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章 铁牛
    .. ,兵王传奇

    “你别误会,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是用暗劲让你将药性发挥出来了。你应该能感觉到身体的状况,是不是比以前要舒畅多了”

    顾梦婕闻言这才感觉到身体好像真的与以前有点不同,好像特别的清爽。是那种内在的清爽,对陈志凌的不由自主的信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要快点回家,身上黏糊糊的,难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嗯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但片刻后,顾梦婕自己先惊声道:“糟了,我现在这模样被我妈看到了,我就完了。哥哥,怎么办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我会如实向首长反应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顾梦婕闻言顿时气闷不已。

    陈志凌正色道:“梦婕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这些人是有针对性的来的,目的恐怕是为了对付我,你只是被牵连了。所以这件事情,我必须向首长说明。”先前顾梦婕没有醒,陈志凌担心有口说不清,无法向顾夫人交代。但现在不同,顾梦婕已经知道了个一切,有她自己去跟顾夫人解释,所以陈志凌可以没有顾虑的向顾正扬交代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可以不要说我中了这种药啊”顾梦婕可怜巴巴的请求道。陈志凌直接说道:“不行。”顿了顿,无奈道:“我们真没发生撒。”顾梦婕脸蛋顿时红了,撇过头去,嘟囔道:“我当然知道,你当我是小孩子,以为牵牵手就会怀孕啊。关键是这事说出来得多丢人啊”

    陈志凌只能报以苦笑。顾梦婕想起什么,又道:“是什么人针对你啊,他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正扬的书房里,顾梦婕洗过了澡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头发湿漉漉的还未来得及吹干。她的脸蛋上尚有抓痕,有些地方红肿一片。此刻她垂下了头,如个乖巧的小孩,那里还有酒吧里那种彪悍之气。

    陈志凌正襟围坐,顾正扬坐在书桌前,他的手旁边放了一杯热茶。这个时候,顾夫人拿了药水推门进来,用棉签帮顾梦婕敷脸蛋上的伤,药水的刺激让顾梦婕泪花飚了出来,连喊疼,疼。

    顾夫人没好气的道:“现在知道疼了,看你以后还出不出去放肆。”顾梦婕苦着小脸蛋,马上求饶道:“妈,我错了,有陈志凌哥哥在,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”

    顾夫人给她擦好了药,若有深意的跟顾正扬对视一眼。顾书记苦笑着点点头,顾夫人方才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顾书记拨通了秘书莫浩然的号码,淡淡的下达指示,道:“酒吧一条街上,暧昧主题酒吧,查一查。”说完便挂了电话。顾正扬亲自打电说查一查,已经注定了暧昧酒吧被封的命运。谁的关系,也救不了这家酒吧。

    到了顾正扬这种身份,什么话都不会说的太明。做秘书的莫浩然便需要很好的揣摩顾正扬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“好了,陈志凌,你可以详细的说一说今天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便如实而说,至于铁牛去嫖娼,却是隐去了。惹得顾梦婕心腹诽不已,心想臭陈志凌哥哥,你也不是那么老实嘛。

    当顾梦婕听到陈志凌说她中了迷情剂时,顿时将头深埋下去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她甚至能感受到父亲正在用一种带杀气的眼神看自己。

    最后陈志凌将袖珍摄像头,和用暗劲帮顾梦婕散发药力的事情说了,便道:“首长,整个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。”在他的述说里,为顾梦婕暗劲散发药性时,顾梦婕的衣服是穿在身上的。

    顾梦婕脸红如火烧,好在头一直深埋,顾正扬与陈志凌也无法看到,她其实是知道当时的一些情况的。想到身体被陈志凌看光了,心里就觉得羞愤难当。这种事,她自然不会揭穿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是针对陈志凌你的。”顾正扬听完后,一语点破。陈志凌点头。顾正扬道:“你第一次来静海,如果说有得罪的人,应该只有杀手王。但是这种报复手段,不像这些杀手组织的作风,太小家子气了。如果事情一旦按他们计划发生,你退役是肯定了。这么大费周章,就是让你退役,这有点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顾梦婕忽然抬头兴奋道:“他们一定是看陈志凌哥哥枪法太好,想让陈志凌哥哥退役,把他拉进杀手组织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”顾正扬说道:“你这脑袋瓜子想什么呢,当是在演电视呢。”顾梦婕耷拉下去,也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机票时间是早上九点,飞往平海省的。他的家乡则是东江市,东江市是平海省下的一个地级市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钟时,陈志凌准时起床,整理好内务,洗漱完毕,便下楼跑步。出门迎面便遇见了坐在花坛上的铁牛。昨夜又下了小雪,所以此刻的铁牛,顶着雪花,表情幽怨的看着陈志凌。

    陈志凌对他这个形象,很不负责任的捧腹大笑起来,铁牛一下彪了起来,窜上前掐住陈志凌的脖子,道:“你大爷的,我在龙宫等了你两小时你都没来。你现在还好意思笑”

    “那你直接打的回来啊,等我干嘛”陈志凌泪花都笑出来了。铁牛放开他,道:“我怕你还没回,万一首长问起,口供不对穿帮了。回来时又已经晚了,我那敢上去打扰了首长一家的休息。”

    陈志凌道:“好吧,我请你去吃早餐,当是赔罪。”

    铁牛道:“不行,你先陪我练练手,我现在想跟你打架。”陈志凌一笑,道:“不好吧,你刚受了一夜罪。我实在下不去手。”

    “接招”铁牛不再废话,拳如炮锤,脚踩陈志凌线,上下连攻,快如闪电,膝顶陈志凌大腿麻筋,拳砸陈志凌面门。铁牛是内家拳高手,这两下看似不凶猛,实际上都已含了内劲,一旦砸实,就是一头牛也得暴毙。陈志凌眼也不眨,嘴角依然含着浅笑。身子一斜,避开膝顶,手成鹰爪,巧妙的拂抓向铁牛手腕的脉门。这轻轻的拂抓,其手指如刀锋,寒气逼人,手指间含了一股子螺旋推磨劲。一下抓实,绝对能将铁牛手脉扯断。陈志凌这一手用得精妙无双,也只有他这样的高手,才能在这样凶险电光的一瞬,准确的拂。

    铁牛瞬间陷入危机,眼精光爆发,脚在地上旋转着一顿,将雪地踩得窝陷一大块。炮拳力道陡然转换,咿呀一声大吼,炮拳前冲之力神奇转换为崩。这一崩,陈志凌的鹰爪那里经受得住。

    郭云深的半步崩拳打遍天下无敌手,其崩劲绝对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退陈志凌疾退一大步,一步就是三米的范围。铁牛立刻凶猛跟进,同样一步就已至陈志凌面前,只是拳还未出。陈志凌竟然来了个守株待兔,一记太极鞭手的揽雀尾。鞭手藏于屁股后面,陡然甩出,带动炽热气浪,并伴随清脆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练武之人,千金难买一声响。只有打出响声了,才是接近了武术的真谛。

    陈志凌的鞭手,炉火纯青,犹如活的一般。劲风呼啸之间,铁牛身子一矮,堪堪避过。砰,陈志凌毫不留情,绝招黄狗撒尿,脚如刀锋踢出。只有真正跟陈志凌打过,才会知道他的招式多么缜密凶狠,根本不给对手一丝可趁之机。铁牛简直已经无奈了,他知道不能退,一退,陈志凌反攻,自己就输了。但是眼下却不得不退,斜退一大步,才算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陈志凌的暗腿。铁牛一退,陈志凌闪电跟进,一步踏至铁牛的中线,老熊撞树。砰的一下,将铁牛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铁牛摔在地上,呻吟不绝,陈志凌含笑着上前伸手拉他起来。两人身上沾染了积雪,拍打干净时,忽然传来一阵掌声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铁牛循声望去,便看见大门处,顾正扬在警卫小赵的陪同下,正含笑,轻轻拍掌。顾正扬穿了一件黑色大衣,身形挺拔,站着时有如标杆。他的身上似乎还有一丝军人的习气。

    陈志凌与铁牛连忙奔了过来,在顾书记面前站定,立正行军礼,齐声道:“首长早上好”

    顾正扬微笑道:“我们散散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首长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