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章 练起来最柔,打起来最刚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颇为无奈。面对爷爷的吩咐,他自然不能像对顾梦婕般那样酷酷的说,我只杀人,不表演。当下只得硬着头皮站出来。

    周遭散步的病人,老年人全都围了过来。这医院里的生活是多无聊枯燥啊,现在有热闹可瞧,那还不全都趋之若鹜的赶过来围观。

    刚好这时,陈思打来了一盆水。“哥,你是要表演吗?”见到这幅架势,陈思马上猜了出来,语音略带兴奋。她很早就想看陈志凌的功夫,但是每次她央求时,陈志凌都会很臭屁的说,只杀人,不表演。气的陈思想掀桌,眼下机会难得,陈思自然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那盆水被赵正义指挥着放在空地上,大家全部自觉让开,给陈志凌腾出一块宽阔的空地来。

    王葵青与宋健均眼带异彩盯向陈志凌,赵正义则是含笑,而陈思动了下口型,陈志凌看的分明,她是在说,哥,加油。

    陈志凌属于被赶鸭子上架,不过既然决定表演,他便心神入定,认真的来对待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深弓步踏出,手是太极云手的起手式。眼神专注,连踏五步,如行云流水,手势配合身体气血,就像他的身体里藏了一匹马,起伏不定。五步踏出,每一步踏落地面都有一种举足轻重的感觉,地面被陈志凌的踏力震动,脸盆里面的水也荡漾起了波纹。

    陈志凌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!到最后,竟然如走马观花,快得不可思议,两腿之间晃出的速度,让众人眼睛发花。

    脸盆里的水震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,最后,竟然跟随着陈志凌的身体一同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深深的漩涡,在脸盆中间出现,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搅动旋转。

    太极二十四云手,在陈志凌手中如穿花一般繁复,却又带着一种美感。

    陈志凌二十四云手演练完毕,陡然停下,叱,脸盆中的水被旋转得泼了出来,洒在草坪上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掌声雷动。众人无不热烈故鼓掌,王葵青跟宋健更是老脸满是红光,兴奋无比,拍掌尤为激烈。陈思与赵正义则是自豪无比。

    王葵青与宋健对视一眼,忽然齐向赵正义鞠躬,王葵青喟然叹道:“练了一辈子太极,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太极,老赵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宋健则诚恳请求道:“赵老师傅,令孙演练的是太极练法,不知道可否让我见识一下太极的打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问题。”赵正义爽朗的答应。

    陈志凌无奈至极,众人却已轰然叫好,全都期盼的看向陈志凌。

    陈志凌走至空地中间,脸色凝重,他的相貌清秀中带了一丝的斯文,给人一种很随和干净的感觉。只是这时,他突然厉吼一声,一步踩出,一瞬间窜出三米远,对准一棵脖子粗的树杆轰然一拳砸下。

    这一声吼,在众人耳里如春雷绽放一般,让众人耳鸣不已。这还是陈志凌留了劲力,不然能让其耳膜出血。他淡然的眼眸在那一瞬间血红无比,身上散发出凌厉至极的杀气。清秀的少年瞬间转换为杀魔。这一下,让观看众人脸色煞白,眼中惊骇,齐齐失色后退。

    再看陈志凌脚下踩的地方,已经如软豆腐一样窝陷下去。而陈志凌拳砸的树杆上,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拳头印,并且伴有一滩水渍。

    陈志凌一拳打完,便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气质。依然的清秀斯文,就像刚才他是被恶魔附体一般了。

    众人还处在一种后怕震惊中,好半晌后,俱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……太极的打法?”宋健呆呆的问道。众人心中都是这样的疑问,在他们印象里,打法就应该是电视里面一样,打得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赵正义解释道:“打法,就是杀人之法,讲究实用,并没有那么多花哨。太极拳的打法,打出了混元锤劲,就是正宗的太极。否则练的再好,也是假的。”说到这,顿了一顿,对王葵青道:“老王,你可以去摸摸小凌拳头砸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葵青便即上前,众人也围了过去。王葵青在那个拳头印上,伸出手指一按,只见那处竟如豆腐一样被他戳穿进去。里面的树心都已被陈志凌一拳之力轰成粉碎。

    众人再看清秀的陈志凌,眼神中已带了无限的敬畏。

    陈志凌腼腆的一笑,回到了赵正义身边。陈思幸福的挽住了陈志凌的胳膊。

    夕阳将要落幕的时候,天际的彩霞在城市楼宇掩映下,显得凄美艳丽。

    五楼的两居室里,客厅不大,但打扫的很是干净,东西摆放的整齐有序。墙上挂了齐白石的一副虾图,陈思坐在陈志凌新买的按摩椅上,神情享受。

    陈志凌则站在阳台上,俯瞰这座城市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电视机打开了,放着热播的北京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赵正义继续住院,他与老王一起,倒不会寂寞。陈志凌与陈思陪着赵正义一会,便被赵正义驱赶出来,让他们一边玩去,不要老陪他这个老头子。

    “哥,你饿不饿?”陈思一会后,跑到阳台上,挽住了陈志凌的胳膊,小脑袋靠在陈志凌的肩膀上。她身上有淡淡的少女馨香,陈志凌感受着她的依赖与亲昵,心中开心无比。点了点她的鼻子,道:“这么大了,还这么腻,羞不羞啊!”

    “切!”陈思道:“我腻我亲哥,天经地义,有什么好羞的。对了,哥,你想吃什么?中午那点粥不够塞牙缝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有什么,就随便做点什么吧。”陈志凌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陈思欢快的返回客厅,然后在冰箱里找了食材。陈志凌要给她帮忙时,被她推出了厨房。她略略霸道的道:“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看电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无奈一笑,也便依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陈思在厨房里喊道:“哥,帮我拿碗筷,可以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家的感觉,让陈志凌有种久违而温暖的感动。愉快的起身来到厨房。陈思做了三菜一汤,豆角肉沫,鱼香茄子,青椒煎蛋,黄瓜皮蛋汤。色香味俱全,闻一下,就很有食欲。

    菜端上桌后,两人坐定。陈思给陈志凌和她自己乘好米饭,陈志凌尝了一口菜后,赞赏道:“陈思,你总算有一点可取之处了,嗯,我老怀安慰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慰你妹啊。”陈思差点有摔筷子的冲动。这个老哥,平时人前闷骚稳重,私下里真是坏死了。偏这时陈志凌一本正经的道:“嗯,我是在安慰我妹。”

    陈思顿时醒悟,不禁郁闷至极。

    还未正式动筷,陈思的电话响了。她现在已经用上了陈志凌给她买的iphone,却是宁默打来的。邀请她待会到避风塘喝奶茶。

    陈思接通电话后,便显得恬静无比,轻声道:“不好意思,我去不了,我要陪我哥。”很快便挂了电话,然后冲闷头吃饭的陈志凌道:“天大地大,老哥最大,手机关机,看谁还能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看着她欢快的小脸蛋,内心洋溢起暖暖的幸福。这个小妮子,真的很乖,很懂事。

    偏在陈思准备关机时,电话又响了。陈志凌以为又是宁默打来的,怎知陈思一下子苦起小脸蛋,冲陈志凌道:“哥,我完蛋了,是我班主任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让我来跟他说。”陈志凌微微皱眉,沉稳的道。

    陈思勉强一笑,道:“我能搞定。”说着便接通了电话,她的神情变的安静恬淡,好像一直是那边郑老师在说话。她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,哥哥回来了。然后没多久,便听她应了声好,收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