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有如兄长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而陈志凌,他是她生命中的一个明亮的精神存在,对他,不会有爱情,因为那太狭隘,他一直如一个温和的兄长,可以在寒冷时刻,只要想想,叶倾城就会觉得窝心无比,因为有陈志凌,她才会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那么脏,那么绝望,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陈志凌的身影出现,他夹了叶东和伊果逃了出来,

    叶倾城见状不由大喜,

    叶东受伤不重,至于伊果,陈扬打住伊果的穴道,鲜血很快便止住了,陈志凌脱下外套裹在伊果身上,然后分别夹住叶东和伊果,由叶倾城骑车,

    做为成功的社团,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私人医院,这样可以减少很多?烦,

    叶东和伊果被送进了私人医院,陈志凌陪着叶倾城坐在手术室外面,

    “你爸的伤都在表面,虽然很重,但是绝对没有性命危险,你不要太担心,”陈志凌看着叶倾城紧蹙眉头,没来由的心疼,劝慰道,要他当着叶倾城的面,喊她爸东哥,他着实喊不出来,说起来,叶倾城还喊他哥呢,整一个辈分错乱,

    “谢谢,”叶倾城松了口气,突然说,

    这一声谢谢包含很多,谢谢他救叶东,谢谢他的安慰,

    陈志凌跟叶倾城坐了下来,陈志凌蹙眉道:“也不怪你爸这次会阴沟里翻船,那个白发人,功夫不在龙玄之下,不知道为什么,他会来对付你爸,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,龙玄的死是我爸安排在斗场,所以他记恨在心,”

    陈志凌沉吟道:“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”顿了顿,喃喃道:“为什么会突然有接二连三的岛国少年高手出现在我们华夏,而且无一不是为非作恶,他们到底想干什么,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,岛国人的作风,并不是人人都傲慢无礼,他们整体国家还是很讲究谦和,这几个天才的出现,却又都是一个极端,他们似乎在故意挑事,

    正在陈志凌思考时,叶倾城忽然道:“陈志凌,我需要你的帮助,”顿了顿,道:“我爸现在这样,他的得力手下在这次事件里,也死的七七八八,我怕会里会出乱子,那个白发人也还没有解决,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直不想染上江湖,但眼下,他想抽身事外却也不可能了,当下点头,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,你只管说,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哥,”叶倾城真诚的道,因为有陈志凌的许诺,她才感到事情没那么严重,

    陈志凌想揉下她的脑袋来着,比如说些跟我客气什么之类的话,但是瞥到她清冷美丽的容颜,总是下不去手,那画面想想都会太不和谐了,

    随后,陈静与陈军赶了过来,陈志凌是第一次见到陈军,他大约二十六岁,长相英俊魁梧,很是和善,

    叶倾城对陈军很信任,陈志凌看陈军,也觉得他这个人,是那种很踏实的性格,而陈静对叶东,也绝对是真正的爱,她一进来便问叶倾城,东哥怎么样了,

    叶倾城说了没有性命危险时,陈静方才长松一口气,有些焦灼的望着手术室里,也没有跟陈志凌打招呼,

    陈军相对冷静一些,过来轻声跟陈志凌招呼了一声,给陈志凌敬了一支烟,敬完后,陈军准备自己也抽上一根,叶倾城蹙眉道:“军哥,陈志凌不抽烟的,这是医院,你也别抽,”

    陈军怔了一下,随即点头应声好,便将烟重又放回烟盒,

    天色渐渐晓了,陈志凌给陈思打了电话,让她今天自己坐车去学校,陈思自然要问他,发生了什么事情,陈志凌便含糊的说了,是叶倾城的爸爸出了一点状况,正在医院里,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就是,陈思也不去上学了,一定坚持要来看叶爸和叶倾城,想来她跟叶倾城早已经亲如姐妹了,

    陈志凌喜欢女孩子之间的这种友谊,便也没阻止,

    陈思很快就乘坐的士过了来,她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陪着叶倾城坐,随后叶倾城的头靠在了陈思的肩膀上,她确实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,陈志凌的肩膀,她不好意思靠,陈静,她不习惯跟陈静亲昵,陈军则就更不可能了,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手术终于结束,这个手术的?烦,就是在于要取出叶东和伊果身上的玻璃碎片,

    手术门打开,医生出来,摘下口罩,大家紧张的看着他,就怕他说,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,“手术很成功,休息一个月,就没事了,”医生如是说,

    叶东与伊果很快被移送到了高等护理房里,病床上的叶东和伊果,被包的像木乃伊,

    护理房里,伊果还在沉睡,叶东则是睁着眼睛,他打了?醉药和止痛药,身体上倒不疼痛,沉重的是心理,

    只有陈静和叶倾城进了护理房,陈静泪眼婆娑,并不多说什么,叶倾城则??的坐在床边,秀发垂着,很是文静美丽,

    “你们先都出去,让陈志凌进来,”这是叶东说的第一句话,

    陈静点头,与叶倾城站了起来,叶倾城看向叶东,叶东淡淡道:“我没事的,”叶倾城点了点头,道:“你别担心,有陈志凌,出不了事情,”

    叶东恩了一声,叶倾城便与陈静一起离开了护理病房,

    陈志凌进了病房,关上房门,在叶东面前,敬声喊道:“东哥,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你救了我,”叶东虚弱的一笑,问道,

    陈志凌表明心迹的道:“没有您,早就没有了我,”

    叶东淡淡笑了下,心内却是感动的,他其实对陈志凌,一直都很信任,他知道,谁都可能背叛,但陈志凌绝不会,当下喟然一叹,道:“我现在情况很棘手,希望你多费下心,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竭尽所能,”

    “白发岛国人恐怕只有你能对付了,东江没有一个帮会能挡得住他,”

    “是,东哥,”陈志凌眼中放出寒光,道:“我一定亲手把他的人头提到您面前,”

    叶东欣慰的笑了下,他目光闪烁着,盯视着陈志凌,又怎么会想得到,十多年前的无心插柳,随意救的一个小孩,如今会长成一棵参天巨树,

    叶东还记的,那时陈志凌十二岁,捡破烂的他被几个小混混逼着,他那倔强的眼神让叶东动容,小混混们以戏弄他为乐趣,逼着他吃屎,

    那时候,叶东看到了还是小孩的陈志凌,眼中的惨烈,倔强,那是一种宁死不屈的决然,

    所以为之动容的叶东救下了他,并给了他不少钱,再看眼前玉树临风的陈志凌,当初的小孩如今是这般的强大英伟,不由不感慨唏嘘,

    叶东看重陈志凌最大的一方面,不是他的本事,而是他的本心,别人若对他有恩,他会一辈子铭记在心,当然,有仇,陈志凌一般也必报不可,

    一个真正的武者,什么苦都可以吃,唯独不能受辱,

    “你觉得倾城怎么样,”叶东忽然问道,

    陈志凌愣了下,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不着边际,不过还是回答道:“她很懂事,”

    叶东似笑非笑,道:“我女儿仅仅是懂事吗,难道不漂亮,”陈志凌汗了下,不明白东哥为什么这个节骨眼上还有心情开玩笑,

    “恩,倾城很漂亮,”

    这是,叶东微微一叹,道:“倾城和她妈妈长的很像,如果有一天,我不在了,以倾城的性格,和她的美丽,我实在无法放心,”

    陈志凌连忙保证道:“东哥,您放心,我会保护她,”顿了顿,道:“您也一定会长命百岁,”

    叶东呵呵一笑,道:“你这说的是傻话,在江湖上混,说出事就出事了,今天我不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吗,还有,你说保护倾城,你能保护她一辈子吗,你也会有你的生活,所以,如果你真想保护她一辈子,唯一的办法就是,娶了她,”

    “啊,”陈志凌嘴巴张成了o型,叶东正色道:“陈志凌,我是跟你说认真的,以你的本事,足可以让我的社团在东江屹立不倒,你也就有能力保护倾城和你妹妹,你跟倾城结婚,我的位置让你接班,你觉得怎么样,”

    “东哥,”陈志凌也正色道:“倾城有自己的想法,她待我有如兄长,我很珍惜她的这份感情,,您有需要我帮忙的,我义不容辞,但我绝不会沾染道上的东西,这是我答应过首长的,”

    叶东眼神冷了下去,道:“陈志凌,我希望你有时候,做人能稍微变通一下,你答应过你首长,但是他现在能给你什么,你没有工作,没有饭吃,他会接济你么,有时候,人还是要自私一些,多为自己考虑一下,那些躺在烈士陵园的烈士,他们付出了生命,仅仅得到的就是后人的一点点瞻仰,后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我告诉你,这就是现实,人死了,就什么都不是,不管你为别人做过什么,你死了,就屁都不是,”顿了顿,继续道:“要想保护好自己的家人,就要让自己强大起来,如果加上你的本事,再带上我的人,以后谁看见你不敬畏有加,谁敢来伤害你的妹妹和你的家人,”

    陈志凌看着叶东,目光却依然坚毅,缓缓道:“东哥,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,但是我相信,那些烈士当初为了革命牺牲,他们没有去想过这些后事,他们是在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,他们只是恨,恨那些占我河山的人,所以为了华夏人的尊严,不惜一死,而我,也是在做我觉得我应该做的事情,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,你会后悔,”叶东一字字道,

    “我不会,”陈志凌掷地有声,

    叶东看着倔强的陈志凌,目光复杂,半晌后道:“我累了,”

    陈志凌立刻上前,扶着他睡下,细心帮他放好枕头,盖好被子,叶东闭上了眼,面上说不出的疲惫,在陈志凌准备走时,叶东道:“多注意倾城的安全,”

    “是,东哥,”陈志凌答应一声,

    陈志凌是与陈静一起离开的,因为叶东把俱乐部管理事务交给了陈静,陈静对俱乐部也很熟悉,陈静是没有公开,却已被俱乐部公认的女主人,所以也很有威信,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