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章 高中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陈志凌并不打算跟他们蘑菇,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喊乘警。”说完便准备按呼叫铃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们跳”李虎咬牙道。

    李英俊阴声道:“做人留一线,他日好想见,你是不是太绝了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配让我留一线,跳。”陈志凌冷厉的道。他如何不怒,刚才这两人想弄死自己时,怎么不说做人留一线。要强那个女孩子时,怎么不说留一线。

    李虎先跳,惨叫声很快被风声淹没。这么快的速度跳下去,不死也残废。李英俊站在窗口,犹豫不绝,陈志凌很干脆的一脚将他揣了下去。然后迅速用力拉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看了眼那五万块现金,想想妹妹。便毫不犹豫,毫不愧疚的收进了黑色箱子里。

    “热……”胡慧欣醒了,她扭动着娇躯,脸蛋上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陈志凌转身看见胡慧欣的状况,心中叫糟。那瓶装有药物矿泉水可是被她喝了不少。想来现在却是药力发作了。

    凌晨三点,陈志凌终于安置胡慧欣睡下,然后才回到上铺,刚才的运动量不小,他确实有些累乏,很快便睡着了。他本来是用暗劲手法为其解毒,可胡慧欣的药力太猛,她已经承受不住,不得已……

    早上,马上就快要到站,熟悉的城市已经在望。再有一个小时,就要到达东江火车站。马上就可以见到妹妹与爷爷。想到这,陈志凌的心情格外的欢畅起来。他决定下床,去外面走动一下,不然不足以释放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下床后,看见对面下铺,胡慧欣头蒙在被子里,一动不动。估计是还在昏睡,陈志凌没有多想,前去卫生间,简单的洗漱。买早餐时,想了想,给胡慧欣带了一份。不管怎么说,人家女孩儿的第一次是被自己夺去了,也不能这么没心没肺的。

    爷爷赵正义其实并不是陈志凌的亲爷爷,严格的来说,是赵正义收养了陈志凌与陈思。赵正义以前是有名的拳师,后来在一场比拳输了,被伤了内脏,从此运不得劲,便退出武术界。后来赵正义见陈志凌根骨悟性都很不错,便将一身的武术拳法交给了陈志凌。而对于惨败的耻辱和伤痛,是赵正义心永远的痛。他将陈志凌既当亲孙子,又当衣钵弟子来看。

    陈志凌将早餐放在桌上,知道这女孩儿面皮薄,便收了自己的箱子。又从箱子里取出一万块现金,也一并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胡慧欣到底是还在昏睡,还是因为羞涩而不敢醒。从箱子里取了纸笔,写了片刻,将纸片压在早餐下。然后看了一眼床上,依然蒙在被子里的胡慧欣,便出了软卧车厢,并拉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一出去,胡慧欣便探出头来。见到门被关上,心的滋味很是复杂,知道这个年轻人算是离开了。想想真是憋屈,自己的第一次被他夺去,却连他姓什么,叫什么都不知道。真是越想越委屈,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桌上的早餐还冒着热气,但是那一沓红色钞票瞬间刺了胡慧欣的眼。看到钱的一瞬,先是欣喜,随即又是恼怒。他把人家当什么了,上完给钱?

    还来不及有更多的情绪,便注意到了留着的纸片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字迹苍劲有力,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到属于陈志凌的骄傲与孤独。“你好,昨夜的事情一言难尽,均属迫不得已。知你生性害羞,我在,你会一直不敢露头。这一万块是从那两个畜生手敲诈而来,他们对你造成了伤害,所以这钱也是你应该得的。”

    看完后,胡慧欣紧咬下唇。心仍是愤懑,那两个畜生对自己造成伤害,所以留一万块。难道你对我就没造成伤害拍拍屁股就走了。第一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失去,更憋屈的是,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,叫什么。

    胡慧欣知道如果出去找,肯定还能在车上找到陈志凌。但是她没有这个勇气,找到又能做什么,怪他么?他是为了救自己,还真怪不着。莫名的,对陈志凌,胡慧欣心生出一种异样的情愫,无法言说。

    陈志凌下了火车,东江并没有下雪。此时正是早晨九点,这冬月的早晨,说不出的寒冽刺骨,哪怕今天出了太阳,那太阳像是胆小的姑娘,怯怯的照射着淡橘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志凌站在火车站外,看着行人匆匆,各自忙碌。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公交车,熟悉的站台,心微微的感慨。

    刚好多了四万块,得给妹妹和爷爷买些礼物。

    陈志凌这会倒不急着去见妹妹,他想给妹妹最大的惊喜。先是去了一家面馆,吃了他在北京就一直挂念的早堂面。然后便直接去了一家商场,为妹妹买了一个iphone,这机子是电信合约机,缴纳五千块话费就可拿走。妹妹这个年龄段,在学校里,她们难免互相之间会有攀比心理。虽然妹妹思性子恬淡,不会在意。但陈志凌可不想妹妹被人瞧轻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接着又花了八千块给爷爷买了一台按摩椅,这才作罢。按摩椅是送货到家,陈志凌一家在东江还没有自己的房子,是租的一个小区的两室一厅。一般陈志凌回去,都是睡的大厅沙发。

    那个小区的楼有些破旧,而且楼层在五楼,上下很不方便。不过看在价格还算公道便宜,一家人便也长期租住在那儿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看了下时间,还是早上十一点。妹妹这时肯定还在学校,决定先回去看爷爷。

    回去后,屋子里自然空无一人。陈志凌下定决心要给妹妹惊喜,怎么也不想打电话。以为爷爷是出去逛街了,当下安置好按摩椅。将那iphone连带着盒子揣进风衣口袋里,然后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温和。

    出门就是一条林荫路,这里的空气很清新。路上并没有多少车辆行人,陈志凌等了十来分钟,方才拦了一辆的士前往东江高。

    东江高是平海省有名的重点高,是许多学子向往的圣地。陈志凌进去时费了点周折,看门的老头太过忠于职守,恨不得打听他的祖宗十八代。最后才好不容易将陈志凌放行。

    林荫路,宽阔的操场,高大明亮的教学楼,碧波湖,图书馆,组合起来,将这栋高楼衬托得非常的学习氛围。高的学生没有大学的自由,这个时间段,教学楼外很少有学生,郎朗的读书声倒是从里面传出来。

    这也造成陈志凌要找妹妹的班级有些困难,以前是来过一次,不过早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迎面走来一个女孩儿,这女孩儿穿牛仔裤,上身是针织白色毛衣,加一件单薄的白色外套,给人很浓厚的青春气息。这女孩儿约莫十六岁左右,瓜子脸,漂亮清纯,只是眼神冷的有些不像话。有种小龙女的那种类似气质,是发自本身,并不是那种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女孩儿的胸发育很是壮观,外套是敞开,白色针织毛衣被撑了起来,那饱满似乎要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同学”陈志凌看的发了呆,片刻后才回过神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女孩儿蹙了下秀气的眉毛,看向陈志凌,却不说话。虽然陈志凌黑色风衣很拉风,但是叶倾城什么拉风臭屁的男人没见过,自不会辞以颜色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女孩儿就是叶倾城。也只有叶倾城这个异类才可以在学校里这么不守规矩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不穿校服。

    天气冷时,学生们一般都是在校服外套件羽绒服,可叶倾城就不。

    叶倾城对陈志凌没好感还有个原因,刚才陈志凌看到她,跟别的男人一样出了神,再则,她对穿风衣臭屁的男人很讨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