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章 离开特卫局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许晴看到过太多的肮脏。人性贪婪狡诈。如今是一个连老太太摔在地上,扶了都有可能被讹上的时代。许晴在报纸上看到过这样一则报道,一名男子好心将一名车祸女子送进医院,最后被该女子一口咬定是他撞的。三番五次带着家里的兄弟到男子家里闹,将男子逼得倾家荡产,最后该男子被逼无奈,选择了自杀。看起来荒唐的事情,却是真实发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两相比较,许晴觉得陈志凌这样的人格非常的可贵。

    黄东临对此无能为力,直接的指出,道:“眼下除了老首长亲自开口,不然谁也不敢放了陈志凌。”

    许晴道:“好,我亲自去跟外公说。”

    许爽与唐佳怡依然在拘留室陪着陈志凌,许晴向陈志凌许诺一定让他安然无恙后,便和黄东临离开了市局。

    许晴回到别墅时,已经是凌晨两点,这个时候,她自然不会去打扰乔老的休息。轻手轻脚的到浴室洗了把脸和脚丫子,便又回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小许彤还是睡的那样香甜,许晴进了温暖的被窝,台灯下,凝视许彤的小脸蛋,如果不是陈志凌,现在许彤就已经不在了。那自己也恐怕连活下去的勇气都会丧失吧。

    在天热的时候,乔老每天五点就会起来晨练。现在天冷,则推迟到了七点。许晴六点半起床,帮佣人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乔老想去晨练时,被许晴拦着,美其名曰,道:“外公,我亲手给你煮的粥,您必须先尝了再去。”

    乔老便也不再坚持,坐到餐桌前,笑呵呵道:“你这懒丫头,无事献殷勤,我看有阴谋。”

    许晴娇嗔道:“外公,谁准你这样说人家了。”说着的时候,舀了一碗小米粥,搁到乔老面前。

    乔老就着馒头,一碟酱菜,便吃了起来。他在国宴时对外宾,对贵宾都会以最好最精致的菜式款待。但私下里却最好这粗茶淡饭,偶尔的时候,乔老会吃着吃着流下泪来。那个时候,许晴便知道外公是想起了那些为了国家付出生命的老战友们了。或许乔老是想,他们要是能尝一尝这馒头,就好了。

    乔老慢条斯理吃完早餐,他吃的很干净,不浪费一滴粮食。这是他的习惯,在家里,他没必要做戏给谁看。以他的地位,也无须做戏给任何人看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丫头,有什么事求外公?”乔老明察秋毫,笑眯眯的看向许晴。

    许晴便也不再卖关子,当下便将许爽昨日与江晟铭发生冲突的事情说了。只是在说到救许爽的人叫陈志凌时,乔老惊奇的咦了一声。许晴立刻奇怪的道:“难道您认识他?”

    乔老呵呵一笑,道:“我当然认识,这个臭小子刚闯了大祸,还是我保下的。他还救过我一次呢,这个小伙子,恩,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救许彤的也是他呢!”许晴心底都有些震撼了。陈志凌竟然同时救过外公,弟弟,女儿许彤。

    这真是天大的缘分和恩情。不知怎么的,一向讨厌男人的许晴,忽然觉得陈志凌很亲切,就像是前世就认识。

    遇见陈志凌,许晴不知怎么的,有些相信宿命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,那您非救陈志凌不可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什么救不救的,说的多玄乎。他犯了错误,自然要有他的上司来处理他。不过市局嘛,倒是有些越俎代庖了,这样,你把电话拿过来,我给楚镇南说一声。

    楚镇南便是特卫局的局长。

    当天上午九点,一辆军车轰然停在市局门前。楚镇南局长牛气冲天的带着两名大内保镖进入市局,要求郑武放人。

    用楚镇南的话来说,我的兵犯了错误,那也该我来管教。

    郑武不敢做主,向刘大风请示。刘大风则又向江北齐请示。江北齐知道后,哪还不知道这是出于乔老的授意,暗自怨恨乔老手伸的太长,一点也不给自家面子。恨归恨,出于谨慎,江北齐还是向自家老爷子请示了一通。

    老爷子听说江晟铭与韩爽起的纠纷,当下不问缘由的将江北齐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。江北齐委屈的辩解,道:“爸,这事也不一定全是晟铭的错啊!”

    “哼,晟铭被你们两夫妻惯成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。乔老大哥的外孙许爽我见过,很懂事的一个孩子。别怪我没警告你们,再这样惯晟铭,迟早是要出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爸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放人!”江老爷子毫不含糊的道。说完后,又道:“稍后,你带些礼物,就算是抬着,也要把晟铭抬到乔老家去认个错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也太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照我说的去做。”老爷子毫不客气的训斥。

    陈志凌被顺利带回特卫局里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的透过窗户射进楚镇南的办公室里。办公桌上放了一盆仙人掌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沓文件被楚镇南砸向陈志凌的脸门。冰冷的砸在陈志凌脸颊上,陈志凌眼也不眨,不发一言,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楚镇南年方四十,正是年富力强,穿了一身军装,威严无比。他呵斥道:“陈志凌,你干的什么瞎名堂。私自比武,挂老子电话,殴打江家少爷,这是你一个国家高级士兵应该干的事情么?国家培养你,是给你这样乱用武力的么?”

    陈志凌定定的看着楚镇南。

    楚镇南一拍桌子,吹胡子瞪眼睛的道:“你还敢瞪老子,反了你。”他就是这样的火爆脾气,但所有警卫局的人都很尊敬他。

    陈志凌低声道:“对不起了,老首长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没吃饭么,是爷们就大声一点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忽然窜上前,砰的一拳砸在楚镇南的鼻子上。楚镇南猝不及防,再则功夫本就不能跟陈志凌比,立刻鲜血狂涌。陈志凌大声道:“我说对不起了,老首长,这一拳,我早就想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账!”楚镇南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陈志凌再次被关进了小黑屋。三天后,黄政委向他宣读处理结果。“三期士官陈志凌,屡次违反组织纪律,更有殴打上司之恶劣行径。经上级研究决定,给予强退处理!”

    强退,就是令其强行退役了。这个结果比陈志凌想象中好多了,如果是被开除,就会什么

    都没有。但退役,则官衔保留,还有退役金也可以拿到手。退役金可是一笔不菲的数目。

    黄政委拍了拍陈志凌的肩膀,沉沉一叹,道:“陈志凌,从此以后,你就不再是特卫局的人。你要好自为之!”在黄政委看来,一切都是陈志凌恃宠而骄,咎由自取。他只是有些可惜,毕竟陈志凌是那样的优秀。

    那句你不再是警卫局的人,如一把重锤锤在陈志凌的心间。很强烈的失落空虚感冲上心头,等到真正离开的时候,陈志凌才发现,自己的血肉都已经融入到了特卫局里。

    难受一会,他转念想到,从此以后,便可以陪着妹妹。看着她高考,成长,那将会是一种另外的幸福。他的心情便又如那窗外的阳光明媚起来。

    退役的手续同样很复杂,但有楚镇南的批示,倒也顺利。将黑色箱子,枪支,子弹,仪器,手机全数上缴。只是在上交军装时,内勤处的人却是不收。道:“楚局交代,你的军装自己留着,不用上交。”

    退役金一共二十一万,这对于现在的陈志凌来说,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警卫局是一个大集体,但大家互相之间并不是很熟。熟的是自己的搭档。陈志凌的搭档是小倾和铁牛,他们两人都出了任务。所以陈志凌走,便少了离别的痛。

    他的行李并不多,换下军装后,穿了黑色外套,牛仔裤以及白色运动鞋。看起来很是阳光清秀。

    提着行李箱出了特卫局,这时正是下午两点。阳光柔和的像个害羞的姑娘,空气中依然有晓春寒,并夹杂的风沙,北京的空气质量堪称恶劣。

    陈志凌意外的看到了楚镇南的座驾,改装的悍马军牌车停在外面。陈志凌发愣的瞬间,楚镇南落下车窗,探出头来,道:“上来!”

    陈志凌错愕了一瞬,便上了车。行李放在后排,他坐在了楚镇南的旁边。

    楚镇南的鼻子上,还是红肿一片,像酒糟鼻似的。陈志凌看了一眼,便忍不住想笑,不过这时可不敢笑。老首长的火爆脾气他是领教过的。

    “砰!”的一下,楚镇南敲了陈志凌一个爆栗,笑骂道:“臭小子,老子几十年没挨揍了,你个小屁孩敢揍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连忙道:“对不起,首长,以后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以后,我不毙了你。”楚镇南说着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啊,首长?”陈志凌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楚镇南不耐烦的道:“那来那么多废话!”陈志凌便立刻噤声,不敢再多问。楚镇南带他去的地方却是一家老北京羊肉馆。

    老式带着图腾的铜炉,铜炉中间是炭火,外面是鲜美沸腾的汤汁。将薄薄的羊肉卷在沸汤里荡上两秒,然后沾着腐乳酱,送入口中,那滋味,绝对是独独的北京风味。

    再加上特制的葱煎饼和清酒,吃起来格外的有滋味。

    “首长,这杯我敬您,谢谢您对我的栽培,谢谢您对我的理解。”陈志凌说完一饮而尽,道:“您放心,我会永远记得,我是特卫局出来的兵,绝不会干丢特卫局脸面的事情。我会对得起您留给我的这身军装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