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章 战龙玄(下)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龙玄斗口不成,反倒被陈志凌占了先机,电光石火的瞬间,龙玄往后猛退,如一条蟒蛇一般,一下便窜到了擂台下面的水泥台上,

    这一招正是龙玄当初对付林准的一招,陈志凌出其不意,却没想到龙玄的身形和反应这样的快,陈志凌力道用老的瞬间,龙玄更快,如魔神跃起,就地一滚,电闪间窜到陈志凌面前,一手护脑,一手并指如钩,凌厉闪电的刺向陈志凌的双目,陈志凌双眼顿时感到劲风刺痛,他疾速闭眼,肩膀一抖,如抖大枪抖向龙玄的手腕,

    龙玄手腕翻转,白皙的手掌瞬间乌?大筋呈现,凌厉的鹰爪抓向陈志凌的手臂麻筋,

    两人此刻的情形与当初龙玄对林准一模一样,不同的是,今天的龙玄手法更加凌厉,狂暴,熟稔,陈志凌只能后退,一退,龙玄果然又如当天一样,狂风暴雨的攻击,脚下连踏,碎石飞溅,猛打猛砸,双指并剑,连连抢进,一口气奔涌不息,两条手臂就如两口长剑,挑,崩,劈,压,快捷如风,迅猛如雷,悲剧似乎正在重复上演,今天的龙玄,比对付林准时更多了一层大气磅礴,雷霆狂暴,似乎要掀爆这片擂台,他的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意,因为,胜利已经在望,

    所有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更多的是绝望,陈思,许晴,叶倾城连呼吸都不敢了,她们睁大眼睛,惊恐的看着,她们多怕,会看到陈志凌血溅五步的模样,

    坐在角落的沈怜尘面色淡漠,朱浩天也跟着紧张起来,道:“尘姐,现在情况怎么样了,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

    “龙玄的打法太厉害了,林准那样的高手都没有回天之力,”

    “看着吧,”沈怜尘淡淡道,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心中难受欲绝,又要败了,又要再承受一次日本人的侮辱了吗,此刻的陈志凌已经如林准那日一般,被逼到了擂台边缘,下一步,就是陈志凌掉落擂台,龙玄施展他的杀招,迎风一刀斩,

    林准就是这么败的,

    此刻,林准最是痛苦,几位武术大师也都?然,

    龙玄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,“死,”龙玄大喝一声,杀气冲天,

    “不,”陈思尖叫出来,泪水盈眶,何止是她,许晴心中升腾出一种决然的伤恸来,难受得发不出声音,叶倾城眼中亦是雾气缭绕,

    远在燕京的乔老和楚镇南也脸色凝重的看着现场直播,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的心都提到了真正的嗓子眼上,都不忍心看到那耻辱惨败的一幕,电光石火的瞬间,

    豁然,陈志凌双眼血红,拧腰,反身半旋,以肩膀对着龙玄身体中线,一刹那间右臂内缩,手腕退到自己地心口,呼啦画了个圆,劲力一下积蓄到,随着心脏一蹦,马步上下起伏,手臂也如猛龙出洞,似长枪直扎硬捅,直接荡开了龙玄的两臂剑势,直扎向对方胸口,

    回马枪,

    古代盖世猛将,征战沙场,一匹马,一条丈二大枪,踹踏连营,枪头寒光闪处,鬼哭神嚎,

    何等的威风和豪气,

    陈志凌是打法天才,早在龙玄跳下擂台时,便已想到,自己对他终是估计不足,导致失算,接下来肯定要面临和林准一样的境遇,于是在连连闪避后退之中,积蓄劲力,起伏身形,化下盘为奔马,只待最后一回缰勒马,就是致命的一枪,

    古战场惊心动魄,杀机四伏的精髓,尽在陈志凌这一式“回马枪”中演绎了出来,

    一马一枪,可以裂土封疆,为王为侯,

    龙玄脸色急变,胜利的曙光破裂,周身皮肤被陈志凌劲力刺激的敏感发痛,他急忙出拳格挡,蓬的一下,龙玄劲力来不及完全发出,这一下对碰,蹬蹬蹬,退后三步,到了擂台中央,

    他这一退,陈志凌上风抢了回来,生死对决之中,一步上风就是生命,陈志凌咿呀一声厉吼,一步闪电踏至龙玄中线,白皙的手爪贯上气血劲力,瞬间变的乌?,条条大筋爆起,犹如蚯蚓一般,鹰爪狠抠向龙玄咽喉,另一手兜于屁股后,一甩,龙玄不愧为少年天才,在这一刹眼神依然清明,下盘丝毫不乱,面对陈志凌鹰爪,他头一偏,退半步,陈志凌抢攻而上,鞭手在屁股后已经贯上强猛的劲力,一甩之间,空气噼啪爆响,犹如轮胎爆了一般,铲向龙玄脑门,

    龙玄身子一偏,避过,脚在地下一点一弹,一点之间,地面龟裂,一弹之下,空气爆鸣,狠辣的踢向陈志凌下阴,若然陈志凌一退,他的上风优势便被拉平,

    这般凶险真实,精彩绝伦的打斗,是台下观众见所未见,大家心神激荡,心中一口气,提在嗓子口,不知该如何发泄,不知是谁第一个开口哼唱道:“睁开眼吧,小心看吧,哪个愿臣虏自认,”

    此刻台上,白衣如雪的陈志凌的形象不正如当年霍元甲一般么,想到龙玄这个日本人对华夏的侮辱,猖狂,结合现在情况的凶险激荡,不知不觉间,许晴,陈思,叶倾城都开口跟着哼唱,任由心间热血沸腾激荡,不能自己,

    接着,全场竟然开始一起哼唱起来,整个斗场人心狂猛激荡,齐声合唱:“睁开眼吧,小心看吧,哪个愿臣虏自认,因为退缩与忍让,人家骄气日盛,开口叫吧,高声叫吧,这里是全国皆兵,”

    雄壮激荡的声音响彻整个斗场,陈志凌在这一瞬间,只觉热血激荡,一寸山河一寸血,岂让国土再遭践踏,他的气势爆发到了,国术国术,心中有国,手中有术,这一刻,所有人的气势被陈志凌借来,只觉体内蕴藏着一股可以狂暴不可想象的力量,

    面对龙玄一脚,他双腿叉开,踢来时双腿一错,夹住,接着整个人合身撞向龙玄前胸,老熊撞树,龙玄眼神血红,双拳交叉一格,但终是挡不住陈志凌的力道,蹬蹬连退,陈志凌抢步跟进,凶猛雷霆,招招雷鸣爆响,龙玄连挡三拳,他连连退后,被逼到擂台边缘,索性跳下擂台,又想故伎重施,但此刻陈志凌岂会再给他机会,在他下擂台时,便一直紧咬,

    电光石火的瞬间,龙玄便欲闪电翻身窜起,陈志凌疾电一般窜下,脚成形意拳中的马形践踏,狠狠踏在龙玄的手腕上,将他整个手腕踏进了水泥地面里,碎石飞溅,他的手腕立刻血肉模糊一片,

    “好,”全场爆发出轰鸣喝彩,有的人站了起来,眼泪激荡,

    龙玄倒也是真汉子一条,痛哼一声,另一只手并指如剑,插向陈志凌双眼,陈志凌眼也不眨,敌人垂死挣扎最是可怕,他岂会大意,拳如炮弹,一拳砸去,蓬的一下砸在他的手臂上,喀嚓清脆骨骼断裂声音响起,龙玄的手软了下去,接着陈志凌人一仰,双肘砸击在龙玄双腿上

    龙玄双手双脚全部断裂,全身痛得颤抖不已,剧烈挣扎,却又无能为力,他秀美的脸颊上强烈不甘,架着汗水淋漓,眼神的死死盯着陈志凌,

    由雷霆激烈,凶险激荡,到寂静,只是一瞬的事情,这一战可算是陈志凌生平最凶险一战,他长吐一口气,缓缓站了起来,

    赢了,全场雷鸣掌声,叫好激烈,热泪盈眶,

    这时陈志凌从怀中取出那面龙玄送的东亚病夫旗子,丢到他的脸上,一字字道:“辱人者人恒辱之,”随即一脚踩到龙玄胸膛上,龙玄眼中瞳孔放大,呈现出无限的恐惧,甚至夹带着一丝哀求,陈志凌幽幽道:“原来你也会怕死,你在杀我们中华同胞时,有没有想过,他们也和你一样不想死,”说完,脚下用力,喀嚓,胸腔碎裂的声音响起,龙玄张了张嘴,微弱的道:“原来,我不是天才,”眼神开始涣散,渐渐失去了神采,

    雷鸣掌声,经久不息,林准已经热泪盈眶,他的耻辱已经被陈志凌洗去,此生他将再无遗憾,

    陈志凌站在当场,白衣如雪,陈思泪水流出,全是骄傲的泪,叶倾城清冷的脸蛋上露出会心的笑容,而许晴,??的起身,最先离开了斗场,她心中激荡,这样顶天立地的陈志凌,她需要一个人,静静的,不被别人发现的来骄傲,因为此时此刻,陈志凌是属于他妹妹的,

    酒店房间里,

    陈志凌注意到房间的茶几上摆放了红酒,和两个琥珀色的高脚杯,

    许晴来到茶几前,优雅的拿起红酒,轻缓的倒进杯子里,她边倒边说道:“这红酒是目前84拉菲中的绝品,是意大利一位高官访华时,私下送给我外公的,外公不懂喝红酒,便送给了我,我也一直没舍得喝,这酒,现在基本有价无市,”顿了顿,道:“不过我觉得,今天应该跟你一起来喝,醇酒美人配你这位当代霍元甲,好不好,”她的嘴唇娇艳,说这话时带着点俏皮,

    陈志凌看的心中一荡,笑了笑,直想再将她拥入怀中,许晴接着道:“酒是提前一个小时打开的,应该醒的差不多了,你像我这样摇一摇,把酒的香味散发到最棒,”简单的喝酒,在许晴手里仿佛成了一件充满艺术的事情,她摇红酒的姿势优雅,血红色的酒液在杯中神奇旋转,旋转到极致,却不落一滴出来,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