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章 约定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来到a区候车室时,顾梦婕安静的在座位上等候,秀发随意的披在后面,外套是纯色羽绒服,看一眼就会让人有砰然心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铁牛走上来,顾梦婕站起来,轻声喊道:“陈志凌哥哥,铁牛哥哥”

    陈志凌失笑道:“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,怎么突然变静了。”说着自然而然的伸手帮她将一缕垂下来的发丝捋到耳后。这个亲昵的动作顿时让顾梦婕脸蛋一红。

    旁边铁牛艳羡,妈的,自己什么时候能有陈志凌这泡妞的境界啊

    顾梦婕将票交给陈志凌,又从座位上提起一包吃食,道:“这个你火车上吃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微微感动,在上面工作,除了命令,就是执行。那里能享受到这种温情的关怀。接过方便袋,轻声道:“谢谢”

    动车还有大半个小时才到,铁牛还是有不当电灯泡的觉悟,道:“我想起来还有些事情要办,就不送你上车了。”陈志凌点头,道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”铁牛咧嘴一笑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顾梦婕心思鬼精灵的,那里不知道铁牛是给自己创造机会。他一个外来汉,能有什么事情要办。

    候车室里还有不少旅客零落的坐着,顾梦婕小心思激烈的交战,片刻后,豁出去般的鼓足勇气,道:“陈志凌哥哥,你喜欢我吗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怔,他怎会不明白顾梦婕的意思,却故意不知,道:“当然喜欢,你是我妹妹啊”

    顾梦婕恼羞的道:“不许岔开话题。”说到这时,脸红如血,头恨不得垂到地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”顾梦婕在片刻后,突然扬起头,勇敢的盯着陈志凌,道。她的眼神是真诚而执着。所以她的感情也绝对是纯净的。

    陈志凌不会去伤害这样纯净的心和感情。他微微一笑,道:“小丫头,你还小。这样,如果两年后,你还记得我,还是喜欢我,那会认真考虑你的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小了。”顾梦婕轻声嘟囔,道:“有的像我这么大,都是孩子的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哑然失笑,顾梦婕恼道:“不许笑,这是很严肃的问题,你还笑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忍住笑,肃然道:“嗯。”顿了顿,认真的道:“梦婕,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好吗”

    顾梦婕看到他眸子里的真诚,心中大定,道:“两年后,你不许赖皮。”说着伸出手指头要与陈志凌拉钩。陈志凌笑着跟她勾过手指头,心却有些不以为然。时光是一把杀猪刀,会将一切的朦胧悸动都抹杀掉。两年后,恐怕顾梦婕再回首时,想起今天所说的承诺,自己都会觉得幼稚无比。

    到了快进站的时候,旅客依次从进站口排队而进,检票。陈志凌起身,一手提了吃食,一手提了黑色箱子。顾梦婕忽然就在大庭广众下,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。她脸蛋红扑扑的,抱住陈志凌的脖子,闭上眼睛,吻上了陈志凌的唇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方才唇分。顾梦婕羞赧的道:“陈志凌哥哥,一路顺风”说完便挥手转身,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。

    陈志凌发了会呆,靠,自己竟然被这小丫头给强吻了。

    过安全检查时,陈志凌脑袋还在回味那一吻的美妙,结果他的黑色箱子滑过时立刻发出警报。警报一响,搞的在场的旅客和工作人员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那名工作人员是个大妈类型,她看了眼清秀干净的陈志凌,并无一丝好感,天晓得他清秀的背后是个什么疯狂分子。“把箱子打开”大妈严肃的道。说完又用对讲机喊了安全警察。

    陈志凌苦笑,他拾起黑色箱子,无奈的道:“这个是国家机密,不能给你们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你国家机密不机密的,携带危险物品就是不能进去。”大妈恼火起来。因为陈志凌的原因,现场安全检查已经停了下来。不过还真没人敢不耐烦来催,谁让陈志凌是危险物品携带者。

    两名安全警察很快过来,大妈指了指陈志凌。那两名警察立刻要来抓陈志凌,动作粗暴。陈志凌脸色一冷,也没见他如何动作,两名安全警察就已被他摔飞出去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起了骚乱,两名警察爬了起来,掏枪指向陈志凌。陈志凌没有别的办法,只得掏出自己的证件,道:“麻烦你们找一个部门负责人来。”

    那大妈接过陈志凌的证件,她虽然辨不清真伪,但是上面的钢印看起来还是异常的正规肃穆。尤其是的特卫局这个称号

    大妈不敢怠慢,又用对讲机喊了负责人。

    这事到此算是告一段落,负责人来后,检验了陈志凌的证件,陈志凌便即带着黑色箱子,顺利上车。

    顾梦婕给陈志凌买的票是软卧。是一节只有上下铺一起四个床位的车厢。车厢里收拾的干净整洁,而且里面竟然只有陈志凌一个人。这可真是大便宜了,一张软卧票,享受了一节车厢。想到明天下午就可以看到妹妹和爷爷,陈志凌心就非常的愉快。他的铺是上铺,不过也懒得上去了,把箱子和吃食放到上铺,自己在靠着窗的下铺坐躺着。

    床算勉强柔软,好歹沾了个软卧的软字不是。

    动车启动后,缓缓驶出火车站。陈志凌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,惬意的看着外面的风景。外面是一派雪后的田园,光秃秃的,偶尔有小孩在铁路边嬉戏,快乐无垠。

    这时,黑色箱子里的卫星电话滴了两声。陈志凌取出蓝牙耳麦,直接接通。铁牛爽朗的笑声从耳麦里传出,“上车了吧,在干嘛呢”

    “车已经开了,看风景呢,挺不错的。”陈志凌随口道。

    铁牛笑道:“你这是人逢喜事,看什么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纳闷道:“我有什么喜事?”

    铁牛道:“就快要成为顾先生的乘龙快婿,难道不是喜事么?以后你就不用再那么拼了,前途无量啊。我对你都是羡慕嫉妒恨的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正色道:“你瞎说什么呢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铁牛道:“谁瞎说了,顾梦婕对你的心思,就是我这个大老粗都看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淡淡一笑,道:“她还是个小孩子。小孩子的爱和恨都来的特别快,那当的了真。”

    铁牛也正色道:“陈志凌,你如果动点心思,对她绝对手到擒来。我看她也挺不错的一个女孩儿,你不必拒之千里的。况且,以她家的背景,若真跟你成了,对你以后的前途,那是有很大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一笑,道:“不切实际的梦我从来不做。第一,我不会卑鄙到靠一个小女孩来上位,这样对顾梦婕很残忍。第二,不切实际。我们不是在演电视,我和顾梦婕,地位隔了十万八千里。像她这种家庭,背后都代表了一个家族,一个势力。与谁结婚,都会是利益的结合。或许在你眼里,你觉得我,三期士官,年轻有为。但在他们这些大家族眼里,我背景单薄到可以称之为寒酸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须尽欢,你就是太清醒了。”铁牛微微叹道。

    陈志凌微笑,忽道:“对了,那个警花不错,争取回北京之前,把她搞定,别给我丢脸。”铁牛立刻含糊道:“你瞎说什么呢,什么搞定不搞定的,多不好听。好了,不跟你说了,我有事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哑然失笑,铁牛竟然真的害羞了,看来是真喜欢何洁了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风景,陈志凌也觉得无趣。一阵困意袭来,他脱了皮鞋,裹进被子里。没有任务在身,不用成天紧绷着心神,这一觉睡的很是香甜。

    醒来时,是被外面推门声惊醒。动车在沈阳站停下,外面广播声响起,提醒乘客度上车,动车将在五分钟后启动。

    陈志凌迷迷糊糊的睁眼,便看见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迎面而来。这两人均穿了黑色皮夹克,没有任何行李。他们其一个脸上有刀疤,眼神特别的阴冷。另外一个眼神轻浮,眼珠贼溜溜的转,满是邪气。这两人一看就知道,不是什么善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