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章 清秀与狰狞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难怪师傅这么有信心与那名大内高手一战!

    比斗的地点定在佛山的地下斗场,到时会在万众瞩目下一战。地下斗场的门票,因为佛山武王与大内高手的加入,那一天的票价被炒成了天价。

    令陈志凌没有想到的是,铁牛的大师兄铁魁不止前来压阵,而且连他师父,国内武术界,赫赫有名的田守信田大师也来了。田守信是有名的形意拳大师,其威名并不逊色于顾潇庭。

    原本是一场替爷爷雪耻的私人比斗,现在竟然演变成了百年来难得一遇的武坛盛事,这绝对是陈志凌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出发前,陈志凌穿上了爷爷留下的一套白色大褂。他自然是不畏严寒的,白色大褂,黑色纳布鞋,自有一股怜尘之意。

    叶东派了一个车队过来,清一色的奔驰车,前后一共六辆,浩浩荡荡的停在陈志凌所住的小区外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陈志凌出小区后,便见到叶东放下车窗,冲他微笑招手。陈志凌当即走了过去,便在这时,他忽然看到一个小女孩从对面马路冲了出来去捡一个红色的小气球。一辆夏利车正呼啸开过来,由于奔驰车的阻挡,造成了夏利车主的视线盲区。那小女孩粉嫩可爱,如个瓷娃娃。眼看就要被撞上,就此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那一旁的美丽母亲尖叫着捂住眼,不敢去看这残酷的一幕。夏利车主看清时,想要刹车已是不及。千钧一发之际,小女孩眼神由茫然到恐惧,忽然,人影一闪。陈志凌如一道电一样,冲了过去,几乎是擦着夏利车头抢下了小女孩。“给!”陈志凌抱着小女孩,递向那美丽母亲。

    这名美丽母亲大约二十八岁,着米色小西服,高跟鞋,白领打扮,显得知性成熟。她的身材非常傲人,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动人气质。准确的说,是一种女强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她那种镇定已经没有。在看到女儿安好无损时,接过女儿紧紧抱住,然后泪流满面。陈志凌会心一笑,转身朝叶东的奔驰车上走去。等这位美丽母亲想要感谢救命恩人时,陈志凌他们的车队已经扬尘而去。

    美丽母亲叫做许舒,一年前,丈夫死于车祸。刚才她差点以为女儿许彤也要步丈夫的后尘,惊骇欲绝之际,没想到许彤被人救了出来。那种情况,千钧一发,慢一丝,那个年轻人也要丧生车轮之下。这是天大的恩情啊,等许舒回味过来,想重重感谢时,却没想到那年轻人竟然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样子许舒是记住了,她感恩的抱着许彤,心中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动用力量,找到这个年轻人,好好的感谢他。

    忽然,许舒发现许彤有点不对劲,她流着眼泪,眼里是无尽的恐惧。而且啊啊的发不出声音……

    陈志凌上车后,恭敬喊了一声东哥。叶东一笑,道:“做的不错!”陈志凌讪讪一笑,叶东道:“你不用理我,闭目养气,我可不希望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到达佛山是晚上六点,比斗是在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铁魁,田守信已经前来与陈志凌汇合。田守信微胖,笑容满面,不知道的,一定以为他是个和气生财的生意人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他和铁魁寒暄过后,安置他们在酒店房间稍作休息。然后便去见小倾。小倾在旁边的房间等待。

    敲门进入后,陈志凌看见房间里,电视未开,空调未开,被子叠的整齐。敢情小倾一直如修道士一样坐在沙发上的。小倾穿着白色西装,齐耳短发,脸蛋酷似刘亦菲,美丽与帅气混合,有种妖魔化的感觉。她总是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,宁静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来多久了?”陈志凌温声问道。小倾轻声答道:“两天!”她看向陈志凌时,倒是多了一种莫名的情感。陈志凌找了杯子,在饮水机上倒了一杯热开水,然后递到小倾面前。小倾接过喝了一口,便放到茶几上。这算是给陈志凌面子了,别人她肯定接都不会接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吗?”陈志凌坐在她的身边,又问。

    “吃了两个馒头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”陈志凌说着起身,拿起房间的电话,给酒店前台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硬是逼着小倾合着鱼香肉丝,吃了一碗米饭,陈志凌才算作罢。

    夜幕悄然降临,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向佛山的郊区一间厂房。这间厂房便是佛山有名的地下斗场,渴望刺激,血腥的富家子弟,白领们都会选择都这里来放松。当然,也不乏一些贵妇人。

    地下斗场能一直开着,不受政府管制,斗场的主人自然也是有着通天关系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单独坐了一辆车,他现在全身心进入一种极静的状态,万事不盈于怀。

    他所不知道的是,叶倾城,陈思,钟嘉雯也在后面一辆车里。这是叶倾城跟叶东请求的,叶东向来都依着叶倾城,这次也没有例外。只是交待,不准惊动陈志凌,否则扰乱了他的心境,便是将他推向死亡。

    叶倾城与钟嘉雯或多或少都有些兴奋,这样的巅峰战斗,是她们毕生未见的。但穿着校服的陈思,漂亮的小脸蛋上满是担忧。手心紧张的全是汗水,只要一想到哥哥可能会出事,她就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钟嘉雯握住她的手,宽慰道:“,陈志凌哥哥一定会打赢的,他那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也安慰道:“我见过你哥出手,很厉害的,你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陈思重重的点头,道:“哥他一定会赢的。”

    地下斗场的贵宾室内,顾潇庭同样一身白色大褂。他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正在抽着水烟,水烟劲大。每次比斗前,他都会抽上几口,让自己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顾经武与朱洪智在旁边陪着,一会后,刘青进来,道:“师傅,已经查到了。陈志凌,上面警卫局的尖兵,据说他枪法非常厉害,武功也到了化劲,主练形意拳和太极拳。”

    顾潇庭淡淡一笑,道:“一个高手,如果同时还练枪,分心二用,那就是对武道的不虔诚,不足为惧。”顿了顿,对朱洪智道:“老大哥,一分钟内,我要让他趴在地上。近年来,我久不出手,让很多武术界的小年轻误以为我不能打了。今天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给我下挑战书的。”

    朱洪智这时自不会说泄他气的话,搏斗前,信心气势很重要。顾潇庭是成名的大家,自不会轻视敌手。这叫战术上的藐视,对战时却会认真无比。

    斗场外,劲爆的音乐在震荡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黑压压的,杀手王沈怜尘,着紫色外套,戴了鸭舌帽,很低调的坐在前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几位武术名家,包括青年第一高手林准,田守信,都已经被邀请到了评委席上。实际上,这种真正的搏斗那需要评委,做个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陈思,叶倾城,钟嘉雯坐在靠前的位置。

    先是几场普通的斗拳,打得甚是血腥,不见血不下擂。这里的斗拳可不是电视里那种,还有裁判看着。

    地下斗场,就是还原搏斗的本身。打死人是常事。

    几场斗拳颇为精彩,打的惊心动魄,尤其是在一名拳手被人一脚揣飞下擂台,落地身亡后,场面劲爆至极。

    陈思看到那人死后,小脸蛋顿时煞白,她现在不是怕死人,而是怕,万一哥哥也这样了,她该怎么办。想到这时,泪水就忍不住要落下。

    叶倾城悄然握主陈思的手,陈思便紧紧反握住,指甲掐进叶倾城的手掌肉里,叶倾城忍痛,任由她这般掐着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的时刻,由擂台dj激情演说,隆重请上佛山武王,中华龙。

    现场爆发出雷鸣般激烈的掌声,然后大家便看见陈志凌与顾潇庭从两侧同时来到擂台边上。顾潇庭手掌在擂台上一抠一拉,整个人轻巧的跃上了擂台。光是这一手,就让大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志凌手在擂台边上一按,人也弹上了擂台,干净利落,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白色聚光灯映照得两人白衣如雪,顾潇庭如渊岳大气,沉稳强大。陈志凌则是美丽的画卷,衣衫如雪,清秀的少年傲然而立,让人看了心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