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章 该来的终究会来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从那来,到那去,难道你舍不得我们这里,”年轻的刑警没好气的道,

    陈志凌看了眼文件,上面是关于这几天审讯,最后很大的几个字,尤其是证据不足,准予离开八字格外显眼,

    签了字后,陈志凌仍是满脑子疑窦,这伊墨遥在搞什么鬼啊,年轻刑警拿了文件,对陈志凌道:“跟我走吧,去后勤处拿回你自己的东西,就可以离开了,”进来时,手机,钱包都被收走了,

    随着刑警出了审讯室,陈志凌疑问道:“为什么会突然说证据不足,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是按照伊队长的吩咐办事,你可以去问伊队,”

    出了刑警大队的大楼,陈志凌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,看着街道上,车流如织,高楼大厦上的大屏幕广告,五彩缤纷,

    微风和煦的吹拂在身上,陈志凌竟然有种感激上苍的冲动,这种自由呼吸空气的感觉,实在是太美妙了,他现在连看街道边上,乞讨的残疾小男孩都觉得可爱无比,

    “哥,”欣喜而熟悉的声音传来,陈志凌抬头,便看见了穿着红色外套,纯真动人的陈思快步跑过来,在街道边,停了叶倾城的夏利,叶倾城站在车门前,一身黑色风衣,长发飘散,成熟中透着冷清的美,她嘴角有轻微的笑,就这样,安静的看着陈思和陈志凌,

    陈思眼眶红红,陈志凌揪了下她的小琼鼻,愉快的笑道:“我不是没事了吗,不许掉眼泪,”

    陈思挽住陈志凌的胳膊,突然又嘻嘻一笑,道:“我才不会哭呢,我是高兴,”

    上了车后,由叶倾城开车,开往的地点是陈志凌的家,

    陈志凌有太多的疑问,不过他忍住了没问,回到了家,准备进门时,被陈思拦住,陈思先开门进屋,最后拿了火盆,点燃早准备好的柚子叶,最后才让陈志凌跨着进了去,陈志凌无奈的笑,道:“我就在审讯室待了几天,你们怎么像我是坐牢出来的,”

    叶倾城轻笑,陈思理直气壮,道:“反正是冲冲晦气,”

    随后,陈思准备早饭,她们早去买了丰盛的菜肴,陈志凌先去洗澡,洗完澡出来,换上干净的蓝格子衬衫,西裤,皮鞋,头发是寸头,抹上一点摩斯,顿时根根愤怒的竖立起来,

    镜中的陈志凌,清秀,眼眸清澈,英气勃勃,尤其是穿上这身装扮后,就像一个it精英,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精神状态,陈志凌满意的一笑,随后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心中却在思索,为什么会突然说证据不足,放了自己,昨天伊墨遥还咬牙切齿的说要将自己送进监狱,

    饭菜做的丰盛,陈志凌在审讯室没吃过一顿好的,一口气吃了三大碗米饭,吃饱喝足后,他继续当少爷,由陈思和叶倾城收拾碗筷和屋子,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趁着陈思去楼下倒垃圾的空当,陈志凌对安静削苹果皮的叶倾城问道:“为什么会突然放我出来,”

    叶倾城的手势稳定的削着,闻言手中长长的苹果皮一下子断了,

    她没有看陈志凌,而是继续削未削完的苹果,削好后,递给陈志凌,

    陈志凌接过,眼神却注视着叶倾城,

    “她交代过我和陈思,要我们千万不要告诉你,”叶倾城缓缓道,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一个咯噔,他知道,这个她是许晴,

    叶倾城继续道:“许小姐向刑警大队说,那天晚上,你一直跟她在一起,孤男寡女整整一夜,你哪里都没有去过,”

    陈志凌发了一会儿的呆,随即抓起茶几上叶倾城的车钥匙,然后二话不说的离开了家,带着一种澎湃的心情,迫不及待的步伐,离开了,

    那个削好的苹果还在茶几上放着,显得孤孤单单,叶倾城不知为何,怅然若失,觉得心口有些酸涩的疼痛,

    陈志凌驱车路上,他的心潮起伏澎湃,许晴,许晴,脑子里全是她,她到底对自己还是情深的,这样出来作证,是将她所有的后路都断掉了,自己被释放,刑警大队必须要做案底记录,许晴的口供也必须上交,那么她与自己的事情就一定会传到许家那儿去,

    车子在许晴的小区楼下轰然而停,

    来到二楼,按门铃,

    片刻后,门打开,门后许晴俏生生站立,发生这样的事情,那个所谓的班已经没有必要去上,此刻她穿的很是休闲懒散,上身蓝色条纹针织衫,下身是浅白色的牛仔裤,牛仔裤将她浑圆紧绷的大腿衬托得格外的有韵味儿,

    眸子如秋水,与陈志凌目光互相凝视,

    情深深雨蒙蒙有木有,有木有……·

    陈志凌与许晴下楼驱车去了一个比较远的地方,吃了一顿甜蜜而满足的晚饭,随后再驱车,开出东江市,沿着国道,开出老远,开到一个信号很弱,到处都是油菜花,田野的山间,像是到了一个世外桃源,可以忘却一切俗世的烦恼,

    车里,许晴依偎在陈志凌怀里,车里全是她的香味儿,她的秀发散乱在陈志凌的胸膛上,能闻到上面的海飞丝味道,她低低的说:“有一次,我在街上看到你穿着西服,很精神阳光的进入一间事务所联系业务,我突然觉得,你的生活现在这么的正常,唯独是跟我的关系,让你不能正常,你不能正常的去谈恋爱,不能正常的去结婚,这样子没有结果的拖着你,对你太不公平,所以,我决定放手,虽然会很痛,但长痛不如短痛,不是吗,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呢,”陈志凌一阵心疼,爱怜的搂紧了她,

    许晴呢喃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离不开你了,”顿了顿,自顾的道:“陈志凌,我会是一个大?烦,我怕我只会害了你,”

    陈志凌知道,她是担心来自许怀明,许家那边的问责,这也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,拥抱着她,为了这样一个心爱的人儿,即使再大的?烦,陈志凌也决定迎难而上,目光坚定的道:“你只要安心做我的女人,其他的事情,让我来解决,”

    “嗯,”这个时候,许晴宁愿不要那么的清醒,

    随后,陈志凌想起什么,道:“伊墨遥痛恨我,痛恨得咬牙切齿,你难道不想问问我,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,也许,我真的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,”

    许晴娇声道:“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我知道,你不会无缘无故去杀一个小女孩,”这种无条件的信任,让陈志凌感动,

    “那个小女孩已经精神出了问题,那天她手里拿了一把枪,瞄向了倾城,倾城身上又被王军的人绑了炸弹,当时我没有细想,我的习惯动作是射人眉心,所以情急下,误杀了那个小女孩,”说到这儿,陈志凌自责无比,道:“现在仔细想想,我其实是可以只开枪打掉她手中的枪就可以了,这场悲剧是可以避免的,”

    许晴恍然大悟,果然是如此,她就知道,以陈志凌的性格,怎么可能去杀一个无辜的人,见他自责,心中怜惜,当下提议道:“要不,我们去拜祭一下那个小女孩,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葬在那儿,”陈志凌心中一动,

    “嗯,”许晴点头,

    驱车返回市里,已经是下午六点,天际残阳如血,

    陈志凌与许晴买了白色的菊花来到墓地,墓地里,晚风吹拂,到处都是白色的菊花,在小女孩徐悠悠的墓碑前,陈志凌跟许晴意外的碰到了一身飒爽警服的伊墨遥,她没有戴警帽,发丝盘着,手中捧着一束白菊花,

    看到伊墨遥,陈志凌与许晴都想掉头就走,但伊墨遥却已经看见了他们,他们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过去,

    陈志凌与许晴上前,伊墨遥冷淡的看了眼两人,却没说话,这让本以为会受到她冷嘲热讽的陈志凌感到意外,伊墨遥也没有与许晴打招呼,许晴这时却也不主动跟她说话,

    伊墨遥转身离开,走了几步,突然停住,转过身来,语重心长的道:“姐,许家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,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,我不想看你受到伤害,”顿了顿,又对陈志凌道:“姓陈的,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伎俩迷惑到我姐,我知道你身手厉害,但是我必须提醒你,你就是再厉害十倍,你也保护不了我姐,你甚至保护不了你自己,要说的话,我已经说完,我不妨碍你们在这个无辜小女孩面前忏悔,”停顿一下,道:“不过忏不忏悔意义都不大,她不可能再活过来,”语音里说不出的落寞,

    伊墨遥离开了,许晴的心却沉重起来,她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暗处的潜藏危机,她握住陈志凌的手,道:“明天一早,我们就去北京找我外公,”

    恐怕眼下,也只有乔老开口,才可能有一线的希望,陈志凌脸色沉重,点点头,道:“好,”

    拜祭的心情也被破坏殆尽,匆忙拜祭完后,陈志凌与许晴回到车上,

    尽管艰难重重,但此刻两个真心相爱的人,却没想过放弃,他们是那么的强烈想要在一起,陈志凌想这辈子都牵着许晴的手,那时,有妹妹,有她,还会有自己的孩子,那才是他最向往的,

    陈志凌想到这,眼神越发坚定,转头看向许晴,许晴却也是同样心思,正看向他,她的眸子如秋水,却有着无穷的对陈志凌的爱,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,只娶你一个,你只能做我的妻子,”陈志凌带着一丝凶狠的意味说道,许晴却感动的泪花掉了下来,她重重点头,嘤咛一声,投入陈志凌的怀抱,

    许久后,突兀的手机来电铃声打破了车里的温馨与宁静,许晴心儿一颤,从包里取出手机,怕什么,来什么,手机的来电显示是特殊符号,那是许晴设置的,这个特殊符号代表的是许家家主许怀明的私人号码,

    要面对的,终是要面对,许晴咬咬牙,接通,颤抖着喂了一声,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