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5章 实战家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现在你该告诉我,你那天为什么突然不跟我订婚了吧?”陈志凌握住她的柔夷,轻声问。

    叶倾城身子一颤,心中天人交战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陈志凌察觉到她的变化,微微一凛。“你先答应我,绝不冲动!”叶倾城知道瞒不下去了,于是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!”他顿了一顿,有些无语的道:“怎么你总觉得我是那种没有大脑,乱冲动的莽夫?”

    叶倾城一呆,陈志凌给她的印象确实一直都是冲动而正义。她现在仔细一想,好像每次无论他怎么冲动,却都将事情完美而快速的解决了。这样一想通时,美眸一亮。

    当下,叶倾城将沈门张美的事情说了出来。她尤其着重交代了沈门的势力,沈门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沈门!”陈志凌眉头紧皱,道:“我知道沈门,这个门派可算是百年基业,与洪门并列,甚至已经超过了洪门。里面的高手很古怪,现在看来,他们应该都是从造神基地出来的。上面一直想铲除他们,但是都被他们武力震慑住,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闻言更加忧心。不过片刻后,陈志凌眉头一舒,吻了吻她的脸蛋儿,道:“惹不起,我们躲得起,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安排,等我安排好后,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到国外。到时我们可以买一个小岛,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你不要把沈门想得那么可怕,他们的势力还只在国内和邻边几个小国家,我们走远一点,保证他们永远也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的话瞬间给叶倾城勾勒出了一片生机和一个美好的未来。她高兴之余,又不免担忧,道:“为了我一个人,让你们都陪着背井离乡,这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都在一起,在那儿不是待。”陈志凌柔声宽慰她。

    故土难离,若不是没有办法,谁也不会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。但要陈志凌看着叶倾城不开心的嫁给沈门的张美,他自问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想太多,相信我,我会尽快联系你爸爸,将一切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叶倾城心中虽然还是不安,但陈志凌的承诺还是让她心情开朗了很多。只要一想到将来要跟张美一起,她就觉得自己有如在地狱一般。

    “沈门!”陈志凌想到那个可怕的家族,他只有逃离的念头。面对沈门,国家机构都要忌惮,何况是他!

    对于陈志凌的幸福美满,那么标准衙内高俊则是非常的不爽。他的老爸在外面给他买了一栋房子,这房子平时都是高俊带各类女朋友回来过夜的地方。他自在佳凌酒杯被掌掴,灌酒,下跪后,出了佳凌酒吧,便与那些衙内各自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从山巅欣赏过日出后,陈志凌便送叶倾城回了别墅。他与叶倾城约定好,现在还不露出任何异常,就跟前段时间一样。等陈志凌将一切都谋划打算好后,就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陈志凌和叶倾城的秘密,叶倾城的神色比之以前,明显多了丝轻快。生活,无论多苦,只要还有希望就能展露笑颜。最怕的就是,看不到一丝希望,那样会让人想要疯掉。前段时间的叶倾城就看不到一丝希望。至少现在,陈志凌给她勾勒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叶倾城跟陈思之间没有秘密,她也担心陈思不愿意离开华夏,当下陈思说了。陈思听后却意外的欣喜异常,老实来说,这段时间她也一直替叶倾城难过。现在有了一个美好未来,她怎能不高兴。她跟叶倾城都觉得,只要有陈志凌在,一切的苦难都降临不到她们的头上来。

    叶倾城见陈思这样的反应后,也落下了心头的大石。

    陈志凌虽然对陈军总是跟叶倾城打小报告有微词,但以他的胸怀,自也不会为难他。只是交代他,密切注意那帮公子哥的动向,如果他们敢有什么小动作,哼哼,就别怪我陈志凌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高俊这几天很窝囊,很不快乐。

   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高俊还会做噩梦,梦见陈志凌那个恶魔,冷酷的命令他跪下,他只有战栗的份儿。

    高俊骄傲了十几年,这样一下被陈志凌的打击,他怎么也走不出来。他迫切的想报仇,却又怕陈志凌的手段,心情简直矛盾煎熬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高俊在床上熟睡。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了,是何涛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俊哥,想不想报仇?”何涛语音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高俊眼中放出寒光,道:“废话!”顿了顿,道:“不过你应该记得我的提醒,那个人不简单,没有绝对的把握,绝对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俊哥,这个我当然知道,你先到星辰俱乐部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高俊挂了电话,心情有些期待与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晨间的阳光格外的明媚,高俊开着他的nz,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星辰俱乐部。杭国伟,何涛他们一众公子哥全部都在星辰俱乐部。高俊到时,他们都出了来迎接。高俊被众星捧月的迎接进了星辰俱乐部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故弄什么玄虚?”高俊一边走,一边问身边的何涛。

    “俊哥,让你见见一个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高人,那儿找的。别是什么坑爹的主,我说过,那个人不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俊哥,兹事体大。我们不会拿自己性命来开玩笑的,况且,即使这位高人不成,那个人也没办法迁怒我们。我们就是牵线搭桥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何涛所说的高人在星辰俱乐部的马场里,星辰俱乐部最富盛名的就是这个马场。

    那位高人一身白袍,身材清瘦,年岁看起来在四十之间。此刻正坐在马场外的遮阳伞下。他安静的坐着,正茗着一杯功夫茶。

    “岛国人?”高俊一眼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俊哥,管他是什么人,能帮我们干掉陈志凌那个杂种就行。”

    高俊嗯了一声,随着何涛他们一起上前。来到高人面前后,何涛毕恭毕敬的冲那位高人道:“伊贺先生,这位是我们俊少。”又向高俊道:“俊哥,这位伊贺先生是岛国武术界,实战第一的伟大武术家。这次来华夏,就是想与陈志凌一决高下,可惜陈志凌那个缩头乌龟,一直不露头。伊贺先生联系不上,所以才辗转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伊贺先生,您好!”高俊表现的温文尔雅,伸出手来。伊贺真木站了起来,也客气的跟高俊握手。高俊眼光打量伊贺真木,觉得这个岛国中年人看起来并无任何特别之处,倒是眼睛显得特别的亮。

    两人一握即分,高俊对伊贺真木已经失望。`因为面对陈志凌时,他能感觉到陈志凌即使外表再温和,但都可以感受到陈志凌内心的凌厉和强大。而这个伊贺真木,太弱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挑战陈志凌?”高俊与伊贺真木入座后,高俊向伊贺真木问。

    旁边的几个公子哥也各自找了座位坐下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的汉语很标准,当下淡淡点首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?就凭你是所谓的岛国第一武术家这个名号?”高俊眼里放出寒光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微微一怔,随即淡淡一笑,道:“先生如果不相信我的能力,我是可以演示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演示?”高俊来了兴趣,众公子哥也是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站了起来,道:“你们去选一匹最烈最壮的骏马,然后用火点燃它的尾巴,我若一秒钟之内不能将它制服,我立刻转身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一秒钟制服发疯的烈马?”这个说法说出来都有些像是天方夜谭,怎么可能,根本就是非人类的。

    高俊眼里闪过异光,看向伊贺真木,觉得这岛国人说话间语音淡淡,像是有天大的自信。他点了点头,道:“好,你若真能一秒钟内制服烈马,我便信了你。”顿了顿,道:“何涛,你去安排!”

    此时是上午十点,阳光开始散发出炎热的气息。马场是被围墙围住的,伊贺真木一身白袍,端坐在场地中央。何涛安排专业的人过来,并牵了一匹黑色精壮的骏马过来。

    俱乐部的老板当然是不同意这么做,但是高俊发话,他也不敢不从。此刻小心翼翼的陪着场地外的高俊,心中祈祷千万不要弄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高俊也扬声冲伊贺真木道:“伊贺先生,如果没有这个本事,就请你不要徒然冒险,如果真闹出什么人命,我可不会为你负责!”

    伊贺真木与场地外的高俊隔了三十米之远,所以高俊喊话需要放开嗓门。而伊贺真木只是淡淡道:“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你多虑了。”他的声音很淡,却似乎有种穿透力,很清晰的传到高俊耳里。高俊微微变色,意识到这个伊贺真木可能是真正的世外高人。

    何涛等人怕被骏马误伤,已经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黑色骏马的肌肉雄壮,皮毛油亮。伊贺真木就这样端坐在黑马的前五米处,如入定的老僧。

    饲养员虽然与黑马有感情,但是老板的意思必须照做,当下忍痛在黑马的尾巴毛发上淋了汽油,然后隔开一定的距离,将一根点燃的火柴丢了过去。火柴顶端还有红光,在空中洒出漂亮的抛物线,然后准确的落在马尾上,汽油混合尾巴,轰的一下,火光敞亮。黑马本来祥和,这下受惊,目光惊慌暴烈,后蹄一蹬,前蹄扬起,如一道闪电一般狂猛的冲出,冲向正面盘膝的伊贺真木。

    一瞬间,黑马已践踏向伊贺真木。这残忍的一幕众人都睁大了老眼,他们就是想看下,伊贺真木到底有什么神奇。在那一瞬间,众人根本没有看清,只觉眼前一闪,等看清时,那匹黑马被伊贺真木夹住两只前蹄,另一手托住骏马的腹部,将它活活举了起来。骏马尾巴还在燃烧,后蹄在空中剧烈奔腾,马头撞向伊贺真木。伊贺真木突然张口,一道白色气剑自他口中疾射而出,射在骏马的头上,疯狂的骏马瞬间安静下去,头一歪,死了。它的眼睛,耳朵开始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而伊贺真木依然盘膝坐着,就这样静静的举着接近六百斤的黑马。

    高俊一行人陷入集体石化中,这家伙,逆天了!大家都围了上去,尤其是高俊看到黑马致死原因是因为伊贺真木吐的一口气时,他看伊贺真木已经有如看神人了。

    随后,高俊一行人对伊贺真木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。高俊特意将伊贺真木请到了俱乐部的咖啡屋里入座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面对高俊一行人的敬佩献媚,则始终保持淡淡的神情。当高俊问到伊贺真木是否了解陈志凌,是否能稳胜时。伊贺真木平静的眼波里出现一丝厉光,道:“陈志凌是化劲修为,气血不能抱团,没有找到自己的精神,他的拳法凌厉刚猛,却少了一层浩瀚的大气,我要杀他,十秒之内!”

    “行,伊贺先生稍待,我们几兄弟商量一下,尽快给您安排!”

    对于伊贺真木的出现,高俊简直觉得有种瞌睡时被人送上了枕头。

    由何涛安排好伊贺真木的住行,高俊几人则在俱乐部的休息室里商量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高俊对陈志凌有种本能的畏惧,即使伊贺真木如此强大,他也还是给自己留了退路。对众公子哥道:“要想个办法,让陈志凌跟那个岛国佬打一个生死擂,我们表面上不掺和进去。到时即使那个岛国佬被陈志凌打死了,陈志凌也怪不到我们头上来。”顿了一顿,道:“你们去查一查,看看陈志凌最近会不会出席什么公众场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俊哥!”众公子哥对高俊一向信服,他说什么当然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公子哥们能量极大,很快,三个小时之内就查出来。三天后,东盛贸易运输公司成立十周年。在京东大酒店举行了一个商贸酒会,届时,各界名流都会赏脸参加这个盛会。而陈志凌作为背后的大老板,到时一定会出席,开第一瓶香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