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章 鬼神之说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无为大师看出陈志凌的惊奇,微微一笑,道:“小施主不必惊讶,贫僧只会养生,如果真要打架,连暗劲高手都不是对手。”陈志凌恍然大悟,道:“您若学会打法,恐怕天下

    间,没人是您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打法,杀人皆有戾气,不是养生之道。两则不可兼得!”

    陈志凌恍然,眼下救许晴要紧,也不再说其他的东西。他生来聪慧,不到一个小时,便领悟了大真言术的奥妙。大真言术,第一个难关,是心意的领悟。陈志凌却很快领悟。这让无为大师都感到惊讶,感叹陈志凌是武学奇才。

    第二个难关,是对施为者的耐力,心力的考验。犹如憋了一口气,治疗的时候必须一气呵成。如果长时间治疗不好,施为者有可能会憋气而死。

    在病房里,众人都在房外,透着窗户观看。病房里,许晴睡容安静,无为大师白衣飘飘的盘膝在凳子上。陈志凌则守在床边。

    只见无为大师突然一声发音,四壁震荡。

    随后,一连串的音节从无为大师的嘴里发了出来,似乎是那种大型道场之中,千万和尚一起整齐的念经,震得空气之中颤抖不停。

    陈志凌全神贯注的看着许晴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无为大师嘴里面依旧不停,始终连续没有间断,而且还是那样的宏亮,刚劲。声音震得房屋之中的一些物品都渐渐的颤抖,掉到了地上。陈志凌不由佩服无为大师的体力,这样的真言发力,自己没有把握坚持十分钟以上。

    同时,陈志凌渐渐发现,声音的震荡,震得许晴身体内的血液有规律的蠢蠢欲动,似乎流淌的欢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晴的脸蛋也渐渐的红润起来。

    陈志凌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被这声音震荡的轻微流淌起来,一般血液流淌,自身无法感觉。但这声音却让陈志凌感觉到了自己的血液在流淌。

    又一个小时后,无为大师继续在念,声音依然刚劲,许晴的脸色,皮肤上都有了红润,生机在渐渐恢复。

    但是,无为大师的额头上开始渗透出细细的汗珠,脸色也开始苍白起来。陈志凌心中一惊,大师开始支撑不住了。先前有约点,只要大师音节变弱到一定程度,就由自己慢慢接上去。陈志凌盘膝,闭目凝神。待无为大师声音转弱时,他突然张嘴,与大师一样的音节震荡而出。先是轻缓,无为大师停了下来睁开眼睛。陈志凌知道已经接上了大师的节奏,当下凝紧心神,配合腹腔的力气,大肠的蠕动,整个身子都在发力,方才发出这样浑厚如佛音的音节。

    在伊墨遥等人的眼里,此刻陈志凌身上似乎也笼罩了一种佛光,非常的神圣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陈志凌开始支撑不住,额头上汗水涔涔。但他不敢停,因为大师说过,稍一停顿,许晴的血液一滞,所有的功夫都会白费。

    陈志凌不服输的性格冲了上来,为了许晴,那怕是死也在所不惜。咬牙继续配合心力,音节反而嘹亮起来,室内的茶杯,椅子震荡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扑·····陈志凌终是修为不够。他强自压抑再压抑,仍然压不住那股子甜腥味儿上涌,扑哧一下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无为大师口中的音节嘹亮爆发出来,接上了他的旋律。陈志凌只觉浑身酥软无力,这般念法,脑袋震荡的不行,眼一翻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陈志凌再度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早上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惊醒,坐了起来。环视周遭,这是一间装有空调,电视的标准客房。

    想到许晴,陈志凌揭开被子,翻身起床,刚一站起,脑袋一晕,又坐了下去。卧室的门被打开,进来一人。白色外套,牛仔裤,美丽如邻家女孩,眉宇间却又透着股彪悍之气。正是伊墨遥!

    伊墨遥头发随意扎了马尾,身上有股好闻的女儿家处子清香。手中端了托盘,托盘上一碗白粥,一碟小菜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伊墨遥脸色有微微的喜悦,不过很快掩饰住。昨天陈志凌奋不顾身的救姐姐,她心中还是有些震撼的。终于有些明白,为什么一向那样淡雅的姐姐会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他。不过伊墨遥与陈志凌之间,恩怨太多,伊墨遥也绝不会那么简单跟他冰释前嫌,陈志凌的做事风格,伊墨遥很不认同,甚至是痛恨。

    伊墨遥将托盘放到床头柜上,又前去拉开窗帘,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,外面美国特色建筑映入陈志凌的眼帘。伊墨遥拉开窗帘后,回头淡冷的道:“这是大师特意嘱咐给你吃的东西,你目前只能吃清淡的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扶了下额头,急迫问道:“许晴怎么样了?“

    “姐姐没事了,不过还需要休养。请医生看过,再过一段时间,脑袋上的伤口愈合,就完全无恙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涌起狂喜,长舒一口气。这时觉得身体适应了一些,穿上拖鞋,站了起来,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说你还需要静养,你····”

    陈志凌不耐烦的道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靠!伊墨遥心中恨极,陈志凌真是第一个,很不把她伊墨遥当盘菜的人。

    许晴这次的睡容真是安详了,面色红润,让陈志凌看的很是安心。许彤仿佛知道妈妈已经没事了,格外的开心,对陈志凌也亲昵的不得了。这一点,让许父和伊墨遥很郁闷。这小许彤,跟你外公和小姨都没这么亲。

    随后,陈志凌牵着许彤出了病房,正式在后面的庭院里见许父。庭院里有休闲的遮阳扇和桌椅。许父坐下后,慈祥的招呼陈志凌坐下。陈志凌有种见老丈人的感觉,先前忧心许晴还不觉得什么,现在想起自己之前的无礼,心中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许叔·····”陈志凌喊了一声,想敬烟,但是他摸烟的瞬间才想起自己从不抽烟。许父呵呵一笑,倒给他敬了一根烟。陈志凌暴汗,尴尬·····

    许父微微一叹,真诚的道:“陈志凌,谢谢你!”

    陈志凌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,一号首长前都能镇静自若的陈志凌,面对许父却是表现的太稚嫩。

    一声谢谢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陈志凌为许晴所做的一切,许父已经全部知道,对于他跟许晴在一起。许父也表示赞成,只是叮嘱陈志凌,一定不要伤害许晴。最后许父叹息一声,道:“小晴这些年很苦,我希望她以后能得到永远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掩饰住内心的狂喜,道:“我一定会保护好她!”许父一笑,道:“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“谢谢许叔!”

    许父笑道:“该改口了,小陈!”

    陈志凌非常赧然的喊了一声爸。许父哈哈大笑,这样淳朴的青年,他很喜欢。关键是,这个青年还有着天一般的担当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身体还需要调养,真言术耗费心力简直就是恐怖。以前他以为化劲已经是人体巅峰,如今看来,自己才算入门。不过,无所谓了。以后,能幸福安祥的跟许晴一起,有妹妹,有许彤,还会有自己的子女,这样的人生,已经足够幸福了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在下午的时候向众人辞行,私人飞机已经在外侯着。许父与许爽等人对无为大师感激的不得了,许父言说等回到了国内,一定要陪大师好好喝一杯,聊表敬意!无为大师颇为无语的干笑一声,道:“贫僧不饮酒,多谢施主好意!”许父自知失言,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大师,可否借一步说话!”陈志凌忽然道。

    无为大师微微一怔,随即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陈志凌带着无为大师上了八爷送的那辆三菱跑车,载着无为大师到了一家咖啡厅前停下。

    夕阳余晖洒进咖啡厅里,咖啡厅里有三三两两的白人情侣在交谈,角落处还有黑人。按照陈志凌的意思,是想去酒吧跟无为大师好好谈心的。不过怕无为大师心脏受不了酒吧的刺激,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两人在咖啡厅的僻静角落坐下后,陈志凌要了一杯咖啡,无为大师要了一杯清茶。咖啡厅里正中间,有一个人工荷花池,荷花池中间有一个琴台。一名戴了白色手套的美国女孩儿正在认真的演奏致爱丽丝!

    乐声汩汩流淌,十分的悦耳动听。仿佛能瞬间洗去人身上的烦恼。

    “小施主,有话请说!”无论处在什么地方,繁华或深山,无为大师都有种超然怜尘的态度。

    陈志凌当下凝声将遇到白衣这个杀手的情况说了出来,他着重说的是白衣的寒冰真气。说完后,殷切的看向无为大师,道:“大师,我不懂,难道人体的修炼,还真能真气凝聚丹田?”

    “丹田是一个抽象的东西,不可能凝聚真气。”无为大师眉峰皱起。

    “大师,我知道我说的有些像天方夜谭,但确是我亲眼所见。那股寒冰真气入体,非常的霸道。既然人体不能产生真气,那白衣杀手的寒冰真气该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无为大师沉默半晌,忽然问道:“小施主,你可相信鬼神之说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