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7章 今晚,我要你做我的女人。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陈志凌,欢迎你回来!”许晴眉头展开,这样的陈志凌,让她无法不欣喜着迷。陈志凌笑笑,知道她话里的意思。仔细想想这段时间的自己,他都有点不相信,自己会变的那样的懦弱。

    “晴姐,今天你别去上班了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个班反正上不上都没多大关系。”说这话时,她语音显得有些慵懒,说不出的娇媚可人。

    陈志凌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赞道:“晴姐,你真好看!”

    许晴嗔了他一眼,道:“你个小屁孩,我老都老了,漂亮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手握方向盘,一手突然伸出,将许晴的发夹取走。她乌黑的发丝顿时披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晴轻轻啊了一声,脸红了起来。陈志凌道:“晴姐,我喜欢看你披着头发,很有大明星的范儿。”

    “把发夹还我。”许晴心跳的厉害,夺过发夹,道:“你不许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笑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?”许晴怕自己语气重,惹陈志凌不高兴,于是主动找话题。

    陈志凌却也没生气,道:“佛山!”

    “去那做什么?你要看望林准?”

    陈志凌点头,道:“不全是,还有另外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陈志凌却是不说。

    许晴终究不是小女孩,不会不依不饶的问,却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外面的风景来。这段时间,她一直闷闷不乐,但今天,心情却莫名的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明媚,车辆,行人,交织成美丽的都市景象。

    从东江到佛山,两个多小时的车程。

    到达佛山时是上午十一点。陈志凌经过打听后,在佛山军人骨科医院见到了林准。

    林准住在豪华病房,他躺在床上,一条腿和一只手完全粉碎性的断裂,以后永远只能拄着拐杖。想想林准,年少成名,也是个翩翩美少年,如今落得这个地步,怎不令人唏嘘。

    在病房里,林准的朋友,他的师父刘宗仁老拳师,还有佛山武王顾潇庭,以及几位成名的老拳师都在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许晴进入病房时,所有的目光都到了陈志凌身上。林准激动的撑了起来。要说能给他雪耻的,也只有陈志凌了。这些成名的老拳师,上了年龄,锐气和体力都不在巅峰,那里还是龙玄的对手。但陈志凌不同,陈志凌也是正当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看到陈志凌来,顾潇庭的眼神很复杂,可是此刻,他对陈志凌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志凌在大家的环视下,抱拳向众人道:“诸位师傅,你们好!”

    “陈师傅好!”众人对着陈志凌,自然没有倨傲的道理。陈志凌的实力,在与顾潇庭比武时,大家都已经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又向顾潇庭抱拳,真诚的喊道:“顾师傅!”顾潇庭已经安装了假臂,一点也看不出他的残疾。他淡淡点首,要他很没心没肺的表示毫无芥蒂,那却也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时林准的师父,刘宗仁老拳师道:“陈师傅,三天后,你与龙玄比武,可有把握取胜?”

    许晴在后面觉得有些怪异,这些武术界的人,一口一个师傅,喊的郑重无比。这些老家伙们被喊师傅便也罢了,他们喊陈志凌陈师傅时,许晴内心表示不太淡定。

    陈志凌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转向林准,道:“林师傅,我今天来,是想取回那面旗子,亲手还给龙玄。”

    宝马车上,陈志凌珍而重之的将那面东亚病夫的旗子收好,眼中爆发出寒意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闷声开车,很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许晴见状,也不敢打扰他。半个小时后,陈志凌忽然转头看向许晴,淡淡的笑笑,道:“晴姐,晚上去我家吃饭吧,我让我妹妹准备好了饭菜。”

    “这····不太好吧?我以什么身份去?”

    陈志凌倒是想说以女朋友的身份去,但知道许晴面皮薄,开不起这样的玩笑,便道:“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?朋友去朋友家里吃饭,不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么?”许晴犹豫一瞬,最后还是道:“那好吧!”却像是用了很大的勇气,才做的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在叶倾城的别墅里。外面有绿意盎然的爬山虎攀着窗户。陈思与叶倾城坐在沙发上,她们共同看着一张传真过来的a4纸资料。

    “龙玄,男,十九岁。日本新出道少年天才,北辰一刀流的传人,化劲高手。年前被团队高手安排来到华夏,两个月之内,横扫江南江北十个城市,三十家地下斗场。三十场,杀三十人。昨日在佛山,挑战青年第一高手林准,两分钟内,将林准打下擂台,断其一手一腿,扔下一面旗子,旗上书,东亚病夫!”

    这一份由陈军整理来的资料,看的叶倾城和陈思心惊肉跳。这个龙玄,竟然连胜三十一场,连第一高手都被他在两分钟内打败。而陈志凌,要迎战的就是这样一个恐怖人物。陈思手指甲掐着掌心肉,咬紧下唇,几乎要咬出血来。她的脸色苍白的骇人,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,扑进叶倾城的怀抱里,道:“倾城姐,我好怕哥出事。”顿了顿,断断续续哽咽道:“我不敢阻止他,如果我阻止他,他一定会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柔声安慰,心中却思绪起伏。她能想象的到,这个叫龙玄的日本人,嚣张到了什么程度。想一想,都会愤怒。在华夏的地方,连战三十一场,打的国人抬不起头,竟然还丢下了东亚病夫的旗帜。叶倾城觉得心中的怒火也被激发出来,这一刻,她渴望自己能有一身厉害的功夫,那怕是死,也要去战,战,战!

    好在,还有陈志凌。那个在她心中有着特殊地位的男子,再一次,没有悬念的站了出来,迎战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,陈思做了一桌家常菜,色香味俱全,很是丰盛。

    许晴买了一些礼品,算是登门的礼仪。陈思表现的恬淡礼貌,私下里多打量了下许晴,想知道她到底跟哥哥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许晴在见到陈思那双灵动的眸子,感受到她的恬静与善良,便有些明白,为什么陈志凌会为了她妹妹,付出那么那么的多。她也能感受到,陈志凌与陈思之间的感情,是多么的深厚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顿饭吃的算是安静。吃完后,陈志凌送许晴回家。

    夜幕中,陈志凌开着车,又对许晴道:“晴姐,我们去酒吧待会吧?”

    “也行!”许晴犹豫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夜缠绵酒吧里,此刻火爆异常。舞台中央跳着劲爆火辣的钢管舞,跳舞的是一个红发90后,露出雪白的腰肢,身子媚的要出水。

    陈志凌看的目不转睛时,突然听到许晴问,好看么?

    “好看!”陈志凌下意识回答。

    许晴将手中的一杯伏特加往玻璃茶几上重重一放,起身道:“你慢慢看吧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回过神来时,许晴已经买了单,往酒吧外而去。陈志凌莞尔,许晴竟然吃醋了。他连忙跟了上去,一出了酒吧。便隔绝了里面的火爆震荡。陈志凌紧紧跟着她的脚步,她脸蛋一红,道:“你别误会我是吃醋,我是觉得很没意思。钢管舞你们男人喜欢看,但是女人肯定不会喜欢看。”

    明显的此地无银。陈志凌当然不会拆穿,街道对面的路灯坏了,树下一片黑暗。黑暗处停了一辆面包车,面包车遮掩下有一辆摩托车。而摩托车上,一名戴着头盔的男子,手中一把黑洞洞的枪,瞄准了陈志凌前肩处。

    男子扣动扳机时,陈志凌陡然感到危机,前肩发痒。这是多年生死历练下,培养出的敏感。他身子起伏一甩,消音枪中的子弹激射而出,没有射中陈志凌,反倒射在了陈志凌后面的一辆甲壳虫车上。立刻爆响一声,火花四溅,然后就是刺耳的警报声响起。

    许晴吓得脸色煞白,便在这时,陈志凌看见了那男子的枪口对准了许晴。陈志凌不及细想,闪电扑上,将许晴搂在怀中,以背挡住了子弹。扑的一声闷响,那颗子弹射进了陈志凌的后颊骨里。

    鲜血飚射,陈志凌闷哼一声。电光石火的将许晴顺势带倒在地上,他人顺着一滚,灵鼠滚油锅,雷霆滚向那名男子。那男子连开数枪,点射向陈志凌,陈志凌快的没了边,他又那里射得中。轰的一声,男子启动摩托车,风驰电掣,一瞬间开出三十米远。陈志凌跳了起来,他要是发力追,倒是可以追上。只是不确定对方还有没有人,不敢让许晴在这里涉险,于是放弃了追击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许晴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,她似乎感觉到了呼啸的子弹。脑子里一片空白,等反应过来时,突然想起什么,面现惊恐。

    陈志凌刚一走近,她便快步到他背后。拿出手机看他后背,白色毛衣已经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你被子弹射中了?”许晴语声颤抖,道:“走,我们快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她急的不行,体香便格外浓烈。看着她一向那么镇定,这下为自己着急,陈志凌握住她的柔荑,一笑,道:“我没事的,晴姐。”

    手真柔滑,这是陈志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被枪打中了怎么会没事。”许晴压根不信。

    陈志凌凝声道:“我的骨髓肌肉都已经练出了真意,肌肉挤压住了子弹,这点小伤,创可贴都用不上,你看着。”说着肩膀一耸,吧嗒一声,那粒子弹竟然被挤压了出来。许晴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安全,我们快走。”陈志凌说着拉住她的手,往宝马处而去。

    上了车后,陈志凌启动车子,风驰电掣的离开。

    在许晴的家里,大厅中,水晶吊灯下。陈志凌脱了毛衣和内衣,赤着上身。许晴找了脸盆,打了温水,用毛巾帮他清洗伤口。被子弹打中处那个弹孔已经没有再流血,细小的一个洞,等她将旁边血迹洗去,见到那处已经开始在结痂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结痂?”许晴相信了陈志凌所说的,创可贴都不用了。“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你们练武的真有内力?”

    陈志凌示意许晴用桌上的消毒酒精,帮自己最后清理伤口,一边道:“内力当然不会有,那些都是武侠小说里瞎编的。只不过我练习钓蟾劲,血液和骨髓都强于常人,通俗点,就是造血的功能比常人强大很多,所以痊愈的也就快。”

    许晴似懂非懂,也没再追问。倒是看着他健壮的上身,有些脸红心跳了。刚才陈志凌给她挡子弹,那一幕,无论是哪个女人都会感动。每个女人心中都会有一个王子梦,希望在最危险的时候,会有一个王子,来奋不顾身的救自己。

    许晴此刻对陈志凌,那份喜欢感动,已经到了压抑不住的地步。

    为了转移注意力,许晴回身往卧室里而去,片刻后拿了一件男式衬衫出来,道:“你先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看到男式衬衫时,脸色变的不太好看,道:“你这还住过男人?”许晴见他吃醋,心中暗喜,忙解释道:“这是彤彤爸爸的,我搬过来时,顺手从那边家里拿了一件。”陈志凌脸色缓和下来,这才穿了上去。他的身材匀称,穿什么都很有款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为什么突然会有人要杀我们?”许晴想到这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陈志凌沉声道:“不是我们,是我。”

    许晴想到什么,脸色一变,道:“难道是龙玄他们的人?”

    陈志凌摇头,微叹道:“不是,龙玄这一伙来,卷钱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磨练功夫的修为。”顿了顿,向许晴道:“晴姐,你是不是以为龙玄是天生高傲,仇恨华夏,所以才来这么嚣张?”

    许晴讶异,道:“难道不是么?”

    陈志凌正色道:“当然不是,他是故意挑起所有国人的怒火,这样面对一个民族的怒火,磨练他的心境,修为。只要他一旦再挑战我赢了,全身而退,那么他的功夫就会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。到了那时,恐怕就真没有人能打败他了。如果我猜的不错,在打败林准后,他的修为应该又精进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许晴听的悚然而惊,道:“我们国家是武术的起源,难道我们的武者都不如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陈志凌摇头,道:“我们的武道讲究韬光养晦,阴阳交融,天人合一,恬淡。真正的高手也许有很多,只是他们隐藏起来罢了,我们国人的性格,就是怕露富。”

    许晴似有所悟,道:“那倒是,我见过一个亿万富翁,穿的普通,吃的普通,不是听人说,我一直都以为他是个工人。”顿了顿,道:“但是我看你好像一点也不讲韬光养晦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凛然有声的道:“那是因为我跟传统的武者不同,我是从部队出来的,部队的信念就是不动如山,侵略如火。我从来都不算武术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许晴想到什么,突然娇媚一笑,抱拳道:“陈师傅,你好!”她一向成熟干练,突然这么顽皮可爱起来,那种混合的风情让陈志凌看的一呆,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。看许晴的目光开始异样。

    许晴察觉到,立刻心跳加速。害羞,却又享受他的目光。许晴深吸一口气,道:“对了,那为什么还会有人要杀你呢?”

    陈志凌眼神一黯,道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是跟博彩业有关。我跟龙玄一战,肯定在地下赌庄里开了赌盘。华夏人都会希望我赢,所以即使是送钱,他们都会买我赢。而博彩业的大佬,自然是希望我输,那样他们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。那个枪手开枪是想打伤我,而不是要我的命,从这一点,我基本上就可以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许晴眼里闪过愤怒之色,激愤的道:“他们难道就没有一点民族团结,没有一点顾及民族尊严吗,都被欺负到这个份上了,还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大部分人是团结的,但任何国家,任何集体都会有少部分的败类。在和平的时候,那些渣滓就沉积在下面,一旦平静的水面被搅动,那些渣滓就会浮动起来,他们不会顾及华夏人的形象。他们只在在乎自己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激愤过后,许晴想到后怕的地方,道:“那他们还会不会再来对你下手?”陈志凌道:“他们以为我已经受伤了,即时我出现,表现的没事,他们肯定以为我是在硬撑。不会再下手了。”

    许晴闻言松了一口气。又道:““你饿不饿?我去给你煮碗面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摇头,站起,道:“不早了,晴姐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突然觉得他要走是很突然的事情,竟然像小女孩一般,对他恋恋不舍起来,只希望他还多坐一会,多跟自己说说话。

    “那我送送你。”许晴下意识的道。说着站了起来,跟着陈志凌。两人心中都有那种眷恋不舍,陈志凌来到大门处,伸手准备去拉门。他闻着来自许晴的体香,忽然猝不及防的转身,将许晴曼妙的腰肢搂住。

    许晴惊呼一声,她的脸蛋顿时通红。

    陈志凌将许晴拦腰抱了起来,他带着一丝暧昧的气息向许晴说道:“今晚,我要你做我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许晴的眸子里似乎要融化出水来,她含情脉脉的凝视陈志凌坚毅的脸庞,却是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陈志凌便抱着许晴朝卧室里走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