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 命案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萧飞冷冷一笑,道:“我越来越佩服我们的头儿,她怀疑你是对的,也只有你这样的心理素质,才可能犯下这么大的案子,只不过你也太丧心病狂了一些,连那么可爱的小女孩都被你一枪爆头,我发誓,我绝对不会让你逍遥法外,”

    陈志凌面上闪过一丝茫然,叹了口气,道:“萧警官,我实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你来时应该调查过我,我是中央警卫局退役出来的,如果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,我怎么可能进得去,”

    萧飞道:“看来你无时无刻不在彰显你进过中央警卫局的荣耀,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,”陈志凌火了,道:“我说你这人怎么做到高级刑警的,我镇定,你说我有鬼,我解释我镇定的原因你说我炫耀,估计我要表现害怕,你要说我心虚做作,你就认定我了是吧,”

    陈志凌真心的显得气愤,

    萧飞被他堵的没话好说,冷声道:“回队里再收拾你,”

    陈志凌眉头蹙起,他想起刚才萧飞说是他的头儿怀疑自己的,萧飞的头儿不就是伊墨遥吗,想来自己在她面前展示过枪法,她再根据现场中枪的状况,又有思获救,她没理由不怀疑到自己身上来,事情非常的棘手,唯一的生机就是自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,看来只有在这上面来找机会了,

    陈思忧心忡忡,陈志凌揽住她的肩膀,柔声道:“别担心,我又没做过坏事,他们是人民的警察,也是人民的公仆,肯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,”这话有安慰陈思的意思,也有暗示陈思的意思,

    陈思点点头,她本也是不笨的,不过是与叶倾城相比逊色了一些,刑警队相比公安局而言,更加的肃穆,一般是重大的刑事案件,才会交由刑警队来处理,

    陈思和叶倾城以及陈志凌,被全部分开来录口供,陈志凌是主要嫌疑犯,被关进了审讯室里,

    陈思进了刑警大队,正要被录口供时,漂亮的下脸蛋微微红了一下,向那名刑,道:“不好意思,警察大哥,我想先上个洗手间,”

    年轻刑警对乖巧的小姑娘总是会无端生出好感,当下热情的指引了洗手间的位置,

    陈思一进洗手间里,便展开了叶倾城写的纸条,上面自己娟秀,“昨晚,我们没有见过陈志凌,”

    陈思明白了关键点,当下努力镇定,将纸条冲进了下水道里,

    再出来时,便是一番口供,叶倾城和陈思口供一致,昨晚有一个蒙面人来相救,至于是谁,不知道,但唯一知道的,那个人绝不是陈志凌,陈思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当然

    希望是我哥,但是那人确实不是,如果让我知道那个救命恩人是谁,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,”

    叶倾城则是道:“他蒙了丝袜,真不知道是谁,也不是我所认识的任何一人,”

    不管刑警如何用丰富的经验的来诈骗恐吓,两位小萝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就是说不知道蒙面人是谁,陈思的回答让人绝倒:“你们要觉得不可思议,那个跟武侠小说里一样变态的白发岛国人都能出现,为什么不允许俗套的武侠剧情里,出现一个从天而降的蒙面大侠呢,”

    年轻小刑警被陈思抢白,他气糊涂了,问:“不许顾左右而言他,那你老实交代,昨天你哥哥在哪里,”

    “我被绑架了,大哥哥,我肿么知道,”陈思天真无邪,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偏偏要绑架你,”

    “我肿么知道,我没得罪过他们,”陈思说到这珠泪欲滴,委屈无限,

    对这样的两个小女生,不可能用私刑逼供,再则她们也不是嫌疑犯,反而是受害者,无奈先,只能放她们回家,

    而陈志凌,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掉,连见面都不能见,

    叶倾城与陈思在刑警队对面的餐厅等待,同时叶倾城给陈静打电话,说明了事情的原由,要她为陈志凌找个好律师来辩护,

    在这里,可不像tvb剧里,律师一请,牛逼哄哄的往警局里一坐,一切由律师回答,说得你警察无言可对,没有证据,只能憋屈放人,

    在这里,伊墨遥根本没让陈静请的律师跟陈志凌见面,要辩护,等上了法庭定罪时再说吧,现在边儿玩去,

    审讯室里,由伊墨遥亲自审讯陈志凌,虽然是白天,但审讯室里却是密闭的,炽白的强势探照灯光独独照着陈志凌清秀的脸蛋,

    这样的方式,会给人一种强大的心理压迫,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,犯罪分子任何脸蛋上的变化,都会被审讯者一一看在眼里,

    伊墨遥穿了严肃飒爽的警服,乌?的发丝挽着,强势,美艳,火辣,

    陈志凌苦笑道:“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,”

    伊墨遥冷冷的看着陈志凌,一言不发,

    陈志凌被她看的有些发毛,不自觉的避开了她的目光,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伊墨遥眼中的失望与愤怒,

    “为什么,”伊墨遥突然开口,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咯噔一下,但这时候,可不是能够语气松动,或则开玩笑的时候,他作出不解的神情,道:“我听不懂你的意思,什么为什么,”

    “在我这里,你还需要掩饰吗,除了你,谁有这个本事杀掉那个岛国人,谁有本事能靠一支枪灭了王军,”伊墨遥怒火爆发,突然一拍桌子,道:“那些人丧心病狂,绑架你妹妹,你杀了也就罢了,我还会说你是个英雄好汉,但是你至于要将一个可怜的小女孩也杀了吗,杀人灭口,还是你嗜杀成性,国家培养你一身本事,是让你来屠戮我们的百姓的吗,”

    她气急,酥胸在警服下起伏,很有一番动人的别样风情,

    对于小女孩的死,陈志凌不是不自责,但是他肯定无法跟伊墨遥解释,不然就是直接承认了,“不是我,枪法好,身手好的不是只有我一个,杀安老四那些人的高手就是一个例子,我再说一次,我没有杀他们,昨晚我在家里等消息,等了一夜,我没有想到会有人救了我妹妹,如果你查到那个人,希望你告诉我,我很感谢他,”说完真诚的看向伊墨遥,

    伊墨遥也逼视陈志凌,想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一丝的不自然,但是她失望了,陈志凌眼神真诚的像是想求婚,

    伊墨遥没有被陈志凌的演技迷惑,她也没有任何跟陈志凌嘻哈的心情,眼中寒意很浓,双手撑在审讯桌上,冷冷的盯着陈志凌,道:“如果放任你这样的人在社会上,就是放了一颗毒瘤,一个定时炸弹,我绝对不会让你逍遥法外,你等着,”

    陈志凌看到伊墨遥眼中的那一抹痛恨,让一个正直的警察这样的对自己痛恨,陈志凌心中?然,他也不明白,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,不过事已至此,他绝不会承认,他也不会容忍自己的下半生在监狱里度过,如果真的被定罪,无路可走,他会靠自己的本事,亡命天涯,

    宁可朝饮露水,以天为被,也绝不会放任自己的人生,在铁窗里碌碌无为,况且陈志凌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对于小女孩,那是一个误杀,也是必杀,再选择一次,他还是会开枪,叶倾城的生命与小女孩的生命,不存在选择题,

    陈志凌不想再跟伊墨遥对视,他不再多说,淡淡道:“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,就起诉我吧,我说过,不是我,我陈志凌,十六岁入党,所做每一件事情,都是为了国家,为了首长,为了人民,我依然记得我进入警卫局,在国旗下的誓言,我热爱我的祖国,如果你怀疑我的人品,你可以去询问我的首长,询问认识我陈志凌的人,问一问,我陈志凌是不是丧心病狂,连小女孩都不放过的冷血恶魔,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掷地有声,还真让伊墨遥心中认定的事实动摇了一下,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说你昨晚在家里,有什么人可以证明,”

    陈志凌摇头,道:“抱歉,昨天我心情不好,就一个人在家,我不知道谁可以替我来证明,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,”伊墨遥不再多说,出了审讯室的大门,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伊墨遥再次进来,手中多了一只尼龙丝袜,道:“戴上,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暗叫不妙,事情的发展果然如预期一样,越来越棘手,他没有不戴的借口,只有戴上,

    随后,又有警员进来,送上?色的休闲衬衫,伊墨遥指了指桌上放的衬衫,道:“穿上,”她的目光始终注意着陈志凌的目光,伊墨遥干刑警也一年多了,她人聪明,对于犯罪心理学也学过,如果真是陈志凌,面对这样的架势,陈志凌一定会不可避免的心慌一下,眼神是心灵的窗户,所以她紧盯着陈志凌的眼睛,

    不过又让她失望了,陈志凌一脸茫然,不明所以的样子,很乖很听话的照做,

    “跟我出来,”伊墨遥干净利落的站起,往门外走去,她身上有种干净的女体香味,很是好闻儿,

    尤其是穿了警服,背后的身影,英气勃勃,让人心动,

    陈志凌此刻可没有心情欣赏,他被伊墨遥带到玻璃隔离的屋子里,然后令其转过身,面对墙壁,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陈志凌熟悉的声音激动的响起,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