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章 道左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广场上很热闹,有许多卖小饰品的商贩。陈志凌突然想起,还从来没有给小倾送过东西,当下跑去买了一条摊上的项链。项链是黑色的吊坠,很便宜,只要四十块。陈志凌估计这吊坠的成本价怕是十块都多,不过也没关系,因为这吊坠确实很漂亮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戴上!”陈志凌回到还安静坐喷泉边的小倾身边。她眼里闪过欢喜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倾的粉颈雪白,陈志凌给她戴上的时候,感觉她的颈上不觉间染了一层绯红。小妮子终于会害羞了。

    戴好后,陈志凌坐在小倾身旁。让她一个人回深山老林,陈志凌始终觉得太残忍。便进行最后的游说,诚恳的道:“跟我一起回东江,小倾,以后让我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娶我吗?”小倾在警卫局这么多年,不会什么都不懂。于是眼神明亮,看向陈志凌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阵头大,对于小倾,他心疼她,当她是跟陈思一样。娶她?这个还真没想过。但是,陈志凌沉吟半晌,最后认真的看着小倾,道:“只要你跟我回去,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娶我?”小倾执着的问。陈志凌郑重点头,无论是小倾还是陈思,他都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,来让她们幸福。而他自己,他没想过。

    小倾眼眶突然泛红,但目光却更加坚毅了。“我要回山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····”陈志凌没想到她的决心竟然这样的大。

    “我学好刺杀术,到时来找你,你还会娶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你现在跟我回去,我就娶你。”陈志凌吓唬她道:“等你刺杀术学好了来找我,你就只有给我儿子做干妈的份。”

    小倾眉眼一弯,竟然难得的忍不住轻笑了一下,这一笑的美让陈志凌看的一荡。道:“你要多笑笑,笑起来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小倾虽然没有听他的话多笑,但眼神却比之前灵动多了。大概是因为陈志凌说过肯娶她,而她其实一直在一个自卑的位置上。连想都没想过陈志凌会肯娶她。但是现在,她明白了,至少自己在陈志凌心里,位置很重。所以,她更加坚定的要学会刺杀术来保护他。他的将来·····她已经看到了一丝端倪,天煞皇者,自然要由她这个天煞来守护。

    肚子有些饿了,陈志凌与小倾在外滩附近的一家餐馆吃过饭后,就近找了酒店。

    无奈的是,眼下正是五月的黄金旅游周。酒店几乎全部爆满,找了几家酒店,最后只订到了一间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总统套房内,一切设施豪华奢侈。水晶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,累了一天后,陈志凌让小倾先去洗澡,他则用房间的电话又给陈思打了个电话。告诉她,还有两天他就会到家。那边陈思欢呼雀跃,陈志凌心里也跟着泛出喜悦。

    陈志凌所不知道的是,在五月六日,岛国发生了一件大事。那就是洪门少主道左沧叶以一人之力,独身闯岛国讲道馆,一掌击毙讲道馆馆主,那讲道馆馆主已经是类似于古代少林方丈的嘉纳英雄。同时,道左沧叶连杀三名岛国有名的高手,一笑一吼之间,震慑讲道馆千名学员。

    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国内武术界悄然传开,武术界为之欢呼沸腾,这是真正的扬眉吐气了。岛国到华夏来挑战,只敢挑战地下斗场不入流的拳手。而我们华夏的高手,却直接杀进了岛国的武学圣地,讲道馆。众目睽睽之下,杀人,从容离开。这才是真正的宗师风范,大国风范。

    道左沧叶被武术界誉为国内第一高手。相反陈志凌曾经的表现,只能说是小打小闹,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燕京,乔老的别墅里。

    正午,阳光照射在庭院里。楚镇南没有事情的时候,就会来陪乔老下棋。

    此刻,遮阳伞下。

    楚镇南落子,将了乔老一军。道:“老首长,道左沧叶这个人,我一直知道其厉害。却没想到他已经厉害到了这个地步。您说有没有可能,把他拉拢过来。以他们的能力,来对付沈门,说不定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乔老摆了摆手,叹息道:“道左沧叶,沈门的少主,都是造神基地里出来的人。其他国家的人会报效国家,但他们不同,他们有自己的家族在。他们也只会考虑自己的家族利益。数百年的基业,底蕴太深厚,他们怎么可能服气我们。”顿了顿,道:“你莫要以为道左沧叶就能对付沈门,沈门是毒瘤,以前沈怜尘在时,还好一些。沈怜尘她有她的原则,虽然不算忠君,但爱国。而这位神秘的少主,则就是真正做事全凭喜好,我看他的架势,真已把自己当做了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道左沧叶也不是这位少主的对手么?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,洪门对沈门处处避让。道左沧叶这么骄傲的人,会对沈门避让,这已经很说明一切了。”

    楚镇南沉沉叹息,道:“真不知道,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造神基地。这些人虽然不是真正的神,但又有谁奈何得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沈怜尘如果能顺利进入造神基地,以她的资质,将来最有可能来帮我们对付沈门。”乔老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可惜她还欠缺一名丹劲高手,即便是陈志凌,如今也还只是化劲。”

    乔老道:“沈怜尘说过,陈志凌是天生的武者。只要一经点拨,进入丹劲不是大问题。最关键的是,陈志凌他没有这个心思。就算勉强他加入,没有那种强烈的意志和心思,也是对付不了沈门。”

    岛国东京。被誉为岛国第一高手的伊贺真木已经七十高龄。但他的头发却还很是茂密,面颊红润,看起来犹如四十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是松涛馆的馆主,此刻,在松涛馆内。岛国的副首相jz在重重车队保卫下,驱车来到了松涛馆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身穿武士服,木屐,率领门下弟子,列队迎接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将西装革履,气派威严的jz迎入松涛馆内。

    jz虽然已经五十岁,但保养的很好,一举一动,都有上位者的气势。他与伊贺真木径直进入一间僻静的房间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坐下,中间隔着一张小方桌。方桌上一壶清酒,两个小酒杯。伊贺真木给jz和他自己各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jz脸色异常严肃,道:“伊贺君,讲道馆内,道左沧叶的挑战录像,你应该已经看过了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首相先生!”

    jz道:“我虽然不懂武术,但是也看出道左沧叶的武术有点诡异,很不正常。恐怕,这才是造神基地里的真正恐怖之处。如今美国,英国,德国,甚至连印度,韩国都加入到了造神基地,华夏更不必说。唯独我们大和民族还没有,将来我们若要对付别的国家,你说惹怒了他们的这些高手,我们还有何人身安全可言?这对国家的发展,是很不健康的。伊贺君,你是我们武术界的领袖,你不应该再沉寂下去。否则这样下去,我们大和民族的尚武精神,会被摧毁到没有。一个民族,失去了尚武精神,就等于没有了脊梁!”

    “首相先生,我明白您的担忧。”伊贺真木道:“我之所以没有去迎战道左沧叶,不是我怕死。而是我需要保留我的经验,来领导我们的下一代。我相信,在经历了这样的耻辱后,我们的年轻种子,会更加的知耻而后勇。”

    jz用严肃凝重的口气道:“伊贺君,我们需要加入造神基地。这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。我希望你能想办法,迅速将我们的年轻武者提升到丹道的修为上。那怕是在一万个里出来一个,也能跟你凑成两个。这样便有了进造神基地的资格。到了这个地步,我希望伊贺君你能够为大局,为我们民族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首相先生,为了大和民族,即使牺牲性命,我伊贺真木也是义不容辞!”顿了顿,伊贺真木道:“首相先生,在训练他们进入丹道前,我们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。那就是道左沧叶的威胁,他这次摆明了是不想让我们进入造神基地,所以才特意来杀了嘉纳馆主和信野知之。”

    jz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,暗杀道左沧叶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谁又能杀得了他。除非是造神基地里的高手,但是造神基地似乎有规矩。他们之间,没有允许,绝不能互相交手。我需要您派人跟造神基地交涉,抗议道左沧叶扼杀我们武道高手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jz叹了一口气,道:“抗议是软弱的表现,没想到我们也会沦落到这一步。没有问题,我会立刻派遣专人去造神基地交涉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伊贺君,对于将我们的年轻武士提升到丹道,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?”jz副首相问。

    伊贺真木沉吟道:“明劲好练,暗劲难悟。功夫进入化劲,就算是真正的登堂入室,丹劲,丹劲是陆地真仙,不是我教给他们我的经验就行。他们首先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,属于自己的武道。如今的情况,唯有继续以盗取天机的残酷方法来淬炼他们。”顿了一顿,道:“首相先生,我有一个计划。在我们的年轻武士中,挑取十名最出色的勇士。给他们伪装成华夏人的身份,潜入华夏,烧杀抢,挑战华夏的警方或则民间高手。让他们时刻在亡命逃窜之中,时刻感受死亡的威胁。我相信,在这样残酷压力下,他们之中也许会有人陨落,也一定会有人突破。”

    jz副首相闻言眼睛一亮,道:“你这个计划可行,即锻炼了我们的武士,又报了道左沧叶践踏讲道馆之仇。伊贺君,我全权授予你来制定执行这次的计划,我们政府会全力来配合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