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章 国术凶猛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叶倾城也看出了这点,当机立断,朝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只跑到门前,便听砰的一声响,接着是黄雄的闷哼和压抑的惨声。叶倾城只感觉衣领一紧,竟然被人生生的提了回去。她还未弄明白,便被李爻丢到了床上。挣扎着爬起来,便看见黄雄被锤趴在地上,一如黄雄对待虎子一般。

    李爻的脚踩在黄雄的手掌上,碾压他的手指,卡擦脆响,能听到指节断裂的声音。鲜血从黄雄手指甲溢了出来,李爻下手更加残忍,血腥。他的表情却风清云淡,似乎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放开他!”叶倾城下床站起,冷声道:“我父亲是南城叶东,你们如果敢乱来,我担保你们出不了东江。”

    “叶东是谁?宁少你认识吗?”李爻淡淡的问。宁默是认识的,但此刻,他仇恨心起,那会怕什么叶东。况且他只知道叶东是道上老大。一个道上的,自己堂正的衙内,会怕他?别开玩笑了。“一个黑老大,屁都不算。”宁默答道。

    他的疼痛已经减了许多,慢条斯理的站起来,理了理衣服上的皱褶。出其不意,突然啪的一声,一个耳光甩在叶倾城娇嫩的脸蛋上。

    “婊子!”宁默狠声道。叶倾城怒视宁默。

    “李爻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宁少请说!”

    “废了他,双手双脚,全部废了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李爻说完,便要去踩黄雄的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叶倾城喝道,她皱眉道:“宁默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样?我想操。”宁默冷笑道。

    叶倾城点点头,道:“好,你放他走,我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宁默道:“好,够义气,我喜欢。”顿了顿,邪魅一笑,道:“不过你说我会不会傻到放了他,让他去搬救兵呢?”

    叶倾城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她虽然任性,但却是个有担待的女子。眼下的一切,都是她牵累的黄雄。她深吸一口气,重复道:“请你不要为难他!”

    宁默道:“可以啊,我说过,要看你的表现。现在,麻烦你帮我倒一杯红酒过来。”说完他走到虎子面前,将他扶起,道:“虎子哥,你快喊小弟送你去医院,今天的事情你受苦了,我心里会记着。”虎子勉强牵动嘴角笑了一下,道:“宁少客气了,是我无能。”说完对李爻道:“哥,我先走了。”李爻点头,又问道:“伤要紧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碍!”虎子说完便离开了房间。待他走后,叶倾城将红酒递到了宁默面前。红酒倒的六分慢,很标准的那种。她拿红酒的手势,也很优雅。

    宁默接过,道:“再倒一杯来。”却把手中的红酒递给李爻,微笑道:“李爻大哥,今天多亏了你。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宁默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李爻道:“宁少,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叫我小默就好。不然就算是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李爻一怔,随即笑着道:“好,小默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酒倒过来,她一直沉着脸色,倒看不出她的悲喜来。这个女孩,让李爻对她的表现都感到惊奇,她所表现出的沉着,即使是成年女性,也无法有这份处变不惊的气度。

    宁默与李爻碰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李爻脚下的黄雄奄奄一息,嘴里还在喃喃喊着“倾城,快走!”

    喝完酒后,宁默道:“大哥,我想单独跟她待一会,不知道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李爻当然明白这小子的意图,当下道:“当然可以!”说完便提起黄雄,硕大的壮汉,被他提在手上,宛若无物。

    宁默的手摸向叶倾城的脸蛋,那细腻的弹性,让宁默很有手感。尤其是冷漠的叶倾城厌恶的想躲开,却又强行忍住。那种表情,让宁默充满了征服感。

    叶倾城从来都是要风得风,谁也不敢把她怎么样。但眼下,她有种绝望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个时候,她见到了陈志凌。

    当是时,李爻带着黄雄准备出门,她绝望的被宁默捏了下脸蛋,屈辱至极。

    而陈志凌,如黑暗中的一缕阳光照射进来。陈志凌站在门前,疑惑的望着套房里一切,目光最后停留在宁默身上。

    “宁默!”陈志凌开声喊道。

    宁默回头看见陈志凌,陈志凌黑色风衣,清秀,身形显得瘦削,单薄。

    陈志凌本来还怀疑这少年是否就是宁默,毕竟两者气质,医院与套房之间,相差太大。

    但宁默看到他时,那一瞬的惊慌,让陈志凌确定,他就是宁默。

    陈志凌打量了房间的一切,目光扫视到地面的血迹,悲惨的黄雄,还有李爻。李爻淡淡的扫了眼陈志凌,没有过多的表示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化劲,都可以内敛气息。不刻意表现,是很难看出与常人的不同。不过李爻还是对陈志凌有了一丝戒备。

    他不会轻视任何未知数,这是李爻的优点。

    陈志凌盯着宁默,冷冷道:“宁默同学,你真够让我惊讶的。白天是人,晚上是狼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看在陈思的面子上,我今天不为难你。不过如果你够聪明的话,最好把今天所看到的事情,都给忘了。不然,对你来说,绝对是一场灾难。”宁默马上就恢复了镇静,点上一根烟,慢条斯理的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惊异的看着宁默,这个少年,拥有一种非法术的变脸功夫。很神奇。

    叶倾城的希望很快就熄灭了,她当然记得陈志凌找她问过教室。原来是那个乖乖女生陈思的哥哥。他不过是一个爱臭屁装酷青年。黄雄都不是李爻的对手,又哪里能指望得了他。

    陈志凌灿烂的笑了,道:“我很久没看见像你这么可爱,嚣张的小傻逼了。”他的怒火彻底被点燃,不为别的,就为他对妹妹的不轨意图。这么个人渣,简直是该死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宁默的脸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倾城也惊异的看向陈志凌,没想到在这样的气氛,情况下,他会这样的有勇气。

    李爻放下了黄雄,将门关上。陈志凌忽然对李爻道:“叉叉哥!”

    李爻微微一惊,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陈志凌缓缓道:“有国家罗汉之称,目中无人,眼高于顶的叉叉哥,我又怎么会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李爻瞳孔内敛,微微意外的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人不重要,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自甘堕落到帮一个小衙内为虎作伥,你不配穿那一身军装。”陈志凌这个时候锋芒毕露,再不是清秀的青年。他冷着眼,跨步走向厅内。转身面向李爻,干净利落的道:“我早就想领教下你这位罗汉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叶倾城与宁默都惊讶的合不拢嘴。叶倾城更多的是欢喜,她如冰山的脸蛋终于有了一丝动容。这是一种中了五百万大奖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李爻眼神复杂,道:“不过打前你总该告诉我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特卫局,姓陈名凌!”陈志凌一字字说道。

    李爻惊道:“你就是中华龙!”

    “动手吧!”陈志凌不再废话,声如炸雷,人在这一瞬间动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武夫的性格,一言不合,便要大打出手。武者的血性,火性展露得淋漓尽致。而且出手就要存杀人的心思,无所顾忌,这才是国术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强猛的杀气从陈志凌身上散发出来,他脚在地面一踏,地面水磨石便微微龟裂。整个人似乎猛然从草丛中窜起的巨蟒,一掠两米,眨眼便抢到了李爻面前,一记手鞭反身抽击而去。

    身体擦过空气,呼啸一声,好像提速了的列车窜过,带起地气浪和劲风,将宁默和叶倾城的衣角都被吹了起来。劲风扑面,这就是叶倾城的感觉。她以前看武侠小说,里面常会描写到武林高手比武,旁边的人都会被扫退。她一直都当是笑话在看,但如今,她真正体会到了武者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陈志凌太极手鞭拍击而下,砰!空气剧烈的炸响了一下,似乎汽车炸了轮胎。

    如此威猛的刚劲,当真是挡者披靡。

    太极拳练起来最柔,打起来却是天下第一刚猛,

    以柔育刚,越练得至柔,就越能爆发出至刚的劲来。

    这等猛劲让叶倾城和宁默看的心惊肉跳,丝毫不怀疑,就是面前一堵钢筋混凝土墙,也会被陈志凌拍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