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章 落寞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众人远远观看,生怕被流弹所伤。刘老四面色带着残酷的笑,喊道:“开始!”话一落音,急促沉闷的枪声响起。然后叶东便惊恐看见伊果和四名手下全部捂着手,鲜血汩汩而流。而李顺只是肩膀一沉,几乎没看他动作,五声枪响在同一时间响起。

    好快的出手速度,众位大佬,全部都倒抽一口凉气,如见了鬼一般。叶东脸色极其难看,这个李顺的枪快得连他都没看清,怎么可能这样的快?似乎比陈志凌的开枪速度都要恐怖。难怪李顺有这个底气,敢发话跟陈志凌比枪。

    伊果愧疚得几乎要哭出来了,她是第一个被李顺打中的,当时还只是动了拔枪的念头,对方就已经射了过来。“叔叔,我·····”

    叶东摆了摆手,没有多说。众人再度回到谈判桌上,这次刘老四的实力彻底震慑住了众人。他将所有地盘合成一块蛋糕,再重新划分。这个时候,刘老四杀气腾腾,有一个混子弱弱的抗议了一下,便被李顺毫不客气的射杀。他这是要绝对的权威啊!

    接下来的气氛绝对的沉闷,现场只有刘老四一个人在说话。首先,最来钱的码头,划分到他的地盘里。码头线上,可以自己运货方便,而且过往商船,都要由他们收一道保护费。这条江接连大江以北,是去往各大城市的必经路线。每年能给叶东带来上千万的收入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条码头航线,再也不属于他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刘老四非常的有手腕。他不得罪全部的人,他重点剥削了叶东一人。叶东的地盘被瓜分到可怜的地步。这样,其余的大佬,混子,实力没有受损,反而还多了一点恩惠,自然不会记恨刘老四。

    划分完后,叶东脸色已经是真正的铁青了。刘老四面带微笑,道:“叶兄弟,你有没有异议?”

    如果他敢说一个不字,李顺就会立刻开枪。

    不过刘老四还是不想杀叶东的,那个变态陈志凌的事迹,他做为道上的人,还是略知一二的。虽然李顺说过,陈志凌在军中,枪法只是第三。能杀第二的李阳,是因为李阳当时没枪。而他李顺,就是一直以来,隐藏的第一枪神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给了刘老四最大的底气,不过能尽量不跟陈志凌结仇,还是尽量不要。他的情报很准,只要不杀叶东,安于现状的陈志凌一定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叶东也清楚。即使低下头去找陈志凌,陈志凌也不会出手,只会劝他做个正经的商人。对于现在的陈志凌,他唯一的愿望,就是安静的过日子,不沾惹任何仇杀。

    叶东是屈辱离开厂房的,回程路上,他表现的很平静。回到佳悦俱乐部后,第一次,他第一次粗暴的要了陈静。陈静备感屈辱,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叶东发泄过后,穿好衣服,躺在老板椅上,一动也不动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陈静爱他至极,整理好衣衫后,默默的陪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陈静悄悄去找了陈志凌。当时陈志凌开着叶倾城的车,刚回小区。陈静开着她的宝马,带了两名保镖。

    陈志凌颇为意外陈静的到来,不过还是很有礼貌的将陈静引进了家中。在给陈静倒上一杯热茶后,陈静说明了她的来意,并着重讲述了叶东现在的尴尬处境。

    陈志凌若有所思,在陈静期盼的目光中,他沉吟道:“静姐,你有没想过。眼下正是东哥漂白的好机会,他可以名言正顺的解散东盛。远离黑道那些打杀,平平静静的过日子,不是很好么?”

    “陈志凌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东哥在道上混了二十年,仇家数不胜数。没有了这层势力,他以后性命都会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可以请保镖,道上的人,如果谁敢动东哥,我绝饶不了他们。”陈志凌眼中绽放寒光。陈静恳求道:“陈志凌,我从没求过你,今天求你这一次,帮东哥杀了李顺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一个李顺,你又能担保得了,将来不会出一个王三。难道就一直这样杀戮下去?”

    “你执意不肯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陈志凌垂下眼眸。这是一个泥潭,一旦陷进去,抽身就会万难。

    “算我看错了你!”陈静忿忿站起,提了包,气冲冲的离开。

    在陈静离开的一个小时后,陈志凌家的门铃响了。他来到门前,透过猫眼,便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儒雅中年男子。他心中疑惑,不过运用日月呼吸法,没有感受到杀气敌意,便放心的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是····”陈志凌疑惑的看着中年男子。在中年男子身后,还有两条黑衣大汉。黑衣大汉眼中精光绽放,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爆炸气息。

    陈志凌扫了一眼,这两大汉都是明劲的巅峰。力量强大,但是没有穿透力,自己可以在一秒钟之内将他们解决掉。

    中年人冲陈志凌微微一笑,十分的亲和,道:“老弟一定就是中华龙陈志凌了?鄙人刘四,早久仰老弟大名。”说着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陈志凌对东江的情况也不是两眼一摸黑,刘四,刘四不就是才将东哥逼到墙角的刘老四么。也就是说,眼前的刘四,正是目前东江的新大哥大。

    陈志凌疑惑的伸手与其一握即分,出于起码的礼仪,还是让开了道,将对方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刘老四独自进来,那两条大汉则就守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!”刘老四手中拿了一个小小的锦盒,锦盒颜色古朴,一看就是造价不凡。

    陈志凌却是不接,将刘老四请入沙发前坐下。也不给他倒茶,道:“无功不受禄,不知道您来找我,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刘老四将锦盒放在茶几上,淡淡笑道:“没什么别的用意,一直都只是听说过老弟你的威名,所以特意来拜访一下。”顿了顿,道:“对于叶兄弟的事情,我很抱歉。老弟你应该知道,我是道上混的。底下兄弟那么多,叶兄弟现在实力弱了,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。否则下面的人也会说我刘老四窝囊,无所作为。”

    严格的来说,刘老四说的没错。这条道,就是弱肉强食,对敌人是讲不得一丝人情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都明白,但与我没有关系。”陈志凌摆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刘老四一笑,道:“老弟是雅人,你放心,我在这里给你表个态。只要有我刘老四在东江一天,就没有人敢来伤害叶兄弟,也没有人敢来破坏老弟你的平静。”

    说了半天,刘老四的用意,陈志凌终于一清二楚。他还是怕自己会出手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刘老四来说,陈志凌就是一个马蜂窝,不到逼不得已,他都不会来捅。他今天来,其实也是来确定陈志凌的态度。如果陈志凌有意帮忙,他会想办法除掉陈志凌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,那就请回吧。只要东哥安全,我不会插手你们的纷争。不过我还是要奉劝刘老大你一句,做人留一线,他日好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说的极是,我记下了。”这个刘老四真可谓是枭雄,面对陈志凌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说完起身,道:“那我就不打扰老弟你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东西带走。”陈志凌至始至终没有碰那个锦盒。他也是在表态,你的东西,我不会要。你若不遵守诺言,我就会对你无情。

    刘老四呆了一呆,觉得陈志凌外表温润之中,内心却藏了一把刀。果然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晚上陈志凌开叶倾城的夏利去接她们。结果只有陈思在,叶倾城已经回佳悦俱乐部了。

    回程路上,陈思坐在副驾驶上,问:“哥,倾城姐没说什么事情,匆匆就回去了。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东哥出了点事。”陈志凌对陈思什么都不会隐瞒,当下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陈思不安的道:“哥,你不出手,倾城姐会不会不高兴?”陈志凌心中一跳,他确实很担心叶倾城会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不理解,我也没有办法。东哥对我有恩,我一直谨记。如果有人敢伤害他,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,但现在这个情况,我不想管,也不想卷入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哥!我知道你厉害,但天外有天,还是不卷入进去最好。待会我帮你跟倾城姐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哥!”陈思突然眼眶红红的说。

    “傻啊你,跟我需要谢谢么。”陈志凌伸出手宠溺的揉了下她的脑袋。这个习惯多年前养成,如今陈思都长大了,他还真是戒不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陈思复习功课,陈志凌做起晚饭来。刚做好,门铃响,蹭吃的梁华又来了。不过这次,陈志凌没有去开门。任由梁华按门铃,门铃的响声在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。陈志凌想到梁华对自己的热情,帮助,他的笑容。觉得此时的梁华一定很尴尬,让朋友尴尬,陈志凌心中感到难受极了。但是他既然已经狠心的不去帮东哥,又何况是梁华呢?

    一会后,门铃不再响。陈志凌脑海里浮现梁华转身离去,他想,梁华的脸上一定会凄凉与尴尬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陈志凌有种冲动,想给梁华发短信道歉。但是想起叶倾城的话,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。想到叶倾城,于是转手给叶倾城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