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章 意乱情迷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许晴一紧张,她的天然体香便散发的浓了一些。陈志凌肆无忌惮的吸着这种沁人心脾的气味,真想将许晴搂在怀里,狠狠的吻上去。尤其是在听说许晴的老公挂了,陈志凌这种想法越发强烈。

    被子并不暖和,两人还要保持距离,盖的一点都不严实。不过有空调开着,也不会冷,这空调年岁估计不小,发出吭哧吭哧的运转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天下来,陈志凌也着实有些累。不一会后便沉沉睡去。睡到凌晨三点的时候,旅馆老板为了节省电费,将电闸拉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空调停止工作,空气在半个小时后便陷入严寒。

    本能的驱使,在梦中,许晴与陈志凌都想找个温暖的东西。小许彤睡觉不踏实,却已到了另一头。而许晴的软玉温香紧紧的靠了上来,陈志凌下意识的将这火的娇躯搂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睡梦中,陈志凌觉得手上搭的东西很奇怪,抓着许晴的臀,下意识的揉了一揉。不对,陈志凌一个激灵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晴也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窗外的路灯有微弱的光芒照射进来,陈志凌与许晴四目相对,等他们意识到这个状况时,难言的尴尬,旖旎,情充斥着。许晴羞红着脸,本能的要推开陈志凌,陈志凌看着许晴诱人的唇,脑子一热,凑了上去,吻住许晴的唇。这是他第一次迫切的想吻一个人,许晴挣扎起来,陈志凌紧紧的将她固定在怀里,舌头撬向她的牙关。浓烈的男子气息,让许晴有些不能自持,她从来都不讨厌陈志凌。

    许晴意乱情迷,忘记了挣扎。陈志凌的吻让她有种热恋的感觉。但随后,陈志凌一把压到许晴娇躯上时,许晴睁开眼,霍然惊醒,猛地一用力,推开了陈志凌。陈志凌愕然,许晴寒声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由刚才的浓情蜜意,到现在的冰寒彻骨,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志凌脑袋也清醒过来,暗恨自己太鲁莽唐突了。

    当下灰溜溜的起床,拿了外套。他也只想快点离开这间房,这样的气氛,许晴的寒,都让他感到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穿好鞋子外套后,陈志凌看到许晴将她自己蒙在了被子里。陈志凌想了想,也不能这么没心没肺的走掉。酝酿一瞬,道:“晴姐,对不起。是我混蛋,我看见你,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,对不起。”说完便拉门而出。

    旅馆的大门已经关闭,陈志凌喊醒守夜的大妈开门。大妈一脸的不乐意,嘴里咒骂着陈志凌听不清的话语。

    陈志凌也不计较,出了旅馆后。外面下着小雪,不过这点严寒对陈志凌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想了想,路面这么滑,许晴开车可能很不安全,终是不放心就这样离开。当下转头,又朝比亚迪被堵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交警们还在连夜疏通道路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早上七点,陈志凌从比亚迪车里睁开眼睛,外面雪白一片。一夜之间,大雪漫中州。

    陈志凌推开车门,前方的道路在逐渐疏通。他向旅馆方向跑去,因为他想到许晴要抱着许彤,这么长一段路,她一定吃不消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,陈志凌在人流中便看见了许晴抱着许彤,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,颇为艰难。

    这样的路,许彤肯定是走不好的。

    许晴走的吃力,灰心至极。便在这时,她听到了许彤欢快的喊爸爸。抬头便看见清秀的陈志凌快步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许彤伸手,道:“爸爸,抱!”

    许晴想起昨夜,仍觉恼火,他把自己当什么人了。许晴心里认定了陈志凌就是个外表老实,内心花花的人,当下没好气的冲许彤训斥道:“瞎喊什么,他不是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许彤从未见许晴这么严厉过,当下便吓得哭了起来。“晴姐,我来抱许彤吧。”陈志凌见她吃力,不由心疼。

    许晴斩钉截铁的道:“不用!”任由许彤眼泪哗啦的喊爸爸,许晴就是铁了心的不理。

    这个倔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许晴抱着许彤,艰难的行走,陈志凌跟在后面。他本来就不习惯解释,心性也高,许晴既然这个态度,他也就懒得再多说了。只想着把她安全送回去,以后就再不相见。

    车况在八点半才通,这次许晴抱着许彤坐在了后排。陈志凌开车进入市区后,路过早点店,下车买了早点给许晴和许彤。许晴倒是没有拒绝,很冷淡的接下,并说了淡漠的谢谢两字。陈志凌自己啃了两个馒头,随后继续驾车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小许彤感受到这种气氛,也显得很安静。

    连夜开车,在第二天早上八点。车子终于开进了东江市的市区。陈志凌早受不了许晴的冷漠,将车子停在马路边上。放下安全带,道:“晴姐,我在这里去搭公交,车子你来开吧。”说完便要推开车门。

    许晴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陈志凌心中一喜,面上不动声色的回头。却见许晴从她的女式包里取出一张金卡,递了过来,道:“里面有十万,这是谢谢你救许彤的。”她的表情淡漠到刺痛了陈志凌。

    陈志凌接过金卡,冷冷一笑,道:“好,以后我们两清,各不相欠了。”说完便推开车门,下了车。

    公交站上有不少人在等待,陈志凌一身黑色外套,清秀俊逸,冷淡的矗立在哪儿。

    片刻后,公汽开来,陈志凌随着人流上了车。所有的情愫,在刚诞生时,就已被冷漠扼杀。而陈志凌,内心是那么的骄傲。

    许晴是个理智的女人,她不可能跟陈志凌发生什么,当发现心动时,她必须很快的扼杀。再则,她恨陈志凌把她看的太随便,恼他是花丛老手。

    对陈志凌来说,仅有的惆怅在到达东江高中时就已经烟消云散,妹妹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三天后,东江高中正式放了寒假。

    同时,在北京,乔老在别墅里接见了一个人。这个人,便是绝色杀手王,沈怜尘。

    沈怜尘这个女人,看见她就容易让人联想到优雅,贵气。她是天生的贵族,她的优雅已经融入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沈怜尘穿了深红色外套,长筒靴,戴了墨镜。不了解的人,见了她只会感叹这是个贵气逼人的官家小姐,又那里会想到她是纵横国际的杀手之王。

    乔老穿了一身唐装,在书房接见沈怜尘。

    面对乔老这样的老人,沈怜尘表现出了应有的尊敬,不过没有任何拘束与不安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请坐!”乔老微笑着道。沈怜尘便即坐下,同样微笑,道:“老爷子,没有想到您的身体还这么健朗。”

    佣人上了茶来,乔老道:“这茶是顶级的大红袍,有价无市,专门来款待小沈你这样的贵宾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一笑,道:“老爷子您太客气了。”越是真正高位的人,他们越懂得谦逊仁和,因为他们知道天高地厚,知道天地之间有恐惧。

    沈怜尘抿了一口茶后,赞道:“好茶,入口极苦,却是最后那丝清甜堪称绝笔。”

    乔老呵呵一笑,道:“小沈,年轻人之中,像你这样沉稳的我很少见。八风吹不动,端坐紫金莲。难怪你这么年轻,就有这样显赫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含笑不语。乔老继续道:“小沈,说起来我们在五年前就已经见过是么,当时你还是沈门的大小姐,却没想到五年的时间,变化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面上依然带着微笑,乔老却知道,她内心肯定不平静。沈门,数百年基业,遥控国外政权,其势力遍布国内各行各业。是一个国家都拔不掉的毒瘤。而沈怜尘,年纪轻轻,就靠着雷厉风行,和睿智将沈门打理得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五年前,具体出了什么事情,外人一无所知。但沈怜尘却几乎命丧在沈门之手,沈门也多了一个凭空冒出的少主。

    之后沈怜尘逃亡国外,这个女人也当真了不起。在国外,短短几年,又闯下了偌大的名声。

    乔老道:“小沈,我也不跟你卖关子。我们这个国家,他身上的毒瘤越来越大,沈门,洪门这些门阀里,势力渗透到国家机构里。他们这里面的一些人,有着能万军之中取敌首级的本领,这样足以震慑我们。如今热武器虽然强极一时,但是却很难去肃清这些高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道:“也许,小沈你会觉得,你没有义务来帮我。但今天我只是以一个老人的身份来拜托你,帮帮这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是我生平唯一敬佩的人。”沈怜尘道:“于公于私,我都不该拒绝您的请求。但是,您也应该知道。沈门,洪门这里面,他们的高手并不是目前,势单力薄的我就能对付。您把一个国家的希望放在我身上,我着实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乔老眼睛却是一亮,道:“你需要什么样的人才,我可以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想到什么,道:“我们可以制定一个猎鹰计划。由我来带领,也许假以时日,将来能够跟那些人抗衡。”

    乔老略略兴奋,道:“我也正是这个想法,由你成立一个秘密部门。里面的人选,全部都要是类似沈门,洪门里那样的超级高手。”

    沈怜尘道:“老爷子,我需要提醒您的是,您需要有很大的耐心。那样的超级高手,都是百年难遇,可遇而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本就是百年大计,沈门,洪门不都是经历几百年,才有这样的规模。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要向您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特卫局的陈志凌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