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章 服软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咱们把土埋进去,填实一点,不然达不到效果。”陈志凌面色淡漠,说着地同时,将外面的土往坑里推。铁牛与宁歌上前帮忙,伊墨遥则安排刑警在两边封锁,免得有路人经过,吓着了路人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心中发毛到了极点,敢死是一瞬间的血勇,这样的慢慢看着自己被别人玩死,则就是另一种滋味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边埋,一边道:“我这个法子,有点恶心。待会真用时,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,尤其是伊墨遥你,最好别看,不然我怕你以后都不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铁牛与陈志凌配合多年,自然知道现在要怎么配合他,当下笑骂道:“操啊你,到底卖什么关子?不就是玩死他么,能有多恶心,我们这几个人,谁手上没几条人命啊。对了,伊队长,你杀过人么?”说完笑吟吟的看向伊墨遥。

    伊墨遥毕竟是个女子,眼下被这种氛围弄得心里毛草草的,她脸色微微发白,道:“杀过两个逃跑的毒贩。”铁牛转头冲宁歌道:“宁队长,你呢?”

    宁歌漫不经心的道:“在越南的边境上,干过不少仗,要真算的话,我记不住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。”顿了顿,问铁牛,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铁牛正欲回答,陈志凌截口道:“好了,大家别说了。免得这位岛国兄弟以为我们在恐吓他。你们都杀过人,但是绝对没像我今天这样杀过。杀人是一门艺术,怎么杀的妙,读书时化学一定要学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小田映红已经被掩埋的只剩头颅和脖子在外面,陈志凌先找宁歌要了军刀,在小田映红的后脖子上慢慢划开,跟做精密的手术一般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嘴唇发青,他从心里已经感受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陈志凌接着晃了晃手中的水银,冲小田映红道:“这东西你一定认识,水银,吃一点人就死了。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它另一个作用。是这样的,我会先把水银灌进你脖子里,然后水银会渗透到你身子里。因为你被埋在了地上,所以,待会你在水银作用下,会不知不觉的往上拱。你现在还是人,但待会拱上来时,就会成为一个白花花的肉球。”说到这,看向伊墨遥,微微一笑,这笑容极其残酷,道:“伊警官,到时候,你会看到很有趣的一幕,因为这个肉球还是活的,还会滚动。更精彩的就在后面,将那一桶热水,往这肉球上···轰的泼下去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啊····”伊墨遥脸色惨白,忍不住就想要呕吐。“你别说了,我先走!”她知道自己绝对接受不了这个场面,于是逃也似的离开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额头上汗水涔涔,眼眸子中呈现出极度的恐惧,陈志凌再度晃了晃酒瓶中的水银,笑眯眯的对小田映红道:“反正你还挨着不说,你也没用了。你们对我们的老百姓这么残忍,我将你剥皮也不算过分,对么?”说完,扒开酒瓶的塞子,一手稳住小田映红的头颅,准备往他脖子里倒水银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恐吓,只要小田映红不妥协,陈志凌不介意对他残忍一回。那怕这个刑法如此的不人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····”小田映红在最后时候,突然尖利的叫了起来,瞳孔里全是恐惧的光芒,额头上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宁歌以及铁牛长松了一口气。将小田映红从土坑里弄了出来,再度送到审讯室里。新的一轮审讯开始,陈志凌先警告小田映红,道:“别想耍任何花样,我们如果按照你说的地址抓不到人,你不会有任何侥幸!那个坑还给你准备着。”顿了一顿,语气一缓,微微一笑,道:“其实我还真希望你能说谎,给我一个可以将你剥皮的理由。”说到最后,眼中是森严的光芒,让人看了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打了个寒战,他的心理防线已经被彻底击破。陈志凌审讯起来,他立刻知无不言,到底有没有言无不尽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根据小田映红的口供,这次来东江,岛国一共出动了十名最出色的化劲高手,是奉了岛国第一实战高手,松涛馆的馆长伊贺真木的命令,前来华夏磨练修为,以求达到丹劲!此次行动,代号为兴国!

    十人之中,有一名队长。队长代号为屠龙,专门负责制定计划。十人之中的联络方式都是单线,类似华夏的传销联络。也就是说,小田映红与吉利丰芎两人为一队。他们只能联络向他们传达消息的小野队。

    小野队是由小野信长,石井景园两名年轻高手组成。

    待小田映红说完后,陈志凌与宁歌,铁牛,伊墨遥都是皱眉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,白色刺眼的探照灯将小田映红的脸蛋映照得惨白异常。这时的时间是凌晨两点,陈志凌四人在灯光后面的阴影下,这样子无形中给小田映红一种深深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陈志凌凝视小田映红,目光在暗色下,散发着寒人心魄的光芒。小田映红初始还恨陈志凌,现在看到陈志凌就全身发抖。陈志凌上前,坐在审讯桌上,拍了拍小田映红的肩膀,笑眯眯的道:“这么说来,我们还是没办法抓到你的同伙。你说了半天,对我们一点帮助都没有啊!”微微一叹,冲宁歌与铁牛道:“算了,不耗费无用功了,带他进坑!”

    小田映红闻言大骇,急忙道:“等等,我有办法,我有办法引出小野他们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岛国这次行动非常的狡猾。他们的联络方式是用的最土的信号弹联络。而在这种高科技的年代下,这种信号弹联络则最是让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手上有个在旧货市场买的手机,他先在指定的地点,约定的时间放了一个紧急求救的信号。随后便是耐心等待小野那边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的手机早被专业的人员来做了监听系统,这个时候,陈志凌,伊墨遥,宁歌,铁牛,以及专家们租用了附近小区的一栋三居室。这三居室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,听说陈志凌他们是为了抓住最近血案的凶手,当下便非常的配合,给他们腾出了大厅的位置,以便工作。

    中年夫妇给大家泡了热茶,也跟在旁边守候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众静默非常,小田映红的手机放在茶几上,大家都紧张的等待着小野队的电话。

    气氛凝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是凌晨三点。就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,伊墨遥接到了刑警同事的电话,在园林路,六名戒严的武警遭到了凶手割喉,与之一起的还有一名白领女士。这名白领女士是从酒吧出来,开着自己的奇瑞,结果被岛国人盯上了。

    白领女士被杀,旁边四个大字,血债血偿!听到这个消息后,众人双眼血红,怒不可遏。陈志凌上前冲着小田映红啪的就是一个耳光。小田映红意志被击垮,这时与普通的可怜虫没什么两样。被陈志凌一掌打的血流满面,他这凄惨的模样却没有引起任何人同情。就连那对善良的中年夫妇都跟着应和了一声,打得好!

    “屠龙?兴国?你们也好意思用这四个字?”陈志凌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愤怒归愤怒,众人也意识到,必须尽快将这帮岛国人消灭掉。不然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的无辜民众受到残害!

    三点十分的时候,静默中,茶几上的手机终于响了。“接,按免提!”陈志凌寒声命令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颤抖着按下了免提,那边立刻传来一串纯正的日语。小田映红看了眼陈志凌,眼中闪过畏惧,也用日语说了一通。日语众人听不懂,不过这个时候,陈志凌已经请来了日语翻译。日语翻译是一位大学女教授,四十来岁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极力表现的自然,滔滔不绝的说到一半的时候,那边突然留下一句冷冷的日语,然后啪地一下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不由愣住,看了眼陈志凌,用中文畏惧的道:“我····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陈志凌呵斥道。然后随众人一起,都看向那位翻译女教授。

    女教授脸色严肃,开始翻译。

    小田映红的原话是:“小野君,对方来了高手,吉利君在磨练修为中不幸被捕,已经服毒自杀。我的胸口要害中了一枪,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,我需要你们的帮助!”

    小野信长的回答是,难道你忘了队长的命令?然后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命令?”陈志凌喝问小田映红。小田映红嘴角泛起苦涩,道:“受伤者,以武士道精神,剖腹自尽,不得牵连其他队友!”

    好残酷!这些岛国人不止对敌人残酷,对自己竟也是如此残酷。只是这样一来,小野信长这根线又要断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专家惊喜的道:“对方的号码是家庭座机!”

    陈志凌众人大喜!

    紫金苑小区这个名字很豪气,但其实里面的住户都是普通的白领一族。每栋房子也只在六十万元之间,里面的保安系统自然也严格不到那里去。白天两边的门卫都只有一个保安执勤,平时有陌生人进入,保安也不会过问。到了凌晨过后,就会锁上大门,外人不得进入。但那大闸门,对于高手来说,只是一跳一按的事情!

    此刻紫金苑的三单元,一楼a座。这里面是两室一厅一卫,住户是一对青年夫妇。丈夫叫做陶涛,是工程造价师,月薪一万。妻子二十五岁,叫做刘兰,是金九龙酒店的餐饮部经理。

    噩梦是从十天前开始,在凌晨时分,两个陌生男子闯入。这两个陌生男子正是小野信长和石井景园,他们两人都是戴了面膜,看起来与华夏人没什么两样。但是一开口,流利的日语还是暴露了他们的身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