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章 泪如雨下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以为身上中的只是麻醉散,过一个小时就可以好。到时就能通过控制肌肉,气血,挤压出子弹,然后可以让自己不要那么的狼狈的呈现在陈思面前。

    毯子刚给陈思盖上,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陈志凌转头看去,脸色大变。那六名打手竟然去而复返了。其中为首的打手,脸颊显得狰狞。对后面的打手一挥手,道:“带走!”

    陈志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屋,粗暴的将自己架起,然后下楼。

    陈志凌默然,到了此时此刻,他能说什么。跟李阳说,那不是他的错,你去怪楚镇南老首长么?求李阳放过么?一切都没有意义。只是陈志凌心中还有一丝的不敢相信。他们这帮人,就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将自己杀了?一点也不顾及影响和法律?

    事实证明,陈志凌确实多虑了。第二天上午九点,他被移交到平江省。省公安厅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案子来大动干戈,说出去也只会落人口实。省公安厅出手去抓,只是因为,他们可以有这个权利,去东江市行动。而一般公安局是不能越市行动的。逮捕陈志凌的罪名是将两名湖州籍男子打成内部出血。这个还真不是莫须有,上面所说的两名湖州籍男子乃是许雪琴的那两个保镖。

    走完该走的程序,陈志凌被关进了拘留室里。

    陈思是在上午七点时醒的,看着满屋的血迹,看着屋子里已经没有了哥哥和许晴,她陷入极度的恐慌中。昨晚那一幕在脑海中呈现,乃至无限放大,她哆嗦着拿出手机,给叶倾城打了电话。叶倾城接到电话,火速的赶了过来。早上的天气还是充满了寒意,叶倾城进门便看到这屋子的血迹与狼藉,倒抽一口冷气,压抑住心中的恐慌,看向还穿着单薄睡衣的陈思。

    陈思见到叶倾城,顿时犹如看见了最大的依靠,纵身投进叶倾城的怀里,她一直强忍着,这一刻看到叶倾城,终于压抑不住,哇哇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叶倾城脱下外套给陈思披上,并搂抱住她,给予她最大的安慰。陈思哭了三十秒,便嘎然而至,急求叶倾城救哥哥。她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,一切却又不能详尽。对于那帮警察的身份,她是一点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叶倾城当下便带着陈思到医院去找叶东,讲了昨晚发生的事情。讲完后,便殷切的看向叶东。希望他能救救陈志凌。

    叶东眉头紧蹙,能把陈志凌给抓走的人。从武力上来救就有些不可能,况且对方还是警察和军人,恐怕是有些背景的。等叶东打电话给暗影负责人,问明情况,得知对方竟然是平江省一把手的授意后,叶东就知道,陈志凌的问题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叶东向叶倾城打了个眼色,叶倾城会意,让陈思先去隔壁病房休息。陈思脑子里一团糟,叶倾城怎么安排,她都是听从的。

    陈思走后,病房里只剩下叶东和叶倾城。

    “许晴是许怀明家的儿媳妇,陈志凌这次麻烦很大。具体的情况暗影这边还不清楚。”叶东深吸一口气,道:“你去跟陈静商量商量,先让暗影的人查清楚。再看怎么用钱,就算不能救出陈志凌,至少也让他少吃些苦头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银牙暗咬,她胸中有一股强烈的怨气。许家就可以无法无天吗?、她可是知道许晴的丈夫在一年多前就死于车祸了。也就是说,陈志凌跟她在一起,并没有任何不道德的地方存在。

    想到陈志凌此刻生死未卜,叶倾城五内如焚。他是那样的骄傲的人,如果他们侮辱他,那可怎么得了!

    许晴以为,只要她回去,陈志凌就会没事。她做梦也想不到,许家的所谓尊严竟然是这样的残酷,非要将陈志凌置于死地。这一切,许晴都还悄然不知。

    在上午到达许家的老宅后。一下车,下人上前便说,太太有情。这个太太,自然就是她的婆婆赵静。许晴还是那身针织衫,牛仔裤,打扮随意,如邻家大姐姐。头发随意的披着,手上的伤口已经包扎,她的脸蛋上有的是无尽的淡漠。

    对于一切,许晴都已经无所畏惧。当下随着下人,往偏厅里走去。一到偏厅,便看见了一身贵气,风韵犹存的赵静站在了老太君身边,正在给老太君殷勤的泡着茶儿。

    许家的老太君今年已经一百余岁,当初也是位极厉害泼辣的人物。

    老太君姓洪,虽然已经一百多岁,但看起来还很是精神,面带红光,一看就知道她年轻的时候是个厉害的高手,所以到了这么大年纪,还能养住身体的一口气。

    要说许家最让许晴恨的人,排在第一的就是这位成天把自个当慈禧太后的老太君。她在许家有着说一不二的地位,无人敢不听从她的话。许晴有天然体香,必须是许家人的说法,也是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以说,许晴的悲剧,根源就是这位老太君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此刻老太君抽着极品的云丝烟,表情如痴如醉。但她终是老了,脸上的褶子看起来有些可怕。从这位老太君身上,许晴充分体验到了老而不死是为贼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太君,许晴来了。”赵静轻声对老太君道。

    老太君这才睁开眼睛,她穿了一袭华贵的绸子衫,就如古时大户人家,那些高贵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老太君扫了一眼,淡淡的道。说完后,又继续闭眼享受云丝烟起来。

    淡淡的两个字,却包含了不可抗拒的威严。许晴她连死都不怕了,却不可自主对这老太君有些害怕。许晴咬咬牙,跪下是决计不肯的。

    赵静眼一瞪,怒道:“太君的话你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许晴冷冷的看着赵静,随即又冷冷的看向太君。老太君极是敏感,霍然睁眼,眼里的寒光让许晴心头战栗,好强的威压。她不可自觉的垂下头去。

    老太君也不逼迫许晴,只是对赵静冷笑道:“这个小贱人不肯跪,不要紧。你去跟林伯成说下,把小贱人的那个野男人抓了,往拘留所里一塞,随便杀个把里面的囚犯,就说是他野男人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媳妇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“我跪!”许晴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许晴屈辱跪下,老太君冷冷一笑,道:“小贱人,你最好老实一点,我要整死你跟你那野男人,至少有一百种法子。”

    许晴却不知道,她即使下了跪,但林伯成却正在按照老太君刚才说的话办事。敢染指许家的儿媳妇,老太君怎容陈志凌还活着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小许彤在佣人的跟随下,快步跑了进来。“妈妈!”许彤带着哭腔跑向许晴,哭腔里能感受到她强烈的思念。

    老太君威严的道:“拉住她!”许彤眼看要投入许晴怀里,佣人在听到老太君发话后,吓得一个激灵,电闪般上前,一把抱起了许彤,不让她上前。许彤哇哇大哭,小脸蛋梨花带雨,伸着手要妈妈。

    许晴顿时心如刀割,那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!

    “把她抱走!”老太君残酷的道,说完又道:“省得跟这小贱人学成了狐媚子,丢我们许家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对于小许彤,老太君是不待见的。无他,谁让她不是男孩儿呢。孙子一辈中,到现在都还没有男孩出来继承香火。

    许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彤被抱走,母子泪眼相看。这就是她嫁入豪门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“美国那边,有一处宅子。你给小贱人办一张最快的机票,今天下午一点前,把她送过去。嗯,就算到了那边,也派人盯着。她要是再敢干败坏门风的事情,这一辈子,都别再让她见许彤。”老太君说话的时候,眼里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也罢,只要远离这个许家,许晴倒乐意去美国,这里她觉得再多待一刻,都会让她窒息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乏了,静儿,扶我回去休息。”老太君慵懒的站了起来,赵静立刻扶着。老太君不忘对跪着的许晴道:“你继续跪着。”

    下午一点,许晴踏上了飞往美国纽约的飞机。所有办证,签护照,在许家强大的势力下,短短几个小时便搞定了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许晴没能再见到许彤。女儿,陈志凌,这些她所在意的,都如风吹雨打去。

    在飞机上,看着飞机外过往紧密的云层,她想到了陈志凌,曾经还幻想和他一起,带着许彤,带着陈思,快乐的生活。或许还能再为陈志凌生一个儿子。那个梦。想来都会幸福的笑,但,终究是梦。不过还是感谢陈志凌,在她平静到绝望的生命中,给她带来这么一个可以看见,美妙的梦。

    这一刻,飞机上的许晴,眼泪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陈静派了陈军到平江省,上下为陈志凌打点,希望能救他出来。如果只是打伤了人,他们愿意赔钱啊!可惜,这次,平江的大人物们态度坚决,像是给他们送钱都是侮辱了他们的品格。

    陈军打点无门,无奈下找了一家宾馆住下,进一步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叶倾城听到陈军的汇报后,呆呆的站在医院外的走廊里。这一次不比被伊墨遥抓的那次,她深深感受到了,来自许家那只幕后黑手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无法抗拒,无法挣扎,冲不出这片巨大的黑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