带出笑容离开。至始至终,她表现的坚强文静,没有掉一滴泪。

    陈思上车后,陈志凌透过车窗,对立面戴着墨镜,雍容优雅的沈怜尘道:“拜托了!”沈怜尘淡淡点头,道:“我会把她当自己妹妹来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陈志凌站起。陈思冲陈志凌和叶倾城挥手,随后,车窗关上,布加迪威龙轰动引擎,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切,是发生在佳悦俱乐部的外面。待车子开走后,叶倾城有些惆怅,但多的是激动。因为陈楚真的已经在实现他的诺言,他在行动。

    由于这是外面,两人也必须保持冷漠的样子,什么都没多说,便转身进了佳悦俱乐部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里,陈志凌给叶东打了一个电话。他将自己的抱负和想法说了出来,叶东呆了许久,随后道:“倾城与沈门少主订婚,我本就很不愿意。现在既然你有法子,我没意见。我也活了这么多岁数,我愿意陪你冒这个险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东哥!”

    “还喊东哥,傻女婿!”叶东的声音开朗了很多,他一直因为女儿的事情憋屈。而且他也知道,沈门少主不可能和叶倾城结婚。不过是一个恶心的男宠张美喜欢倾城,便这样来禁锢女儿一身,他如何能不恨。更关键的是,叶东相信陈志凌。从当年第一次见到陈志凌,陈志凌从来没让他失望过。

    陈志凌嘿嘿傻笑了下,要他突然改口喊叔叔之类的,还真喊不出口。随后,陈志凌要求叶东和陈静为了安全起见,也先赶往西伯利亚。叶东欣然应允。

    在得知女儿有希望得到幸福后,叶东拥着娇妻陈静久久不放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琐事后,陈志凌开始安心养神,备战明日晚上的生死擂。

    这场生死擂,牵动了佛山武术界的武术家们的心,知名的武术家,不知名的高手全部跑了过来。海蓝也给陈志凌打了电话高度关注,陈志凌回答没有问题后,海蓝便也放了心。因为陈志凌一向说没问题,那就绝对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在赵连信给他安排的别墅里,一直盘膝静坐,他不吃肉,不喝酒,不看电视,犹如一名苦行僧一般。也只有对武道虔诚执着,才会有他这样的成就。次日,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处在偏僻地区的地下斗场灯火辉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