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章 怒杀老太君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古来很多高手,僧人,抱丹没抱成,直接圆寂。死后倒是舍利一颗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刹车的声音。洪太君便知道,陈志凌来了。当下起身,道:“真人,老身期待您的神威。”接而拄着她的龙头拐杖,朝最上方走去。那儿有一张很宽大的藤椅,类似皇帝的宝座。一般儿孙前来时,洪太君就坐在那儿,享受君临天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今天坐在这里,还有两个原因,这里离进门的陈志凌最远,一来她气势十足,可以俯视陈志凌。二来距离远,他若要杀自己,要经过青松,老管家梅伯。

    梅伯兼练了一门守枯禅的功夫,此刻他着长衫,老态毕露,背部驮着,面皮如枯草,眼神浑浊,就像风一吹就会倒。实际上,外面如隆冬的枯草堆积,一旦吹开枯草,里面却是勃勃生机。梅伯是暗杀王,一来梅花针厉害,二来谁都不会对他防备。

    陈志凌有两把警枪,一把枪的子弹已经用完。此刻,他一枪在手,里面六发子弹,并不挟持许雪琴。许雪琴在前带路,朝宅子里走去。她也不敢跑,陈志凌枪法的厉害,她是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一进入宅子里,许雪琴看见了洪太君,青松道长,梅伯都在场,不由暗喜。陈志凌跟着进门,还未看清,青松道长埋伏在一旁,突然拂尘一甩,顿时,根根如银针攒射向陈志凌拿枪的手腕。速度雷霆快猛,陈志凌猝不及防,收手慢了一瞬,手中的枪立刻被拂尘卷住,啪嗒一下,枪支脱手被卷射到墙上,摔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陈志凌吃了个闷亏,同时打量青松道长,顿时察觉出他的气血强大到了不可思议,血液汩汩流淌,有山河之壮。

    许雪琴看到陈志凌没了枪,又有强大的青松道长在,立刻疾步飞奔向洪太君。到了洪太君身边,恭敬的叫了声太君。回过头看陈志凌的目光充满了怨恨,对洪太君道:“祖奶奶,这个杂种杀了李阳,现在还想杀您。”

    刚才的楚楚可怜,到这一刻的怨毒转换,不过是瞬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青松道长收拂尘,立单掌,吟了一声无量天尊。

    洪太君老眼绽放出厉光,看向陈志凌,道:“你就是许晴那个小贱人偷的小杂种,陈志凌?”

    陈志凌脸色凝重,他没想到,还会有青松道长这样一个高手。看来,终究是低估了洪太君的实力。当下却也不慌不乱,整个人运用起日月呼吸法来。呼吸契合此时阳光的刚猛,紧守心和意。一瞬间,整个身子皮肤,敏感到了极致,一丝丝的敌意都能刺痛他。

    这栋老宅子里,连蚂蚁的爬动都在了陈志凌心中一目了然。他突然注意到了毫不起眼的梅伯。眼中闪过一抹厉光,是守枯禅的功夫。

    竟然有两个高手,陈志凌知道,此时由于自己的失误,要想全身而退都已成了困难。

    洪太君看到陈志凌的脸色,哈哈厉笑,道:“小杂种,自以为会了两手功夫,就可以肆无忌惮。今天,就让你来的去不得,不过你放心,我不会杀你,我会让这小杂种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一口一声小杂种,彻底激怒了陈志凌。陈志凌眼中绽放出骇人的杀气,狭路相逢勇者胜。眼下就算能逃,陈志凌也绝不会狼狈而逃,他骨子里的血勇无人能比。淋漓尽致,疯狂的战意从陈志凌身上爆发出来,今天,就是要不死不休,痛快的战,痛快的杀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·”陈志凌突然狂笑起来,笑到一半,突然顿住,双眼厉光绽放,道:“你骂痛快了,那就拿命来填吧!”拿命来填还未落音,陈志凌双眼血红,瞬间杀气暴涨,化身杀魔,脚在地上一跺,地面顿时寸寸龟裂,劲力惯于双脚,双脚暴涨,伸头竖颈,犹如远古巨龙。他身子如春燕掠水,在地面一插而过,带着狂猛的气势,战意,电闪着射向洪太君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这下身法,快如雷霆,正是李阳的香象渡河。武功一道,一法通,万法通,陈志凌只看了李阳施展一次,却便已揣摩出其中精髓。只不过还不如李阳熟练,但比之平常身法却快了一些。

    陈志凌快如旋风,青松道长吃了一惊,那里肯让陈志凌在他眼皮底下去杀洪太君。当下展开梯云纵的身法,他乃是丹劲高手,气血成团,脚下发力,竟然后发先至,瞬间如鬼魅一般抢到陈志凌前面,拂尘一翻,千万根拂尘如利箭攒射向陈志凌的面门。劲风扑面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不过,陈志凌眼中杀气大放,厉吼一声,如个地狱狂魔,面对拂尘的攒射,他不退反进,身子斜斜避开,却欺进青松道长的中线。手掌成鹰爪,根根黑色大筋在手背上绽放,如蚯蚓盘根错节,手掌也成了漆黑,带着凌厉的剑锋狠抓向青松道长咽喉。

    青松道长大惊失色,实在没想到自己这样一击,陈志凌竟然不避不退,反倒主动进攻。心慌意乱下,疾退如电。陈志凌早有所料,他一退,陈志凌立刻雷霆跟进,身子狂烈猛撞,如怒龙出海,双手却是鹰爪加两指钩,鹰爪抓咽喉,两指钩他的双眼。脚下凌厉连踏,地面噼啪声响,碎石飞溅。

    青松道长一秒之内,退到了墙壁边缘,退无可退。便在这时,梅伯出手,少林梅花针疾射而出,鬼魅又悄无声息。陈志凌攻击青松时,就已一直注意梅伯。梅花针疾射而来时,青松道长被逼到绝境,勇气爆发,厉吼一声,双拳格挡,如铁门硬挡。

    陈志凌将他这一招已经预料在心中,青松道长双臂通红如铁,硬靠而出时。陈志凌的鹰爪化作拳头,往下一压,在他手臂上掂了一掂,整个人好像燕子一样轻盈跃起,同时三脚连环蹬去。一脚比一脚快,一脚比一脚重。

    身如燕子轻,脚如马蹄重。

    飞马踏燕!

    青松道长挡住陈志凌第一脚,第二脚立刻抢来,踢爆他的拳势。第三脚便踢在了这位仙风道骨,自诩陆地真仙的道长咽喉上。与此同时,梅伯的少林梅花针,五根全部攒射在了青松道长的胸膛上,针的穿透力强猛至极,全部齐根没入进去。

    青松道长双眼圆睁,头一歪,便失去了生机。洪太君看得目眦欲裂,怎么想的到,牛皮哄哄,仙风道骨的青松道长竟然就这样,短短十秒的时间,就被陈志凌杀了。洪太君郁闷至极,这道长不是自吹陆地真仙么?怎地如此不济呢?

    实际上,青松道长是丹劲高手不假。但他是位雅人,修炼功夫,以养生为主。会练不会打,就是让他再厉害两倍,同样不是陈志凌这个刀口舔血的打法天才的对手。

    大象力气大不大,一头凶猛的狼却就可要了大象的命。青松道长的打法比大象还温顺,而陈志凌却是凶猛的狼王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飞马踏燕用尽,落地时,毫不停顿,香象渡河的身法展开,一闪之间就是十米的距离。梅伯梅花针准备再度发出时,陈志凌已至,一记包含了狂猛力道,混元锤劲的炮拳猛砸猛压向梅伯的脑门,劲风凄厉刺骨,梅伯眼中绽放出精光,老态不再,脚步一错,一瞬间退出三米之远,便到了墙边。陈志凌知道他梅花针的厉害,抢步跟上。脚步飞踩之间,地面碎石如爆炸一般的飞溅来,这等威势,看得洪太君眼角抽搐,目露惧色。

    梅伯退无可退,却不慌乱,身子往上一跃,便要挂于墙壁上,借此来给杀来的陈志凌,一个虎形劈挂。只是他刚准备如壁虎一般挂上时,陈志凌一声厉吼,吼声震得梅伯耳膜生疼,气血微微的散乱了一下,竟然手上一滑,直直掉了下来。这样致命的破绽,陈志凌那里会放过,杀气暴涨,飞身一脚踢中梅伯的咽喉。然后借这一脚之力,一蹬,回身飞扑向最上方的洪太君。

    怒龙出海,陈志凌两步之间,一窜下就已到了洪太君面前。抡拳,携带者电流一般的混元锤劲,怒砸向平江省的这位慈禧太后。

    洪太君毕竟是久经阵仗,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物。这一刻,危机万分,却并不自乱阵脚。许雪琴在她手边,她劲力吞吐,一掌打在许雪琴的背后,将许雪琴推了出去,迎向陈志凌的拳头。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。但这位老太君,此刻为了活命,就是重孙女也可以牺牲。许雪琴万万没想到,老太君会来这么一出,双眼全是恐惧的光芒,陈志凌的拳头携带粉碎一切的狂猛之力,在她瞳孔里越放越大。陈志凌前冲之势不减,雷霆电光一般,身子一侧,避开许雪琴,炮拳擂砸向洪太君这个老不死的太后。洪太君眼中厉光绽放,龙头拐杖在许雪琴推出去一瞬间,已经牢牢抓在手里,养住的一口气全部贯于拐杖上,狠狠的戳向陈志凌的心窝。气流这个样子,就像是陈志凌主动送上来找死一般。

    戳!眼看就要戳中陈志凌,这一下戳中,他非死不可,洪太君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。这一下,确实让陈志凌猝不及防,危及时,脚在地上旋转着一顿,强行将身形止了下来。龙头拐杖戳来时,他身子一偏,手成护心锤,护住心窝。混元锤劲震荡着握住拐头尖。

    强猛的劲道震荡过去,犹如万伏电流。洪太君只觉手上麻痹,差点被震飞,生死存亡关头,洪太君厉喝一声,将拐杖往上一挑,便想将陈志凌挑飞。只不过,这位老太太的想法太理想化了。陈志凌护心锤化为掌,反握住拐杖,跟老太婆一起一压,结果,洪太君只觉一股巨力挑了过来,她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飞了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