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章 修罗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没有阻止,只是突然将手中包裹拉开,托起一个密制的炸弹来,炸弹是民间高手制作,足有十公斤,不过陈志凌拿着,如托无物,炸弹外观很粗糙,但任何人看一眼,都知道,绝对威力大,至少把这厂房夷为平地不是问题,

    陈志凌冷冷的看着修罗,道:“放人,”

    王军的人都紧张起来,靠,这陈志凌不按常理出牌啊,不是都给他打了一剂定心针了吗,怎么对自己这边一点也不信任呢,

    修罗怔了一下,面色有一丝小小的波动,却又轻轻一笑,道:“你吓唬我,”

    陈志凌冷声数数,道:“三,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谈谈,”修罗脸色阴沉不定,开口道,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谈的,钱我给了,你不放人就是想杀掉她们,与其让你杀,不如大家一块玩完,”陈志凌道,

    “人,我最多只能放一个,你应该知道,现在东江的局势,如果我没有人质在手,你联合警察,我们只有死路一条,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引爆炸弹吧,与其我们玩完,不如大家一块玩完,不是么,”修罗脸上闪过阴狠的残酷之色,

    陈志凌默然,他知道修罗说的是认真的,心念电转,沉吟间,修罗又开口道:“你妹妹和叶倾城,你只能救一个走,是救你妹妹还是叶倾城,你自己选择,”他与陈志凌之间,必有一战,所以又用这个方法来扰乱陈志凌的心境,

    陈志凌看向陈思和叶倾城,陈思显得略略平静,眼神清澈,道:“哥,你先救倾城姐,我不怕的,”

    叶倾城对陈志凌冷静的道:“让陈思先走,她吃了不少苦,我可以的,”

    修罗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哈哈一笑,道:“一个是你妹妹,一个是你女人,叶小姐这样的绝色,还真是让人舍不得,我要是你,我也好难抉择,”

    “可惜你不是我,”陈志凌说完,斩钉截铁的道:“放了我妹妹,”

    陈思脸色大变,道:“不,我不走,哥,你让倾城姐走,我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”几乎是同时,叶倾城和陈志凌向陈思吼道,一下让陈思懵住了,陈思什么也不敢再说了,在陈志凌和叶倾城面前,她觉得自己有些像小孩子了,

    修罗微微意外,似乎这个陈志凌总让他意外,

    “放了她,”修罗手一挥,说道,

    王军成员放开陈思,陈思泪眼婆娑的看向叶倾城,脚下迈不开步子,叶倾城冷声道:“快走,”陈思知道眼下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,一咬牙,迈步走到了陈志凌面前,

    “哥,”陈思悲切的喊了一声,陈志凌单手将她揽在怀里,这一夜,他实际上内心煎熬的要发狂,这一刻拥抱住妹妹,心底才踏实了一些,这样静静拥抱一会后,陈志凌柔声道:“去车上,立刻离开这里,你不要自责,我答应你,一定把叶倾城完好无损的带回去,相信我好么,”

    陈思泪眼点头,道:“你不许出事,”“恩,”

    待陈思上了车后,奥迪车启动,离开,

    修罗知道陈志凌的枪很快,怕他猝然出手,与他站的份外的近,这样的近距离,枪会成为致命破绽,陈志凌如果射杀修罗,那么叶倾城就会被王军成员杀掉,陈志凌如果射杀王军成员,修罗就会雷霆杀掉陈志凌,

    谁都不是傻子,

    “北野,这炸弹太重,帮他拿掉,”修罗缓缓开口,

    北野诚道:“是,”来到陈志凌面前,小心翼翼的伸出手,来托住炸弹,他真是怕陈志凌会突然发难,想不开,把大家伙都给炸了,还好,直到炸弹脱离陈志凌的手,陈志凌都没有动的意思,北野诚在这一瞬间,额头上冷汗渗了出来,

    炸弹到手,修罗眉头舒展开,对北野诚道:“丢出去,”这种能够无视武力值的东西,他是拒绝让其近身的,

    北野诚当下快步而出,片刻后回来,手上已经空无一物,

    修罗又道:“把他的枪搜走,”

    这种双面威慑,陈志凌不敢轻举妄动,但是对方也不会轻举妄动,近了身的陈志凌和修罗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都是灾难,

    北野诚搜出了陈志凌身上的两把枪后,修罗又道:“大腿内侧,衣领后面,再搜一遍,”陈志凌面色微微变了下,

    不过,即便是修罗也意想不到,陈志凌竟然变态的带了五支枪,还有一支枪,在最显眼的枪套里,枪套是双层,不仔细看,绝对发现不了里面的玄机,这是陈志凌打的迷糊仗,果然,北野诚和修罗搜出四支枪后,都长松了一口气,

    四支枪,北野诚自己拿了一支,给了徐悠悠一支,另外两支则用力抛出老远,徐悠悠呆呆的拿着枪,差点没把自己给毙了,北野诚连忙阻止,然后阴坏的教她怎么用枪,

    此时,修罗脱下了燕尾服,衬衫,露出精壮的上身来,对于陈志凌,他很重视,

    陈志凌脚步转换轻踏,不露任何破绽,他心中思忖的更多,要雷霆击杀了修罗,再出其不意的杀掉挟持叶倾城的枪手,如果手上有两支枪,胜算会大很多,

    可惜了,

    修罗的强大,深入王军的人心中,叶倾城凝视陈志凌,她心中,无人能及陈志凌,

    陈志凌眼中绽放出寒光,道:“你,还有龙玄,即便是在你们本土,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为什么要这样糟践我们华夏人,连小女孩都不放过,难道这就是你们的武道吗,”

    他虽然在说话,但气息绵长不乱,时刻注意着修罗,不给他突然发难的机会,问这些,也确实是他好奇,

    “为了武道的精进,越将自己置入危险的境地,越能盗得天机,”修罗缓缓开口,道:“今日我若能杀了你,于生死搏斗刹那,我必能体会到天道的玄妙,”

    生死之间,最能让人大彻大悟,古来高手,练功时在悬崖边上凶猛演练,生死一线,虽有丧命危险,却也能突然感悟,成为真正的高手,丧于悬崖的高手有很多,但也有很多在这样的演练中,成为了宗师,这般成为宗师者,便被称为盗取天机,

    而修罗与龙玄,他们的做法就是在悬崖上走钢丝,以求盗得天机,

    “揠苗助长,只会让你们陷入魔道,”陈志凌道:“恐怕你们想错了,”

    修罗眼眸低垂一瞬,随后抬起,缓缓道:“你们华夏武术,讲究循序渐进,感受天道自然,与日月起落呼吸一体,从而将身上的力量拉到巅峰状态,此番做法,乃是玄门正宗,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意外,道:“你却是懂的,”

    修罗道:“可惜,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们大和名族,我们必须盗取天机,成就大道,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”陈志凌凛然,

    修罗哈哈一笑,凌厉的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么,首领已经出现,只有修为达到金丹圆润的境界,方可进入首领的组织,”

    金丹圆润,是为丹劲,所说的金丹也并不是玄幻小说里的金丹期,而是将气血刹那间凝聚一点,抱成丹丸,丹劲,那一瞬间的爆发,绝对不是化劲高手能够抵挡的,

    陈志凌只听说过丹劲,他一直以为那是武术家们的想象,不过自从见识到杀手王的厉害后,他相信,有少数的天才,确实领悟到了丹劲,丹劲就是大杀招,欺负起丹劲以下的人,一杀一个准,

    “首领,什么首领,什么组织,为什么你们都想加入,”陈志凌眉峰凝聚,

    修罗眼中闪过狂热的崇拜,道:“没有人知道首领是谁,但是他想杀一个人,即便是在白宫之中,也必死无疑,而进入首领的组织,就会被培养成像他一样的杀手,现在每一个国家,都在培养人才,希望能进入首领的组织,”

    陈志凌恍惚一瞬,他有些明白了,因为首领的出现,每一个国家都惶恐起来,如果让邻国拥有了如首领一样的高手,那就等于它拥有了核弹一般的威慑,如果自己国家没有这样的高手,那就只能坐以待毙,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修罗话锋一转,冷笑道:“说起来,你们华夏人里面,了不起的人很多,早在几年前,就有丹劲的高手加入了首领的组织,只不过,你们华夏人自私成性,这些人学得大本事后,不但不报效国家,反倒以此威胁国家安全,成了国家的毒瘤,”

    陈志凌默然,有时候人口大国的华夏,其人性的自私**贪婪,让人不能不叹,但随即,陈志凌深吸一口气,眼中绽放出寒光,逼视向修罗,道:“你告诉我这些,我该感谢你,若你不是作恶太多,我并不吝啬教你一些玄妙之道,但今天……·”顿了一顿,一字字,森寒的道:“我要为枉死你手下的国人,还有被你凌辱的小女孩讨回一个公道,”他从进门时就注意到了徐悠悠,天真灿烂的小女孩,沦落成这般模样,若是让她父母看到,该是多么心疼,

    修罗轻轻一笑,道:“我杀了很多华夏人,不,应该说,那些都是华夏猪,每一个华夏猪都想找我讨一个说法,一个公道,但是他们都……死了,”

    “华夏猪,”陈志凌眼中寒意绽放,厉声道:“以武欺人辱人迫人,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,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资格,手底下见真章,你若败了,同样是……华夏猪,”修罗说完,深吸一口气,他的气势骤然爆发出来,白发根根竖立,犹如地狱修罗,恐怖骇人,

    相比较,陈志凌则显得清秀柔弱,这一瞬间,所有人都被修罗的气势吓的脸色煞白,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